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班德拉匪徒與倭奴:對自由人的抹黑

東歐尋鏡
2019-02-20 | 由王炳忠、侯漢廷等統派人士組成的「抗獨史陣線」,常會汙衊 支持台獨、本土文化者為皇民,例如在2014年時,他們曾把棒球電影《KANO》,拿來和日治時期的宣傳片《莎韻之鐘》相提並論。圖片取自「抗獨史陣線」

若要統計中國人與深藍選民(其實兩者皆是中國人,但前者會把後者當成呆胞),對於台獨支持者的謾罵用語之出現頻率,「日雜、倭奴、井蛙」三詞肯定是前五名;這跟俄國人講到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總是稱其為「班德拉匪徒、小烏烏」(Banderaniwci ; Ukry ; Ukrop),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只是把這些詞語,視為不值得一顧的情緒用詞,大家可以笑一笑就算了,反正俄國人與中國人也有言論自由──也有能罵外國人、但是不能罵普亭和習近平的言論自由。可是,這些用詞背後的思路,其實是扭曲的民族主義,以及中共的洗腦教育。
 


網路上搜尋「習包子 大撒幣」,可以找到眾多諷刺影片,當然,這些影片在中國都被和諧了,中國人必須翻牆才能看到。

筆者最早與中國人接觸是在國中時期,曾在網路論壇上聊天,也曾一起玩過網路遊戲。有不少中國朋友的人品都還不錯,但是他們很難理解,為何同文同種的台灣會抗拒回歸中國──最合理的解釋,要不就是台灣嫌中國窮,要不就是台灣人都被日本人洗腦了,當中國變的越來越富裕、越來越強盛,前者的可能性似乎已消失,那肯定就是後者了。再加上台灣人民的親日態度,更讓中國人有理由認為,不願回歸祖國的人就是想當日本奴。
 
筆者也曾費了些唇舌,和中國朋友講述兩岸的差異在於民主制度,但他們總認為台灣回歸是義務,一國兩制已是最優惠條件,香港擁有遠高於中國內地的自由,台灣也能比照辦理,甚至有人覺得我是被民進黨政客欺騙,才不知一國兩制的好處。事實上,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言論自由即不斷倒退,若要拿香港當例子,肯定是個反例,只是中國人很難聽到香港人的真實心聲,或是聽到了也不信,把他們當成英國奴。
    

香港人在抗議中共時,常會高舉港英旗幟,象徵對英治時代,香港的法制與自由之懷念,但是中國網民見到這樣的狀況,往往認為港人是受了英國的奴化教育,才會反對中共統治。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俄國人對於烏克蘭的反俄情緒,也有類似的看法──他們常認為烏克蘭人是被欺騙、被洗腦,才會想效法混亂沒秩序的歐美民主制度(某些俄國人,甚至會把Europa蔑稱為Gayropa,意為歐洲充滿了同性戀)。至於帶頭反俄的人,則都是「班德拉匪徒」(Banderaniwci),一群從二戰殘留至今的納粹餘孽,他們用暴力推翻合法政府,所以烏克蘭才會爆發內戰。
 
西烏克蘭(特別是加里西亞─沃林地區)的民族主義者,的確把烏克蘭反抗軍的領袖班德拉(Stepan Bandera)當成民族英雄──這傢伙曾和納粹合作,旗下戰士曾屠殺波蘭人與猶太人,在東歐惡名昭彰。但筆者要強調的是,現在的烏克蘭人會反俄,並不是早被KGB暗殺的班德拉,自墳墓裡爬起來鼓動大家,而是帝俄和蘇聯在統治烏克蘭期間,壓迫了無數當地人,甚至曾在1930年代,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大饑荒。蘇聯解體後,俄國總統普亭仍透過各種手段,干涉烏克蘭內政,並和貪污腐敗的寡頭政客掛勾。相比之下,加入歐盟的斯拉夫鄰居波蘭,其民主與經濟的發展程度都較好,烏克蘭人自然想「脫俄入歐」,他們的頭腦可是比俄國同胞清楚多了。
    

 

烏克蘭人推翻親俄政府後,俄國即煽動東部人民反叛,並贈送武器、派遣傭兵支援叛軍。許久未經戰陣的烏克蘭軍,在戰爭前期死傷慘重,筆者在盧茨克城旅行時,曾在街上見到哀悼陣亡軍人的佈告欄。

 無論是中國還是俄國的民族主義者,他們面對想遠離自己的親戚時,大概能歸納出以下的思想套路:
 
祖國就算有貧富不均、沒有言論自由、政府貪污等問題,在民族大義面前,都算不了什麼,台灣人(烏克蘭人)想和祖國作對,就是該殺的反賊。

會反中國(反俄國)的台灣人(烏克蘭人),大多是缺乏自主思考能力,受到外國或是政客的煽動。西方國家總是利用台灣人(烏克蘭人),來破壞中國(俄國)的統一。

祖國並不需要民主,因為國土太大,每個人都有意見的話,國家會一片混亂。台灣(烏克蘭)的自由民主是一場笑話,當地人民的生活水準,並沒有比中國人(俄羅斯人)來的更好。 


也就是說,其實俄中兩國的民族主義者,是拿「班德拉匪徒」和「倭奴」的標籤,來「合理化」台灣人和烏克蘭人反對祖國的行為,因為對他們而言,為了虛假的民主自由,而反對偉大的祖國,一點都不合理。奴隸當久了,看到自由人具有反抗精神,難免會覺得不可思議,可是奴隸應當爭取屬自己的解放,而非協助奴隸主把自由人再貶為奴隸。
 
看到滿嘴「班德拉匪徒」或是「倭奴」的傢伙,我們應當對他們感到同情,他們越是抹黑自由人,離自由就越遙遠。畢竟,中俄兩國的政府,通常都會挑在國內局勢不安時,用民族主義來當麻藥,老百姓隨之起舞,只是讓政府能繼續愚弄人民,能繼續比外國人更兇狠的壓榨人民。
 

*延伸閱讀:
【分析】心理戰更勝全軍動員:普廷的計謀
【評論】鐮刀與五星,也應該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嗎?
【評論】當個安份的小老弟,比急獨更好?從東歐歷史論台灣的被動策略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抗獨史陣線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