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沙烏地阿拉伯的「內部革命」

借鏡伊斯蘭
2017-11-07 | 王儲MBS運用「反腐委員會」肅清異己

任何發生在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變動,都像是先知穆罕默德獲得神啟。突然天降一聲:「誦」,隨之而來的是困惑、不解與徬徨。

今年五月沙烏地阿拉伯才連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一夜之間外交封鎖阿拉伯兄弟國家卡達。這兩天,老國王薩爾曼突然宣布逮捕11位高層部長和38名商業鉅子,並且設立了「反腐委員會」,交給王儲MBS(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簡寫)管理。從任何角度看來,這個反腐不管是不是「老虎蒼蠅一起打」,八成是專打「政敵」。


「Mohammed Bin Salman」的圖片搜尋結果
王儲MBS負責管理反腐委員會。圖片取自Jim Mattis

無獨有偶的,就在「打老虎兄弟」發生不久之前,才做一年的黎巴嫩總理飛到利雅德宣布辭職,並令人訝異地用著沙國的強硬派口徑,指責伊朗干涉黎巴嫩事務。而幾個小時後,位於葉門的胡塞組織(Hothis,控制葉門北部),據信背後有伊朗支持,朝數百公里以外的沙國首都利亞德發射飛彈,作為某種警告。而沙國隨即稱將視現黎巴嫩為「戰爭內閣」。這一切令人不得不懷疑,彼此有聯繫。

從大局來說,這一切有兩條脈絡來尋,一個是沙烏地阿拉伯的內部權力鬥爭,一個是沙國與伊朗在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博弈,而前者深深影響後者。

2015年初,老國王阿卜杜拉過世之後,沙國便進入了一個國運關鍵的時期。王位儘管順利傳到阿卜杜拉的弟弟,滿足沙國「兄終弟及」,哥哥死、弟弟繼承的傳統。然而,現任國王薩爾曼底下並沒有更年輕的弟弟可以繼位。沙國採取的對應方式是成立「王室繼承委員會」,以共識決來面對,呼聲高的有兩位:薩爾曼的兒子薩爾曼王儲(外界常稱簡寫MBS)與內政部長納耶夫(Mohammed bin Nayef)。

MBS年僅32歲,隨著父親登上王位,逐漸擔任重要職位,甚至著手制定近年沙烏地數個最重要的政策。例如,擔任國防部長期間力主轟炸葉門,同時制定沙國的「2030願景計畫」,前者試圖搞定南邊邊界的戰亂國度葉門,後者嘗試擺脫完全依賴石油的經濟體質。


「saudi vision 2030」的圖片搜尋結果
2030願景計畫logo。取自Vision 2030

MBS登台的時間點,正是這個保守沙漠產油王國最焦慮的時期。內部接班序位模糊、油價來到史上低點重創沙國經濟、來自北美頁岩油的競爭來勢洶洶。同時,阿拉伯之春以來,儘管沙國透過一波「撒錢與福利發放」,躲過泛區域要求改革的風暴,還幫隔壁的巴林鎮壓抗議,但敘利亞的內戰天秤,逐漸倒向「俄國-土耳其-伊朗」三國協調當中,不計其數的投資在聖戰士團體的資金打了水漂;原本以為空襲可以掌握葉門局勢,卻讓敵對的胡塞組織更加穩固。在與伊朗的地緣政治博弈當中,沙國可謂「全盤皆輸」。

不過,今年一月川普上台迎來了政治轉機。川普完全靠向中東傳統盟友:沙國與以色列的外交政策,給沙國的外交壯了膽。五月川普選擇沙國作為上任以來首次出訪的外國,後腳剛走,沙國與UAE就聯合發動了封鎖卡達的行動。卡達挾豐厚的天然氣資源,近十年來一直搞「獨立外交」,在數個外交領域上跟沙國唱反調。沙國林林總總地要求卡達跟伊朗斷交、將穆斯林兄弟會驅逐出境、停止支持巴勒斯坦抵抗團體哈瑪斯、關閉半島電視台等;目標是塑造阿拉伯世界反對草根伊斯蘭組織、對抗伊朗的統一陣線。數個月過去卡達一項都沒照做,反而讓拉近卡達與土耳其和伊朗的關係,對伊朗而言是「天上掉下來的外交禮物」。

有報導指稱,肅清行動開始前幾個小時薩爾曼王儲與川普通了電話,行動之後川普也發表推特表示支持(為什麼美國總統需要對此表態?)。或許,這次的肅清行動與川普有某些關係。

這次並非第一次MBS肅清政敵。早在九月的時候,MBS就將了他的「繼承對手」納耶夫拔除內政部長的位置,並置於軟禁當中,取得沙國安全體系支柱之一的情報部門。這次規模更是令人咋舌,除了逮補沙國首富瓦利德親王(Al Waleed bin Talal),還有禁衛軍總管Mutaib bin Abdullah(前國王之子)。禁衛軍(National Guard)是沙國安全的另一個支柱,規模約十萬人,目的是保護皇室安全,避免人數約20萬的正規部隊叛亂(軍人奪權在中東發生過多次)。如此一來,MBS掌握了情報、國防與禁衛軍三大領域,等同於中共領導人在黨內掌握軍權。而透過逮補瓦利德親王等多名商業鉅子,顯然MBS除了掌握了沙國安全部門,也全盤掌握了經濟領域。難怪紐約客笑稱,在中東國家還有誰有類似這麼集中的權力,大概就是伊朗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

MBS在政治權力的洗牌與經濟領域的革新已經引人注目,更革命性的是MBS打算將這個保守的伊斯蘭國家,轉變成「溫和的伊斯蘭國家」(MBS語),不僅九月時逮補了十位保守的教士,還開放女性開車(被外界詬病許久)。多年以來,沙國利用龐大的資金透過蓋清真寺、資助教育等方式傳播以保守嚴格為名的「瓦哈比教義」,雖然作為兩聖地(麥加與麥地納)守護者,保守就是保險;如此揚言「改革開放」,一不小心或引來震盪。


File:Women2drive by Latuff.gif
MBS打算朝「溫和的伊斯蘭國家」邁進,已開放女性開車。圖片取自Carlos Latuff 

總體來說,沙國近兩年各種驚人的舉措,反映的是焦慮:經濟轉型的焦慮、地緣政治的焦慮、文化的焦慮,當然還有MBS對權力的焦慮。MBS強硬的作風、高度集中的權力,以及莽撞的外交政策,對整個中東來說,恐怕各種動盪起伏還在後頭。在阿拉伯世界,大部分的領導人都是世俗專制的統治者,每個都覺得自己「名不太正言不太順」,經常需要肅清異己。諷刺的是,儘管沙國王室滿朝文武都是自己親兄弟,也無法避免這個邏輯。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封面圖片取自President of Russia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