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從宗教學校到對沙烏地射飛彈--葉門胡塞組織

借鏡伊斯蘭
2018-01-06 |

今年11月5日,葉門的胡塞組織朝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發射飛彈,落在了利雅德機場附近空地。十二月中的時候,沙烏地宣布又偵測到一枚從葉門射過來的飛彈。

沙國並非第一次與胡塞組織產生瓜葛。實際上2015年以來,沙國薩爾曼(Mohammad Bin Salman)時任國防部長,因為擔心胡塞組織勢力過度茁壯,發動了「暴風決心作戰」(Operation Decisive Storm),其後更封鎖葉門對外交通造成人道危機。



2015年以來,沙國薩爾曼(Mohammad Bin Salman)時任國防部長,擔心胡塞組織勢力過度茁壯,發動了「暴風決心作戰」(Operation Decisive Storm)。圖片取自President of Russia

胡塞組織是什麼?為何今天會逐漸成為主導葉門的一支勢力?

1980年代,受到沙國資助的瓦哈比主義(一種強調字面解釋可蘭經,回歸原始的遜尼極端教派)傳入葉門,開辦宗教學校拓展影響力,而沙國的瓦哈比主義經常鼓勵信徒對任何其他版本的伊斯蘭教暴力相向。90年代起,瓦哈比信徒開始攻擊宰德派的聖地。宰德派是什葉派的一個分支,在葉門佔有40%左右的人口,漫漫的歷史長河當中,葉門很少經歷這種教派暴力。

瓦哈比信徒的暴力手段不僅引起政府官員的擔憂,也引起宰德派宗教人士的憂慮。宰德派教士海珊·胡塞(Hussein Badreddin al-Houthi)在政府官員非正式的鼓勵下,與其他幾個家族組織了Hizb al-Haqq (真理之黨)來抗衡瓦哈比在政治上的支持者。1993年,出於政治考量,胡塞出國逃到敘利亞待上了一段時間。在那裏,胡塞看到了黎巴嫩真主黨成功的將以色列趕出黎巴嫩土地,也發現宗教成功的團結伊朗、趕下專制的國王,他意識到宗教信仰結合草根群眾動員的政治潛力。回國後,他創立了一間暑假宗教學校,將精力集中在訓練年輕人,啟發他們對宰德信仰的熱忱,這個稱為「青年運動」。


「Hussein Badreddin al-Houthi」的圖片搜尋結果
宰德派教士海珊·胡塞(Hussein Badreddin al-Houthi)。圖片取自於

有意思的是,胡塞也把伊朗革命的愛用口號給搬過來:「真主至大,美國去死,以色列去死」。這些口號原本只有胡塞自己的宗教學校在喊,後來宰德派的清真寺也接納了這個口號,葉門前總統薩雷的政府擔心口號有一天突然轉向面對自己,對青年運動採取打壓的態度。2003年青年運動變成公開武裝反抗,其後幾年和政府軍隊陷入與游擊隊的交戰。2004年政府軍擊斃胡塞,反而讓他成為「烈士」(在什葉信仰中有崇高的意義),反過來強化了青年運動,而組織也為了紀念他,改名為胡塞組織。

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後,原本只有在葉門北部活動的胡塞組織,瞬間發現他們與全國各地不同的反抗勢力站在同一條陣線,都厭倦總統薩雷(Saleh)31年來的執政,並尋求一個全面的政治解決方案。實際上1990年來建立的葉門共和國,更像是把葉門內差異巨大的地區拼湊起來成一個國家,葉門在1990年以前從來沒有組成現代國家過。

薩雷總統不久後便下台,交棒給副總統哈迪(Hadi)。胡塞組織更不信任與沙烏地交好的哈迪,2014年胡塞組織一鼓作氣拿下首都沙那(Sa’ana),甚至準備掌握全國,迫使哈迪逃到利雅德避難,也就是在此時,沙國擔心葉門落入與之長年不合的胡塞組織手中,發動暴風決心作戰,其結果只是讓胡塞組織更加穩固。2017年,胡塞組織與薩雷鬧翻(猜測因薩雷向沙國示好),將其擊斃,結束了這個執政31年總統的性命。儘管葉門局勢仍不明朗,胡塞組織無疑已經成為葉門最大的一股勢力,從一間暑期宗教學校,躍升為全國的主要政治勢力之一。


File:President Ali Abdullah Saleh.jpg
葉門前總統薩雷被胡塞組織擊斃。圖片取自Presidential Press and Information Office

綜觀來說,胡塞組織的崛起呈現了葉門政治的幾點特徵:第一是葉門內部政治的破碎性,胡塞組織起源與活動範圍只在葉門北部,其他地區仍各自為政,而且各派別敵友因為局勢不同,不時做出變換。第二是中央政府本來積弱的統治能力,在薩雷持續執政三十年之後已然無以為繼。胡塞組織呈現的是地方性的叛亂,但解決方式還是得有賴於全國規模的對談。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圖片取自Ibrahem Qasim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