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黑鏡成真?中國的芝麻信用如何替你的言行評分

中國問題
2017-07-26 |

許多已開發國家會建立自己的社會信用制度(Social Credit System)。在美國,人民都有屬於自己的社會保險號碼(Social Security Number),當人民累積的信用紀錄好,他可能在未來買房,買車上都會比較方便順利,因為這個社會信用制度是建立在互信誠實的基礎之上。

 

你是不是一位好公民?

但假設,今天存在一個信用制度,不只是在看你的貸款支付程度,而是在追蹤你在網路上的言論、你的政治傾向,利用你的一言一行,去評斷你是否為一個好公民,你接受嗎?

 

黑鏡(Black Mirror) 是一部我非常喜愛的英劇。劇裡犀利且真實地刻劃人性對科技的黑暗衝突。有一集〈Nosedive〉的劇情我非常喜歡,也適合用這集劇情幫助讀者進行對中國信用制度的想像。

 

〈Nosedive〉是一個幾乎所有事情都要打分數的世界。人人手拿手機,刷著像Fecebook、Instagram、Yelp(商家點評網)三合一的App,眼睛則戴上一個像七龍珠賽亞人、可以偵測敵人戰鬥值的隱形眼鏡。滿分五顆星,你可以透過隱形眼鏡一清二楚的看見所有人的分數。在路上遇到路人,滿正的、滿可愛的、滿帥的,打分數;發假掰照片,打分數;在電梯遇到名人,打分數。舉凡生活各種細碎小事,都在打分數。

 

但千萬不要以為可以像在學校一樣,互給滿分就沒事了,這一切都是需要機關算盡的遊戲。

 

你必須聘請可以教你爬到更高等級的「職涯諮詢師」,利用圖表幫助你分析如何提升等級。由於高分者在生活中的好處和優惠甜如蜜,因此,縱使要逼自己對高分者巧言令色,大家都心甘情願的為此庸碌。

 

片中的女主角深深著迷在這個世界無法自拔。她在鏡子裡揣摩各種程度的笑容,微笑、淺笑、抑或是大笑,都是為了獲得更高的分數。

 

女主角本來是得高分的潛力股,僅有幾步之差即可踏入名流圈。然而為了踏上雲端,她開始經歷種種的失誤,最終被體制打敗而送進監獄。

 

到了監獄,拿掉她評分的手機和隱形眼鏡,她卻笑了。或許這才是真實。

 

是時候來聊正事了。

 

我今天要提到的中國社會信用制度,就是把黑鏡的這集情節結合喬治歐威爾的名著《1984》後無性生殖至最大值,再加裝很多邪惡外掛。

 

如果你心裡的對白是:「有那麼誇張嗎?」
如果你還覺得這是電視劇、故事情節,那麽很令人羨慕,因為天真的世界不用感到憂慮。

 

2020年強制實施的中國社會信用制度-芝麻信用

這不是胡謅,信用制度的背景是來自中國政府2014年通過的「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目前還在測試階段,將在2020年強制實施。

 

這個制度就像〈Nosedive〉一樣有個評分制度--芝麻信用。

 

芝麻信用是騰訊和阿里巴巴聯手在2015打造的社會信用制度。它利用個人的資料,金融信用,交易紀錄,網路社交紀錄,購物紀錄乃至發言紀錄來評斷得分。

 

透過「信用歷史,行為偏好,履約能力,身份特質,及人脈關係」這五項個人訊息,運用大數據整理,計算後算出信用評分。分值介於350-950之間。越高代表水平越好。

 

目前中國幾乎很少看到現金交易,都是以網上支付為主,這意味私人的支付平台掌控了整體的消費經濟和中國人民資料的大數據。(註一)

 

阿里巴巴集團透過淘寶,天貓,支付寶三大平台壟斷所有服務。它們可以得到各種金融資料,對一般民眾的消費行為及信用瞭若指掌。

 

如果用一句話來說,中國推行的信用制度就是用大數據監控人民,用積分的方式去評斷你是否為一個好公民。恩威並施,標準的胡蘿蔔加大棒。

 

