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全球瘟疫災難,習近平會被「武漢肺炎」擊垮嗎?

名家觀點
2020-02-01 |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AP)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文/陳昭南

如果你是習近平,面對疫情繼續擴散蔓延和中國各城市被迫必須封城的巨大壓力下,你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會被捏碎嗎?而更多的人則更關心:習近平親手推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運動,在這一次防疫大作戰中,會不會被「武漢肺炎」給打垮?

2018年3月底美中貿易戰開打,中國經濟暴露快速下滑嚴重危機;2018年8月非洲豬瘟疫情蔓延,周邊鄰國多數中鏢貽禍匪淺;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抗爭如火如荼,於今方興未艾;2019年12月武漢肺炎病毒引爆並迅速散播開來;2020年1月台灣817萬張選票堅定對中國說〝NO〞,親中政黨一敗塗地;這不同時間不同事件都像似幾把堅韌利劍,分別刺向習大帝的心臟,令之左支右絀陷入重重難關中。


中共統治的國際信任度面臨破產最大危機

其中尤其是正在擴大滋長中的「武漢肺炎」這把大火,簡直就快要把中國跟世界之間已頻臨破產邊緣的最後一絲信任感推進到灰燼中了。如此一來,「武漢肺炎」這突如其來的無國界病毒所直接衝擊的最大對象很可能就會是中共政權所汲汲營營的合法性了!

而,這一切的發生,都始自於2018年3月11日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會議通過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修憲案,易言之,就是習近平正式稱帝。

截至1月30日24時止,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其官網公布對於中國的武漢肺炎累計數字顯示:中國確診病例已達9694例,死亡213例。此外,香港有10例、澳門7例,其他國家確診109例包含台灣9例、泰國14例、日本13例、美國6例等,全球確診病例已達9820例。

30日旺中集團的《中時電子報》則以「美日撤僑 赴陸航班爆停飛潮」為標題發布新聞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稱「武漢肺炎」)疫情在多國傳出案例,包含英、美等多國在內的航空公司在29日對外宣布停止部分或全部來往大陸的航班,以防止更大規模的疫情傳播。

該報導同時指出:此外,美國與日本已經從「封城」的武漢撤出數百名公民,南韓首班包機今天(30日)上午10時將從仁川國際機場起飛,接回滯留當地的僑民,次一架包機將於30日中午出發。法國、澳洲、紐西蘭、土耳其、馬來西亞也打算跟進。」

遲至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才終於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該組織認為「目前在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確診病例增加,是做出這一宣佈的主要原因。」

首先是武漢封城,接著是湖北封界禁止出入,然後各國飛中航班相繼停飛,中國很可能即將被迫進一步成為被隔絕的另一天地。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法國航空已經宣佈停飛所有中國航班。(美聯社)

羈留武漢的台灣人成了人質,只能等待罩頂的人道災難?一時間風聲鶴戾,全球全面進入緊急防疫作戰狀態。然而最可鄙的,當台灣政府要求派機到武漢撤出尚羈留在疫區的台灣人時,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卻透過新聞稿表示,在湖北的台胞得到妥善照顧,並不需要台灣包機遣返。

民進黨不分區新科立委范雲氣得在臉書上痛罵國台辦說:「人命的事你拿來做政治考量」?更批「中共眼中的台灣人就只有統戰價值」!

問題是:中共從來都只有政治考量,幾時願意跟我們台灣考慮過人道救援的呢?如果中共在這次混亂的疫情作戰過程中,看待中國人自己同胞都如此粗暴踐踏,他們如何會願意付出更多慈悲之心善待台灣人多加幾分呢?

這一點還是資深記者鄒景雯在1月29日發表的《
台灣人為何不准撤?》一文裡寫的最直白:

倘若同意台灣包機,在各國一片撤僑聲中,中國顯然是擔心在國際間造成混淆?因為,撤僑是指一個國家的政府透過外交手段,把僑居在其他國家的本國公民給撤回母國管轄區域的外交行為,如果給外界產生台灣也自湖北撤僑的觀感,豈不是承認了台灣或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在中國眼裡,台灣是其一部分,中華民國早已滅亡,這包機當然是飛不起來的,台灣人在武漢,就等同武漢人待遇,聽命封在城裡配合防疫就是。

政治野武士黃創夏對此也在臉書上揶揄痛批:

如果想要證明還有存在的價值⋯⋯此時此刻,國民黨的「連爺爺」、「老馬哥」等等,不是更應該打個電話過去給北京,要求自稱是國民黨「老朋友丶好朋友」的習近平下令國台辦,讓台灣派出專機,接回正受困疫區的台商!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南韓派出專機撤僑後,歸國僑民一落地就被專車接走隔離。(美聯社)

維穩重於防疫,中共充分暴露其不仁本質

且先回觀疫源區的中國境內又是怎樣看待這一場防疫亂象呢?

