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觀影書寫】貧窮的模樣--《小公女》觀後感(六)

映畫細讀
2019-05-21 | 《小公女》

文/孟嘉美

編按:本次選定的電影片名《소공녀》(英文名 Microhabitat)中譯有兩種《小公女》《小公主》。是2018年在韓國的得獎大片,佳評如潮。電影作者想呈現的是多元性的思考,就看你是從哪個角度切入去看待主角的自由抉擇而給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評斷。

我們仍按例邀請多位新世代一起來撰寫觀後感,繼續看看年輕觀點會如何交織成另一種人間事情的智慧火花。

今天我們揮出此次影評專輯的再見全壘打:《貧窮的模樣》。


〝如果我們可以在看見貧窮之下,被社會拋棄的那些人、可以看見社會上雙向的互助,打造新的資源網絡,那麼貧窮這個身份,會漸漸轉型、會有更多的人能獲得機會脫離它。〞——作者如是說

貧窮不只是資本的稀缺,更是社會關係的斷裂。那天人權學程的課堂上,老師如是說到。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貧窮長的是什麼樣子,社會中有不同的經濟階級,貧窮階層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但我們為什麼想不起來貧窮的臉孔?因為我們給他們戴了面具。

社會對貧窮的想像很片面、也很平面,將貧窮歸因於個人的好吃懶做與不求上進,但導演卻透過簡短的對話讓觀眾知道,主角微笑並不是不上進,而是在連上進都必須倚靠資本積累的時候,階級複製下看似有選擇的青年,實際上是沒有上進資格的窮人。

影片的開端,主角微笑在做著清潔工作。雖然課本裡都說著職業不分貴賤,但社會眼光下某些職業是負責處理被城市排除的東西,不論是被城市排除的髒污、或是被城市排除的人口。


主角面臨雙重弱勢的身份:貧窮&女人

社會資本主義化之後,產業的分配隱含了從業者的成長背景、教育程度,並會審酌個人的社會階級、再反過去影響個人的社會階級。所以職業好像是有好的、壞的,這個好壞被以資本、階級做判斷,影片中唯一認為從事清潔業的主角是找對工作的是高齡未婚的男性友人父母,原因正是因為那句「微笑是天生的女人啊」。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主角面臨雙重弱勢的身份,作為女性被整個體制暗示不可以太強大,作為貧窮者也使得他無法想像強大的模樣、更遑論強大的機會也不曾降臨他的身上。就這樣,主角笑笑的面對每一個社會的現實,依照產業的安排,走向社會最底層。他對體制最大的反抗大概就是香菸與酒。

微笑投靠富太太朋友時,富太太說道:「你既然已經沒有錢了,為什麼不是先戒菸,而是選擇退租呢?」,這句話背後是對於貧窮者的片面指責。

如前所述,貧窮者不只是物質上的缺漏,貧窮本身再加上社會的眼光,更是造成貧窮者心理上的空洞。對於貧窮者而言,因為資本的稀缺,他們無法滿足他的物質的慾望、無法自由,所以在能力可及的地方,讓心靈自由是他們唯一的解脫。


生命價值與生存價格的一種精神抉擇

我們都會用我們的眼光理所當然的認為貧窮就是應該要把錢都花在刀口上,所以窮人因為錢不夠,他們必須比富人更節儉、他們必須在社會眼光下把喜歡與想要都套上忍耐的枷鎖。「香菸、威士忌、你是我的避風港」,微笑對男友說。在現實社會下貧窮人在苟延殘喘中,努力說服自己過得很好,偶爾過得好的包裝龜裂了,那就用香煙與酒來填補空隙。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一支煙點下去、一杯酒喝下肚,對他們而言物質的有害不重要,因為在眼前的是抓住最後一絲自我的可能。就像後來微笑賺錢了,並不是多存一點租房資金,而是買回去他那條熟悉、但漲價的菸。在資本市場中,我是被拋棄的人,我無法控制金錢的升降,但我可以控制那些屬於我的、少得可憐的金錢的流向。

