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一生企求】同時作為戲劇、法庭、論壇的自由——《非常上訴》

映畫細讀
2019-11-25 | 表演藝術作品《非常上訴》(影片畫面)

文/郭伶妤

甫過的這個週末對港臺地區是大日子。11月23日在臺灣,舉行了第56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在中國許多重量級影人因政治因素缺席的這一屆,臺灣和其他華語電影人仍交出亮麗且擁有多元議題關懷的成績單。
而昨日(11月24日)在香港,是4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在尚未停歇的逃犯條例抗爭行動中,泛民主派得票數遠勝親中派,港人用極其有限的權利去完成了所謂妥協與共識的藝術。藝術與政治,在這個週末巧妙地又碰面了。更準確來說,藝術和政治的碰面,在這個週末又一次巧妙地體現了出來。

《非常上訴》虛擬法庭 藉由時空追溯判決

而與政治議題密切相關的表演藝術作品《非常上訴》,也在這個週末於桃園展演中心演出。狂想劇場的這齣舞臺劇,以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前輩陳欽生,以及政治犯(依當事人陳述與立場定)前輩楊碧川,作為非軍人之一般民眾,受戒嚴時期受軍法審判而於解嚴後提起上訴為情境,建構虛擬法庭,由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分別由兩位劇場演員飾演)出庭,開展一場對於法理、正義的思辨。
 


楊碧川
前輩。圖片來源:桃園鐵玫瑰藝術節影片

其實相較於一齣舞臺劇或虛擬法庭,筆者認為《非常上訴》更像是一個論壇。猶太裔哲學與社會學家Walter Benjamin曾提起,舞臺劇之所以為舞臺劇而其地位某程度凌駕於電影之上,在於舞臺劇演員能視臺下觀眾的反應調整他的演出,電影演員卻只能單向度地呈現肢體表演。換言之,在劇場中,觀眾和演員的角色,都是透過相互溝通和認同而形成的。臺上的虛擬法庭,因為臺下觀眾的觀看得以成立;法庭上的裁判,因為觀眾的參與得以成立。然而,舞臺上虛擬法庭的審判官,乃至作為國民評議團的臺下觀眾,是否有權對政治受難者或政治犯提起的非常上訴,亦即兩位前輩能否在現下的時空去追溯過往的真相或推翻過往的判決,做出決定?

未審先判或從眾效應? 重視共好而看見個體

劇中的審判官最終決議「放棄裁判權」,但以「是否同意1949年至1987年之政府為一權力來源不法之國家?」為議案,讓臺下觀眾投票。筆者分別於11月23日以觀眾身份、11月24日以投票所志工分身,觀看了兩次投票結果,而兩次的結果都是,同意多於不同意,且並無廢票。有趣的是,投票雖採匿名制,但觀眾卻可以在寫著同意與反對的兩個圈票版上清楚看到投票當下的票數。這是否引起從眾效應?這樣的投票公正嗎?觀眾是否因此不知道該不該或能不能投廢票?戲劇想要表達的理念是否會讓觀眾未審先判?筆者的看法是:這已經不重要了。

同意與反對的決定,想必是劇組基於投票制度,濃縮、簡化後的是非題。然而,劇中對於不法之法、不法國家等概念的討論並非止於二元對立式的裁決。追求社會真相的工程浩大,需要重新檢視和調整司法系統甚至整體社會結構;而改變現有的體制,原有的安定必然會受到衝撞。個體提倡的改變所需負擔的社會成本要由集體來承擔,更基進一點來說,革命的成本需要由全民來承擔,而人民有權選擇安全、無暴力的生活。《非常上訴》虛擬庭上的審判官提出這個沈重卻值得深思的問題。但陳欽生前輩和楊碧川前輩的經歷,卻又針對這個問題反駁:為集體利益就非得犧牲個體權益嗎?這使筆者憶起《一代宗師》中宮若梅說的「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重視共好的群體,也能看見時間洪流中的個體,才算完整走完了習武與人生修行的路。

 

陳欽生前輩。圖片來源:桃園鐵玫瑰藝術節影片

一生的企求未曾間斷 追求正義的故事是流動的

重視群體的共好,不必然需要犧牲對群體的關懷。嘗試關懷每一個個體,便是對群體共好的重視,而我們永遠要思索更多更好的選擇。替代性選擇的機會,這是法蘭克福學派學者Herbert Marcuse不斷提起的概念,若我們總在能與不能、是與不是、同意與反對之間做選擇,那即是一種民主的不自由。而劇場中的自由是,場域的定義可以是多變的,故事得以在作者與觀者間流動,表演者在自己與角色間切換,當事人在那時與此刻中追尋,觀眾在思辨中、投票外有了自己的答案。

《非常上訴》中的非常上訴僅僅是儀式性的,但對兩位老前輩而言卻是一生的企求。全劇最末,是楊碧川前輩的一段錄像,他在裡頭引述托洛斯基常提到的理性主義哲學家Spinoza,說道「不要哭,不要笑,不要詛咒,但要理解。」道破他們心中對追求正義之正義的終極追求。而在情感的理解過後,我們還要走得更遠。改變,就是走得更遠的方向。

「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馬克思墓碑上的這一句話,既是對Spinoza的批判,也是對Spinoza的致敬;既是對我們的警惕,也是對我們的指引。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黑暗鬥士】當政治與《小丑》勾結 創造一個反派英雄有多簡單?
【愛欲信念】人性底層的宗教畫──電影《神父》觀後感
【極惡之義】台灣私刑正義處決社會--從韓國電影《極惡對決》看台灣崇尚私刑風潮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郭伶妤

從德文跨足新聞,一樣還是在學聽說讀寫。先是去念了媽媽不要我念的文組,未來又要去做媽媽不要我做的新聞工作,對不起媽媽。財經、公衛、氣象、體育都不會,只單純用文學院的思路為社會做記錄;偶而還不務正業寫影評,這樣以後沒有收入至少還能看看電影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