紐約時報記者袁莉在1月29日的一篇報導《
疫情危機讓中國穩定表象出現裂痕》揭露:

這次冠狀病毒爆發已在中國造成了100多人死亡,近6000人確診感染,患者主要集中在武漢和湖北其他地區。政府對疫情的響應有時遲緩,有時看上去隨意,對在網上批評政府響應的人來說,這場危機促使他們重新思考中共統治下大局上的取捨:為換取穩定和繁榮的許諾,人民放棄了個人權利。

一名網民在社群媒體網站新浪微博上寫道:「看似虎虎生風的現行體制,一次治理危機就被衝垮成這個樣子。」

「我們交出權利換來的被保護,」這位網民寫道。「何種程度的保護,我們積年累月的政治冷漠會把我們推向哪裡?」

這條微博被轉發了7000多次、點讚了27000次後被審查員刪除。

面對來勢洶洶的病毒戰爭,中共所自曝的困窘乃源自於的制度性的結構化之失控與失能並導致對於疫情的嚴重失治。

1月27日另一專欄作家馬克斯·費舍爾(Max Fisher)於紐約時報發表的評論《
病毒危機暴露中國政治體制深層缺陷》一文中有相當闡釋,他分析說:「外界可能懷疑拖延的背後是企圖掩蓋事實真相,但在專家看來,更令人擔憂的問題是中國(中共)體制存在的根本弱點。」

他接著寫道:中國僵化的官僚體制不鼓勵地方官員向中央上級報告壞消息,而他們可能需要這些上級的幫助。該文認為這個體制還將地方官員彼此隔離開來,使他們更加難以全面了解不斷升級的危機,更不用說控制了。這次的病毒危機再一次暴露出「中共體制中一些最深層次的缺陷和矛盾。」這些長期困擾著中共領導人的缺陷似乎無處不在,從官員應對冠狀病毒爆發的速度,到中共多年來無力解決某些健康風險問題,專家們早就警告說,那些風險可能導致如今的這種疾病爆發。

 

2020年1月30日,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亦即全球公衛緊急事件(AP)

中共的政治弱點,也正給世界帶來嚴重後果

該篇分析文章還引述另位牛津大學的知名中國問題學者許慧文(Vivienne Shue)說:「這在中共的中央與地方關係中是一個永恆的主題。你不想成為那個(為上級)帶來壞消息的人,」許慧文女士說,北京的中央領導人與從事日常管理工作的地方官員之間的鴻溝,在這個體制的運轉中是一個「核心難題」。這樣一來,位於中央與地方分界線兩邊的官員們就會「做出許多適得其反的、不合理的事情」,以求控制和擺布對方。這包括隱瞞有關潛在危機的報告,因為地方官員希望能在上司發現情況之前解決問題。

馬克斯·費舍爾總結說,這件事(武漢肺炎)已經讓人懂得了可能會給中國帶來嚴重後果的政治弱點,隨著感染的蔓延,這些弱點會給世界帶來嚴重後果。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教授、CDC長期顧問威廉·沙夫納(William Schaffner)表示,他們擔心中共衛生官員仍未發布有關武漢病毒爆發的基本流行病學數據,這使得遏制疾病爆發的工作更加困難。他說,如果這次疫情在美國,那麼這些問題現在就會得到答案,這些答案將有助於疾病研究者更快制止疫情爆發。

中共崛起並進一步要稱霸國際的政治邏輯所擅長運用的武器,就是14億人口消費力和勞動力的龐大市場之誘因,並倚之四處脅迫每個垂涎於此等「發大財」機會的全球化企業,再導之對於該亟欲進入或已進入中國市場的企業去反逼其母國向中國妥協或跪降。說白了,就一個千古不變的詞「貪婪」!因為中共早已看穿資本主義社會追求無限利潤的最大企圖之本質,而當年打著「階級鬥爭」旗幟發動「農民革命」起家的中共政權,原本就很擅長於以利誘之、以利逼之,再以利控之。

可是,面對病毒疾疫的侵襲奪命,中共這一套看家伎倆當然毫無用武之地,而「維穩重於一切」的太上極權治國法則,正好適得其反地提供「武漢肺炎」不受控地姿意蔓延開來。

 

武漢肺炎疫情升高,連首爾德壽宮的古裝護衛都戴起口罩,絲毫不敢馬虎。(美聯社)

武漢封城,北京依然歌舞昇平,武漢人成了棄民!

