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吸血鬼德古拉的治國良策

東歐尋鏡
2017-12-09 | 德古拉統治瓦拉幾亞時居住的城堡。

從前,羅馬尼亞的穆特尼亞地區(Muntenia)有一個總督,是個信仰希臘正教的基督徒。他的名字在羅馬尼亞語裡是德古拉(Dracula),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魔鬼」……

有一天,德古拉命人在全國發布一則消息,讓老弱病窮之人到他的官邸去。然後,德古拉命令這一大群人,到一棟事先準備好的大房子裏,讓他們盡興吃喝。這些人吃飽後就開始玩耍,德古拉親自來探望他們,問道:「你們還想要什麼?」

他們異口同聲回答:「只有上帝和陛下才會知道,而上帝會讓您聽到。」於是德古拉告訴他們:「你們願意讓我使你們不再發愁,在這世界上什麼都不缺嗎?」他們高興的回答:「我們願意,陛下!」

德古拉就下令,鎖上房門、燒死他們,他在房屋燃燒時還對貴族們說:「我這樣做,是為了讓這群人不再成為別人的負擔,我的國家從此不再有窮人,人人都富裕。而且,我還拯救了這群人,他們將不再苟活於世,受貧窮或殘疾之苦。」

以上的故事,節錄自《俄羅斯編年史》與羅馬尼亞的傳說,聽起來殘忍恐怖,但其真實性多少受質疑。德古拉原名弗拉德(Vlad),是15世紀時瓦拉幾亞的親王,為人驍勇善戰,但無論是對敵人或子民都冷酷無情,戰俘與罪犯常被他釘在木樁上處死,因而有了「德古拉」、「穿刺者」等外號,其惡名遠至日耳曼與俄羅斯皆能聽聞。19世紀時,英國小說家史托克結合史實與想像,出版了《德古拉》一書,德古拉從此成了吸血鬼的同義詞。



1488年在紐倫堡發行的弗拉德肖像,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無論德古拉是否真的曾燒死老弱病窮之子民,這個故事反映的思想,也就是「殺害底層人民是減輕國家負擔」,在當時想必被眾多歐洲貴族認同,畢竟對他們而言,人民只是生產物資、服侍自己的奴僕,若是已沒有利用價值則死不足惜,但礙於某些原因(例如教會的壓力、自己的名譽),必須保障人民的基本生存權。若是各位覺得中世紀的歐洲暗無天日,別擔心,中國現在清退「低端人口」的行動,絕對更沒有人性。

11月18日,北京的大興區發生火災,燒死19名身為農民工的住戶後,中共開始以安全為藉口,大規模驅趕居住在都市外圍的外來貧民,這群人在官方文件裏,又被稱為「低端人口」,白話一點的翻譯就是「不配住城市的下等人」。光用「粗暴」兩字,完全不足以形容中共政府拆屋趕人的行動--大批城管、警察無視貧民之哀求,肆意破壞他們的住宅,把家具、家電扔到街上。貧民們在零下十度的街頭露宿,政府只負責趕人,但不負責幫助他們回鄉,就連少數願意幫忙安置貧民的民間團體,也受到政府打壓。

最近,北京書記蔡奇在會議發言的影片遭到洩露,大家才瞭解到中共官員,是怎麼下令清除低端人口:「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如果不是這樣的態度去配合工作的話,那遲早有一天,你的地盤上會出這樣的事(違章建築發生火災)。」



北京書記蔡奇要求下屬用強硬手段解決問題。圖片取自youtube影片

不過,他顯然懶得去考慮那些低端人口,就算不在北京被燒死,也可能在街上凍死,或是回鄉後餓死、病死的問題,反正只要農民工都滾出去,北京從此不再有問題,處處都和諧。中國號稱「社會主義國家」,卻用極右派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當作治國思維,不是去幫助而是去淘汰底層人民,完全不配被稱為現代國家。

正謂「見不賢而內自省也」,台灣人看到中共對底層人民的殘忍政策,也要反省我們的社會,是否有提供給弱勢者足夠的保障?現在的台灣勞工,許多人皆過著窮忙的生活,就算有地方住、能夠溫飽,但卻是用自己的健康交換而來。若是行政院對勞基法的修正案通過,放寬加班時限、縮短輪班休息時間、增加連續工作天數,勞工將成為工具,在換取極短期經濟成長後嚴重損耗,那麼,台灣人有什麼資格誇耀台灣是比中國更進步的民主社會?




人民發起「過勞功德會」活動抗議勞基法修法。六都春秋提供。

從古至今,貧富差距都是世界各國難以解決的問題,德古拉之類的統治者,選擇解決「帶來問題的人」,而不是問題本身,這樣的行動看起來簡單有效,卻會引發更多衝突。暴虐的德古拉在眾叛親離的情況下,曾被迫兩次流亡,最終在1476年底被土耳其軍隊殺害,屍體也被砍成碎片,送往土耳其帝國各地示眾。不過,如同德古拉不顧百姓死活的統治者,永遠不會在世界上絕跡,人民必須勇敢捍衛自己的權利,才不會被燒死、凍死或是過勞死。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封面圖片取自CristianChirita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