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新疆問題】中共的滅族統治—新疆「再教育營」的臺灣在地與全球思考

小國大戰略
2019-12-03 | 新疆再教育營(網路資料照)

文/陳秉楠

聚焦問題:歐美挾經貿以責人權,新疆問題的政治槓桿

日前BBC、《紐約時報》披露出中共在新疆的「再教育營」的內部文件,其中披露粗暴的治理方式,強烈去除維吾爾文化,以達到中共中央所想要的維穩效果,引發國際對中共侵犯人權的重視。但對於美國來說,除了那些關注新疆人權的NGO(非政府組織)、傳媒與部分立法者,美國決策者真的關心中共在新疆對人權的侵害,有多麼違反他們的普世價值嗎?
 


紐約時報》披露出中共在新疆的「再教育營」的內部文件。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1989年六四之後,美國行政決策高層,發現美國國會與他們所反映的民意,要求在對中政策上有話語權,展現在對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上,依目前美國法律,在每年續發給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前,總統必須證明中國在人權表現上有所改善(註一)。這也可以在2018年一系列的挺臺法案(《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灣安全法案》以及《台北法案》)可以看出來,幾乎都是參議院、眾議院的議員所推動。

由此可見,對美國行政方與立法者來說,經濟事務與人權價值,是不斷拉鋸的狀態。從柯林頓政府承認他無法改變中國內部的人權狀況開始,美國若干決策人士與有能力影響政府決策的群體(包含華爾街與一堆智庫顧問公司),改由一廂情願相信:經濟交往,會使中國「和平演變」—中國中產階級要求更多的政治參與權力,使得共產黨在政治上讓步,甚至垮台,如今在「國進民退」—「馬雲榮退」的風潮之下,習政府重掌握大權,中共「和平演變」看來是癡人說夢。

向選民承諾要戳破這個夢的是川普。他2016年上台後,就是想要平衡美中貿易逆差,也在2018年開啟了一系列對中的貿易談判;2019年的六月至今的香港局勢,以及針對香港的立法(《香港關係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都始於美國的這項傳統:人權與對中政策的掛鉤。美國領銜世界組織的經貿政策,有時候會無心插柳,達到意外的外交效果。在20世紀90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期間,IMF(國際貨幣基金)鉅額貸款援助印尼的條件,要求印尼蘇哈托政府更開放、透明、公平的治理,蘇哈托原本拒絕,在美國總統柯林頓親自去電遊說下,蘇哈托接受了IMF的條件。這些條件,後來使得印尼蘇哈托政權垮台,打擊了「權貴資本主義」(註二)。目前的美中貿易戰,性質當然與IMF金援不一樣,中國政府與印尼也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川普政府嘗試透過經貿談判,把人權、普世價值目標作為談判籌碼的策略,則相彷彿。


從國家安全、地緣政治看中共為什麼需要「新疆」?

由於臺灣讀者對於新疆比較陌生,事實上,新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45-1949),是美國與前蘇聯的兵家必爭之地。就美國而言,她要趕緊佈下阻止共產主義蔓延的全球戰略,要阻止、延緩前蘇聯在新疆取得製造原子彈的原料。在此之前,蘇聯在新疆北部一直有開採稀有鈾礦的舉動。蘇聯則有意在新疆建立衛星政權或是緩衝國,以確保蘇聯在中亞內陸地區的利益,不會因為中國國共內戰受影響(註四)。以上種種,都可以看出中亞以及新疆的地緣政治與全球戰略的重要性,有悠久的歷史。
 

新疆是美國與前蘇聯的兵家必爭之地。圖片來源:資料照

「新疆」這個區域,屬於中亞,自古一直沒有屬於以「中原」為核心的政權,直到1879年(光緒5年),清帝國左宗棠屠殺了一百萬維吾爾人,才徹底征服該地區。1884年(光緒10年),清政府納此地為「新疆」,即「新的疆域」,並納為中國的一個省分。新疆主體民族維吾爾人與突厥人,與中亞的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等民族都同屬一個突厥民族。新疆的維吾爾人,在文化、宗教與語言,都與中國漢人有非常大的不同。在這樣的差異下,中原與邊陲的交流自然會產生摩擦。然而,面對這樣的差異,中國政府卻是以急遽粗暴的「同化」政策,達到「維穩」的效果。

