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知彼知己】  台灣到底誰在打恐嚇牌?—你必須知道的中國解放軍

名家觀點
2020-01-20 | 示意圖(資料照)

文/陳秉楠

戰士的素質來自他的文明

1996年台海危機以來,藍營會散播、暗示一種錯誤的看法:就是選擇藍營,兩岸不會有戰爭。甫敗選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口號,「臺灣安全,人民有錢」,雖空泛無本,但大家琅琅上口。「臺灣安全」就是在強調這面向(不理會美中貿易戰的全球經貿盤整,假設在兩岸貿易架構的「人民有錢」,臺灣人民已經用選票做出選擇,姑且不論)。

藍營、韓粉朋友,在選後,仍傳來各種農場文,多數列出中國與臺灣的武器、軍事人員數量列表,從雙方的比例懸殊,向筆者表達了「武統」的憂慮。這樣憂心如焚的臺灣人民,可能不在少數。筆者在此,為文分析人民解放軍的現狀,希望可以透過瞭解真相,而緩解過於憂慮的情緒,回到正確認知、事實與數據的討論上。

首先,克勞塞維茨《戰爭論》反對單純用數量來預測戰爭的勝負,反而認為戰爭是內政的延伸,也是總體戰下,人民意志的展現。不是單純數量的較量,這觀點也被現代的軍事史家所同意,如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殺戮與文化》中,更確認一種西方軍事文化而造成的戰爭優勢。也就是不僅是富國強兵,還有致使富國強兵的文化,也要考量進去。又如備受肯定的軍事史家里約‧基根(John Keegan),在《戰爭史》中,他強調:

 


里約‧基根(John Keegan)《戰爭史》。圖片來源:讀書共和國閱讀護照

戰爭無疑與經濟、外交和政治相關。但相關不等於相同,甚至不等於相似。戰爭與外交和政治完全不同,因為真正打仗的人在價值觀和技能方面與外交家和政治家迥然相異。……它總是和平民世界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個距離永遠也不會拉近,……不同文明之間的差異會使得一種文明的戰士在外部表現上與另一種文明的戰士判然有別。
所以,這些擔心解放軍未來「可能」攻臺的台灣人,我們要追問的是:當今解放軍的素質。


解放軍是商人?還是軍人?還是二者都是?

鄧小平曾批評中國人民解放軍:「腫、散、驕、奢、惰」,但也是鄧小平開啟了解放軍可以經商發財的途徑。影響至今,如華為的任正非就是團長幹部退役,第一任妻子是江澤民派的共產黨幹部,他那時脫掉軍服,做起生意。又如2015年8月天津爆炸案,肇事的瑞海國際物流,據調查也有公安背景人士作為後台。可見,這些人雖然退伍,仍然透過過去軍方的人脈,打通中國政府許多關節。

中國人民解放軍長年以來分成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這四個總部各自經營副業,並賺取大量金錢。總參謀部因為有情報部門,會將竊聽情報與產業情報賣給企業;統籌人事的總政治部,則是靠著賣官鬻爵賺取金錢;總後勤部會透過軍用土地的買賣大賺一手;總裝備部則是透過販賣裝備來撈錢,他們會將武器賣給伊朗、或是恐怖組織。(註一)在中國有軍系色彩的公司,就有大型貿易的保利公司、做房地產開發的凱利公司,其股東之一葉選寧(已故),就是中共元老葉劍英之子。其他上全球新聞版面的,還有因CEO王健被自殺的海航。


解放軍貪污橫行

中共有「槍桿子出政權」的傳統,毛、鄧都牢牢掌控軍權。解放軍的最高指揮權屬於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擁有,雖然在1982年修憲後新設了「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但兩者的成員一樣。表面上,國家似乎也能指揮人民解放軍,事實上,解放軍依然是處於黨的領導下。江澤民、胡錦濤也都致力於掌握軍權,但軍隊因為涉足了各領域的商業,不全部依賴國家預算,造成軍人志不在榮譽、國家強盛,而在方便斂財,也大有人在,解放軍遂逐步演變成獨立王國。
 

中央軍事委員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08年汶川地震,事態緊急,時為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沒有總書記胡錦濤的命令,完全叫不動軍區駐軍前往賑災。習近本身曾擔任解放軍司令員耿飈的秘書,有點軍方背景,上台後靠著反貪腐運動與軍隊改革,不斷換上自己太子黨的人馬,在對軍方的影響力上強於江、胡兩人。

2013年有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貪腐案;2014年,徐才厚落馬,死於獄中;2015年,徐才厚的政敵郭伯雄入監服刑。徐、郭都曾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這些反貪腐的大案,牽連甚廣,一直到2017年,還有很高層級的將領自殺,如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上將。

