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女力不敗】一女當關、萬夫莫敵:東歐與台灣的女英雄們

東歐尋鏡
2019-09-29 | 安娜‧朵蘿塔拿起短劍,威脅其丈夫薩穆爾不准向土耳其人投降,否則她就自殺。該畫作由日爾曼裔的波蘭畫家Leopold Loeffler所繪製

文/獵鷹之巢

「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

「能否把民進黨未來交給一位沒有結婚的小姐?難道民進黨都沒有人了嗎?」


這次的民進黨總統初選,台獨大老辜寬敏強力支持賴清德,雖然他提出了一堆要蔡英文讓位、去當國母的理由,但是觀察他過去的發言,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性別歧視──這位老人不願意屈居女性之下,也不信女性有能力領導國家。

初選結束後,辜寬敏雖然改口支持蔡英文,但是反蔡主力的「喜樂島聯盟」,與眾多海外的獨派大老,仍然繼續著「反蔡救國」的大業,如今,他們找到了新的攻擊目標,就是蔡英文的學歷。

雖然蔡英文已一再澄清,並拿出畢業證書與學籍卡,倫敦政經學院(簡稱為LSE)也出來作證蔡英文已取得了博士學位,但是那群老獨派仍不斷跳針,堅持要蔡英文拿出論文正本。可是,當年政經學院並未自倫敦大學獨立,論文因而收藏在倫敦大學圖書館,而該單位已說明雖有收到論文,也有登記在收藏條目上,但是不幸弄丟了。就算蔡英文補交了論文口試稿,由LSE的圖書館重新收藏並供人查閱,老獨派仍堅持那無法證明其學位貨真價實。說到底,如果今天蔡英文叫做「蔡英武」,是個雄壯威武的男性,那些老獨派自然就不敢這麼囂張,就連外國的記者也看出那些人的厭女情節,還寫成了文章登在日本雜誌,不管老獨派對台灣過去的貢獻有多少,他們如今選擇讓自己晚節不保,被後輩厭惡倒也不能怪人。

 


蔡英文公布了其在LSE的學籍卡後,彭文正與賀德芬等人,仍不斷的挑學籍卡毛病,例如有塗改的痕跡等。問題是那年代電腦並未普及,若是一個地方寫錯,就要重寫一份學籍卡頗為麻煩,LSE直接在同一張紙上塗改,倒也不是什麼作假。
至於彭文正說底下的備註「WD from course financial difficulties」,是因為財務問題而退學,更是胡說八道,完全不瞭解英國學制。因為英國的博士學位,可以在修滿一定課程數後,選擇專心書寫論文,而不用再花錢修課,這就叫「WD from course」。圖片來源:臉書
   
救國、助夫、護民的波蘭女英雄

當然,自歷史上來看,女性無論是領導國家、軍隊的例子皆少之又少,畢竟無論是亞洲或是歐美社會,皆是屬於父系社會,男人自然不可能讓女性掌權。但是,只要給予舞台,女性的表現不見得會輸給男性,例如17世紀時,東歐一場以少勝多的重要防禦戰,就是由一位女人來指揮男人們團結抗戰。

1675年,土耳其大軍侵略波蘭─立陶宛聯邦,接連攻破茲巴羅日(Zbaraż)、波德海切(Podhajce)、卡緬涅茨(Kamieniec-Podolski)等堡壘,聯邦東南部的城鎮慘遭摧毀,土耳其大軍佔領聯邦大城利維夫(L’viv)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意外的是,救了聯邦的並非是王公將相,而是一位剛烈的日爾曼裔女英雄──安娜‧朵蘿塔(Anna Dorota)。

在17世紀,要比軍容壯盛的程度,歐洲沒有任一國家贏得過土耳其──各式各樣的步兵、騎兵,加上先進的火炮,就連有海峽做為城牆的英國,都害怕土耳其人。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國土大多為平原,只能沿著河流、高地建築城堡,防禦銳不可擋的土耳其人。正因這項策略多次奏效,聯邦的防禦網在1675年9月被破壞後,全國上下一時不知所措。

 

