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觀影書寫】魯蛇群像--《百元之戀》觀後感(六)

映畫細讀
2019-04-08 | 最後狩野緊緊拉著一子,兩人回到運轉的世界中

文/孟嘉美

編者按:《百元之戀》(百円の恋),是2014年的舊片。該影片係由日本導演武正晴執導,安藤櫻主演。安藤櫻以「一子」一角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電影旬報獎、藍絲帶獎和高崎電影節等最佳女主角獎項等多項殊榮,並代表日本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該片推出時正好碰上日本國內熱烈檢討「消失的20年」論證之際,適時為本片添加了各種角度的多元詮釋。

如果今天我們也必須開始檢討「台灣消失的30年」,則這部日本電影又能給我們多少啟發?我們的新世代們在咀嚼這樣的寫實風格影像畫面的同時,究能找到多少感同身受的「狐悲」?

因此,我們特地邀請幾位新世代作家一起來重溫這部舊片的三眛,期待能為彼此擦出不同的火花吧!

今天讓我們擊出第一局的再見全壘打:《魯蛇群像》


〝這不是一部童話故事,這是一部發生在你我身邊、身上的故事。我們在體制內反抗體制,或許因此消極、或許積極起身,但在電影結束後,活在心中的是你對於自身於制度內的省思,而不是主角成功打敗怪獸的英雄情結。〞--作者如是說。

魯蛇是一個興起於PTT的網路用語,指某人是Loser的意思。使個人成為魯蛇的原因有很多種,失業、低薪、單身等都是被視為魯蛇的原因。片中的每個人都是魯蛇。女主角整天在家不事生產,魯;女主角妹妹二三子帶著孩子回到家中生活,魯;男主角最終仍贏不了對手而黯然引退,魯。但是,誰不魯呢?

在資本主義世界中,低薪一族被視為魯蛇,而在社會關係的連結中,那些異化的高薪勞動者不也是魯蛇嗎?每個人都曾經、正在作為魯蛇,重點在於,個人如何從魯的框架中離開。若我們認定「魯蛇」是個負面狀態的形容詞,那我們要怎麼改變自身的處境,將魯蛇的標籤拿下?又或者,如何去拆解魯蛇背後是什麼,為何而魯?魯一定是負面的嗎?

 


魯蛇亦即失敗者。圖片來源:pixabay網頁

90後的新世代們是失落的一代嗎?

90年代出生的我們是失落的。距離那個為了民主抗爭的年代不遠,卻成長於自由滿溢的現今。我們與父母口中的黃金年代失之交臂、卻又受困於那年代形成的階級持續的複製;我們幸運地免於威權統治、卻因此對於土地產生失根感。

90年代的我們長大了。有人忙於生計,從而開始滿口的拼經濟論述;有人看見社會問題,從而將公平正義做為心中的量尺;90年代的我們開始成為社會上破土而出的幼苗,但我們面對的是好多、好多的世代問題。

核電問題開始出現,我們需要站出來承受代價,為我們的後代做出改變;

婚姻價值開始進步,我們需要站出來保護自己與下一代的權利;

死刑存廢浮上檯面,我們需要站出來表達對生命自由的尊重;

我們反對升學體制的壓迫,卻不得不透過升學體制來翻轉階級,藉以以獲取話語權;

但在對抗壓迫時,我們又會發現在資本主義作用下,我們與某些群體在結構上有先天的不平等。無奈、憤慨大概是90年代的我們在面對現實最不可避免的情緒。

然而社會對於這些迷惘、失根的青年並不友善的。社會對我們有太多的想像與期待,卻不給我們一個得以施展拳腳的機會、卻不給青年世代參與的空間。資歷淺成為新鮮人的原罪,卻不曾有人思考過其中的矛盾、家境不夠好,成為青年展翅的桎梏。


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傷所以只好做出偽裝?

