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支那與列赫:用國名罵人的方式

東歐尋鏡
2018-03-05 | 1940年時,日本和滿州國演員合拍的電影,名為「支那之夜」, 「支那」是當時日本人對中國的普遍稱呼。

中國人罵起台灣人來,有成千上百種罵法,例如井底之蛙、日寇、倭奴、綠毛龜、呆灣、小灣灣、台毒份子、台灣猴子等;但是,台灣人只要回一句「支那人」,就足以讓中國人集體崩潰,民族情感受到嚴重傷害。「支那人」這個詞到底具有什麼意涵?是在怎麼樣的情況下,開始被拿來罵中國人呢?

支那一詞源自梵語,是古印度人對中國的稱呼,據語言學家推測,「Cīna」一詞可能是取自秦國之名。因為印度人擅做生意,跟波斯人、阿拉伯人皆有往來,「支那」一詞一路自印度傳播到西亞,接著到希臘、羅馬。也因此今日歐亞諸國對中國之稱呼,大多有著「Chin」、「Sin」的字根。

縱使如此,中國人並不會覺得西方人說「China」(英語)、「Chine」(法語)、「Chiny」(波蘭語)是刻意在辱華,會讓他們火冒三丈的,是日本人和台灣人說「支那人」。然而,這樣的差別待遇,也並不能算是無理取鬧。

波蘭人類學家馬林諾夫斯基(Malinowski),曾提出所謂「語境」(kontekst)的概念:一個單詞所具有的意思,通常會由說話者和當下的時間、空間所決定,多義的語言符號會趨向單義,單義者也會新增其他意義。「支那」曾只是單純的國家名稱,但20世紀初,經歷明治維新並擊敗了中國的日本,開始輕視龐大而古老的鄰國,「支那人」成了落後、未開化的民族象徵,多了一層貶義。

 


波裔英籍的人類學家─馬林諾夫斯基之肖像,他被認為是20世紀最重要的學者之一。


若大家覺得「語境」有些抽象、難懂,請回到上一段話:「經歷明治維新並擊敗了中國的日本,開始輕視龐大而古老的鄰國」,龐大、古老兩詞若用來形容國家,不是具有正面意義,就是純屬中性描述,可是在當時日本知識份子的眼裏,中國就是個維持古老體制而未成功西化、徒有龐大領土的國家,無法和進步的日本比較。漸漸的,日本政府開始有了征服中國之野心。

辛亥革命後,中國政府(北洋政府)曾向日本要求,以「中華民國」取代「支那共和國」的稱呼,但遭到拒絕。1930年,國民黨北伐成功後,再次提出同樣請求,並表示中國會拒收採用「支那」之名的日本公文,日本政府雖勉強接受,但報刊雜誌仍維持同樣稱呼。

中日戰爭爆發後,日本官方又恢復了「支那」之稱呼,並喊出「暴支膺懲」(嚴懲暴戾的支那)之口號,直到日本戰敗後,才在中國的壓力下完全禁止官方單位使用「支那」一詞,該詞也漸漸在民間消失,只被極右翼分子用來蔑稱中國。好笑的是,那群極右翼份子卻主張,支那並非是歧視用語,歐美國家既然可稱「China」,為何日本不能說「支那」,刻意迴避了該詞在日本之語境。

 


日本右翼分子發動抗議時,常會高喊「支那人排斥」(排除中國人)、「支那人追放」(驅逐中國人)等口號,依筆者和這類人交談的經驗,他們對台灣人看似比較友善,但骨子裏仍把台灣當殖民地看待。圖片取自影片截圖


馬林諾夫斯基所講的「語境」,畢竟是人類社會的通則,距離東亞遙遠的東歐,也有以國名來罵人的現象。波蘭人自稱為「Polacy」(意為平原之人),鄰近的其他民族,大多也以此名稱呼他們,但烏克蘭人表達對波蘭人的厭惡時,則會叫他們「Lyachy」,「smert’ Lyacham!」(波蘭佬去死!)則是自二次世界大戰時流傳下來的口號。

這個名稱,源自於波蘭人傳說中的祖先列赫(Lech),立陶宛人最早和波蘭人接觸時,就叫波蘭人「Lenkai」。記載烏克蘭人祖先-羅斯人之歷史的《往年紀事》(powieść minionych lat,12世紀時成書),也有提到列赫部落和羅斯人系出同源,照理來說,「Lyachy」一詞本身並無歧視意味,還代表了波、烏兩民族長久來往。

 


西烏克蘭利維夫城的「教授屠殺紀念碑」,曾在2011年11月,被人噴上「波蘭佬去死!」的紅漆。圖片取自Pawski


但是,現在立陶宛人稱波蘭人為「Lenkai」,雙方不會有問題;烏克蘭人說「Lyachy」,雙方則會發生衝突,原因是兩大民族的戰爭,自17世紀持續到20世紀,已累積了許多仇恨,「Lyachy」一詞變得有侮辱意味,類似烏克蘭人罵俄國人「莫斯科佬」(Moskal’),拒絕承認對方原有國名。不過,烏克蘭人長期處在波蘭、俄國統治下,他們的怨恨可想而知,會有這些蔑稱倒也不奇怪。

「支那」一詞的使用者,並不限於日本人,還有飽受中共壓迫的台灣人、香港人。台灣曾有這樣的判例,有人在PTT論壇上,罵統派份子為「支那五毛」而遭到提告,但檢察官認為「『支那』為古印度對中國的稱呼,且和英語的『China』發音近乎相同......在我國人民主觀認知上,未含有貶抑之負面評價之意。」所以並未起訴當事人。

姑且不論公然侮辱、毀謗兩罪的存在是否合理,這位檢察官明顯除了法律外,對其他學科一竅不通。同樣的詞彙,由不同族群在不同狀況下使用,意思本來就會變化,若有人為暴虐的中共擦脂抹粉,被罵「支那五毛」可以是合理評論,但不能說該用詞毫無貶抑。

 


台灣人和中國人互罵時,很喜歡貼香港連續劇的劇照,著名台詞包括「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支那人是最狡猾、最不可靠的」、「你們支那人有這個資格嗎?」。圖片取自於


事實上,台灣人使用「支那」一詞的語境,跟日本人並不一樣,反倒比較接近烏克蘭人說「Lyachy」、「Moskal’」的狀況,是被壓迫者表達對壓迫者的不滿,中國人聽到「支那」固然會感到憤怒,但更應仔細想一想,自己的政府和國民做了哪些事,為何會讓有血緣、文化連繫的台灣人,對中國這麼的排斥?就算台灣人不說「支那」,但對中國的印象就是「野蠻人、野蠻人,野蠻不講道理」,「中國人」一樣能成為侮辱用語。

當然,筆者並非主張台灣人,和中國人爭吵統獨問題時,可以盡量的罵對方「支那人」。用國名罵人只是一種展現不滿的嘲諷手段,很可能讓議題失焦。就算對方是五毛,我們仍應該清楚告訴他們,為何中共不斷的灑幣,台灣人仍不屑被他們統治?讓他們好好想想,「中國」一詞在外人眼裏看來,到底有什麼含意。

 

 

*延伸閱讀
紀念英靈亦或緬懷惡靈:論俄國與日本的歷史記憶
史達林大樓與中正廟:波蘭與台灣的轉型正義
公投領進門,選擇在個人:當自由來到東歐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