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紀念英靈亦或緬懷惡靈:論俄國與日本的歷史記憶

東歐尋鏡
2018-01-21 | 封面圖片為俄國紅場上閱兵。

大學上中國近代史時,教授曾要我們討論,是否贊成日本人在靖國神社裏祭祀戰犯,我當時的回答是:「蒙古人都可以拜成吉思汗,為什麼日本人不能拜戰犯?」畢竟,成吉思汗與其子孫的軍隊,當年曾侵略東歐,所到之處只留下廢墟與屍體,造成上百萬人喪命與遭奴役。在東歐各國人民看來,成吉思汗一族肯定比東條英機、廣田弘毅等人更可惡,蒙古人應好好反省過去,不能再把這些屠夫奉為民族英雄。

事實上,蘇聯統治外蒙古時,的確也把成吉思汗批評為十惡不赦的暴君,並禁止人們前往其出生地朝拜,學者們書寫歷史著作則不能給予其正面評價。1962年,蒙古第二書記圖木爾奧齊爾,因為發行成吉思汗出生800年紀念郵票,並計畫建造紀念碑,所以被蘇聯中央免職下台。直到蘇聯解體後,蒙古人才得以重拾對成吉思汗之崇拜。


2006年時,蒙古政府在國會門口,擺設了巨大的成吉思汗雕像。不知東歐的政治人物們,例如普廷參訪蒙古國會時,會有怎麼樣的感受?圖片取自Youtube


當然,成吉思汗的確是殺人不貶眼,但他對俄羅斯人來說畢竟是蠻族,無法制定一套完整的政治模式,長時間屠殺人民、製造恐懼。要比殺人手法、數目,成吉思汗絕不是史達林的對手,偏偏到了2017年,在俄羅斯的民意調查裏,史達林卻被認為是最偉大的俄國人,超越了詩人普希金、彼得大帝(附帶一提,俄國現任總圖普廷和普希金並列第二)。

每個歷史人物的評價本來就是多面的,「某人認為的恐怖份子,是另一人心中的自由鬥士」(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 fighter),許多學者、政客對這句話都耳熟能詳。也就是說,某位替A國開疆闢土的將軍,在A國會被當成英雄愛戴,但在B國則會因侵略者身分遭到厭惡,學者們只能公正紀錄歷史事實,但不可能給予完全客觀的歷史評價。

俄羅斯人對待歷史的態度,之所以會不時遭到外國批評,是因「雙重標準」加上「否認事實」--舉例來說,史達林利用製造饑荒、強迫遷徙等方式,造成數百萬少數民族死亡,但俄國人卻不會以對蒙古可汗的標準,來批判這位蘇聯沙皇,甚至主張「史達林並未針對少數民族,因為在其統治下,也有眾多俄國人遭迫害。」

1949年時,斯洛伐克的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曾在街頭樹立史達林的雕像,但1956年時其被送進國家美術館,直到2012年時才重新展示。斯洛伐克人未將雕像摧毀的原因,是為了銘記國家曾被蘇聯之鐵幕籠罩。


2015年,俄國因為佔領克里米亞、介入烏克蘭內戰,而遭到歐美各國的經濟制裁。在這情況下,俄國總統普廷又拿出歷代俄國統治者擅長的把戲--「創造敵人」,他開始把歐美各國,比喻為和納粹德國類似的「侵略者」,指控西方意圖毀滅俄國。

同時,普廷也開始讚揚史達林帶領人民打贏二戰的功績。同年,莫斯科市的賀羅修沃鎮,設立了新的史達林紀念館,館長柯茲洛娃稱:「史達林並非是天使,他絕不可能是--但是他顧及了人民的安危,這座博物館的重點是捍衛我們的歷史、保護真相。」言下之意就是,既然史達林保衛了俄國,就算他是暴君也值得被紀念。

諷刺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13年末參拜靖國神社時,俄國才和中國聯名發出批評,要日本糾正歷史觀--可是安倍從頭到尾,並沒有發言讚揚那些戰犯,僅是保證「絕不再參加戰爭」。

其實,日本的靖國神社裏,供奉的是「為國戰死者」,也就是自明治時代到二戰,前往戰場的日本軍人以及響應國家動員的平民們。靖國神社本由國家管理,但在二戰後,新的日本政府在盟軍主導下,採取「政教分離」之原則,讓神社成為獨立的宗教法人。

參拜該神社會發生爭議的原因,則是在1978年後,有14名甲級戰犯也成為合祀之對象,中、韓等國認為若日本政客前往神社參拜,即意味著紀念發動東亞戰爭之主謀。但以日本的宗教觀來看,靖國神社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鎮魂、撫慰,只要是為國戰死者都應一視同仁的祭祀。

雖說右翼團體、政客,把靖國神社當成發揚民族精神之地,並否認日本犯下的各種戰爭罪行,主張日本解放了亞洲殖民地,但該神社至少不是獨裁者、軍閥的紀念館,負責祭祀的神官也沒有高喊「打倒鬼畜米英」等口號。

作者補充,靖國神社的另一爭議,是附屬於神社的戰爭博物館─遊就館,美化了日本的對外侵略,並販賣右翼份子自吹自擂的書籍。圖片為遊就館內展示的零式戰機,取自維基百科


若是要達到真正的世界和平,各個民族都需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的黑暗面。無論是過去曾受人欺凌,如今成為歐亞強權的俄羅斯;曾建立世界最大帝國,但今日已國窮民困的蒙古;或是一度瘋狂擴張領土,在戰爭失敗後又成功復興的日本,這些國家皆因紀念某些人物,而引起其他民族的憎恨。

然而,其中受到最大壓力的日本,則產生了屈辱感。筆者雖不想為日本人的罪行開脫,仍要指出若美、俄、中等強權不妥善反省自己,整天拼命指責日本,不但缺少說服力,還會讓日本人感到顏面盡失而缺乏反省的意願。

台灣在歷史上一直是被外國殖民的地方,因而不會有侵略其他國家的歷史包袱。主要的問題是在漢人壓迫原住民的歷史,並沒有得到良好的檢討。講到鄭經、沈葆楨、劉銘傳等人的事蹟時,台灣教育注重的仍是他們對台灣之建設,很少提到他們為了鞏固政權、奪取土地,曾屠殺不少原住民。

直到今日,台北市市政大樓仍有「沈葆楨廳」,在基隆與台北分別有以「銘傳」命名的公立中、小學。民進黨政府現在正推動「轉型正義」,準備要改造中正紀念堂,並將冠上兩蔣名字的教育單位、路段更名,正謂將心比心,我們也不能忘記弱勢的原住民,看到紀念沈、劉等人的場所時,內心有著怎樣的感受。


作者認為台灣人應該面對歷史,承認原住民過去在漢人壓迫下所受的苦難。照片為2017年4月,各族原住民齊聚立法院群賢樓前爭取傳統領域權利,來源:原住民青年陣線


在台灣人嘲笑俄國人紀念殺人魔史達林,抨擊日本人美化二戰歷史時,我們更應該瞭解,各國的極端份子無法面對民族集體錯誤,而互相敵對的原因--正是他們有著類似的思維模式。

 
 

*延伸閱讀:當普廷成為超級英雄時
*封面圖片來源:Peter Bolkhovitinov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