波蘭─立陶宛聯邦為了防禦韃靼人與土耳其人,在東南部修築了眾多要塞,照片裡的城堡為波多利亞的卡緬涅茨(Kamieniec-Podolski),最初由立陶宛人和羅斯人在14世紀興建,爾後又經聯邦數次改建,曾多次擋下外敵侵略。照片為筆者所攝。

這時,聯邦東南尚有特倫波夫拉(Trembowla)這座堡壘未陷落,可是守軍僅有一群貴族,80名步兵加上200名鎮民。指揮官揚‧薩穆爾‧赫沙諾夫斯基(Jan Samuel Chrzanowski),本來決定向土耳其人投降,以保全守軍和居民的生命。這個考量也不能說是怯弱的決定,因為土耳其軍隊共有三萬多人,雙方戰力懸殊,但是揚的妻子,來自日爾曼地區的安娜‧朵蘿塔激烈反對,甚至以死威脅丈夫得抗戰到底,揚只好咬牙上陣。安娜身為一介女性,也沒有躲在安全的地方,她親自在城牆上協助丈夫指揮,眾人捨生忘死的戰鬥,共撐了兩星期,土耳其軍人數眾多,卻奈何不了這座小城。等到波蘭國王索別斯基親率援軍前來,土耳其軍只好撤退。

安娜堅持要其夫抗戰,牽制住了土耳其軍的主力,避免更多城市被攻佔、更多人民被擄掠,她帶領300多名戰士,救了十倍以上的人民,貢獻不輸給擊敗了土耳其軍的波蘭國王。

 

筆者在波蘭旅行時,曾在桑多梅日(Sandomierz)的博物館,看到描述安娜‧朵蘿塔戰鬥的油畫。該畫作的作者是猶太裔波蘭畫家亞歷山大‧雷塞爾(Aleksandr Lesser),其與揚‧馬提科(Jan Matejko)、雷奧波德‧洛耶夫勒(Leopold Loeffler),可說是19世紀的波蘭歷史畫作三巨頭。


女人就不能當三軍統帥嗎?

戰爭結束後,揚與安娜因為戰功被聯邦議會封為貴族,並得到5000枚金幣作為獎賞。雖然這對夫婦,同時成了聯邦家喻戶曉的英雄,可是大家都清楚記得,在關鍵時刻不願放棄的人是安娜,其丈夫可說是沾了她的光彩。若是當初揚不把妻子的話當一回事,或是出於愛面子而不讓妻子上陣指揮,就算他能自戰爭生還,一輩子也只能當個沒沒無聞的小軍官。

要判斷一個人是否適合當領導者,是要看其個性而非性別,就算男性天生比女性身體強壯、個性好鬥,遇到危機時,也不一定有能力妥善處理。如果認為男人有生理上的優勢,所以適合當三軍統帥,那台灣也不用舉辦選舉了,就來辦體育競賽,選出綜合體能最優秀的人來當總統就行。

蔡英文自從接任民進黨黨主席以來,無論是面對人民或外國給的壓力,就算歷經2010、2012年兩次選舉的失敗,仍一直保持冷靜沉著的態度,最終贏得了2014、2016的大勝。雖然在2018年的選舉,民進黨因為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等政策而再度大敗,但是要改革前朝不敢改革的制度,必定會有後遺症。如今,蔡英文的民調,已遠遠把韓國瑜拋在腦後,立委選情也越來越佳,只要不犯下重大錯誤,明年仍有很高機會成為執政黨,並在立法院擁有多數席次。

 

在郭台銘宣布退出總統選舉後,他的票不但沒有灌到韓國瑜身上,還有部分跑去支持蔡英文,造成韓的民調創新低、蔡的民調擇創新高,兩者差距達到16.8%。圖片來源:綠黨臉書專頁

喜樂島那群大老,大多出生在1940~50年代,那個年代的人會有性別歧視,並不令人意外,可是面對已證明自己有能力對抗中國統戰,並得到民眾支持的蔡英文,大老們還是多尊敬她一些吧!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分析】波蘭人膽敢支持台獨,五毛黨與五盧布黨都震怒了!(下)

【分析】波蘭人膽敢支持台獨,五毛黨與五盧布黨都震怒了!(上)
【分析】心理戰更勝全軍動員:普廷的計謀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