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報導】專訪台灣女婿:不在意「政治正確」的馬欽

東歐尋鏡
2018-03-27 | 馬欽的故鄉是大波蘭省的雷濟那(Rydzyna),該城市的城堡最早 建於15世紀,是波蘭有名的觀光景點。

「台灣的火鍋真是美味!我一直很想念它!」

被我邀請來吃飯的人,是一位高大、強壯的波蘭男子,他名叫馬欽(Marcin),是未過門的台灣女婿。據他所說,波蘭是他的母親,台灣是他的戀人。今年,他將要在他女友的家鄉結婚並定居。

「我來台灣之前,在波蘭買了介紹台灣史的書,並整本讀完了。」馬欽一邊把肉片、青菜加入火鍋,一邊講述他去瞭解台灣的過程。「我不希望和台灣人聊天時,聽到他們說:『你是外國人,不懂我們的歷史』,所以我買了書。」

我會請馬欽吃飯,是為了採訪和波蘭轉型正義有關的事,但我從未想到,他居然對台灣的風土民情,抱著這麼高的熱忱。畢竟,不少歐美人士來到這座島嶼,就只是因他們能用白人之身份,獲得各種特殊待遇,他們才懶的去學習台灣史-筆者甚至遇過在台灣定居十年,連中文都說的很破爛的美國人,而他的老婆卻不在意。相比之下,馬欽愛屋及烏之心更顯得可貴。

 


這是馬欽本人在雲林鄉下旅遊時的照片,他很喜歡台灣的風景。

「我讀了台灣史,第一個想法是-如果我是台灣人,肯定恨透了美國,因為是美國害你們被中國統治。」馬欽疑惑的問我:「但是,你們似乎不討厭美國。」

我遲疑了一會,不知該怎麼回答馬欽,台灣人深受美國的文化殖民,卻沒有任何感覺,美國電影總是在台灣同步或搶先上映,大家甚至還很高興呢!

「有些台獨人士覺得美國會保護我們。」

「帶中國人來這裡的是美國人,我們波蘭被美國和西歐國家出賣過好幾次,早就不信任他們了。」

「我也不喜歡美國,」我感覺自己找到知音,「我不認為要對抗中國,就一定得支持美國。」

「我有個學生說:『比起美國,日本更值得信任』,或許台灣應該和日本發展同盟關係。」馬欽說起他為什麼討厭美國和西歐國家。「西方國家(western countries)的人民,總是批評我們的社會、文化,認為波蘭人都是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s)。那些國家在二戰後把波蘭賣給蘇聯,現在又對我們充滿偏見,就是因為這樣,我幾乎沒有西歐的朋友,亞洲人還比較能瞭解我們……你看,我說起話來就像機關槍一樣,你如果有問題,隨時可以打斷我。」

「是呀,1683年時,波蘭國王索別斯基(Jan III Sobieski)曾拯救奧地利,但最後奧地利瓜分了波蘭。」我自大學時代就熟讀這段歷史。

「這就是我們不信任外國的原因,不只是奧地利,我們幫西歐國家擋下太多敵人了-蒙古、土耳其、蘇聯,但他們卻是那樣回報波蘭。」

 

波蘭人拯救奧地利的事蹟,曾在2012年拍成電影「維也納之役」(Bitwa pod Wiedniem),右邊兩位為索別斯基國王和其子亞庫柏,他們在這場戰爭裏身先士卒,率領騎兵隊大破土耳其人。圖片取自youtube

馬欽話鋒一轉,談起他和台獨人士接觸的經歷:「我曾與參加太陽花運動的人聊天,我最不瞭解的地方,是他們不要中國控制台灣,卻支持歐盟對波蘭的種種要求,例如要波蘭接收難民。」

「殖民中東的是西歐國家,波蘭當然沒必要收難民,我才不在意什麼『政治正確』呢!」

聽到我這樣表態,馬欽講得更起勁了:「西方國家在世界上做了許多壞事,但他們卻利用媒體,把消息都掩蓋住了,然後要我們去做這個、不要做這個,他們應該先反省自己。」

這時,我突然覺得身為一位台灣人,26年來接觸到的價值觀,都太過簡單了:
反美者要不是親中、要不就是左派,但我並沒遇過反美又反中的右派。

我們也談到了猶太人的議題,馬欽竟開始批評猶太人-這在西方國家,是完全「政治不正確」的話題,不過,我受夠了台灣媒體、政客對以色列的吹捧,很樂意聽到不同的聲音。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二戰時屠殺猶太人的明明是德國,他們卻認為波蘭也有責任,在美國發起了反波蘭的宣傳,甚至主張我們應賠償他們。」

