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小俄羅斯人與台灣同胞:帝國統治階級的傲慢

東歐尋鏡
2018-03-15 | 2013年,受夠國內政經被俄羅斯掌控的烏克蘭人,發起抗議活動並抵制俄國商品

「原來是台灣同胞呀,歡迎歡迎。」
「午餐的錢算你便宜點,雖然你說自己是台灣人,但台灣同胞也是中國人嘛!」
「你們台灣人應該和我們一樣吧?畢竟你們是1949年才過去的。」

上述的話,是筆者在網路上及留學期間認識的中國人所說的,他們對筆者頗為友善,姑且不論政治立場為何(他們較少主動表達),他們的確是把我當成同胞,當他們說起「台灣同胞」一詞時,我也不會感到討厭。但是,「台灣同胞」一詞自許多中國人、尤其是中共官員嘴裏說出來時,卻始終給台灣人負面的印象。

2017年,習近平在中共的第19屆全代會上,兩次提及了台灣問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政策,堅決反對分裂祖國的活動,並表示「要讓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就業、生活,和大陸同胞享有同等待遇。」但除了統派份子以外,台灣人看到這段新聞後,明顯不怎麼領情,網路上噓聲四起。以下自ptt論壇,截取一些具代表性的批評言論:

「不要,你是說沒有自由的待遇嗎?」
「李明哲的待遇確實跟中國人一樣呀」
「我不想要莫名其妙失蹤的待遇」
「光言論自由就不同等了,還談什麼?」
「台灣不是問題,問題在共產黨」
「共產黨一貫策略,兩面手法、誘你上鉤」
「同等待遇就是買菜刀要刻名字,誰要呀?」


事實上,習近平的言論模式和過去幾任國家主席比起來,也沒什麼特別新意,就是「棒子加胡蘿蔔」-強悍反對台獨的同時,也友善的給予台灣同胞利益。然而,習近平的言論會被台灣人討厭,其實是因為中共已經沒什麼信用,畢竟中共連自己國內的同胞都以暴力獨裁的方式對待了,怎可能對台灣同胞多好?
 

習近平在19大發表演說的照片,取自中央社翻攝CCTV的影片

筆者在上一篇文章:《支那與列赫:用國名罵人的方式》,提到了能讓詞句的意思產生變化的「語境」(kontekst)。「同胞」一詞在中文裏,本來是指兄弟姊妹,爾後用來泛稱同一國家、同一民族的人,例如「台灣同胞」、「山地同胞」。不幸的是,這兩個名詞在今日的台灣社會,都沒能給人什麼好印象,其原因倒也不複雜,就是在於被稱為「同胞」的弱勢群體,感受不到強勢群體的善意。

俄國與中國一樣,是個幅員遼闊、種族複雜的國家,俄羅斯人常習慣把其他民族稱為「兄弟」,尤其是「斯拉夫兄弟」更是他們有名的宣傳口號。他們對烏克蘭人另有「小俄羅斯人」(Malorusskiye)之稱呼,雖說對方頗厭惡這名字,但他們通常會辯解說,「小俄羅斯」是14世紀以來西俄的名稱,「烏克蘭」則是波蘭佔領西俄後,把該地當成國家邊界(Ukraina)之稱呼,「烏克蘭」才是有著歧視意味的詞。

 

14世紀時,屬於「小俄羅斯」的地區,包括烏克蘭西部和白俄羅斯南部。圖片取自Alex Tora

正如俄國人所講的,「小俄羅斯」(Malorus’,也可譯為小羅斯)一詞,最早出現於加里西亞-沃林國王與主教的頭銜,指的是今日的西烏克蘭一帶。會有這名稱,是因為基輔羅斯亡於蒙古韃靼後,加里西亞-沃林之君主,自認國家繼承了基輔的政治地位,遂自稱「小俄羅斯」。14-17世紀,波蘭和立陶宛統治西烏克蘭時,當地人民仍以正統的羅斯人自居,稱呼北方的俄羅斯人為「莫斯科人」,但也會稱故鄉為「烏克蘭」。

1654年,烏克蘭的哥薩克人為了反抗波蘭,與俄國簽署了《佩列雅斯拉夫協議》,在保有自治權的前提下,讓基輔、切爾尼戈夫等省區併入俄國,沙皇即把自己的稱號,改為「全部大、小、白俄羅斯的統治者」。但是,到了彼得大帝執政時,他不再尊重哥薩克人的權利,開始加緊對烏克蘭的控制,哥薩克統帥馬澤巴發起反抗,卻遭殘酷鎮壓。1722年,彼得大帝設立「小俄羅斯委員會」,直接干預哥薩克人事務。葉卡捷琳娜二世(Yekaterina II)登基後,更取消哥薩克人的自治權,自中央派遣官員,烏克蘭遂變成了真正臣服在大俄羅斯底下的小俄羅斯。