一月23日習近平終於於凌晨2時下令宣布:10時起對武漢封城。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於1月25日的報導《
武漢封城,面臨人道災難》評論說:

可注意的是,這場被全世界媒體聚焦的國難在封城當天卻沒有上官媒的頭條,當天黨媒頭條仍然是國家領導人在北京參加團拜會,歡聲笑語辭舊迎新,習近平在團拜會上有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講話,隻字未提武漢!彷彿習主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並不包括上千萬被病毒圍困的蒼生!面對災難,從地方政府的瞞報不作為到中央的粉飾太平,中國每天都在詮釋習近平的中國治理理念。

中共中央政府仍然牢牢控制著政治和宣傳機器,這些機構都強烈試圖淡化病毒危機的嚴重程度。在上週六(25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之前,習近平和其他高級官員的行動一如往常,彷彿完全不存在危機,他們於上週四(武漢封城之前)仍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了慶祝農曆新年的招待會。等到終於公開表態時,習近平卻還在強調「維護社會穩定」的必要性。

不能已於言者,就在那同一時間裡,中共的宣傳機器開始大力宣傳美國流感死亡人數很多、台灣愛滋病有嚴重,同時還發動「網軍」翻牆出征台灣,批評台灣暫停出口醫療用口罩是見死不救,很明顯地要將焦點轉移到國外。而很不幸的,馬英九急於表態的發言,正好趕上了這一波「配合」時點,他在28日痛批「政府不捐口罩給大陸,不僅氣度不夠,以後回頭看,會發現政府沒人性,非常失策,也非常沒愛心。」儘管他事後改口說「應該在自己供應無虞的情況下再來出口比較合適。」卻已難挽其失言窘狀。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民眾也忙著排隊購買口罩。(美聯社)

獨裁政權「把人視為牲口處理」,錯了嗎?

1月25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強調,面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必須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深刻認識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從黨媒的這段話去看,習近平被形塑的形象就是戮力處理疫情的偉大領導者,還不忘強調這是中華民族的偉大歷史。一直到中央定調要防疫之後,人民日報才首次把防疫訊息放到頭版,而此時受到封城影響的人口數已經是台灣人口的兩倍有餘了。

留美博士陳方隅在其臉書上感慨地說,套句中共研究專家的話:「把人視為牲口處理」很可能是共產黨的長期有效策略。穩定政權是首要考量,對獨裁者來說,只要政權可以存續,就可以透過各種宣傳機器來宣稱自己的治理績效很好(而且還可以透過大外宣砸大錢,向全世界做這種宣傳),如果真的有人民起來反抗,那也可以透過軍隊和警察等鎮壓手段去處理掉,威脅不大。至於實際上的治理績效和犧牲了多少人,那都只是維持政權的工具而已。

PTT上有一則引自「法廣」的貼文《
中國人對中共發出怒吼》正好可以做為本文的一個註腳:

一名已確診感染病毒的武漢市民發帖說:「在這次危機過去以後,我可能已經離開這片被詛咒的土地了,但還是希望你們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個真正以保護每一個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這個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財產,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來,我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民族偉大復興!我也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幾帶幾路!我更不會關注什麼國土大幾寸小幾寸的台灣獨不獨統不統!我只想在危機來臨時能有飯吃,有衣穿,有人照顧和治療我的家人!從今天開始那套宏大敘事的狗屁玩意都給我滾遠點!我首先得是個人,活人!對不起,一個在危機時刻讓我自生自滅的政府和國家,我愛不起!」

武漢棄民的悲鳴,所代表的寧非是此際中國人民在面對瘟疫災難時的集體焦慮之真實感受麼?

 

武漢肺炎疫情升高,當地正在加緊興建專門收治病患的火神山醫院。(美聯社)

日本、加拿大同時發聲支持「台灣加入WHO!」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只要發生災難,人民永遠是受害者。但這一次,不只是中國人民面臨生命的集體威脅,習近平所領導的中共政權於今也必須被迫面臨了合法性和信任度的最大危機,再多造幾艘航母,再多幾次耍狠的文攻武嚇,也無補於這一次嚴酷的防疫大作戰!

繼美國之後,30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參議院質詢中,極為罕見且果斷地表態:東亞防疫缺一不可,「台灣有必要加入WHO!」他公開表態說:「台灣有參加WHO的必要性。在防疫和公衛政策的前提之下,應該先排除『政治立場』,否則要維護地區全體的健康、進一步阻止感染擴大,將變成棘手難題。」

同一天,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也在國會答詢時,首度明確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杜魯道是武漢肺炎延燒迄今,公開支持台灣成為WHO觀察員的最高層級國際領袖。

危機就是轉機,但會是誰的危機,又會是誰的轉機?

最後還是得回到文首所提到的一個最值得關心的基本問題:習近平會被這幾把齊發的利劍給擊垮嗎?

對於站在醫療前線的醫護與相關防疫人員們,正日以繼夜,非常辛勞地為台灣築構堅實防護網,謹以此文表達最大敬意和謝意。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西歐憑什麼(三)誰丟掉中國 --中國篇
【武漢肺炎】非洲爆武漢病毒首例 全球流行是人禍?
【評論】西歐憑什麼(三)誰丟掉中國--台灣篇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風傳媒文章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