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愛欲信念】人性底層的宗教畫──電影《神父》觀後感

映畫細讀
2019-08-18 | 《神父》劇照

文/顜多馬

編按:宗教因人而生,卻被用作為箝制人的工具;回歸本質,究竟在人性氾濫的世界中,什麼是神?
《神父》是1994年在加拿大首映的電影,曾獲得第45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長片獎的肯定。十多年歷來,同性戀議題漸漸被關注、被檢視;表面的法律與制度有所改善,然而內心的鬱結和社會眼光的檢視從未停止。這部電影翻開的是人類至仍然無解的問題,在愛欲和信念中,如何抉擇才能堂堂正正稱之為人?就讓顜多馬來剖析這個神聖又庸俗的討論吧!

 探討神職人員的情慾──引人非議?

《神父》是1994年上映的同志電影,內容談論主角面對信仰和同性情慾所做的掙扎。我認為電影本身是一幅美麗的宗教畫,因為它和我認識的基督信仰不同:既不把人性的慾望排除在外,也不高舉聖典、將其視作不變的唯一真理。
 


《神父》海報。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劇情在講:年輕的葛雷(Greg)是名理想、對自己信念深信不疑的神父。然而當他來到新教區,長期所建立的信念卻開始受到挑戰。他發現教區的治安敗壞,多數教友並不遵行聖經的教導;同時,他的同事馬修神父( Father  Matthew)思想左傾且與女子(管家馬利亞)同居。以至在一開始,葛雷和馬修時常為了彼此對教會的治理方式而發生爭執。

直到有一天,馬利亞告訴葛雷:「你應該了解實情,再做批評」,這才讓他略有所悟地首度放下成見、對自己堅定的信仰重新做出反省;然而,卻沒有人知道:私底下的葛雷,其實是極度壓抑自我的同性戀者。他為了從事聖職,而不斷在慾望和信仰中拉扯。
 

當宗教碰上人──人性與神聖的拉扯

在電影裡,葛雷與馬修代表兩種不同的價值觀。葛雷奉行的是傳統教義,誡律對他來說是他生活的全部,他相信唯有這樣才配得到神的恩寵;和葛雷正好相反,馬修所關注的並非教條本身,而是社會上的壓迫、不公義,他相信天主的創造並非只有聖經上所寫的那七日,而是直到今日仍在持續的進行中。

這樣的理念讓葛雷很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是在姑息教友的罪惡、完全背離信仰的宗旨,更讓他不能接受的是,本該禁慾的神職人員馬修竟放縱到與女子同居;相對的,馬修則認為葛雷的信仰太過是非分明,並無法解決「人」真正的問題。因此,在葛雷剛到新教區時,兩人便為了這件事發生爭執。面對葛雷的指責,馬修反問葛雷:「你對自己深信不疑嗎?」

我認為《神父》探討:「當人身處於宗教,面對「人性」和「神聖」的拉扯時,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而「人如果是欲望的生物,是否有資格配得救贖?」
        
電影裡有一段劇情讓我印像尤其深刻:那是葛雷在教區第一次主持葬禮。在那之前,他曾經認為教區的教友道德素質低落、不配獲得救贖。然而當教友們與死者家屬齊聚一堂,為了死者的離去歌唱、流淚時,信仰(天主)就顯現在他們當中,給予支持和安慰。我認為導演似乎有意藉此表達:這些教友們同樣有被救贖的資格,並且沒人有資格對他們加以評斷。

 
​ 
《神父》電影畫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愛與同情──信仰的真諦
 
巧妙的,葛雷在一間GAY吧認識了他的同性情人葛瑞姆,然而兩人的情路卻走得十分坎坷。因為葛雷始終對這份關係抱持著罪惡感,他認為自己犯下滔天大罪,導致他無法坦然正視兩人的關係。另一方面,在一次告解儀式中,葛雷意外得知少女──莉莎長期受到父親的侵害。卻無奈必須遵守保密的誓約,而無法將莉莎的事告訴他人。

這件事讓葛雷飽受身心煎熬。因為對他而言,神職人員遵守誡律乃是天經地義,怎麼也料想不到「誡律」此時竟成為助人的阻礙。萬念俱灰下,他忍不住質問自己的神:「祢在哪裡?怎能容許這樣的苦難發生?」

之後,彷彿在回應葛雷的禱告,他的同性戀情和莉莎的性侵無意中終於曝了光。葛雷也因為破了獨身的誡律、同性戀的身份,而被趕出教區。

在所有人當中,唯獨馬修沒因為這件事而排斥葛雷。他找到了葛雷,並邀請一同主持彌撒。講道內容引用若望福音第八章:「誰自認沒罪,就向那人投石。」以此勉勵葛雷:「莫受制於人為教條,而忘記宗教美好的本質。」

電影最後,換葛雷站上了講道台,為自己是否配得救贖而辯解。諷刺的是,許多人:包含原先那批道德素質低落的教友,此時卻高舉聖經,斥責葛雷的(同性戀)行為違背了他們的信仰。唯獨只有莉莎願意來到葛雷的面前、給他溫暖的擁抱和理解。我認為,這樣的安排體現了這部電影的宗旨:「宗教的存在不是為了定人的罪,而是讓人活的真實、在愛裡得到寬恕與力量。」
 

越界── 禁慾的挑戰與同性戀

同性戀是人的慾望之一種,但宗教宣達的神喻卻是要禁止神職人員的禁慾職責,可能這才是目前更值得考驗的公案。
 
我認為導演有意透過「禁慾」和「同性戀」議題,挑戰當前的教會(天主教)體制。按照教會規範:「葛雷和馬修不僅犯了姦淫、也動搖了既有的教會體制。」許多人相信:「神職人員一但破了戒,就會失去與天主的聯結。」
 
性,一直是天主教會對神職人員所禁止的東西。然而,我們是否要以性慾和情感上的羈絆,來判斷一個人有無從事聖職的資格?關於這一點,我很認同馬修的見解:「基督從沒要我們獨身,這些都是人為規範出來的。」因此,宗教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如何實踐天主的愛?為受壓迫的人發聲。」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同性戀不再是罪,而是人類情感表現的一種。

 

《神父》電影畫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聖經流傳至今已兩千餘年、鑒於當時成書背景,其實多數規範早已不合乎時代的潮流。比方:我們不會強迫女子外出時必須蒙頭(哥林多前書11:15),也不再用過去的教導支持奴隸的買賣(利未記25:44~46)……
 
直到今日,教會在人為制度上做出不少改變。特別是基督新教:神職人員能和伴侶共組家庭、女性和同性戀者也可以從事教會的聖職。雖然這樣的改變僅限於新教。天主教的神職人員仍必需維持獨身;女性、同性戀亦不得從事聖職。

然而,這樣的狀況是否有改變的可能?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想,這也是導演想要透過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的訊息。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極惡之義】台灣私刑正義處決社會--從韓國電影《極惡對決》看台灣崇尚私刑風潮
【觀影書寫】貧窮的模樣--《小公女》觀後感(六)
【觀影書寫】公主,在妳微小的棲息--《小公女》觀後感(五)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顜多馬

人生角色扮演遊戲的初心者。雖然無法成為帥氣的勇者,卻對人生懷抱小小的理想。期望哪天,能成為自己和別人的光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