 

俄羅斯人最喜歡用這種地圖,宣傳今日的烏克蘭國土,大部分都是俄國和蘇聯的恩賜。事實上,俄國在17世紀前期,一直被波蘭─立陶宛聯邦打到無還手之力,若非烏克蘭的哥薩克人在1654年投靠沙皇,俄國恐怕到18世紀都還難以翻身。圖片取自俄國的宣傳網站

自視為統治階級的俄羅斯人,當然毫不留情的鄙視烏克蘭人,烏克蘭民族詩人謝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就曾提到,聖彼得堡的居民以「小俄羅斯佬」(Malorossi)一詞蔑稱烏克蘭人。綜上所述,「小俄羅斯」一詞會開始讓烏克蘭人反感,共有兩大原因,首先,俄國象徵的是壓迫;二來,帝國中心的居民、也就是「大俄羅斯人」,瞧不起其他地區的居民。俄羅斯之名本無歧視之意,大與小也只是相對概念,有問題的是帝國的政治模式以及人民心態。

若要追溯「台灣同胞」一詞的歷史,最早使用這詞的名人,或許是梁啟超。1907年,他在日本和台灣文人林獻堂相遇,因兩人言語不通(林不會說北京官話)而用筆談。梁啟超給予林獻堂建議:「中國在今後三十年,斷無能力幫助台人爭取自由,故台胞切勿輕舉妄動,而作無謂之犠牲。最好倣效愛爾蘭人對付英本國之手段,厚結日本中央政界之顯要,以牽制台灣總督府之政治,使其不敢過分壓迫台人。」

1925年,孫中山也曾提到: 「在臺灣的中國同胞被日本壓迫,我們必須鼓吹臺灣獨立……」,由此可見,是在台灣跟中國分離後,中國的知識份子才以「同胞」來強調兩邊人民的關係,主張雙方要互相合作,擺脫列強的壓迫。

至於「台灣同胞」最早出現在中共的官方文書上,則是1950年的〈告台灣同胞書〉,這封文書是由謝雪紅、楊克煌、蘇新等人組織的「台灣民主同盟」所發表,嚴厲譴責國民黨腐敗的統治,並呼籲台灣人民等待時機,配合解放軍一起推翻國民政府。這封文書雖然有不少制式化的宣傳口號,例如「美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政權」、「蔣匪幫」等,信尾還附上了「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但其對國民黨的批評頗為中肯,對台灣人的感情還算真切。「台灣同胞」一詞的語境完全變調,則是1958年之後的事。

1958年,解放軍司令彭德懷在宣佈停止砲轟金門時,順便替毛澤東發表了第二篇〈告台灣同胞書〉,強調台海戰爭是「中國人之間、國共兩方的問題,不是中美之間的問題」。第三、四篇〈告台灣同胞書〉在同年發佈,但中心思想和第二篇大同小異,一邊批判美帝的兇惡奸詐,一邊要台灣在「一個中國」框架下解決衝突。但是,我們這些「台灣同胞」,一開始和中共無冤無仇,若非蔣介石流亡到台灣,又怎會捲入國共內戰?毛主席要幫助台灣同胞最好的方式,應是實現他之前的主張,支持台灣人的民族自決。

1979年,中共的第五篇〈告台灣同胞書〉,再度搬出民族大義,高唱兩岸統一。可是,近30年來中共言行不一的行為,早就讓那五封文書變成了笑話,「台灣同胞」清楚記得921大地震、SARS疫情擴散時,中共是如何打壓台灣,讓我們難以得到外國的支援。天涯論壇上的中國網友,則動不動就用「留島不留人」、「核平台灣」等口號,恐嚇台灣人接受中共奴役,「同胞」在中國的語境裏,意思就是「我是你的大哥,你必須無條件臣服於我」。

 

用「留島不留人」為關鍵字,搜尋中國網友人數最多的天涯論壇,可得到68100個結果,且相關文章自2013年橫跨2018年。

無論是台灣人或烏克蘭人,大家會想追求獨立,無非是受夠了老大哥的欺凌。而帝國中心的居民,就算自己也是受害者,卻很少去思考邊陲的「同胞」,為何對獨裁政權那麼反感,還有著「大國子民」的優越感。說真的,俄國與中國既然是那麼優秀的大國,為何不展現氣度,尊重並善待烏克蘭和台灣的同胞們呢?只要大哥不蠻橫霸道,兄弟分家也不會互相敵視,帝國的領導人對小國文攻武嚇,只是展現出自己缺乏自信與智慧的一面。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Vidsich / Відсі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