因貧窮而我能主宰,因為主宰而讓我富有

回到片名,中文譯為小公主,但或許看英文可以更加了解。Microhabitat,微小的棲息地。

依著貧窮,微笑有了機會去見了高中的朋友們,在高中,大家沒有太多的階級概念,就是單純的仗勢音樂而歡笑。時過境遷,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這群人都不一樣了。

貝斯手文英擁有高薪的工作,卻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甚至為此學會怎麼自己施打葡萄糖。鍵盤手賢貞與夫家住在偏僻、狹小的房子,空間使她窒息、日常更是桎梏了笑容,所以看到往日那些記憶中的朋友,哭泣是他最沈重的呼喊。鼓手大永住在美麗的新宅,卻被貸款奴役、在親密關係中被丟下,白天穿上西裝偽裝成菁英、夜晚卻脆弱的無法面對任何人。主唱碌易大齡單身,對他而言一段關係已經不是互相扶持,穩定開始成為感情的主軸。吉他手正美嫁入豪門,卻活得戰戰兢兢,以往的熱情就像過往雲煙,在丈夫面前甚至想不起來當初的快樂。每個人都是貧窮的,貧窮的這麼俗不可耐。雖然在資本上的積累、在物質上的存有大家都不同,但被奴役的心靈卻是都一樣。被勞動奴役、被情緒奴役、被傳統奴役、被偽裝奴役、被家庭奴役,每個人都在為了別的東西生活,或許片中最窮的女主角、最為著自己而生活的微笑,是活得最富有的人。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貧窮的想像不該是這麼單一的、不該是這麼被去脈絡化的。當我們指著他人說你不努力、你貧窮,是不是也可以想想,是什麼造成他的貧窮?如果是我在那個處境我會怎麼選擇?以及,我是不是,也是貧窮的呢?

貧窮這個身份有機會漸漸轉型嗎?

最後微笑來到清掃的客戶家,一個正在寫論文的大學生,哭著說自己從事了一個不對的職業。他的身份跟微笑產生的對比、卻又不是這麼絕對。

微笑是個大學中輟生,他從事著社會認為低階的清掃工作、客戶是一名高學歷知識份子,卻從事著被視為更低階的性產業。導演似乎在諷刺些什麼,但又讓觀眾覺得,原來無從選擇不只出現在我們所認為的貧窮者,機會的缺漏不因你的資產而絕對的擁有或失去。

微笑是溫柔的,不曾因為貧窮而使他對他人退縮與小氣,這段關係中不只是單向的幫助,對於微笑而言,客戶是提供他能透過勞動換取金錢的對象、對於客戶而言,微笑是可以懂他的悲傷與無奈的存在。如前面所提及,貧窮是關係的斷裂,如果我們可以在看見貧窮之下,被社會拋棄的那些人、可以看見社會上雙向的互助,打造新的資源網絡,那麼貧窮這個身份,會漸漸轉型、會有更多的人能獲得機會脫離它。

 

《小公女》。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自由與富有係種因於我能有權我的選擇

在一場喪禮,幾個朋友聚集了但卻缺少了微笑,幾個習慣偽裝的朋友們在討論到微笑時,笑笑地用「情況好轉了就會出現了吧」帶過,社會制度漏接了貧窮者、關係也排除了他生存的機會,原以為微笑將因被社會與關係重重排除後將會走向最邊緣,但在影片中導演卻用了河堤旁的帳篷做了結影。

與豪華的、狹小的房子做對比,戰兢、克制地守住自己的棲息地,但棲息地透過貧窮者的眼光看起來卻是這麼簡單,一杯酒、一支菸,往年那些精彩的時間會隨著煙升起、缺乏感也會隨著酒精被吞下肚。或許這樣的生活,是更自由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觀影書寫】公主,在妳微小的棲息--《小公女》觀後感(五)
【觀影書寫】人生的標準答案 --《小公女》觀後感(四)
【觀影書寫】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也能自由的微笑著。--《小公女》觀後感(三)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孟嘉美

政治系學生,誤打誤撞進了政治系,念到民主理論時覺得看見人生曙光,之後學到民族主義時聽見教堂聲響。 不過除了政治思想外,都不務正業在學法律、人權與非營利組織管理。興趣是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最近正在觸及土地與貧窮!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