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武漢肺炎】武漢肺炎全球流行 請問:誰才是狗官?

名家觀點
2020-01-29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BBC)

文/陳秉楠

武漢病毒,全球擴散

武漢病毒爆發以來,引發全球關注,目前中國境內確診數,截至28日13:00已經攀升至4,409例。根據日前中國媒體披露,武漢封城前來台灣人數,至桃園3,696人、高雄2,698人、松山1,121人,合計7,515人。台灣防疫的壓力倍增,如臨大敵,全民應有足夠的防疫知識,以防病毒大流行。
 


圖為目前中國確診病例數。資料來源: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CSSE中心。

美國駐武漢領事館計劃撤僑,而法國、日本也表示將跟進;蒙古關閉了與中國的汽車和行人過境通道,北朝鮮則是關閉與中國的邊界。 全球有更多患者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法國報告了3例,加拿大和柬埔寨披露了第一例。澳大利亞27日證實了第5例冠狀病毒。香港目前有8名患者,其中一名病情從穩定轉為嚴重。美國有5例,要強調的是確診的速度:在24小時內證實了3例。美國所有患者最近都曾在武漢有過醫療處置。

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布局很深的非洲,CNN報導象牙海岸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是一位匿名的34歲女性學生,由北京出發,降落甘比讓的機場。儘管肯亞、尼日、奈及利亞有關當局,都表達了因應措施,加強機場篩選之類,但因為非洲各國的防疫知識與醫療基礎建設,良莠不齊,讓人擔心武漢病毒將會在非洲大流行。始於2013年底的非洲伊波拉病毒疫情,原本只侷限在幾內亞一個31戶的小漁村,至2015年4月,卻累積了25,115起通報,並造成一萬人死亡,至今伊波拉疫情只算穩定,還沒消聲匿跡。若武漢病毒造成非洲新一波疫情,成為全球武漢病毒防疫的新破口,病毒透過國際航運的散佈,令人憂心。


中國經濟,疫情衝擊

隨著疫情高漲,亞洲股市、原油和人民幣均下跌。中國股市期貨下跌逾5%,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因避險買盤的關係來到去年十月以來最低。由於農曆新年假期休市,中國的股票和期貨交易將於2月3日恢復,預期會有一波經濟衝擊。 目前中國消費概念股,如LVMH、Kering SA及Burberry Group Plc等歐洲奢侈品公司的股票也走低。

路透社27日一篇分析文章(註一)認為中國政府宣布採取延長假期、限制旅行等等各種防疫措施,在短期內經濟將會受到負面影響。中國國務院27日宣布將春節假期延長到2月2日。上海市政府27日也下令企業不得在2月9日前復工。此外,中國很多省市都宣布了包括封城在內的嚴格措施。疫情衝擊生產,也衝擊消費,與2003年SARS疫情衝擊中國經濟不一樣的,是中國現在更加依靠消費來促進經濟增長。國際信評組織認為中國經濟成長率會跌1.2%,在國內經濟不景氣、國際又有美中貿易戰的雙重挑戰之下,中國GDP已近30年最低,而疫情將使經濟前景更加黯淡。此外,因為中國政府已經限制中國遊客出國,所以依賴中國遊客的各國觀光業,如香港、泰國、越南、新加坡、菲律賓,以及台灣部分旅遊業者,也會受到衝擊。台灣目前出口佔我國GDP六成,其中有41.2%(107年度)依賴中國(含香港)市場,有識者切勿幸災樂禍,應及早避險因應。


武漢疫情與中共決策問題

武漢病毒來源,目前新聞風向有二。一是華南市場;但香港防疫教授管軼說現場已經被管制和破壞,找不到病毒帶原體;二是中國唯一一座P4級的生化實驗室就在武漢。流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認為武漢疫情是人禍。富商郭文貴流美,自2013年中央副軍委郭柏雄因打貪落馬,令計劃投誠美國開始。近日,他說北京中紀委,疫情爆發時在武漢,死了六個。郭文貴所言,真真假假,他就是北京反習人士餵料放話的美國窗口。據聞1月11日就傳出武漢病毒DNA已經定序(因為「政治第一」而壓下來),若未來一個月、三個月就中方做好疫苗,而且效果奇佳。筆者傾向郭文貴的說法:武漢疫情是人禍。
 

圖為全球病例統計折線圖,上折線是中國人數,下折線是其他國家。可看出成長趨勢。
資料來源: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CSSE中心。