習近平最終目標或許是想要解放軍國家化,而非如今為共產黨把持,而共產黨又為了讓解放軍成為其權力的來源,又得順著解放軍陽奉陰違、為所欲為。他讓新軍種「火箭軍」的司令員魏鳳和(中國共產黨的指揮官,稱「員」是為了宣傳親民。但實際上都是特權階級)當上國防部長,也有這層意思。因為過去慣例,國防部長是爭取中央軍委失敗的人去擔任的,所以,中國國防部和其他國家不太一樣。2008年開始引進國防部發言人制度,媒體能見度提高,部長魏鳳和也在2019年6月在新加坡對於美中貿易戰、香港、台灣都發表強硬的談話。但若清楚了中國內部的這層關係,就知道那是爭取對內的權力,大於對外的影響力。因為如果這些威脅的話有用,就不會有817萬票的台灣總統了。


軍區與指揮架構改革、裁軍與建軍並進

習近平為改革上述解放軍經商後的問題,進行改善中央指揮架構,廢掉問題重重的四大部,重新編組為十五個部門,並打響「裁軍三十萬人」的口號,企圖推動軍隊瘦身。另一項重大改革是,廢止鄧小平時代的七大軍區 (瀋陽、北京、蘭州、 濟南、南京、廣州、成都),將之重編為五大戰區 (東部、西部、南部、北部、 中部)。組織改造,就是既有權力的大地震。

建軍方面,設置「火箭軍」,完備中國核子戰略的核心、2035年前建置更完備的航母群,達成國造六艘航空母艦,發展航空與航太戰力,以及運用中國國產無人機優勢於軍事用途上。

但裁軍也在各地出現退伍軍人陳抗的情況,也因為「打貪永遠在路上」,所以解放軍內部,暗潮洶湧。舉例而言,習近平的人馬「苗華」,原本是陸軍福建三十一集團軍的參謀長,習近平為福建省委書記時認識了他,後來習進入中央,就拔擢苗華擔任北京軍區司令員與海軍政委。苗華以陸軍身份,進入海軍高層,頗受非議。於是,就發生開會時,他一發完言,全場靜默,會議不得不尷尬結束的情況。可見解放軍內部,對習近平人事安排的杯葛。 


對於台灣的啟示

台灣只有認清敵人,不能看輕敵人。修昔底德在回顧伯羅奔尼撒戰爭時就說過,「是非」只存在「勢均力敵者之間」,因此「強者為所欲為,弱者只能承受」。但台灣不是弱者。我們對國家的認同,是最核心的守護;我的民主監督體制,可以因應挑戰;我們展現的意志,堅持到盟友出現。我們確認弱者的確會招致侮慢,只有我們變強,才可能有總統蔡英文所言「平等、對話」的空間。

根據美國2020年《國防授權法》(NADD),美軍將定期巡防臺灣海峽。1月16日,美國提康德羅加級(Ticonderoga-class)導彈巡洋艦希羅號(USS Shiloh)完成航經台灣海峽的行動。這無疑是告訴北京,若對台動武,等於是過去「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再現;我國防部也為強化各單位獨立作戰,以及跨軍兵種協同作戰能力,因此去年起實施聯合兵種營,包括陸軍586旅、關渡指揮部564旅, 2020年1月已經編裝完成,並在1月15日執行「反空機降實兵操演」。未來可以三軍聯合作戰,如國防部釋出F-16V六分鐘升空迎敵的訓練內容。

 

1月16日美國提康德羅加級(Ticonderoga-class)導彈巡洋艦希羅號(USS Shiloh)航經台灣海峽。圖片來源:中央社

最後,在前述解放軍問題與負面效應解決前,除非區域有發生重大事件,北京認為危及其存亡(或者說,掌握解放軍的人,認為危及其存亡),否則發生常規戰爭的機率,沒有擔心的讀者想像中的高。目前中共與美國、台灣處於鬥而不破的「涼戰」、「冷和」階段。中共目前對台所採行的方法是混合戰,透過法律、輿論與心理戰,還有組建台灣內部的中共協力者,想達到對台灣「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與其擔心解放軍渡台,不如關注已經發生的混合戰,並且努力提昇自己的實力。

註一:矢板明夫:《人民解放軍的真相》,新北:八旗文化,2020年1月。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817萬選票,台灣終將走自己民主的道路!
【評論】西歐憑什麼(三)誰丟掉中國 --美國篇(下)
【評論】香港青年疾呼 :「台灣未來你們能自己決定」!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