新疆與蒙古、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相鄰;新疆能被中國作為軍事基地影響外國,而外國也能在這周邊做同樣的事情。就新疆而言,這代表中國必須與中亞獨立的突厥族裔各共和國交好,增進在此區域的影響力,新疆的維吾爾人才不會有政治、地理的奧援,藉此抵抗北京的統治,中國的後門才安全。

中國與中亞各國的貿易額,從1992年的五億二千七百萬美元,上升到2009年的二百五十九億美元,並且興建油氣管線,從裏海經哈薩克送到新疆;另一條天然氣管線,起自土庫曼、烏茲別克邊境,通過哈薩克,送到新疆。中國並且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南邊挖銅礦。規劃興建連接阿富汗、巴基斯坦的公路網,並連結巴基斯坦租給中國的港口,通往印度洋(註三)。也是看到中國在中亞的動作,所以,美國遲遲不從阿富汗撤軍,就有在中亞牽制中國後方的意味;感恩節(11/28)總統川普還現身阿富汗勞軍,看來美軍還會在這裡一段日子。

因此,為了上述的資源與戰略,中共不得不緊緊抓住新疆。

2009年新疆發生「烏魯木齊七五事件」,造成197人以上的死亡;2014年3月雲南昆明火車站的攻擊事件,31人死亡,上百人受傷。陳全國上台任新疆省書記,中共改變治疆政策,去維吾爾文化、語言,興建「再教育營」越趨強硬。移往新疆的漢人人口不斷成長,壓迫到原維吾爾青年的生存空間,而中國傳媒卻又不斷放送「恐怖主義」、「分離份子」、「暴力犯罪」,污名化維吾爾人。尼克・霍史達克(Nick Holdstock)《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認為北京的強硬新疆治理政策,只會灌溉出憤怒與獨立主張的溫床,無助於長期的安穩(註五)。北京不是不知道,她是更徹底的執行,希望維吾爾人,在未來50年後,通過去文化、去宗教、去語言文字、通婚、控制生育、通商,完全同化。站在維吾爾人的立場,則是滅絕。

 

2009年新疆發生「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圖片來源:資料照

看現在的新疆,思考臺灣的未來

新疆是中國的後門,北京為了鞏固這個區域,維穩程度遠遠超越清帝國,也超過美國國土從大西洋,擴張到太平洋時,對印地安原住民所做的事。國際輿論指證歷歷,但筆者悲觀的指出,基於新疆牽涉的國家安全與利益佈局太過龐大,北京除非有強硬軍事介入,否則她的新疆政策只會依然故我,變本加厲。

臺灣在地緣政治上,是中國進入西太平洋的門戶,見多識廣的讀者,請想想,北京為什麼這麼想擁有臺灣?還有,若擁有了臺灣,她會對臺灣做什麼事?如果您不想50年後,新疆的事,發生在臺灣;整個臺灣變成解放軍投射太平洋的基地,您現在可以做些什麼呢?


註一:[美]麥可.曼德爾邦(Michael Mandelbaum):《美國如何丟掉世界?:後冷戰  時代美國外交政策的致命錯誤》(新北:八旗文化,2017年),頁30-31。
註二:權貴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指的是國家資源,通過政府不公開透明、不公平的特許,掌握少數與政府關係深厚的人士手上。同上,頁55-63。
註三:[美]羅伯‧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地理的復仇:一觸即發的區域衝突、劃疆為界的地緣戰爭,剖析地理與全球布局的終極關懷》(臺北:麥田出版,2017),頁279-281。
註四:[美]林孝庭:《台海‧冷戰‧蔣介石:1949-1988解密檔案中消失的台灣史》(臺北:聯經出版,2015),頁16-45。
註五:[英]尼克・霍史達克(Nick Holdstock)《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新北:光現出版社,2018)。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國安問題】如何面對擁有「雙航母」的中國海軍?

【國際視野】從東亞格局起看2020台灣大選  :灰犀牛冉冉站起
【國安重點】潛艦國造並非假議題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網路資料照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