據魏聰洲指出這座P4級生化實驗室,是法國前總理皮埃爾•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於2004年核定的技術輸出中國的項目。這個核定引來爭議,因為這代表中國將大大提昇生化武器能力。對此疑慮,法國只在合約要求不得轉作軍事用途,也無法執行監督中國政府在境內複製實驗室。 

武漢病毒是動物傳染人類致病的冠狀病毒,冠狀病毒極易變種。第一階段的變異,病毒傳播途徑局限在動物傳染人類。它們離開動物到人類身上時,因動物的免疫系統和人不一樣,病毒無法生存就無法使人生病。當它成功變異,適應人類免疫系統,還只能活在人體內,難以人傳人。這時,消滅病源就可以阻止疫情擴散,這是防疫的關鍵時期。中共官方在2019年底,疫情開始出現時,錯過阻止武漢病毒擴散的黃金時期,在有足夠條件控制疫情的時候,選擇隱瞞疫情,除了控制言論(逮捕八位散佈武漢疫情的「謠言者」),當局什麼都不做。

為什麼中共的治理會這樣?日本學者松田康博(Yasuhiro Matsuda)近日接受「RFA自由亞洲粵語」訪問,從武漢疫情談中共高層決策。他認為習近平政府的決策與執行很有問題。首先,沒有橫的聯繫,沒有協調機制,沒有諮詢的智庫,所以,第一線執行決策的機構,常常會在現場撞車,如日前的湖北疫情的官方記者會,湖北省長王曉東對口罩數目,就更改了三次,對於防護衣等物資,王曉東先說短缺,武漢市長周先旺隨後則說緩解。兩位湖北高層說法自相矛盾,可見局勢混亂,人員疲憊。

松田康博也以香港問題為例,他認為習近平不了解為何民眾會對反送中條例(修例)反彈,所以,決策處處挫折。為何決策高層會無法正確理解問題呢?松田康博認為習近平2013年上台以來,因反貪腐、國安,到處抓人,官員隨時被雙規,輿論常常觸及敏感議題而被整肅,形成一個不敢講真話的社會。 當社會不敢講出實情,領導人怎麼正確決策?正確判斷?習近平以為過去因為貪腐,造成浪費與效率低落,所以改成集中權力的決策模式,將權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他以為這樣可以果斷而有效率,但沒有一個平台與制度,下層各級官僚不敢說真話,配合習近平,讓習近平的決策很像做出「大躍進」窳政的毛澤東。毛澤東即使徹底看見自己的決策失敗,也因為怕下台而不承認,展開進一步的全面的權力鬥爭。松田康博指出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反對黨、上位不肯認錯,出錯由下層承擔,會造成下層怠政,造成決策塞車,下層官僚對敏感問題不敢做主,層層請示,所以造成決策大塞車。他觀察習近平對於長期觀察的議題,決策品質會好一點,但問題在於決策都會有時間壓力,臨時重大意外發生,例如此次武漢疫情,就會看出這種決策模式的局限。〈為什麼習近平發話後武漢肺炎確診及死亡人數恐怖攀升〉,指出武漢早在去年12月8日就傳出疫情,但卻到1月20日,習近平表態後,武漢當局才大轉彎,開始公布疫情真實數字,兩天後武漢封城決議救出檯了。在此政策大轉彎之前,武漢市政府還舉行有四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1月20日,武漢市還向全市派送20萬張「惠民旅遊券」,讓市民免費暢遊黃鶴樓等30個武漢風景區。若非北京最高層習近平表態承認疫情,武漢對疫情的裝瘋賣傻,可能還會持續下去。

民主內閣制度的國家,可以倒閣,國會改選。總統制的民主法治國家有任期,但習近平沒有任期,也似乎看不見問責制度。這樣的決策模式,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反對黨,沒有情報與決策的平台,第一線與下層揣摩上意,知情不報,釀成巨禍,恐怕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松田康博教授說:「我很擔心這樣的中國。」有這樣的鄰居,面臨這樣看不見、摸不著的致命病毒,隨著國際旅行便利而四處傳播,台灣能不戒慎恐懼嗎?


註一:Gabriel D. Crossley, China virus outbreak pressures already weakened economy, JANUARY 27, 2020 / 6:11 PM.

參考書:《瘟疫與人》、《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第四級病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西歐憑什麼(三)誰丟掉中國--台灣篇
【政壇迷途】  迷航的黑鮪魚—蘇嘉全
【知彼知己】  台灣到底誰在打恐嚇牌?—你必須知道的中國解放軍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BBC新聞網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