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沙烏地阿拉伯會不會讓黎巴嫩陷入戰爭

借鏡伊斯蘭
2017-11-24 | 一名軍人發射120-mm 迫擊砲。圖片來源:http://www.marines.mil/Photos/igphoto/2001837447/

11月4日,黎巴嫩總理哈利利(Saad Hariri)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首都利雅德幾個小時之後,突然在電視上宣布辭職,聲明遭受到暗殺威脅,並指稱伊朗與真主黨破壞黎巴嫩的和平。

辭職聲明發表之後,各界譁然,黎巴嫩總統Michel Aoun也要求沙烏地阿拉伯給個解釋。同時,因為葉門的胡塞組織在11月4日當日朝沙烏地阿拉伯利雅德機場發射一枚遠程飛彈,因此沙國在6號的聲明當中視黎巴嫩政府向沙國宣戰,因為真主黨參與了黎巴嫩政府,「黎巴嫩政府被軍閥綁架,而背後是伊朗主導」。隨後11月7日,沙國要求國民退出黎巴嫩,巴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也跟進。


黎巴嫩總理哈利利(Saad Hariri),圖片來源: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5612

真主黨領袖Hassan Nasrallah發表聲明說哈利利的辭職是「被逼的」,並表明哈利利仍然是「我們的總理」,Nasrallah也指稱沙烏地「鼓動以色列攻打黎巴嫩」。一時之間,彷彿戰雲密布。

黎巴嫩建國以來無論是內戰還是外國入侵通通經歷過,今天的和平反而是近代史上難得的狀況。這個面積約一萬平方公里,人口約五百萬的中東小國,卻不如海灣的阿拉伯兄弟般享有天然資源和美軍保護的優勢,是國內宗教衝突與被外國勢力染指的常客。

黎巴嫩衝突頻繁的核心問題在於內部宗教的衝突,而內部宗教的衝突問題又起於人口失衡。1943年黎巴嫩這個國家被創造出來,範圍不單單只有原本基督教馬龍教派為主的山區,更涵蓋了有著廣大穆斯林居民的周邊地區。少數馬龍教派統治多數穆斯林導致1975年到1990年的內戰,最後協調出新的國內和解協議來調解,重新反映人口變遷。

同時,這場協調維持了黎巴嫩建國以來的不成文規定;總統由馬龍派出任、總理由遜尼派出任、議會主席由什葉派出任。此期間敘利亞以維持和平為名派軍駐紮黎巴嫩,直到2005年雪松革命才得以撤軍。

區域問題也牽動著黎巴嫩的命運。1967年六日戰爭結束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從約旦被趕到黎巴嫩,導致1982年以色列入侵,在三年的占領當中還縱容馬龍教派民兵屠殺當地的巴勒斯坦難民。1980年代在伊朗支持下,真主黨崛起,在2006年黎巴嫩真主黨與以色列爆發武裝衝突。

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以色列擔心伊朗可以透過伊拉克到敘利亞的陸路運輸道路,更方便運送武器給真主黨,因此以色列格外擔心伊朗在敘利亞的勢力會威脅到自身安全。同時,沙國與伊朗的地緣政治鬥爭也影響著黎巴嫩,今天黎巴嫩政府的內閣是2016年妥協的產物,最後由 Aoun 出任總統和哈利利出任總理來解決政治僵局。


諷刺真主黨及哈瑪斯皆為伊朗魁儡的諷刺漫畫,圖片來源:commons wikimedia

問題還是在敘利亞

哈利利當初剛上任的時候,誓言終結黎巴嫩無法運作的政治僵局,經過數十年無止無休的宗教衝突,不管是穆斯林槓上基督徒還是穆斯林內部互槓,都讓黎巴嫩人頗為厭煩。

令人驚訝的是,黎巴嫩並沒有因為2011年的敘利亞戰爭而被捲入內戰,反而收納了數十萬的難民。而黎巴嫩當前的政治黨派劃分,可以粗分為3月8日聯盟跟3月14日聯盟,前者由什葉派為主,支持阿薩德政府;後者由哈利利領軍的遜尼黨派為主,同情敘利亞反對派。

2014年到2016年底,因為各黨派無法同意總統人選,黎巴嫩政府幾乎停擺了兩年,最後在 Aoun 出任總統,哈利利出任總理之下落幕,一度被外界視為黎巴嫩達到某種教派平衡,也被視為伊朗與沙國默許黎巴嫩遠離兩者的地緣政治衝突,遠離地區戰火。

黎巴嫩這套教派平衡制度,遠遠稱不上完美,但卻是少數能達成平衡的方式。目前,根據路透社的獨家,沙國如此刻意破壞黎巴嫩國內平衡 (至少表面上) 目的不明。而且,沙國真的對黎巴嫩動武的機率很低,我們可以看到在離沙國本土更近的葉門戰事當中沙國也只有採取空襲的方式,沙國陸軍最近一次境外作戰,還是去巴林鎮壓抗議,遑論沙國出師無名了。很可能的情況,仍是施加對黎巴嫩政府的壓力。目前評論也猜測黎巴嫩是否有可能遭到「卡達式」的封鎖,而至於有什麼可以企及的戰略目的,目前還不明顯。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