影片中女主角在道館練習拳擊時,屋樑上有兩個單字:hungry、angry。我們常將一個人的失敗歸因於他個人的不努力及懈怠,卻從不曾檢視過社會體制如何一層一層剝奪了個人的生存機會與空間,魯蛇不是因為他什麼都做不好,而是在社會告訴他「你什麼都做不好」後,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傷而做成的偽裝。與其在他人通盤否定我們前,我們先投降,至少可以保有自己最後一絲的尊嚴。
 

拳擊練習場標語。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場景換到日本,這個模型也同樣適用於女主角。女主角一直是被動的,她以自己腳步去對抗這個世界。這個被動一直持續到女主角發現她的生命正在漸漸的被掏空。

她來到百元商店,這個百元商店聚集了一群魯蛇,離婚且後來犯罪的店員、下班後還來兼職的店長、偷拿下架食物的婦人,一群被社會一層、一層推到邊緣的人終將在邊緣相會,然每個人的抉擇卻都有所不同。店長選擇將婦人再往邊緣推,為了那股害怕自己成為最邊緣的心情驅使他如此行動,但女主角卻相反的展現了她的主動。女主角的主動同樣來自於對規訓的反抗,但她開始不再逃避這個他不認同的體制,而是開始慢慢地揮出拳頭,即便是花拳繡腿,她也想找尋自己存在的意涵。


電影角色透過戀情,體會了歡快、也經驗了失落

「百元之戀」,戀是一種轉機、百元是一種標籤。女性與青年在某種程度上成為雙重弱勢的身份、成為年輕女子的原罪。百元的標籤就是社會將個人與性別、成就綑綁的束帶。我想這也是導演設定女主角選擇拳擊作為翻轉標的的原因,當然按照「作者已死」的概念,這一切就是我個人的詮釋,但作為一名女性我是這樣相信的。

拳擊是暴力的、是赤裸的、是殘酷的。在拳擊場上,社會上期待女性的溫柔與瘦弱都成為了負面的形容詞,唯有在一個翻轉的場域中,女性才得以寬心地拋下所有社會枷鎖,真實的展現她真正的慾望。片中透過戀愛,女主角看見了改變的曙光,或許戀本身並不是重要的、戀也不總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戀之所以成為翻轉動力,乃在於透過戀情體會了歡快、也經驗了失落,讓女主角在過程中找尋到作為女性她想要成為的樣子、同時看見失敗的自己。

女主角在報名拳擊訓練後最好奇的事情就是:「我能不能上台比賽?」,而教練總是不對回以「32歲已是女性選手的年齡上限」。女主角看見了她的位置,她不能後退、她沒得後退,如果不揮拳,那個她最討厭的規訓將會淹沒她的生命。女主角堅持上場,即便會受傷、即便口吐血水,但痛覺是個真實的存在,看得見、可醫治,這不就是我們真實存在的象徵嗎?

 

一子拼命練習只為爭取出賽機會。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這不是一部童話故事,這是一部發生在你我身邊、身上的故事。我們在體制內反抗體制,或許因此消極、或許積極起身,但在電影結束後,活在心中的是你對於自身於制度內的省思,而不是主角成功打敗怪獸的英雄情結。

90後女性的失落來自於制度與傳統對個人「選擇」的桎梏

回到前段提及的台灣青年。90年代的失落來自於整個社會對他的期待與給予的空間出現嚴重的斷層,想要追尋對自我的認可,但卻不被教育系統及社會體制所鼓勵;女性的失落來自於制度與傳統對個人「選擇」的桎梏,對社會的失望、對土地的失根、對結構的反動、對現狀的抗議形成了魯蛇世代對自我的放逐。Jennifer Lawrence在裸照風波時曾呼籲大眾「你是有選擇的,當我們都自覺自己有選擇的時候,世界就會越來越好。」,這句話用在青年世代、女性發展也可以被理解。請給我們選擇的機會吧!

我們年輕,所以我們奮力地想活在社會上,想好好的與各個世代好好成為共同體、想好好的為公平正義而努力,想好好的作為一個人,而不是被貼上百元標籤異化的勞動者。想請世界聽聽我們的聲音、想請社會聽聽我們的聲音,我們不是魯蛇,我們是一群在不公平的體制內,想盡辦法生活的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觀影書寫】因為痛過,所以才感覺活著!--《百元之戀》觀後感(三)
【觀影書寫】痛過才知道活著的人生--《百元之戀》觀後感(四)
【觀影書寫】百元逆襲!頹廢女子的重生--《百元之戀》觀後感(五)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孟嘉美

政治系學生,誤打誤撞進了政治系,念到民主理論時覺得看見人生曙光,之後學到民族主義時聽見教堂聲響。 不過除了政治思想外,都不務正業在學法律、人權與非營利組織管理。興趣是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最近正在觸及土地與貧窮!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