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誰造就了烏克蘭與台灣的獨立運動?

東歐尋鏡
2018-04-26 | 被翠綠山脈環繞、清澈河流穿越的穆卡切維城,是筆者印象 最深刻的烏克蘭城市之一。照片為筆者所攝。

「你不認為我們烏克蘭人,是一支和波蘭人不同的民族,我們配的上擁有自己的國家嗎?」

2015年,我到了烏克蘭旅行,與我同行並擔任嚮導者,是我在台灣結識的烏克蘭朋友尤禮(Yuriy)。當時,烏克蘭正與俄國打仗(雖說俄國始終不承認他們有派出正規軍侵略烏東),各大城市皆可見到軍人,充滿著緊張的氣息。戰爭更讓原本已疲弱不堪的烏克蘭經濟雪上加霜,一大堆道路凹凸不平,搭乘巴士時有如在衝浪,但一窮二白的政府卻無力修繕;人民因為狂貶的幣值、高揚的物價而苦不堪言,同時還得擔心自己或親人會被徵召上戰場。

 


烏克蘭的馬路凹凸不平,搭公車就像玩衝浪板一樣。照片為筆者搭乘公車時所拍攝。

在喀爾巴阡山旁的美麗小城-穆卡切維(Mukacheve)散步時,我不禁向尤禮感嘆的說:「若是當年的波蘭貴族,可以公平對待烏克蘭的哥薩克人與農民,或許現在兩支民族,可以在同一個國家裏如兄弟般的生活,並一起對抗俄羅斯人。」尤禮對於我的話很不以為然,他回答我:「你不認為我們烏克蘭人,是一支和波蘭人不同的民族,我們值得擁有自己的國家嗎?」在他看來,烏克蘭人這個民族,自古以來就存在,但他的祖先可能不是這麼想。

聽到尤禮的話後,我不禁開始反思,台灣人這個民族,又是何時開始存在的呢?清代時,漢人移民來到台灣,依照地域分為客家、漳州、泉州等族群,只有和原住民鬥爭時,會有比較強的團結意識,但漢人彼此也械鬥不休。直到另一個外族,也就是日本人併吞台灣後,台灣的居民才有「本島人」的新族群概念(當然,原住民跟漢人還是涇渭分明;漳州、泉州人雖逐漸融合,但客家人仍被排斥。)


台灣人意識的成長過程

二戰結束後,就算是在國民黨暴虐的統治下所引起的228事件,台灣人頂多是提出「自治」之要求,並不覺得自己和中國人有明顯之分別,也沒以組建新國家的想法。台灣民族主義之成長,必須感謝國民黨-外省權貴佔據了軍公教體系的高階位置,台灣人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當權貴的僕役。如果外省人象徵正統的中國人,那台灣人顯然不被中國人當同胞看待。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人在「高級外省人」的統治下,雖產生了彼我意識,但「台獨」在1990年代前,市佔率依然很低。根據1994年2月底的民意調查,有29.1%的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24.2%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43.2%的人,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台獨意識大幅成長,則是在同年3月底,發生在浙江省的「千島湖事件」之後,這起案件共造成24名台灣遊客,加上8名中國船員和導遊遇害,而中國官方一開始把事件定調為意外,浙江省副省長劉錫榮除了以高傲態度,面對台灣家屬的質疑之外,還下令迅速將遺體火化。直到台灣當局嚴厲抗議、中斷兩岸交流,並遞訴狀到國際刑警組織後,浙江省政府才「嚴正辦案」,抓到三名嫌犯、確認是搶劫殺人案,並在一審後處決。


 

千島湖事件的犯人,在審判庭上放棄上訴,表示希望以死謝罪,但中共先是隱匿案情,之後快速處刑,司法程序的粗糙可說是表露無疑。圖片取自網友錄影的台視新聞

但是,台灣人民已看透了中共視人民如草芥的嘴臉,對中國的認同大幅減低。在同年4月底的調查,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人增加到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人減少到12.7%;另外有45.4%的人認為自己兩者皆是。更令人憤怒的是,劉錫榮不但沒遭受懲處,還一路升官至中紀委副書記,歷史學者管仁健對此評論:「這樣的官員成了中國官員『紀律』的代表,難怪台灣為何有這麼高比例的人不願與中國統一?這不是李扁兩人可以單獨搞起來的。

