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武漢肺炎】防疫與政治—台灣的智慧及抉擇

名家觀點
2020-02-15 |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影片畫面)

文/陳秉楠

病毒哪管人類的政治!武漢病毒會是惡毒的傳播模式嗎?

有些台灣民眾在抱怨口罩取得不易時,與種種防疫措施所造成的不便,似乎忘記我們面對大自然所應有的謙卑。因為,疫情在人類歷史上,多數時候是更糟的。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在《下一場人類大瘟疫》一書中,針對SARS,提出「病毒傳播模式」的觀點:
     
SARS對人體的固有影響方式:症狀出現得很早,患者在具有高度傳染性之前,會先表現出種種症狀。頭痛、發燒和發冷,甚至還有咳嗽等症狀都在先期發作,那時病毒還沒有大量釋出、感染旁人。就連2003年的幾位超級傳播者,也似乎都有這種現象。這種事發順序,讓許多SARS病例得以盡早辨識、確診,住進醫院,並在他們達到感染高峰期之前就和旁人隔開。這對控制疫情很有幫助。(註一)

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指出,還有另外一種「惡毒的模式」:危險在先,警告隨後才來。SARS先有症狀,再發病的順序,和流感與其他眾多疾病相比都是顛倒的。高度感染性往往比症狀更早出現,相差了好幾天。筆者認為,對照確診武漢肺炎的病患沒有症狀、檢驗難以一次驗出陽性的情況,這次,我們人類難道遇上了難纏的敵人嗎?台灣的防疫沒有大意的空間。

 


2003年爆發SARS疫情。圖片來源:BBC

台灣在防疫與政治之間的智慧與抉擇

武漢肺炎疫情,或恐迎來中國10日復工後的新高峰;台灣目前七萬人自主隔離,預計清明節假期是新一波疫情考驗。雖然全球努力防疫,與病毒變化的時間賽跑,但也因未來尚未明朗,各國防疫能量有其上限,所以,各國防疫目前趨於嚴格,例如:日本對於鑽石公主號的處置、新加坡李顯龍政府如臨大敵。

由此來看,我國之前提出第二架次的武漢台商班機,必須以高規格條件檢疫,被中國有關單位視為政治操作,但卻是必要措施。2月11日,我陸委會傳出可有條件審核中國配偶未成年子女來台,反彈聲浪四起。2月12日晚間,有鑑於陸配子女入境,台灣民間反彈大,衛福部部長陳時中與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就各所轄專業領域,給予決策建議,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蘇貞昌交換意見後,決議撤回。過程中,陳時中部長一番「國籍選擇說」,仍在不同立場的輿論同溫層中發酵。賴中強律師在其臉書發文,指出這項撤回決議所牽涉的法規,牽涉國籍法原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入出國及移民法、戶籍法、大陸地區人民在臺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大陸地區人民在臺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及定居數額表。陸委會今天踩煞車的決議,當然有疫情穩定後,兩岸關係長遠的考量;但面對來勢洶洶、混沌未明的疫情,衛福部考量台灣整個防疫量體,做出撤回決議的建議,也是理、法之中—只要我們別被對疫情的恐懼,還有台灣民族主義的氛圍,蒙蔽了我們人民的智慧。

大疫當前,可見我國政府高層、人民,在防疫專業、資源、相關法規、人情,乃至時間壓力下(例如:我政府協調千里送武漢血友病藥),有許多天人交戰、不得不的抉擇。


中國的「防疫—政治」協奏曲

中共面對疫情,從有關單位12月8日知道而隱匿疫情開始,到李文亮醫生之死的網路操作,無一不是政治考量。其他國家,如美國、日本、南韓、新加坡、義大利等31個國家,多以程度不一的「拒絕中國公民入境」阻絕疫情,其他四十多國則要求入境繳交健康檢查表與配合疫情篩檢。可見各國以防疫專業考量,將自己國人健康,擺在第一,把感染風險降到最低。

當以政治考量疫情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1月20日武漢疫情公開,香港特首林鄭就一直以政治角度看疫情,而非以公共衛生專業考量,香港人對2003年SARS群聚感染的恐懼仍記憶猶新,所以激起香港醫護人員一波罷工,逼林鄭特首考量香港的醫護能量與地狹人稠的特性,關閉與中國的邊界。但林鄭卻沒有積極作為。果然,香港有了第一起武漢肺炎群聚感染事件。根據台灣中央社報導,在香港青衣長康邨康美樓不同單位的2名居民確診感染武漢肺炎。75歲男患者於1月30日發病,他曾隱瞞到過中國;另一名是62歲女患者,專家懷疑從未密封的排水管通風管傳染,相關居民緊急疏散隔離。林鄭以政治考量,錯失防疫良機,台灣當然別重蹈覆轍。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片來源:資料照

何況,中共並沒有向台灣遞出橄欖枝,仍處處打壓我們。WHO忽視台灣的防疫需求與在全球防疫上的貢獻,並將台灣改成「臺北與其他地區」,同時,ICAO(國際民航組織)不僅不意外拒絕我國加入,連友邦呼籲我國加入的聲音都要打壓—ICAO在Twitter上封鎖帳號事件。此外,中國疫情緊急的當頭,仍於24小時內,二度派戰機繞台—中共高層似乎在對內展現自己仍可以控制解放軍。請問,中共這些滿滿惡意的作為,哪一個不是政治意味濃厚?這樣如何讓台灣人民有好感?如何讓人支持民選的台灣政府協助中共?

中國史上,那289場瘟疫……

中國在2月10日復工,面對疫情與經濟,中國政府仍然想要宏觀、微觀調控,雙管齊下嗎?各國正在嚴密觀察復工對疫情的影響;同時,武漢正在進行大排查,盡力找出確診病患,進行一切必要措施,包含強制隔離(就不指名那些令人覺得荒謬失笑、無語問天的視頻了)。中國政府此時將公權力極大化,用西方民主政府難以想像的方法,想控制疫情:封城、封省、封閉式管理,政府可強制徵收民間物資、這省攔截那省物資、有條件復工,各地上演著疫情宣傳的「可防可控」。可是回到12月8日,相關單位知道疫情的當下,不是最容易讓災難化於無形的時刻嗎?悼念李文亮醫師之死的「不能不明白」,或許讓很多中國網友、台灣朋友醒了。

要覺醒,就徹底一點。統計中國西元前243年到滿清滅亡的1911年,共發生289次瘟疫,光是湖北就發生31次(註二)。這不是湖北第一次起疫。

大衛.逵曼說:人類為經濟發展破壞環境,就是跨物種流行病的起因。所有的瘟疫都有第一個傳播源,第一天的傳播路徑。模擬瘟疫傳播全球的電影《全境擴散》,給了這樣的思考與答案:某跨國公司看上了中國市場,在中國設廠,該公司的鏟土機破壞了蝙蝠的棲息地,使得蝙蝠飛入中國廣東鄉下的養豬場,蝙蝠糞便污染了養殖場,使原本在蝙蝠上的病毒得以在豬身上突變演化成可以感染人的病毒株。溫體豬送去餐廳,再藉由餐廳的飲食餐具的途徑,感染倒楣的人。

Day 1。


註一: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蔡承志譯:《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臺北:漫遊者,2016),頁216-218。
註二: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McNeill)《瘟疫與人》的附錄。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習近平的「人民戰爭」能摧毁「武漢肺炎」病毒?
【内幕追踪】扼殺桃園埤塘綠電的黑手
【評論】解毒者即投毒者,中共內鬥上綱到生化武器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