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朋友有的選,兄弟沒的挑」

東歐尋鏡
2017-12-13 | 波蘭─立陶宛聯邦的重要古蹟,分散在東歐各國,例如國王索別斯基 (Jan III Sobieski, 1629-1696)擁有的宮殿、城堡都在烏克蘭。圖片為筆者拍攝。

二戰結束後,蘇聯在波蘭扶植了傀儡政權。有一天,一位俄羅斯人問波蘭人:「你覺得我們兩國的關係,是否像要好的朋友?」

波蘭人回答他:「豈止像朋友,簡直是如兄弟一般!」
俄國人很高興,又問他:「怎麼說呢?」
波蘭人冷冷的說:「朋友有得選,兄弟沒得挑。」


上述的笑話,是蘇聯時代有名的政治笑話,內容雖短卻意義深遠。波蘭人與俄羅斯人身為鄰居,也都同屬斯拉夫人,自16世紀開始,兩大民族就為了爭奪在東歐的勢力範圍而征戰不休。雙方的目標,都是徹底併吞、同化對方,但皆以失敗告終,僅留下綿延不絕的仇視與憎惡。

當然,不是所有比鄰而居的民族,都是拿著火與劍來往。各個民族的發展和關係,與其說是由領導階層所決定,不如說是受到地形、氣候、生態等自然因素引導,這是知名科普書籍《槍砲、鋼鐵與細菌》提倡的概念。

自波羅的海到黑海、維斯瓦河到伏爾加河的地形平坦、山脈稀少,缺乏天然屏障,斯拉夫各部族若不集結在單一政權下,很容易受其他民族侵略,這促成了波蘭-立陶宛聯邦(Rzeczpospolita obojga narodów),以及俄羅斯沙皇國(Carstwo Rosyjskie)的誕生,這兩個政治與宗教體系皆迴異的國家,很難不發生衝突。



波蘭─立陶宛聯邦在全盛時期的領土範圍,包括今日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白俄羅斯、烏克蘭等國,聯邦的國王們之目標,是併吞俄羅斯沙皇國,把領土擴展到烏拉爾山脈。圖片取自wikipedia


有趣的是,最後佔了上風、滅了聯邦的沙皇國,始終沒放棄「受害者」的角色,不斷強調自己在17世紀時,被波蘭人蹂躪國土、攻佔首都的傷痛,但又要提倡「泛斯拉夫主義」(panslawizm),希望東歐的斯拉夫人,能團結在俄國的雙頭鷹旗幟下,不禁給人無賴的感覺。

直到今天,俄國在東歐扮演的角色,仍是個凶暴不講理的老大哥,不時準備修理過去的小弟們。沒有幾個斯拉夫國家覺得和俄羅斯系出同源,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和俄國親緣關係最近的白俄羅斯、烏克蘭,政局總是被肆意操弄,前者順從老大哥,被稱為「歐洲北韓」;後者較有勇氣反抗,卻是陷入內戰。事實上,「泛斯拉夫主義」會在20世紀末退出歷史舞台,有很大的原因是俄國的「貢獻」。



奧爾沙之役(Bitwa pod Orszą, 1514)是波俄戰爭的開端,筆者到波蘭旅遊時,巧遇該戰役的500周年展。

大多數的東歐人民之生活水平雖不如台灣人,但具有較健全的國族意識,對「泛民族主義」的抵抗力強多了。有許多台灣人(包括民進黨的大老辜寬敏、台北市長柯文哲),常主張兩岸是兄弟之邦,應發展友好關係,但卻很少有人思考過,我們的祖先是誰?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和中國人成為兄弟的?

無論中國各朝代如何興衰交替,版圖擴張的原動力主要是來自黃河流域的漢語民族向南遷徙,併吞華中、華南、西南的苗瑤、壯侗及藏緬語系居民。台灣居民的祖先,包括華南的百越民族和台灣原住民,當然也是漢人遷徙史的受害者之一。中華帝國思想與漢民族對外之征伐,實如硬幣之兩面。簡單來講,與漢民族身為鄰居或親戚的族群,都不免受到壓迫,但各地的漢人又會彼此爭鬥(例如閩南人和客家人),台灣人和中國人身為兄弟,不幸之處遠多於幸運。



苗瑤語民族人口之所以零散分布在華南,是因漢語民族南下後,以文化和武力之優勢同化了眾多外族。圖片取自維基百科:苗瑤語系

漢族遷徙路線圖,漢人遷徙的原因,不外乎戰亂或經濟壓力。圖片取自維基百科:漢族

中國想要併吞台灣的理由多不勝數(這裏說的併吞,包括運用經濟、政治來操控台灣政府,或是直接用武力攻佔),除了地理位置與經濟價值外,我們國家的民主制度戳破了所謂「華人需要被管、不適合民主」的謊言,許多中國的異議人士,都流亡到台灣繼續從事民主化運動,台灣自然會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

對台灣人來講,要擺脫中國之束縛的最佳方式,就是把台灣島東移個上百公里,但這是不可能的,正謂「朋友有得選,兄弟沒得挑」,台灣既然無法搬家,就得找到和中國周旋、保衛自身民主制度的方法。

第一步是最難的,就是台灣人必須認清,我們無法確定祖先們是自願或被迫傳承中國的血緣與文化,現在的台灣人需要勇敢做自己,仔細考慮中國文化裏有哪些專制霸道、自愚愚人的成份是我們需捨棄的,只要我們瞭解自身的位置,自然不會被「兩岸一家親」的謊言給迷惑。

再來,台灣政府要推動族群間的轉型正義,無論是外省人對台灣其他族群,或是閩客族群對原住民的壓迫,都是來自中國本土的漢人族群,以經濟和武力上的優勢迫害台灣島上的居民,各族群必須徹底反省過去,並避免中共的侵略讓這種狀況第三次發生。

恩格斯在1892年的波蘭文版《共產宣言》的序言裏提到:「歐洲各民族間真誠的國際合作,只有當每個民族在自己家裏當家作主時才能實現。」事實上,不只是歐洲,全世界的民族若要友善相處,都得尊重對方的自主權,台灣與中國若是兄弟之邦,那麼,以文攻武嚇的方式讓弟弟決定離家出走的人,就是中共這個蠻橫的哥哥。


延伸閱讀:

【分析】「書同文、車同軌」─台灣人應捨棄的思想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