 
從「小俄羅斯人」到「烏克蘭人」

事實上,烏克蘭人這個概念,也是受到俄羅斯人之歧視而強化。17世紀中葉,受到波蘭權貴壓迫的烏克蘭哥薩克人,會向俄國求救的原因,正是雙方系出同源,擁有類似的語言並同樣信仰東正教。不過,烏克蘭哥薩克人也曾遊走在波蘭與俄國間,試圖取得勢力的平衡,他們重視自己身為「自由人」的身分,並不覺得一定得效忠俄國不可,和波蘭-立陶宛組成新的三國聯邦,也是一種選擇。但東西搖擺的烏克蘭在戰火下嚴重受創,最後則被波俄兩國重新瓜分。

被併入俄國的烏克蘭,其居民認為自己屬於「羅斯人」(Rusyny),或是「小俄羅斯人」(Malorusskiye)。但是,當俄國政府對烏克蘭的壓迫越來越強,「大俄羅斯人」(Vielikorusskiye)也視南方的同胞為鄉巴佬時,「烏克蘭人」(Ukrajincy)的民族認同,在19世紀中期漸漸成為主流。烏克蘭人民仍認為自己的血統與文化,傳承自基輔羅斯,並為過去輝煌的歷史感到驕傲,但不願再和俄國人共用羅斯人之名,「歧視」讓兩支同源民族的鴻溝越來越深。

筆者曾在網路上遇到俄國五毛,但不清楚他是領薪水的或是自乾五(編按:意旨自發性發表親政府言論者),他主張「烏克蘭」一詞為波蘭語的「邊界」之意,「烏克蘭人」意為「邊疆的蠻夷」,小俄羅斯人才是正統稱呼。但翻閱史書,14-17世紀的波蘭人,是把烏克蘭人稱為「羅斯人」(Rusini),烏克蘭僅是對波立聯邦東部邊境之稱呼,而且沒有固定的範圍,「烏克蘭人」是當地人自己認同的稱呼。俄國人可能認為,住在南方的同胞不願當俄羅斯人、而要當邊境之民,是遭到西方國家矇騙,事實卻是烏克蘭人寧願在歐洲的邊境上,過著自由的生活,也不願受到「第三羅馬」-莫斯科的管轄。

不管俄國的國力再怎麼強盛,只要其繼續保持獨裁政治,烏克蘭就不會想跟其統一或是締結任何盟約。看看心狠手辣的俄國總統普廷,和他作對的官員或異議人士,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可能被殺,死法從被絞殺、毒殺、槍殺都有。烏克蘭打算「脫俄入歐」,普廷就派軍把東烏搞的遍地荒蕪,這樣的暴君一談起烏俄情誼,烏國人民大概都會不寒而慄吧!

 
 
烏克蘭人民恨透了普廷,遂把他的臉印在廁所衛生紙上,筆者在烏克蘭旅行時,有看到不少這類商品。圖片取自Youtube
 

要統一?等中國民主化再來投票!

面對高唱「兩岸同胞都是中國人,都是炎黃子孫」的中共,筆者只想告訴他們:「笨蛋,問題在民主!」血緣、文化和語言的關聯,無法促成兩岸統一,不是因為美國和日本挑撥,而是因專制的中共壓迫其人民。香港回歸時,中共承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近十年來卻不斷限縮港人自由,還會跨境抓捕政治犯,然後讓政治犯「被道歉」、「被認罪」、「被放棄國籍」……台灣人若要為了「中國夢」而接受統一,那等同於放棄「好好當人」的權利。


香港書商桂民海,因為計畫出版揭露習近平過去的書,在泰國被綁架回中國境內,因為他擁有瑞典國籍,該國政府向中國發出強烈抗議。但是,桂民海不久後就在中共安排下,公開承認「自己曾酒駕肇事,現在返回中國投案」,並要瑞典政府不要炒作這事,還說自己成了瑞典人的棋子。不但「被認罪」還「被放棄國籍」。影片取自Youtube
 

筆者贊成兩岸統一的狀況只有一種-那就是中國民主化之後,雙方人民各自用公民投票的方式,支持兩國合併,而且統一之後若想再分離,也能用公投決定。位處帝國邊疆的台灣和烏克蘭想獨立,是為了擺脫歧視、追求自由,帝國中央若不能看清狀況,只是不斷文攻武嚇,邊境居民只會想離天龍統治者越遠越好。
 
 

*延伸閱讀

【評論】小俄羅斯人與台灣同胞:帝國統治階級的傲慢

【評論】因慣老闆而出賣靈魂的烏克蘭人

【評論】支那與列赫:用國名罵人的方式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