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評論】走向生命之途─評析石晉華的行為觀念藝術(三)

美學思考
2018-02-05 | 作品〈走筆#165〉高雄市立美術館  徐婉禎拍攝

*前篇:【評論】走向生命之途─評析石晉華的行為觀念藝術(二)

筆,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筆成為石晉華於行為觀念藝術創作與人生修道之路的伴侶,石晉華對「他」抒己之胸懷、彼此問話應答,他們倆人相互提攜扶持、相互勉勵打氣,相偕爬山朝聖,游走山林之路,實則步向生命之途。

石晉華在美國念書開始接觸佛學的時候,讀到聖嚴法師一篇短文,將修行比喻為一個人赤著腳爬著滿是油脂的琉璃山,1996年石晉華以中英韻文書寫了這篇短文的內容,以現場表演、多次錄製播放的方式,創作出〈我試著〉這件作品,二十年後在高雄市立美術館「線」展現場再現。

石晉華站在電視螢幕之前,電視螢幕裡既存多重內含有石晉華的螢幕影像,一層包裹著一層,最裡層的石晉華開始以英文誦讀文本再以中文誦讀,以一句語句的時間差,第二層的石晉華也開始英文中文的誦讀,接續是第三層石晉華......最後是站立在電視螢幕外、存在於現實世界之中的石晉華,重複英文中文誦讀的動作,完成這件作品。

 


作品〈我試著〉高雄市立美術館  徐婉禎拍攝

〈我試著〉

我試著爬上一座琉璃山
這山,很陡、很滑
我赤著腳
更糟的是,山上還覆滿了油脂
我努力攀爬上去,卻總是滑了下來

我堅持不斷,一再嘗試上山
直到精疲力竭,氣力用盡
終於,倒下來睡著了

醒來以後,這才發現
山,不見了
我所有的努力,不過是場夢吧
根本沒有必要爬,也沒有所謂的進步可得

在夢裏,確實有一座山,我也確實存在
但如果我沒有盡力做這件不可能的事 ----爬上那座山
我就不可能由夢中醒來

 

〈I Try〉

I try to climb a mountain made of glass
The mountain is very steep and slippery
I am barefoot
What makes it worse is it’s covered with oil
Every time I make an effort to climb it
I slip

With persistence
I try again and again
To make progress up the mountain
Until I’m utterly exhausted
I collapse into a deep sleep

When I awaken
I discover the mountain is gone
I realize that all my efforts were but a dream
There is no need to climb
There is no progress to make

In the dream

However there was a mountain and I did exist
And if I hadn’t attempted the impossible in that dream ---- the ideal of climbing the mountain

I wouldn’t have been able to wake from the dream


〈我試著〉現場表演加上多次錄製播放的方式,表現出佛家生命觀之多重輪迴的意象,用來播放影片的電視螢幕閃爍著一層螢光,對比站立在群眾眼前的、現實而具體存在的石晉華,螢幕之中層疊顯像的石晉華遂成為碎片化夢境的重重堆砌,影像的重疊、誦讀語音的重疊,交纏出人生猶如夢幻泡影的虛空。

「我試著爬上一座琉璃山;這山,很陡、很滑;我赤著腳;更糟的是,山上還覆滿了油脂;我努力攀爬上去,卻總是滑了下來。」像是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得罪了眾神而受到了懲罰,推著偌大的巨石上山,到達山頂,卻眼睜睜地看著巨石滾落下山,薛西弗斯必須下山再將巨石推上山去,巨石再滾落、再推上山,上山下山不斷重複。

卡繆(Albert Camus)於其著作《薛西弗斯的神話》中摒除「荒謬」作為最終目的,而使其成為某種過渡的方法,生命確然盡是荒謬,然而察覺到生命的荒謬並非終點而是自由的起始。薛西弗斯有所覺悟且能夠平實坦然地接受無止盡重複性徒勞的荒謬苦役,他的「自覺」與「自決」否定了這個生命被否定的本身,使萬能的眾神雖懲罰他卻奈何不了他,所以他終得自由。於是,卡繆在文末這樣寫道:「應該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我堅持不斷,一再嘗試上山;直到精疲力竭,氣力用盡。」似乎成為〈我試著〉之中的薛西弗斯,石晉華已然超脫卡繆筆下的消極性否定,而進一步賦予重複性徒勞的「荒謬」積極性意義。因為「終於,倒下來睡著了」,因為睡著了才知道是在作夢,因為知道是在作夢才會醒來,因為「如果我沒有盡力做這件不可能的事─爬上那座山,我就不可能由夢中醒來」,爬山不再是對生命的否定反而是肯定,不再徒勞也不再荒謬。

與鉛筆相偕於圖紙上爬山,成為作品〈走筆#51〉、〈走筆#112〉、〈走筆#163〉、〈走筆#165〉,「我慶幸有你(鉛筆)同行,你說:兩個人走或一個人走,不會更好或不好,只是不一樣,要爬的,還是同一座山。」爬山的過程各有各的境遇、各有各的艱難、各有各的面對和解決之道,峰迴路轉之際,鉛筆留下個別獨特的筆觸痕跡,最後生命消磨殆盡,山林之路成為生命歷程之途。

我們猶如石晉華以及他所伴隨的那支筆,也在爬山,爬著屬於我們自己的那座生命之山,作為有覺悟的反思,在爬山的途中便將明白無常即為恆常的道理,另有作品〈日日非─肖像日記〉也有類似的思惟,作品是石晉華每日自拍的「日肖像」攝影,然後再將一整個月的「日肖像」攝影影像重疊輸出在同一張相紙上,肖像因為重疊而逐漸模糊,這個已然面目全非的影像,裡面每一個都真真確確是石晉華,卻每一個石晉華都不一樣,當中記錄了每日變動的無常,同時也確立了自我存在的本體性。
 
作品〈走筆#51〉高雄市立美術館  徐婉禎拍攝
 
 
作品〈走筆#112〉高雄市立美術館  徐婉禎拍攝
 
 
作品〈走筆#163〉高雄市立美術館  徐婉禎拍攝
 
 
作品〈日日非─肖像日記〉  石晉華提供

*後篇:【評論】走向生命之途─評析石晉華的行為觀念藝術(四)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徐婉禎 (Woan-Jen Hsu)

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物理所碩士,跨域臺灣師範大學美術所藝術學博士,研究臺灣美術/科技交融美學、書寫藝術評論、獨立策展。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