然而類似的監控作為並非到2020年才開始。

 

我們一一倒回推:從1989年開始,中國就用嚴密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監控過濾中國人瀏覽各種對中共不利的網站。

 

2003年,「中國網路業界自律公約』規定大企業都必須簽這條公約,當然也包括了網路巨頭新浪、搜狐和中國雅虎。一旦簽了這條公約,就不可以製作、上傳或是轉發任何影響中國政權「安全穩定」的內容。

 

2016年,中國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11月發布「互聯網直撥服務管理約定」要求網路直播新聞必須先審後發。

 

來細看這條規定的有趣之處,你或許可以抓到一點未來全面監控的小尾巴:「在網路上直播新聞必須先取得資格,服務供應商必須針對新聞直播內容先審後發,也必須建立發布者的信用等級與黑名單,同時必須紀錄及保留直播內容60天。」不過,我實在不太懂如果連直播都要先審後發還算什麼直播就是了。

 

而今年6月,Fortune在今年6月11號的文章表示中國利用人臉辨識的高科技進行更嚴密的監控:文中形容中國科技巨頭如何利用最新的臉部辨識功能在科技路上莽撞行事。

 

中國的螞蟻金服讓超過4.5億的使用者用自拍的人臉識別方式登入他們的網路錢包。百度,中國建設銀行,和滴滴出行(類似中國版Uber)也利用此種方式認證他們的客戶。

 

為何全世界只有中國公司敢公開玩人臉辨識?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影片和文章也有深入探討中國人臉辨識的功能。由於許多人會上傳自拍照片到社交群體,加上境內近1.7億台監控攝影機,中國政府及企業擁有大數據的人臉資料庫。

 

百度的工程師聲稱政府幾乎擁有所有只要持有身分證及滿18歲的中國人的人臉資料。不知道是否巧合,影片中說預計在2020年之前(也就是芝麻信用全面強制實施之日)將再多裝4.5億台監攝影機。

 

影片中,中國人可以利用人臉辨識登入手機App、去ATM領錢、乃至進出公司都是用人臉辨識。在馬路上,也有人臉辨識智能抓拍行人闖紅燈。雖然許多人雖然擔心政治犯被無故逮捕,但許多人認為此舉可以保護大眾的安全,比如可以輕易抓到罪犯,或是找到失蹤人口。

 

曠視Face+++,一個以AI刷臉認人的平台最近與在中國擁有1.2億用戶的支付寶以及滴滴出行合作。

 

你可能會有疑問,為何美國公司像是Google、Nest、Facebook都不發布人臉識別系統?難道他們沒有這樣的創新高科技?如果有,為何不搶先推出?

 

事實是這些公司都因為隱私的疑慮而推遲推出人臉辨識功能。

 

中國的信用制度整合種種高科技的確讓生活乍似方便,畢竟西方也有類似概念的信用制度。中國和西方有本質的不同。我們必須承認中國的政治系統並沒有提供人民對基本人權的保護。

 

再來是今年6月1號才通過的「網路安全法」。它直接用法律明定「重大突發事件可限制網路通訊」,內容是「因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秩序,處置重大突發社會安全事件的需要,經國務院決定或者批准,可以在特定區域對網絡通信採取限制等臨時措施。」

 

我們可以推測,未來芝麻信用可以對任何鑑於自由民主價值的中國境外資訊資訊進行合理屏蔽,任何政治社會活動,像是雨傘革命、太陽花學運、或是香港書商和台灣人權份子李明哲被中國政府抓走,都將會成為禁忌。這也不難怪外媒稱這是為了防範推翻中共政權了。

 

無獨有偶,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中國在今年6月限制三大網路平台不可以上傳有關政治的影片,分別是微博、鳳凰新媒體(北京的跨平台網路新媒體公司)和AcFun(中國彈幕式視頻網站),說是為了中國政權轉移做的準備。

 