「事實上,猶太人在波蘭歷史上是擔任貴族的收租人,他們常壓迫農民,若發生暴動,猶太人往往會被殺害,所以我沒辦法同情他們。」我也說出政治不正確但是符合史實的話,猶太人在東歐的形象向來不好,有一部份原因是他們自作自受。

「我會同情他們……我不知他們有什麼毛病,波蘭曾是最多猶太人居住的東歐國家,但他們現在卻很討厭波蘭。猶太人掌控了好萊塢,也拍攝了反波蘭的電影。」(註:馬欽指的應是2008年的電影「Defiance」(聖戰家園),該電影讚揚猶太人四兄弟,率領反抗軍對抗納粹的歷史,但忽略掉他們在波蘭燒殺擄掠的事)

 

演出007系列的丹尼爾‧克雷格,在「聖戰家園」這部電影裏扮演反抗軍的領袖。「聖戰家園」在IMDb得到了7.2分的好評價,但在波蘭則是一片惡評。圖片取自youtube

一般台灣人對以色列的崇拜,一方面是讚賞其在強敵環伺下仍能生存,一方面是佩服他們能掌控美國政經,簡單來說,就像是小弟對大哥身邊親信的崇拜。至於以色列賤踏巴勒斯坦人,台灣人則喜歡假中立,同時批評兩邊。波蘭雖然也得仰賴美國支持與保護,但當地人可比台灣人來的有骨氣。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談論政治是件重要的事呢?」我很好奇能和外國人侃侃而談的馬欽,是何時對政治產生興趣的。
「在我上大學之前,我對政治並沒有興趣,直到有一天,某位女性友人傳了段政治影片給我看,我感覺自己的眼界被打開了。後來,家人也受到我的影響……我們無法逃離政治,政治決定了我們生活的大小事情。」

「我對我們波蘭的轉型正義,有滿意也有不滿意的地方。政府的確有做事,但做得不夠多-學校裏的那些教師,有不少人過去是黨員,但蘇聯解體後他們仍保有工作,當然也不會和學生多講蘇聯的惡行。」

馬欽所講的狀況,對我來說並不陌生,自國中到大學,我都有遇到曾當過監視者的教師,但他們在解嚴後仍安穩的教書,甚至有人當到教務主任、系主任等,過去當威權打手的經歷,可能還成為升遷的資本之一。

「你覺得轉型正義,會對你的日常生活有影響嗎?」

「是的,例如華沙的科學文化宮(註:Pałac nauki i kultury,由史達林下令建築的摩天大樓)之存在,就是提醒我們波蘭人曾經被蘇聯統治過,我們應把它拆除,建立自己的建築物,就像台北101一樣。」馬欽堅定的告訴我:「若我們活在過去的陰影下,就不能往前走。」

「相比我的家鄉,我覺得台灣是個更好的地方,要在這裏發展自己的事業比較容易,在波蘭要做點小生意,都有一堆複雜的法規要遵守。例如某位老太太,把自己採的藍莓拿到街上賣,警察就開給她數百元的罰單,這是她一天的工作所得。」
自馬欽的言詞和語氣,我能感受到他對台灣的喜愛與期待,若他能留在這裡,多了一位支持台獨的移民,對我們肯定是件好事。

「我來到台灣,看到你們滿街都是早餐店,我感到好驚訝,原來在台灣創業不是件困難的事……」

時間過得很快,當馬欽講完他未來的夢想,以及對波蘭轉型正義的看法時,兩小時已經過去了。我和馬欽離開火鍋店,走回台北車站時,他告訴我:「我很少能像今天一樣,跟別人分享那麼多對政治的看法,事實上,我喜歡跟人聊政治,就算對方是左派也無妨,只要詳細告訴我為何支持某些政策就好。」

「謝謝你,我會把今天的訪問寫成文章,然後傳給你看。」

「我祝你能順利完成文章。」

馬欽和我握了握手,走向了月台,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尊嚴-他不會因波蘭是個小國,就去崇拜強權;也看到了尊重-他努力去瞭解新的家園,比一些台灣居民更關心台灣的未來。

當我搭上公車回家時,我一路看到了貼滿美國電影海報的電影院,賣著西歐名牌的百貨公司……還有蔣介石銅像,不禁覺得故鄉充滿了殖民痕跡,台灣人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在政治上、文化上找回自由呢?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Michal "
Cronwood" Babilas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