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評論】臺藝西化‧「水彩」啟動

美學思考
2017-09-30 | 著名水彩畫家藍蔭鼎1935年的畫作《草山泉音》

水彩畫在臺灣出現,乃源自於日治時期臺灣藝術的西化。

被譽為「臺灣西洋繪畫啟蒙者」的石川欽一郎,本身即為水彩畫家。石川於1871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中學以前接觸到「日本畫」(膠彩)、「南畫」(水墨),直到十七歲進入東京郵便實際學校才開始向小代為重學習西洋畫(水彩、油畫)。石川欽一郎在大藏省印刷局雕刻科工作期間,常與也是水彩畫家的同事石井柏亭相偕外出寫生,後來拜入川村清雄門下並向淺井忠學習。1899年英國畫家阿爾弗雷德‧伊士特(Alfred East)到訪日本,石川擔任他的翻譯亦同時向他求教英式水彩畫技法,遂於伊士特返英後毅然決然辭去工作,遠赴英國學習正統英式水彩畫。

西方最早的水彩畫大多是棕褐色單色繪畫,以作為蛋彩畫或油彩畫創作的草圖。十八、十九世紀,英國出現大量質精的水彩風景畫,以水彩的濕潤來描繪英國陰雨多霧的氣候極為相得益彰,英國水彩畫在十九世紀初已經發展成跨國際性的藝術型態,泰納(J. M. W. Turner)更是將水彩畫帶向巔峰,他畫海邊激起拍岸的浪花水汽蒸騰、連接著天空雲霧茫茫,捕捉住動態的剎那永恆,堪稱是英國美術史最重要畫家之一,為紀念泰納而至今仍由倫敦泰德美術館持續每年頒布的「泰納獎」(Turner Prize),是英國最重要的視覺藝術獎項,每次頒獎都受到全世界的注目。



泰納(J. M. W. Turner, 1775-1851)於1842年的水彩作品《The Sarner See (Lake Sarnen), Evening

石川的作品彰顯出英式水彩畫的清透淋漓的特色,而他更以一種平視遠眺的視野,畫出近、中、遠三段式的畫面結構。近景的湖水或大路或草坡,為主題與觀畫者之間製造了一定的距離;畫面上方推向遠處的通常是挾帶雲氣的天空,浸潤其中的山巒起伏因此顯得既輕又柔;中景則是到各地寫生畫下的主題對象,用筆嫻熟真率、用色清新雅緻,譜寫出悠然恬靜又韻律豐富的一曲牧歌。


石川欽一郎於1916年的水彩作品《台灣總督府》現由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石川曾兩次來到臺灣,第一次是在36歲被派擔任臺灣總督府翻譯官並兼任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的美術教官,在臺九年期間,他開啟了臺灣的新式美術教育,將西式繪畫技法及理念帶到臺灣,開始對臺灣藝術發展產生影響,來臺次年即開辦臺北中學師生水彩畫展。歷史上對日治臺灣美術付出極大貢獻的倪蔣懷,便是石川第一次來臺時期的第一位入室門生,亦是水彩畫家。

石川第二次來臺是在52歲,接受志保田校長之邀再次來臺擔任臺灣總督府臺北師範學校(國語學校於1918年改名為臺北師範學校)的美術教官。石川在校組織「學生寫生會」、「暑期美術講習會」,曾在《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時報》、《臺灣教育》等報章雜誌發表其作品與文章,大力推廣西洋畫、水彩畫。在石川師生的共同推動之下,臺灣誕生出最早的藝術團體─「七星畫壇」、「臺灣水彩畫會」,倪蔣懷在石川的鼓勵下偕同多位畫家成立「臺北洋畫研究所」(後改名「臺灣繪畫研究會」),從事畫事的切磋研究,為臺灣美術注入研究風氣。

倪蔣懷的作品取消了石川作畫形式的三段式構圖,他將主題景色大面積地分布在近景加中景,使佔據整個畫面的前三分之二,他也改變了石川的視角,以居高臨下的俯視觀看景物,較不濕潤的用筆使得物象邊界清晰存在,為作品增添結構性嚴謹的堅實重量。