回到芝麻信用,根據中國國務院釋出的資料第六條,這是一個「指導思想」的制度。


目的是在「加強對失信主體的約束和懲戒。強化行政監管性約束和懲戒。在現有行政處罰措施的基礎上,健全失信懲戒制度,建立各行業黑名單制度和市場退出機制」。

 

為了是要「全面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必須堅持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

 

芝麻信用的隱性懲罰 

先來看懲罰吧,官方說這個制度主要就是要「守信者處處受益,失信者寸步難行」。

因此如果發表政治敏感的文章,或是威脅黨威信內容,就會被扣分。再加上連坐制度,就會讓人謹守規範。

 

直接分享一小段官方內文。(如果看不過癮或怕斷章取義,這裡可看全文。)

 

「推動形成行業性約束和懲戒。通過行業協會制定行業自律規則並監督會員遵守。對違規的失信者,按照情節輕重,對機構會員和個人會員實行警告,行業內通報批評,公開譴責等懲戒措施。推動形成社會性約束和懲戒。完善社會輿論監督機制,加強對失信行為的披露和曝光,發揮群眾評議討論,批評報導等作用,通過社會的道德譴責,形成社會震懾力,約束社會成員的失信行為。」

 

其本質就是連坐制度,連坐制度令人驚悚的地方在於,它用好友圈的平均分數做計算,因此假設你的朋友在網路上發表敏感的政治評論或是分享辱國新聞,你的好友圈分數會降低,你的分數會受到影響。

 

看到了嗎?
 

它是用每月你的好友圈平均分數來算,所以你的好友圈分數越高,調整的分數也會越高。所以如果你想要高分,你只要刪除低分者好友,就可以拉高自己的水準分了。這針對大規模的抵制是非常有效的。無人能做孤島活,高分享有的優惠又會讓凡人晉升為特權團體,有誰能抗拒這誘惑?

 

現實生活中到底具體是哪些不良行為會變成評分的懲罰,除了大方向以外,官方沒有具體說明細節,給大家許多多揣測的空間。但是好處是可見的。

 

芝麻信用清楚的好處

 

芝麻在公測的期間有和一些跨領域進行合作,像是配對網站,租車,租房等。分數到一定門檻後,融資更容易,住宿、租車、租房還可以不用繳押金,簽證也不用存款證明。

 

芝麻信用在大學辦信用競賽,一旦加入就有優先被推薦工作的機會,如果分數到630分,有些打工app還可以日結工資。如果有700分,只要將身分證拍照上傳網路就可以辦簽證。750分可以去盧森堡,而盧森堡又是歐盟申根簽證會員國,申根協議中的「單一簽證政策」規定,凡外籍人士持有任何一個申根會員國核發的有效入境簽證,就可以進出其會員國。因此如果達到750分,你還可以去比利時、德國、法國、及荷蘭。

 

看得出來又發生了什麼嗎?
 

這代表當人們要在選擇要歐洲度假,和跟一個持有與黨有不同政治想法的人做朋友時,勝負顯而易見。和那些不合群的人做朋友只會讓你失去你社會的優惠和福利,你當然是選擇擠身人生勝利組然後出國一直玩一直玩啊。

 

芝麻制度跟〈Nosedive〉最驚人相似的之處在於你可以看到他人的分數,這不是和可以一眼看到別人戰鬥值一樣的隱形眼鏡一樣嗎?

 

在支付寶,只要雙方都願意,是可以看到別人分數的。而多數人也願意分享,為什麼?因為跟大家喜歡在社交軟體上分享自己最美好的部分一樣,有好分,不曬嗎?(中國網民用語:意指不炫耀嗎?)

