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ISIS被擊敗了,伊拉克的民兵部隊是不是要解散?

借鏡伊斯蘭
2017-12-19 | 伊拉克軍隊與「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sation Forces, PMF )一同慶祝勝利。圖片來源:Wikipedia

隨著伊拉克、敘利亞與伊朗等國相繼宣布恐怖組織ISIS遭到擊敗,危害中東、甚至歐洲各國的ISIS看來是已經崩潰。

ISIS崛起於2014年,前身是蓋達組織,因為加入來自前薩達姆海珊的軍官以及各國慕名而來的戰士,一度佔有敘利亞與伊拉克大片土地,甚至攻下伊拉克第二大城摩蘇爾。而在這次伊拉克政府清剿ISIS的作戰之中,不全部是伊拉克政府「獨自作戰」,還搭配了庫德族部隊以及什葉派的民兵組織。其中後者因為作為獨立於政府之外的民兵武裝組織引來質疑,也因此ISIS在伊拉克被消滅後,就有要求這些民兵組織解散的呼聲。



PMF與伊拉克軍隊一起奪回費盧傑。圖片來源:Wikipedia

伊拉克自2003年美軍入侵以後,飽受恐怖組織與教派衝突所苦惱。當時布希政府複製二戰後「德國經驗」,將曾在納粹任職過德國人清掃出政府的政策,在戰後建立的臨時政府中將伊拉克政府的復興黨人(海珊的政黨)掃地出門,同時,布希也解散海珊時代的伊拉克軍隊,並協助伊拉克重新組建一支新的軍隊。

事後證明,這個決定有極為嚴重的錯誤後果。布希移除了一批訓練有素的文官,遭到解散的軍官也面臨失業的困擾。同時正值國內教派鬥爭,一些人為尋求一絲機會選擇加入反抗的恐怖組織。同時,美軍訓練培養新伊拉克國防軍成效也不如預期,當ISIS攻打摩蘇爾的時候,守城的伊拉克士兵立刻棄甲而逃。

2014年ISIS兵臨巴格達城下時,情況危及。當時伊拉克德高望重的什葉派阿亞圖拉西斯坦尼號召全體國民拿起武器,組成稱為「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sation Forces, PMF)的民兵組織對抗ISIS,這個民兵組織主要由什葉信徒組成,不過也包括少數的基督徒、雅茲迪個人參與。


「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sation Forces, PMF )的標識。圖片來源:Wikipedia

在對抗ISIS的戰爭當中,「人民動員」(後面將用PMF代稱)證明自己的軍事實力不容小覷,成為收復伊拉克失土的關鍵之一。不過,PMF的非政府色彩遭到質疑,作為廣泛動員的軍事組織,裡面有純粹保衛家園的個人,也有政治黨派派人整團加入。有人擔心,這樣的組成會導致PMF變成像黎巴嫩真主黨一樣尾大不掉的存在,造成民兵組織地位凌駕政府正規部隊,甚至是伊朗革命衛隊模式,禁衛軍地位高過正規部隊。

因此ISIS戰事一結束,PMF就被要求併入正規部隊。2016年伊拉克議會正式通過法案讓PMF有法源依據可以併入正規伊拉克部隊,不過這部法律是雙面刃,一方面將PMF併入正規部隊,卻又以獨立形式認可PMF的存在。

第二個遭到質疑的原因在於PMF內部一些部隊跟伊朗的關係,這些部隊接受伊朗的支持與訓練(不過伊朗也有派軍事顧問到伊拉克政府),甚至,這些部隊視自己是以伊朗為主「反抗陣線」的一環與黎巴嫩真主黨、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一起,對抗恐怖主義、以色列與美國,因而跨越國境跑到敘利亞參與敘利亞內戰。

更有意思的是,這些軍旅反過來組織政治聯盟,準備參與來年的議會選舉,鞏固自身的地位。儘管如此,PMF仍然在伊拉克的什葉民眾享有極高的支持率,認為是伊拉克內部除了庫德族敢死隊以外,擁有對抗像ISIS這樣恐怖組織的武裝力量。


PMF與伊朗顧問在哈維賈。圖片來源:Wikipedia

就伊拉克政府立場而言,自然希望將武裝部隊統一到政府管理之下。部分的部隊樂於接受這個正名過程。就伊拉克遜尼派而言,對於PMF的什葉與伊朗色彩太濃仍抱持疑慮。從這點看來,PMF的存在,實際上並不利於伊拉克本身國家團結。12月11日,著名的伊拉克什葉教士Muqtada al-Sadr就宣布將旗下的部隊解除武裝,轉為普通非武裝組織,並希望政府提供工作機會。

而從伊朗的角度而言,則關乎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力。伊朗是否對伊拉克政府有足夠的影響力?是不是得需要利用這種民兵組織當作自己的影響力的延伸?維持與民兵組織的關係會不會傷害與伊拉克政府的關係?這些都是伊朗政策圈需要思考的問題。

可以預期,隨著打擊ISIS結束,PMF解散的壓力會隨之增加,但要說完全解散,還有待時日觀察。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