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觀影書寫】人生的標準答案 --《小公女》觀後感(四)

映畫細讀
2019-05-19 | 《小公女》

文/吳奕靜

編按:本次選定的電影片名《소공녀》(英文名 Microhabitat)中譯有兩種《小公女》《小公主》。是2018年在韓國的得獎大片,佳評如潮。電影作者想呈現的是多元性的思考,就看你是從哪個角度切入去看待主角的自由抉擇而給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評斷。

我們仍按例邀請多位新世代一起來撰寫觀後感,繼續看看年輕觀點會如何交織成另一種人間事情的智慧火花。

今天我們揮出第四棒:《人生的標準答案》。


〝無論如何,相較於找到立足於社會的標準答案,找到自己的答案並勇於實踐它總是最重要的。〞——作者如是說

你可以接受你的朋友將所賺的錢都花在有一定品質的香菸、威士忌,卻因無法安頓吃住而來找你借住嗎?她不是沒有記帳,相反地,她清楚知道自己必須將所得分配在治病(但同時抽菸喝酒)、房租、與最重要且不能割捨的香菸、威士忌。

你願意為你真心喜歡的事物付出多少代價?

黑色的長髮中帶著幾縷白髮的微笑是一位靠著清潔「貴婦」家維生的女孩,她沒有家人,生命只圍繞著香菸、威士忌、男友。所謂的「貴婦」,其實是接受包養的年輕女孩。當「貴婦」懷孕丟了工作崩潰問微笑自己是不是很賤時,明明自己也同時丟了工作的微笑卻平淡的對她說:「一點也不。」並且煮了一餐,陪她好好吃一頓飯。微笑是這樣率性而溫暖的存在。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在電影的時間軸中,觀眾可以看見的是次次高漲的物價,以及在這環境之下,微笑與她的朋友們各自對人生做出的抉擇。每一次的漲價都彷彿命運的鐘響在殘酷地提醒/叩問:你願意為你真心喜歡的事物付出多少代價?當現實社會為生存設下種種規則條件(必須透過學歷證明自己的能力/必須用所謂的能力交換生存於社會的金錢)而微笑因家中變故無法完成大學學業,遑論獲得優渥的工作機會,我們願意拿「多少」去掙來「什麼」?

首先伴隨著香菸與房租的漲價,微笑決定退租房子,展開她巡迴大學樂隊好友的流浪。第一位朋友在上班的空檔熟練地替自己打葡萄糖,被當場以睡眠習慣不方便為理由拒絕;第二位鍵盤手如今成為任勞任怨的家庭主婦,必須看夫家臉色生活,當微笑雙手撫著房間中帶有灰塵的電子琴問她是否記得大學時期時,她欲言又止哽咽地希望她不再提起過往;第三位是為妻子高額貸款買下公寓,而妻子卻外遇離開的鼓手,空蕩蕩的屋子如同一場笑話,他無法直面失去妻子的痛苦,每天下班回家鎖在房間喝酒,隔日清晨照常早起上班,日復一日行屍走肉的過著;第四位主唱家中意外歡迎微笑的到來,直到晚上被迫與主唱共處一室才發現,原來是他們早就安排好希望微笑與他結婚,但為的不是愛,而是「穩定的現實生活」;第五位嫁入豪門的吉他手,原本讓微笑過上一段安穩的日子,卻因為一次與他們夫婦談話,微笑說出過去吉他手真實的性格而被趕出去。最後連男友也選擇為了「更好的生活」到國外賺取高額薪水,道別後天空下起雪來,現在威士忌也漲價了。但微笑還是要喝。


生活的追逐該不該謹守生活的價值?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朋友如同一面鏡子,微笑映照出朋友們的面貌,卻未曾放棄友誼,這趟流浪與其說是「蹭吃蹭住」更不如說是一段療癒的旅程。所有與微笑見面的舊友的共同性皆是—礙於自身的某種不堪,而無法再次以真實的自己面對微笑。倘若抽離角色來看,微笑或許就是我們每個人心中能夠充分以自我的自由意志生存的模樣,經過社會歷練,我們藉由選擇捨下又獲得不同的事物來構築人生,只是舊友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於無法面對無論是現在或者大學時期的自己。

透過微笑與劇中人物的差異,將人們習以為常的價值觀拉出抉擇與批判的距離:從事性工作產業是賤嗎?為了穩定的工作而忽視身體的健康是合理的嗎?擁有房子、穩定的婚姻、財富就等於幸福嗎?沒錢,等於窮嗎?

人在不同處遇中,會隨其生活型態/習慣改變想法。微笑就像是你我都有的那位總是在你需要時伸出援手的朋友,當你變得好過,她依舊在她的世界中載浮載沉,而你卻渾然不覺。片尾微笑長出更多的白髮,但依然流連酒吧,鏡頭刻意不拍出微笑的臉,只有在城市中迴旋的微笑。朋友們因為參加喪禮而齊聚一堂,荒謬地同時交換著喜帖,當提及微笑的時候,他們說:「她應該還是那樣好好的吧。」所謂的好與壞是如人飲水,微笑是否真正過得好,好又是在什麼定義之下?是不可得而知的,但朋友們的回答不僅僅是對著微笑,也是某種程度無法面對自我的自欺欺人,只是這份欺瞞對他們而言,是「好」,是「選擇」。


電影作者想問:政府有責任讓人民免於貧窮嗎?

從人生回到人生,近年來亞洲有不少近似於這部電影的作品,刻劃現實生活中相對絕望、無奈的小人物。對此我們除了歸咎於全球化及資本主義經濟的必要之惡,或許還有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制度、其他社會福利政策可以作為參考,其中將多少比例的哪些收入發放給人民尚有許多待討論,然而,政府有義務保障人民擁有足夠品質的吃住並免於貧窮,是明載於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的事實,這同時也是協助人們能夠充分活出自我意志、參與社會的基礎。除了人們有探究自己人生選擇如何生活的責任,政府也應相對保障人們擁有在社會中選擇的自由,而不至於脫落在社會安全網之外。微笑也許因此會有擁有其他人生的可能。

無論如何,相較於找到立足於社會的標準答案,找到自己的答案並勇於實踐它總是最重要的。願你也能安於你的答案。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觀影書寫】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也能自由的微笑著。--《小公女》觀後感(三)
【觀影書寫】喪失所愛,何來生活?--《小公女》觀後感(二)
【觀影書寫】不能放棄的,那叫靈魂--《小公女》觀後感(一)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吳奕靜

1996年生,活在縫隙中的人,好挖掘人事物的背面。政治正確不難,難的是真實理解。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