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台海防衛作戰的再思考(一)

中國問題
2017-10-10 | 103年漢光演習海上實兵操演。

根據今年美軍出版的「中國軍力報告書」(The Military Pow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指出,中國在傳統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的數量上已超越2000枚,其中對台部署超過1500枚。從戰略層面來說,共軍對台部署已達到嚇阻效用;在政治與心理上,大量對台的飛彈部署也對台灣民眾心理造成一定程度的壓力。

國軍在「多重嚇阻、防衛固守」的國防戰略上,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2017年國防開支編列了新台幣3,217億元,較2016年增加新台幣16億元,而2018年核定國防預算暫為3,318億元,較今年度法定預算增加125億。然而國防部長馮世寬曾經在6月中要求國防預算增至4,000億元,如果要將國防預算增至GDP的3%,則必須編列4,500億元預算。將國防預算增至GDP的3%,是美方歷年來的要求,美方認為台灣唯有增加國防預算至GDP的3%,才有助於軍力提升,並展現台灣「自我防衛」的決心,顯然兩岸在國防預算早已出現巨大懸殊,對台而言早已構成巨大壓力。


我國近三年國防預算。圖片來源:自行製圖

台灣增加國防預算的目的有二:一是為配合當前政府的募兵政策,也就是說台灣若沒有充足的國防預算,在募兵政策上的推動會有其困難;第二,在推動募兵政策的同時,國防武力也需一併再加強,包括未來的新型戰機採購案、國艦國造、指管通情系統(例如更新三軍部隊的指揮系統,利於戰時的戰情流通)的更新、各式火砲的提升等。

台灣若無法將國防預算提升至GDP的3%,不但不利於戰力提升,增購國防裝備的能力也會受限,同時解放軍近兩年的國防預算屢創新高(例如中國2017年的國防預算折合台幣超過5兆、2016年國防預算折合台幣為4.5兆,台灣僅有3千多億台幣,懸殊過大不利於兩岸和平),兩岸在軍費嚴重不對稱的當下,若不適時調整防衛作戰策略,台灣將無法有效嚇阻中國犯台。


解放軍的犯台策略:導彈襲台優先

美國蘭德智庫(RAND Corporation)曾指出,解放軍的短程彈道飛彈已具有一定的精確度,配合群子彈(Cluster Munitions)或油氣彈(Fuel-air Explosives)等適當彈頭,大約只要使用 60-200枚飛彈即足以暫時癱瘓臺灣大部分空軍基地的跑道,另外也只要 30-40 枚飛彈即可擊毀所有停放於機堡之外的飛機,使臺灣暴露在後續的空襲之下。

空軍,做為台海防衛作戰上的先鋒部隊,面對新一代購機案尚未定案的現況,雖然已針對三型主力戰機提出性能提升案,照理說仍然能捍衛台海領空,但面對共軍數量龐大的導彈,戰時空軍基地能提供多少戰機正常升空作戰仍是未知,因此本文針對當前共軍情勢進行剖析,以期找出防衛台灣的最佳之道。

依照歷年漢光演習的沙盤推演,加上美國蘭德智庫的分析,一旦中國出現犯台徵兆,在開戰之初必定先以大量的彈道飛彈(ballistic missile)、巡弋飛彈(cruise missile)甚至是長程火箭,摧毀台灣島上的各式防禦力量,空軍這時除了疏散戰機至各戰備跑道外,僅能透過各型防空飛彈進行攔截。台灣除了要面對導彈的威脅外,共軍各型戰機必會趁勢而為,徹底摧毀我方剩餘的海空兵力,並透過戰機來掩護登陸部隊來達成武力犯台的目的。

面對該狀況,國防部與空軍所採取的對策為在未來向美方採購具有垂直起降(vertical take-off and landing ,VTOL)能力的F-35戰機,除有利於機場跑道遭受炸毀時仍有戰機升空作戰外,F-35優異的匿蹤科技(Stealth Technology)更是空軍未來制勝的關鍵之一。