倪蔣懷1929年的水彩作品《汐止街道》,現由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十六年期間,石川為臺灣培育出眾多優秀的藝術人才,其中較為有名的水彩畫家包括有藍蔭鼎及李澤藩,其他受教於石川而從事油彩畫創作的則有陳植棋、陳澄波、李梅樹、廖繼春、李石樵、張萬傳、洪瑞麟、陳德旺等,俱是日治時期臺灣美術西洋畫赫赫有名的畫家,足見石川對日治時期的臺灣美術影響之大。藍蔭鼎的作品較不著重天空的描寫、筆調與色調於畫面中無分前後地平佈均勻一致,有時點綴式地出現幾筆水墨式筆法的勾勒加強局部,整體傳遞出繁密的飽滿之感。李澤藩的作品保留了石川三段式構圖原則,畫面由近推遠具有空間的層次感,較不明顯的筆觸改以色彩堆疊形塑出眼前景象,較低彩度的淡雅用色使作品暗藏韻味。

倪蔣懷、藍蔭鼎、李澤藩等水彩畫家雖然各有其獨特個人風格,但相同的是到戶外寫生取景、以田園景色為題材,日治臺灣的水彩畫幾乎全面在石川影響下發展,石川引入寫生觀念更是造就出臺灣美術於日治時期之「地方色彩」(Local Color)特色。


二次戰後,隨國民政府來臺的畫家意欲以藝術來表現出對「中國」與「東方」的強調,其中實際執行的方式有二:一者以水彩媒材繪畫代表中國傳統的相關題材;另一則相反,是以中國水墨材料繪畫西方關注的主題。而當時渡海來臺的水彩畫家所採取的方式,是將中國水墨的渲染技法融入水彩畫之中,以水墨渲染表現西式水彩的中國化。

此時期中西融合最具代表性的水彩畫家是馬白水、席德進。馬白水在中國彩墨化的水彩畫中內涵了西洋野獸派所使用的平塗塊面處理,使畫面生成彩色剪影般的效果。席德進則是在1966年歐遊返臺之後,以重黑色墨線勾繪了臺灣鄉間的民居建築,山景天空仍然維持水汽迷濛的大筆渲染,這在1970年代臺灣外交失利、社會充盈著一片懷鄉思鄉的氣氛下,使他對臺灣鄉土的關懷發展出中國山水式的空靈特質。

透過戰後相繼成立的藝術相關學系─最早有臺灣師範大學藝術系、政工幹校美術組、文化大學美術系,水彩畫成為學院內美術教育的基本學習項目。再加之1969年成立「聯合水彩畫會」,後更名為「中國水彩畫會」,數年後即因故解散;1970年成立「中華民國臺灣省水彩協會」,後更名為「臺灣水彩協會」,持續不間斷地展覽聚會直至2012年向內政部登記,乃成為現存歷史最為悠久的水彩畫團體。「臺灣省全省美術展覽會」於第二十八屆起,則將水彩畫自西畫部分立出來,單獨設置水彩畫部。尤其以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的水彩畫名家輩出,教授李焜培、劉文煒及其所出的學生陳東元、楊恩生、洪東標、黃銘祝、呂振光、柯榮峰、鄭治桂,再加上來自輔仁大學的謝明錩,為臺灣藝壇掀起水彩畫潮流,繼而締造出1975-1990年間的「水彩黃金時期」。

往後的臺灣水彩畫大抵延續著前述兩股主流風格交雜並陳發展,一是出自日治時期石川欽一郎所引領的英式水彩,另一便是戰後初期馬白水為代表的大渲染模式,此兩者俱是突顯水彩媒材迅速揮灑、薄透清新的特質。現當代的臺灣水彩畫家則思考將他種媒材帶入與水彩的融合之中,也企圖在水彩畫面運用其他繪畫種類的技法,開創出:魔幻主義、超級寫實主義、抽象極簡主義…...也有的則是進行跨域整合,繪本成為另一種水彩畫呈現的形式,開拓出嶄新的繪畫語境,雖然結論尚屬未定,仍值得引領期待。

封面圖為:
藍蔭鼎1935年的畫作《草山泉音
 

作者

徐婉禎

徐婉禎(Woan-Jen Hsu) 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物理所碩士,跨域臺灣師範大學美術所藝術學博士,研究臺灣美術/科技交融美學、書寫藝術評論、獨立策展。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