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海峽兩岸與全俄羅斯:帝國的「固有領土」

東歐尋鏡
2019-02-28 | 俄羅斯帝國的國徽,從右上角數來的八個徽記,分別代表了阿斯特拉罕、西伯利亞、喬治亞、芬蘭、基輔羅斯、克里米亞、波蘭、喀山,中央則是代表莫斯科大公國的聖喬治屠龍像。

文/獵鷹之巢

「海峽兩岸」一詞在中文裏,指的是台灣與大陸,而且隱含「兩岸同屬一中」的概念;在俄羅斯人的概念裏,「全俄羅斯」(общерусский народ, obshcherusskiy narod) 指的不是只有現在的俄羅斯聯邦,還包括了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這兩大帝國向來主張自己的固有領土不可侵犯,但是它們的領土,是何時固定下來的,在歷史上卻是眾說紛紜,筆者雖不贊同「歷史主權論」,不過仍可用比較學術性的觀點,來說明「海峽兩岸」和「全俄羅斯」的概念,到底是源自什麼年代。


台灣何時被納入中國版圖?

台灣到了清代才被納入中國版圖,是眾所皆知的事情。明朝政府曾在澎湖設立巡檢司,也知道有「大員」這個島嶼,但是對該地沒什麼興趣,順水推舟的叫需要貿易基地的荷蘭人移往當地。鄭成功雖在〈與荷蘭守將書〉寫道:「台灣者,中國之土地也……」可是他恐怕說不出台灣歸大明哪個行省管轄,因為在荷蘭人來到之前,踏足台灣的中國人,不是漁民就是海盜。
 


中國南方的海盜,常搭乘戎克船進行走私、劫掠,該船為香港在現代重建的模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鄭氏統治台灣時,清朝曾試圖和鄭經和談,提出的條件是對方若願意薙髮稱臣,即可比照朝鮮辦理,成為清朝的附庸國,但鄭經不滿意的地方,是既然要比照朝鮮辦理,為何一定得薙髮稱臣,不能保留明朝的髮式與衣冠?雙方數次談判未果,最後鄭經仍決定發兵收復大陸,可惜以慘敗收場。

從上述史事可知,無論是明朝還是清朝,中華帝國本來對孤懸海外的台灣,並沒有多少興趣。清朝覺得若是鄭氏不要對自己造成威脅,讓他們當附庸也無妨(大致上來講,當中國的附庸國,享受的利益要比付出的義務多)。要到施琅攻下台灣,並向康熙說明台灣在國防上的重要地位後,清朝才把台灣納入版圖,但消極的限制移民與開墾,在道光年間開港通商之前,並無花多少心力建設。

 

施琅是讓康熙決定把台灣收入版圖的關鍵人物,但他並未提出積極治理的方案,甚至以廣東為海盜老巢為由,禁止當地人民移往台灣。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全俄羅斯何時曾統一?

俄羅斯向來宣稱,自己是基輔羅斯的正統繼承人,基輔羅斯被蒙古滅亡後,俄羅斯人才分裂成烏克蘭、白俄羅斯、俄羅斯三支民族,而俄羅斯人是三支民族的領袖,自黑海北岸到波羅的海東岸的斯拉夫人居住區,皆是俄國的勢力範圍。

自歷史學與考古學的角度來看,俄國這樣主張歷史主權,最大的問題,就是當年的基輔羅斯(Kievan Rus),是結構鬆散的城邦國家,並沒有明確的邊界。以基輔大公為首的留里克家族,雖然統治廣大的土地,但他們的臣民包括了斯拉夫(Slav)、波羅的海(Baltic)、突厥(Turkic)、芬蘭─烏拉爾語系(Finno-Ugric)的各部落,這些部落也會自組政權,或是臣服於其他外族,並非完全接受了基輔羅斯的統治。

 

