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伊朗也有修憲問題?

借鏡伊斯蘭
2018-01-18 | 伊朗抗議

這次伊朗抗議當中,不少伊朗人喊出「獨裁者去死」的口號,甚至在公共建築物(包含清真寺) 塗鴉這句口號,隱射攻擊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因為抗議示威群眾沒有領頭人物,伊朗當局對此抓也不是辦法、不抓也很尷尬。

File:Ayatollah Seyyed Ali Khamenei.jpg
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圖片取自seysd shahaboddin vajedi

不過,哈米尼真的是獨裁者嗎 ? 是,也不是。伊朗的神權共和國體制非常奇葩,絕無僅有,裡面有許多內在的衝突,導致不少人認為有改革的必要,而改革必然牽涉到憲法的修改。裡面的一些問題,雖然兩國國情相差十萬八千里,湊巧台灣也同樣面對著。

修憲的標準之一是權責相符的建立,有多少權力就要受到相應的監督。台灣的半總統制經常詬病的設計在於總統權力太大,但問責機制不明確;行政院長作為主要政策執行者,權力卻有限。

伊朗又是如何呢?

伊朗的國名是伊斯蘭共和國,為了符合伊朗式伊斯蘭,伊朗設有最高領袖一職,掌管外交、軍事等最高權力,同時還有由教法學家組成的監護委員會 (類似西方國家中的上議院) 可以以不符合伊斯蘭為由,否決議會 (Majles) 通過的法案。最高領袖是終身職,根據建國者霍梅尼的教法學家監護理論 (稱為法基赫) ,應該由最具有宗教知識的學者出任。不過具體執行上出於政治理由,這條並沒有被確實執行。最高領袖的選舉方式是由民選的專家議會間接選舉產生,終身職。第一任最高領袖從1979 - 1989 年由霍梅尼擔任,第二任哈米尼從1989年擔任至今。


File:Iranian Majlis.jpg
伊朗議會 (Majles)。圖片取自Mahdi Sigari

然而,最高領袖並不執行政府的日常事務。最高領袖掌握最高權力,是「提供指引」的人。政府的日常事務由直接民選的總統組閣運作(曾經設有總理,後來被廢除),總統四年一任,最多兩任。這是伊斯蘭共和國的「共和」。

問題來了。最高領袖掌握最高權力,如果說最高領袖跟英國女王一樣,屬於象徵性的職位,那麼自然不用對日常政治事務承擔什麼責任,但是伊朗的最高領袖經常發表講話「提供指引」,實際執行層面又和政府角色重疊。比如最近伊朗教育部官員說要禁止小學教授英文,多少是受最高領袖表示學童太早學習英文會受到西方文化入侵的影響。

再來,最高領袖是終身職,總統卻是每四年的全民直選。從合法性來說最高領袖無法擁有總統每四年一次的最新民意,合法性隨著時間過去,加上時常「提供指引」,總會慢慢消逝。儘管哈米尼刻意不要太常出現在公共場合以保持超然的形象,但缺乏接觸民眾,又容易導致與社會脫節。

更嚴重的是,最高領袖下屬的革命衛隊 (伊朗的菁英部隊,可以說是第二支國軍) 不歸政府管理,卻掌控國家眾多資源與經濟領域,導致政府施政有時遭到革命衛隊的制肘,甚至自成利益團體,影響政府施政。比如現任總統魯哈尼一直想提振私部門的經濟活力,然而政府的標案卻經常被革命衛隊相關企業透過關係給標下。革命衛隊龐大的經濟網路粗估可佔到伊朗經濟的40%。


File:IRGC naval execise-2015 (1).jpg
革命衛隊步兵。圖片取自sayyed shahab-o- din vajedi

除了革命衛隊不受監督,宗教機構一直從政府獲得高額補貼,卻從來不用公開資金運作也不用繳稅,導致不少伊朗人憤恨不平。這次抗議的其中一個引發點,就是政府公開明年度到底要給每個宗教機構多少補貼。

在外交問題上,革命衛隊在海外支援真主黨、敘利亞政府、資助巴勒斯坦的哈瑪斯和葉門的胡塞組織等,伊朗人民往往很難去問責這些行為,最後只能上街喊口號。民選議會想要做些什麼,事實上也是無能為力。

最高領袖、革命衛隊以及有權有勢宗教機構等,都限制伊朗政府的施政能力,前三者掌握大量資源與權力,卻不受到監督;政府本身受到監督,但施政起來綁手綁腳,也因此伊朗的憲政問題在於如何調整最高領袖的權力跟職責。不過限制權力通常很難,碰觸革命衛隊的利益更是确定擋人財路。伊朗的憲政問題,至少哈米尼在任期間,都不會有解決的可能性。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圖片取自於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