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戰略防禦】中共〈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的表與裡

小國大戰略
2019-08-29 | 中國解放軍的轉變可一窺中國軍事發展方向

文/陳秉楠

知中保臺: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美確定售我F16-V戰機,以及升級配備導彈,將有助我國掌握海峽制空權,平衡兩岸軍力,達到我防禦為主軸的戰略。8月22日,「六都春秋」已有宋磊的大作〈為何台灣需要購買F-16V戰機?〉,從戰力角度分析原因。筆者擬由另外一個角度,針對我國國防防禦的主要對象:中國解放軍,聚焦中共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分析解放軍的轉變。中國國務院在7月24日發表〈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可以一窺中國軍事改革的要點,中國的戰略與軍事發展方向,可以達到「知彼知己,百戰不殆」而收「知中保臺」的效果。

面對中國解放軍不斷提升軍力的情況,平衡兩岸軍事,以達遏止侵略,台灣這麼做,有其正當性,然而,反對聲浪還是不絕於途,除了那些為選舉而製造聲量,一般平民難免誤以為經濟可以不靠國防實力,只靠中共轄下的政治買辦就可以達到效果,例如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市場靠中國」之論(反過來說,市場靠中國,北京一聲令下斷自由行,靠中國的產業就慘遭斷頭。以國家經濟安全來說,為何要授人以柄?)或誤以為「和平」可以靠我方放棄防衛以取得,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挑釁說」,二者就是投這種風向所好。

 


高雄市長韓國瑜提出市場靠大陸。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問題在於,對於中共而言,不論台灣部分黨派和人士如何屈意奉承,美國對中國政策,如何刻意兩岸上模糊(註一),刻意迴避衝突(註二),中共不斷提升軍事實力、加強軍力海外投射能力是鐵的事實。但美國的模糊政策,在川普上台後,美國國會推動一連串挺臺法案而翻轉,例如5月8日美眾議院通過的「台灣保證法」與已通過的「台灣旅行法」、「2019國防授權法」,都指出趨勢已經改變。

明責美國,暗拉俄國

鄧小平1970年代末掌權以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臃腫到400萬人,隨著歷任總書記一波波的精簡與裁軍,到了2017年,解放軍規模來到200萬人。而中國解放軍的戰略核心思想,也從毛澤東時代的「小米加步槍」的國家人民本土保衛戰(註三),變成打贏「資訊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綜觀〈新時代的中國國防〉,認為解放軍「機械化建設任務尚未完成,信息化水平亟待提高,軍事安全面臨技術突襲和技術代差被拉大的風險,軍隊現代化水平與國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還很大,與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差距還很大。」仍然不離此發展方向,但是在美中貿易戰的氛圍下,本文把影響區域穩定的矛頭指向了美國:

美國調整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奉行單邊主義政策,挑起和加劇大國競爭,大幅增加軍費投入,加快提升核、太空、網絡、導彈防禦等領域能力,損害全球戰略穩定。

這樣問責文字,在此前的的中國國防白皮書較為少見。美國軍事分析家認為這是合理化中共「反介入」(anti-access)和「區域拒止」(area of denial)的戰略,用意在降低,甚至驅逐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讓中國在21世紀中葉成為區域霸權。和這放在一起的文字,指出北約擴編,影響了俄羅斯的國家安全,俄羅斯的處境與中國類似,暗示了「中俄同盟」的可能性,同樣也問責了美國:

北約持續擴員,加強在中東歐地區軍事部署,頻繁舉行軍事演習。俄羅斯強化核、非核戰略遏制能力,努力維護戰略安全空間和自身利益。

筆者在此要說明的是:依美國外交政策專家麥可.曼德爾邦(Michael Mandelbaum)的研究,柯林頓政府在蘇聯垮台、冷戰結束後,支持原先在蘇聯下的東歐國家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北約」)。俄羅斯反對北約東擴,也曾獲得柯林頓政府的保證:北約不會東擴。當北約東擴發生,俄羅斯被排除在外,她當時無力抵抗,他們認定這是西方背信、戕害俄羅斯威信和利益的做法。這項舉動使俄羅斯民主倒退,普丁上台,加深對西方、美國的敵意,也加深了烏克蘭西部地區和說俄羅斯東部地區之間的分裂(註四)。在解放軍重要文件中,暗示在國際上拉幫結派,也是此前少見的。

 

普丁上任對西方政權的敵意漸深。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解放軍和平崛起?從人民戰爭到海外投射軍力

從這戰略大方向看〈新時代的中國國防〉內文,除了「前言」與「結論」,分為「一、國際安全形勢」、「二、新時代中國防禦性國防政策」、「三、履行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四、改革中的中國國防和軍隊」、「五、合理適度的國防開支」,以及「六、積極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臺灣媒體對此文件聚焦在中共解放軍「反分裂」的決心,但筆者以為這份文件,主要的主旨,其實是在宣示「中國和平崛起」和解放軍自身的改革。