發源自北歐的留里克(Ryurik)家族,受到斯拉夫與芬蘭部落的邀請,來到諾夫哥羅德進行統治,他們的語言和文化,很快就被斯拉夫臣民給同化。該畫由帝俄畫家瓦斯內湊夫(Vasnetsov)所繪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需要強調的是,當基輔羅斯在12世紀,因為內憂外患而衰落時,西部的加里西亞(Galicia)、沃林公國(Volyn),和東北部的蘇茲達爾(Suzdal)、弗拉基米爾(Vladmir)公國,就開始走向了不同的發展軌跡,且互不隸屬。加里西亞和沃林後來合併,在基輔羅斯於13世紀被蒙古韃靼滅亡後,仍有著一段輝煌的歷史,且在14世紀初就不受金帳汗國統治,可惜因內亂而遭波蘭、立陶宛瓜分,當地人即為烏克蘭人的祖先;東北羅斯的城邦,則一直處在韃靼之軛下,直到15世紀時,才在莫斯科大公國的率領下逐漸掙脫,爾後,莫斯科大公國不斷擴張領土,成了橫越歐亞的帝國。

俄國開始向立陶宛、波蘭索要烏克蘭的土地,是在伊凡三世(Ivan III)即位,自稱為全羅斯的大公之後,但是他的主張並沒什麼道理──基輔羅斯早已分裂,加里西亞─沃林和莫斯科,都能算是基輔羅斯的繼承人,彼此並無隸屬關係,波蘭與立陶宛的統治者,能取得加里西亞─沃林,除了戰爭外也有藉著姻親關係,在法理上沒有多少問題。更正確的說,前基輔羅斯的城邦應該統一的前提,本身就是錯誤的,「全羅斯的大公」(Vielikiy Knyaz’ Vseya Rusi)不過是一廂情願的自我封號。

 

伊凡三世首先拒絕再向韃靼可汗納貢,接著自封為全羅斯的大公,展開對立陶宛大公國的戰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俄國首次統一「全俄羅斯」是在1795年,其聯合普、奧兩國第三次瓜分波蘭時,但是19世紀時,隨著民族主義的興起,白俄羅斯與烏克蘭人,曾與立陶宛、波蘭人聯合,在1863年以建立「波蘭─立陶宛─羅斯聯邦」為號召,發動對抗帝俄政府的起義,卻以慘敗告終。自帝俄到蘇聯時代,白俄羅斯、烏克蘭兩族人民心知肚明,統一的全俄羅斯只有大俄羅斯人當權,其他民族則飽受壓迫,蘇聯解體後,他們當然不會想與「俄羅斯同胞」共組聯邦。

台灣與烏克蘭人民之自決權

無論是中國國民黨還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尚被日本統治時,都曾支持過台獨,也沒說過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若是國民黨未敗退來台,台人實行民族自決而獨立的話,中共就算見風轉舵,要宣稱台灣的歷史主權,也會少了幾分法理依據──中共不時會把兩岸的問題,簡化為「國共內戰的遺緒」,但是兩岸無法統一,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民主與獨裁體制互不相容,國共論壇就算召開一千次,也無法改變這事實。

從馬英九到蔡英文執政,國共兩黨最愛提的就是「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筆者並不想探討1992年時,兩岸代表到底有無共識,因為代表的共識不等於台灣人民的共識,兩岸同屬一國也已是清朝的往事,為了維護民主自由,台灣人民有權選擇獨立。

事實上,若是台灣與烏克蘭,就像中國的福建省與俄國的庫斯克州一樣,一直是帝國境內的一省,中俄兩國的人民,也不需要牢記著「海峽兩岸」與「全俄羅斯」,總覺得自己的國家少了塊領土。台烏兩地曾有一段時間是中俄兩國之領土,但是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化外之地」,帝國的人民在相信政府宣傳,把「收復失土」視為關乎國家興亡的大事之前,應先仔細想想,自己的自由,到底會隨著國家的領土增加亦或是減少呢?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分析】班德拉匪徒與倭奴:對自由人的抹黑
【分析】世界最大病毒培養皿滋養的怪物「非洲豬瘟」
【評論】當個安份的小老弟,比急獨更好?從東歐歷史論台灣的被動策略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