2016年漢光演習。圖片取自總統府

然而事實上,拋開其他因素不談,台向美方採購F-35戰機是高度敏感的政治問題,美方在未來是否會冒著得罪中國的代價售台該機仍屬未知,加上空軍能否負荷高昂的後勤維修費用也是一大關鍵。因此國防部必須以最壞打算預測台灣未來仍以現有三款4代戰機撐場進行空權爭奪與輔助其他軍種來達成守護台海安全的任務。


台灣的因應策略:雄2E、萬劍彈

實際上,台灣應維持既有6個戰鬥機聯隊,性能提升後對我空防仍有一定保護作用,特別是面對解放軍新式戰機的服役,各型戰機無論是在機載雷達、空對地反制武器、空對空飛彈等,我方仍然具備嚇阻能力。在其他裝備的選擇上,國產的雄2E巡弋飛彈與萬劍彈是國軍現階段最容易生產、製造與反制共軍的利器,也是具備先發制人又能避免我方傷亡的武器,更是本文力推的裝備。前者可以透過地面的偽裝部署來隱藏飛彈發射車的位置,後者可以藉由IDF戰機攜帶並給與福建、廣東一代的軍事基地進行打擊。

台灣面對解放軍在東南沿海部署大量先進的中、長程防空飛彈、地對地導彈與先進戰機,原則上國軍應生產大約一千枚左右的雄2E巡弋飛彈與一千枚的萬劍彈來進行全島部署,甚至將少量建置於外島前線給予解放軍「先制打擊」(first strike);飛彈射程原則上以六百至一千公里左右即可,原因有三:

第一,對台最具威脅的共軍部隊,其海、空軍基地大部分距離台灣約一千百公里內左右,在作戰初期優先摧毀這些對台最具威脅的軍事基地,除可減少位在本島的守軍壓力,也能增加嚇阻解放軍犯台的籌碼。

第二,隨著飛彈射程越長,其相關成本(引擎、燃料、導航等)也會隨之攀升,台灣在國防預算日漸有限的情形下,應秉持最具效益的國防政策,配合巡弋飛彈發揮「多重嚇阻、防衛固守」的軍事戰略。

第三,一旦國軍透過地面與空中發射數百枚巡弋飛彈對中國進行打擊,將會迫使共軍現有的防空飛彈部隊面臨備多力分的情形(S-300、S-400防空飛彈),解放軍現有強大的防空網也將處在消耗的狀態。

國造雄2E巡弋飛彈與萬劍彈具備成本低、低空飛行、不易被探測等優點,國軍若能再開戰之初以數百枚的巡弋飛彈給予解放軍第一、二線海空軍基地、油彈庫甚至沿海城市進行打擊,不但可以延長國軍備戰時間,利於本島部隊集結反制可能登陸的共軍,若能進一步將火箭軍的基地一併干擾、摧毀,戰事將會拉長,利於美日部隊的集結、援助。


結論

歷史上,不乏小國對抗大國侵略成功的案例,例如俄、芬冬季戰下的芬蘭部隊成功抵禦俄國侵略,即是透過芬蘭境內的地理優勢將之擊潰。海峽兩岸對峙至今,解放軍在導彈技術日益精進下,各型軍艦與戰機的長程作戰能力也日漸成熟下,國軍仍可在「防禦性」名義的掩護下發展飛彈部隊,透過暗中發展、建立相關技術,而保有日後量產的選擇空間,無論是反艦或是攻陸巡弋飛彈,均無須人員涉險進入敵方領域,同時飛彈部隊也不需要昂貴的訓練費用。

當然,空軍持續的固本當然重要,外購匿蹤戰機仍需視國際局勢而定,在如此複雜多變的環境下,利用現有技術,在成本與數量皆易控管的情況下生產巡弋飛彈,除能達到武器國造的目的,更能透過不對稱戰力的建立,形塑對中國一定程度的軍事嚇阻,戰時更能爭取時間與空間進行拖延敵方攻台時間,貫徹有效防衛、重層嚇阻的軍事戰略。



封面圖片取自總統府
 

作者

宋磊

獨立評論人,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所碩士、國際事務兼職作家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