中國和平崛起是事實嗎?協助美國總統制訂貿易和製造業政策的彼得‧納瓦羅( Peter Navarro)對此表示懷疑。他認為這是中共解放軍裹著「和平崛起」的外衣,遂行自己踩穩區域影響力的基礎,舉例來說,北京拒絕承認南海的國際仲裁,也拒絕正式簽署東協國家關係的行為準則。這份行為準則要求東協各國不得試圖透過武力或脅迫手段改變現狀,任何土地與海事問題都必須由國際法庭仲裁。但北京拖延正式簽署,似乎在暗示北京相信用壯大的軍事實力可以宰制較小的對手,她只要盡力拖延,直到成為區域內的軍事強權即可。若發生這種情況,區域內的其他國家,甚至包含美國,在談判時就會被中國牽著鼻子走(註五)。川普總統上台後,美國再重新落實「印太戰略」,今年九月將和東國協十國舉行聯合軍演,加強美國與東協各國的聯盟關係,可視為對此的回應。


〈新時代的中國國防〉預言步入美、中開戰陷阱?

以「攻勢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著稱的約翰.米爾斯海默 (John Mearsheimer),認為因為國與國之間沒有更高一層政府提供保護,因此許多國家都會發展武力以求自保。在無法確定別國是否有侵略意圖,與軍力不透明的情形下,懷疑和恐懼是國際關係的常態。所以,國家在無政府狀態的國際體系中,為了生存與發展,得不斷獲取權力,並且確保它(註六)。中國這份文件,揭露了自己的國家安全需求,「國土安全依然面臨威脅」、「中國海外利益面臨國際和地區動蕩」(例如胡錦濤2003年11月所言中國遭遇「麻六甲困境」),因此當中國勢力發展挑戰了美國的東亞秩序,而這同時又是北京所認定的「安全需求」,這種認知與情勢,兩國很難避開開戰的「修昔底德陷阱」(註七)。
 

作者認為北京此時認定的安全需求將會面臨
「修昔底德陷阱」。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理解上述解放軍的最終企圖後,對那些認為臺灣軍購是凱子國防的批評,以及郭姓總統擬候選人「國防靠和平」之論,都是導果為因,不諳國際局勢,不夠深入理解臺灣防禦需求的淺論。在此,可以請讀者做一個對照:美東時間27日下午,蔡英文總統以錄影方式,在印第安納州印第安納波利斯市(Indianapolis)舉行的美國退伍軍團協會第101屆年度全國大會上,發表重要談話:「我們採購軍備不是為了要引發衝突,而是我們大家都明白,實力才能讓霸權有所忌憚」又說:「只要我在位一天,台灣絕對不會向壓力屈服」。臺灣可以選擇做一個釘子,強拳不打則矣,一打則受傷。也看看誰是把好槌子?把臺灣打造成西太平洋不沉的航空母艦。正視美、中牽動全球的大棋局,讓全民理解事實的全貌,任何當家的執政者有責任整合並凝聚台灣政治民主、社會自由、文化開放,以及「國防自主」的總體實力,不失為因應之道。

註一:范亞倫(Aaron L. Friedberg):《美國回得了亞洲嗎?》(臺北:遠流文化,2014年)。
註二:例如2001年4月1日,EP-3中美撞機事件,當時美國駐中大使普里赫(Joseph Prueher)不理會美國海軍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到中國海域的建議,改呼籲美政府要緩和緊張關係,以談判尋求出路。最後,普里赫對中說詞由「遺憾」改為「抱歉」,到「十分抱歉」。普里赫簽署並提交「兩次道歉」的說法後,中國釋放了該架偵察機的二十四名組員。見布魯斯‧艾里曼(Bruce A. Elleman):《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新北市:八旗文化,2017年),頁237-240。
註三:毛澤東:「如果飛機加原子彈的美國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那麼,小米加步槍的中國一定會取得勝利」。
註四:麥可.曼德爾邦(Michael Mandelbaum):《美國如何丟掉世界?:後冷戰時代美國外交政策的致命錯誤》(新北市:八旗文化,2017年),頁78-88。
註五:彼得‧納瓦羅( Peter Navarro):《美、中開戰的起點》(新北市:光現出版,2017年),頁348-349。
註六:約翰.米爾斯海默 (John Mearsheimer):《大國政治的悲劇》(臺北:麥田出版,2016年)。
註七:古希臘雅典與斯巴達彼此競爭發展,對彼此造成威脅,對威脅的防禦,漸形對立,最後以戰爭收場。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國防戰役】為何台灣需要購買F-16V戰機?

【自由行不行】斷了自由行不行?中共抵制來臺觀光是經濟還是政治操作?
【反制紅媒】宣傳台灣不求人 建置平台全球通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