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阿拉伯國家真的都把伊朗當頭號威脅?

借鏡伊斯蘭
2017-11-02 | 伊斯蘭教第一大聖城麥加,位於沙烏地阿拉伯

長期以來,阿拉伯海灣國家,主要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一直主張伊朗是中東地區的最大威脅,認為以什葉為國教的伊朗有著「新波斯帝國主義」的野心,想要主宰整個地區,並且指責德黑蘭當局鼓動阿拉伯各地的什葉教徒起事。為此沙烏地阿拉伯、埃及與UAE(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曾經積極建議美國轟炸伊朗,甚至與「建國不合法」的以色列在對抗伊朗上擁有共同的利益。

隨著美國2003年侵略伊拉克、推翻海珊政權後,便疏於協助伊拉克國家重建,在敘利亞內戰爆發之後,至今華府也未有任何長期投入的政策,如此因為美國入侵伊拉克後產生的政治真空被伊朗填補,導致今天看起來,伊朗在整個局勢上掌握不少主動權。相反的,兩大阿拉伯國家--伊拉克與敘利亞--國內衝突仍未解決。沙烏地阿拉伯在敘利亞的內戰中幾乎沒有地位,另外,在葉門內戰中進行空襲,至今未能削弱欲剷除的敵人胡塞組織(Houthis),反而因為不時炸到醫院與學校,引來不少國際批評。


File:2011 Main street in Hamoomchaal Tehran 6140201470 by Kamyar Adl.jpg
伊朗首都德黑蘭的街道。圖片取自kamshots

不過,阿拉伯海灣國家的人民真的是這麼想的嗎?或只是政治上的「內部問題外部化」?近來美國的外交事務雜誌(Foreign Affairs)針對幾個阿拉伯國家做了一份調查,顛覆了阿拉伯對抗伊朗的傳統印象。

這份調查在 2016 - 2017 年當中,面對面訪談了超過4000位海灣阿拉伯國家的18歲以上公民,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科威特、阿曼與卡達(UAE拒絕參加),回答以下選項中回答何者是對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

  • 蓋達組織與ISIS等恐怖組織等的擴散
  • 伊朗與其核計劃
  • 低油價造成的經濟問題
  • 西方國家的介入

根據調查製作者的發現,有兩項重大發現:第一,不同海灣國家公民對安全威脅的態度大不相同。第二,沒有一個海灣國家的公民認為伊朗是頭號安全威脅,大部分認為恐怖主義才是。

以國內擁有什葉社群的沙烏地阿拉伯和巴林來說(兩者的什葉社群曾在阿拉伯之春期間起身抗議),最大的威脅仍為恐怖主義,視伊朗為威脅的百分比幾乎一半不到,顯然民眾對於政府所宣傳的「什葉社群受到伊朗鼓動起身鬧事」根本不買帳。

事實上,沒有一個國家有超過25%的受訪公民將伊朗列為最擔憂的威脅。除了巴林以外,對恐怖主義的擔心都大大超過另外三個選項。只有巴林,38%將西方國家的干預列為最大威脅,超過恐怖主義的34%。即便是政府態度對伊朗最為強硬的沙烏地阿拉伯,其受訪民眾高達48%擔心恐怖主義,其他三者都不到25%。

因此,誠如調查主持者所言,從這份調查可以探知,海灣國家的官方態度與其公民的認知,存在一定鴻溝。比起身處身邊的恐怖襲擊與西方干預,伊朗的「威脅」恐怕是誇大其詞,轉移國內注意的某種手段。海灣國家如此費心思、花錢在「對付伊朗」,是否理性,令人打上問號。





伊朗人怎麼看

不過,並未有類似的民調在伊朗進行(伊朗大概也沒有有任何有參考意義的民調),很難有明確的數據顯示伊朗人對「國家安全」的態度。

根據筆者粗淺經驗,大部分的伊朗人都對阿拉伯世界沒太多好感,但也談不上痛恨。如果是宗教虔誠者,或許有教派上的分歧。但令筆者比較訝異的一種觀點是:阿拉伯人把伊斯蘭教帶到伊朗,種下今天宗教國家的遠因(邏輯有點跳躍)。言下之意也許是,如果沒有伊斯蘭教,伊朗的政府現在還是「大波斯帝國」。

筆者遇過的伊朗人,對西方國家普遍有好感,或許看德黑蘭各個歐洲國家的使館外,大排長龍的簽證申請者就知道,不少伊朗人想移民到海外,逃離這個「露天監獄」(裡面的人難出來,政府干涉人民生活程度深。不過比起巴勒斯坦,伊朗算好)。對美國的先進也是抱有崇拜之意。至於伊朗政府與西方世界的不愉快,不少伊朗人反而覺得是政府的問題,而非西方世界的問題。當然,筆者所接觸伊朗人有限,也往往依賴於會講英文的受教育伊朗人,僅作參考。

究竟什麼是伊朗最大的威脅,筆者猜想,同阿拉伯世界一樣,經濟問題才是普通人最關心的事情,海外威脅云云,多少有點「離地」。伊朗簽訂核協議兩年以來,經濟果實落實到普通伊朗人的部分有限,而新一屆政府仍舊把經濟列為第一優先項目,何為重點,由此可見。


封面圖片取自Ali Mansuri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