 

倘若繼續循著這個制度,中國人極可能成為張愛玲筆下一襲華美袍子底下爬滿的億萬只蝨子。

 

在〈Nosedive〉那個打分數的世界裡,你只能求高分,因為低分的人永遠都得到不了好的物質資源,只能做社會被唾棄的邊緣人。在中國信用制度裡,你只能追求高分,因為高分的路通往一切舒適奢華。

 

只要想辦法進入高芝麻分的名流圈,你就可以快速賺到打工的錢,信貸容易,享受食衣住行App的各種優惠,工作也好找了,還可以到處出國。

 

一切都那麼簡單,只要懂得向對的人靠攏,做符合規範的事就順遂了。你或許會因此開始捨棄和低分的朋友玩了,因為他們會拉垮你生存。你或許變成不在是你,因為為了更好的生活,你必須諂媚,卑躬屈膝。

 

只要不亂講話,只要順從、只要隔離低芝麻分的人、只要擁有某種價值觀,生活與前程都是瑰麗的。

 

我可否大膽假設,中國人將被強迫拉入一個龐大的虛實生存遊戲?


沒錯,芝麻信用,無疑是剝奪人選擇的權利。

 

曾經我若想為人權發聲,批評中共政府,我或許是被監禁,被在獄中折磨。但這些我都心甘情願,因為或許我還有個寄望出獄後的生機。但若有芝麻信用,我的生活需求,我的親朋好友,更甭提職涯發展,都幾乎毫無可能,死路一條了。

 

新型態高壓統治:同儕親友的壓力

這個制度高竿之處在於它把中國原本的從上往下的高壓監控,轉變為由下至上,利用同儕親友的壓力去「教育」你的社會價值,甚至連干預都不用了, 因為民眾自己會區分高低,捨你取我。

 

這制度很顯然地讓「被馴化」的人民可以爽爽的吃香喝辣,帶著空洞的腦袋走遍大江南北。而不乖、不守秩序、有特異思想的人將毫無信用,寸步難行。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中國信用系統這個概念的時候,我內心是極恐懼與不敢置信。甚至某部分陰謀論的我還擅自推測,或許是仇中的惡意散播。

 

但遺憾的是,各種證據顯示事實就是如此。

 

〈Nosedive〉和中國信用制度都運用系統讓人類的腦子被制式化,等到腦袋被訓練僵化不再思考,人民就只能毫無選擇的像白老鼠一樣就著籠子跑,而高層的人能隨心所欲地操縱整個局勢。不聽話的人被無情碾壓,既得利益者繼續爽活。

 

說芝麻制度是〈Nosedive〉的邪惡外掛版絕對是真的,看來英國人就算做陰毒黑色小品,也玩不過現實中國高層的水深。

 

其實以另外一個溫和的角度來看,很多中國人是以正向的眼光看待這個信用制度的。

 

或許制度的初衷是善的,目的是建立一個互信的社會制度。然而我的心底仍因中國從過去

「紅衛兵思想審查」到最近期的「劉曉波事件」感到侷促不安。

 

我無法對2020年的制度抱持樂觀期待,相反的我誠惶誠恐。

 

但是否去設想最壞的打算,才是對中國政府最有效的監督?

 

我也曾是無知盲從的群眾,常以島國為中心思考,當過憤青,罵過鬼島。或許聽來陳腔爛調,但在接觸過許多中國反人權事件後,我才開始珍惜台灣的人權與民主。

 

有多少中國人是對這即將執行的制度一無所知,反之是把它當成圭臬供奉著的?倘若我們能從台灣出發,藉由更多的討論去刺激兩岸間民眾的思考、思辨,是否有可能來攪動這灘死水?

 

我衷心的期望著,或許有那麼幾個人,在看完這篇文章後也有與我相同的震撼。而在震撼以後,是否能和你中國或台灣的朋友集思廣益的去想,我們是否能在地獄燃燒前,在一切的混亂中,尋找一個可能的缺口?

 

註一:

紐約時報報導,目前在中國幾乎很少看到現金交易,都是透過手機使用線上支付。最新數據顯示螞蟻金融和騰訊在去年,全球每天的交易總額已超過Visa和Mastercard等信用卡公司。對民眾而言或許是更加方便先進,但也意味著一個國家直接被兩家私人的智能手機支付平台掌控了整體的消費經濟。

註二:封面圖片為影集黑鏡(Black Mirror)女主角練習笑容,圖面來源:
Patricia Wong

作者

陳冠穎(自由撰稿人,關注中國人權議題)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