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落實防疫】確實居家隔離 慎防超級傳染者

名家觀點
2020-02-20 | 內政部居家隔離宣傳配合新劇《想見你》引起討論(內政部粉專)

文/陳秉楠

昨晚(2/19)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公布第24例,是北部60多歲女子。個案1/22發燒就診,至確診至少已經28天。目前已掌握她密切接觸360人,進行隔離防疫與初步篩檢中。截至今日,台灣疾管署公布「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2019-nCoV)資訊,尚未有「超級傳染者」(Super-spreader)出現。但南韓出現一位「超級傳播者」。一位61歲的婦人,感染了13個人。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黃立民認為,一般疾病帶原者最多可傳染4人,超級傳播者可能傳染超過10人。

台南居家檢疫隔離的花淑珍,17日失聯,台南市府高度重視,18日馬上找到。台南衛生局祭出罰則,以儆效尤。畢竟,在疫情高張的現狀,不能再重演高雄的確診台商趴趴走,造訪高雄金芭黎舞廳等群聚場所,造成防疫漏洞。

 


台南居家檢疫隔離的花淑珍,17日失聯,18日馬上找到。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目前,依《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第1項第4款,與〈「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020年2月7日函文〉規定,可以公布居家隔離檢疫失聯者的姓名。請民眾配合,切勿大意成為防疫漏洞。

筆者邀請讀者,以最確實的防疫,和最具體的期盼,希望我國在天氣變熱前,不會出現大規模社區群眾傳染;等天氣變熱後,疫情逐漸消歇。那時,我們就可以大呼:「我們守住了!」這倚賴台灣的居家防疫須確實做好,以及提高國民認的防疫知識,增加防疫資訊的滲透與透明,政府與民間,通力合作的重要性。


SARS的「超級傳染者」(註一)

SARS的傳染模式,是先有症狀,然後發病,達到傳播的高峰。這有助於醫護人員辨識、檢疫與分流病人。但目前所知的2019-nCoV(前稱:武漢肺炎),可能不是這個模式。但當時仍然出現了幾位「超級傳播者」,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一、周作芬(化名)

2003年1月,廣州海鮮批發商「周作芬」來到一家醫院,觸發了後來席捲全球的一波感染。 香港傳媒報導,宣稱他前後共感染130人,《下一場人類大瘟疫》則指出他確實造成60人感染。周作芬又感染了治療過他的醫師劉劍倫(時64歲)。

二、劉劍倫

2003年2月21日,受到感染的劉劍倫,住在香港京華國際酒店(2006年改名「九龍維景酒店」),他住進911號房。隔天,他症狀嚴重到住進加護病房,他在3月4日就因SARS過世。問題在於當時國際間,還沒有意識到這是嚴重的人傳人傳染病。

三、多倫多士嘉堡的關老太太(註二)

劉劍倫離開京華國際酒店隔天,這位加拿大老奶奶也結束香港行程離去。她住904號房,就在劉劍倫房間沒多遠。她與劉劍倫只重疊一晚,2003年2月 21日那晚,誰知道她與劉劍倫是否曾搭同一部電梯?在走廊間錯身而過?總之,她受了感染,因為沒有出現症狀,也沒有不適感覺,她登上班機回到加拿大多倫多,她首先傳染了自己44歲的兒子,進到醫院多倫多約克郡醫院,又傳染了醫護人員,醫護人員被傳染後,又傳染其他人。最後,可溯源到她的感染人數,多達好幾百人。其中一位菲律賓女性看護,當時在安大略工作,她也被這波疫情感染,並帶著SARS回到菲律賓呂宋島,再引發新一波感染。筆者也要特別指出,台灣SARS第一例據說是赴廣州的台商,但以劉劍倫為感染源頭的擴散群中,也有一位台商,當時也住在京華酒店九樓,他也回到國內而發病(註三)。

四、新加坡莫佩詩

2月25日,新加坡的莫佩詩 (Esther Mok),是一位年輕女性,在購物天堂香港,享受度假。她與朋友住在香港九龍京華國際酒店938號房,與劉劍倫同一樓層。她回到新加坡後,開始發病,住進陳篤生醫院。接著,她媽媽、爸爸、教會牧師都因為症狀是咳嗽且痰中帶血,來到醫院—牧師當時只是去探病。然後是她的外祖母、她的舅舅,到了3月13日,接觸過莫佩詩的四位護理師同時請病假。

疫情擴散,莫佩詩成為新加坡的超級傳播者。到了七月,最後一位SARS病人離開陳篤生醫院,總計超過兩百多人染病,有33死亡。莫佩詩的父親、母親、舅舅、牧師都死了,莫佩詩撐了過來。

 

SARS超級傳播者造成多例死亡。圖片來源:資料照

從上述案例的描述,可看出越早檢疫出患病者,截斷感染鏈的重要性。因此,居家防疫隔離者,是守住防疫的第一線,有其必要性。筆者要特別指出「「超級傳播者」」本身並無故意,請讀者要留意的是,他人在無自覺的情況下,成為防疫的破口,但毋須污名化防疫隔離者、確診者與超級傳播者。

J.O.羅伊德-史密斯(J. O. Lloyd-Smith)在《自然》期刊論文,指出倘若超級傳播者,在疾病爆發期間還能辨識確認出來,那麼控制措施應該著眼於隔離這些人,而不是把力量分散到整個更廣泛的人口群。反過來講,倘若你隔離了49個有感染力的患者,卻漏過1人,而這個人恰好是超級傳播者,那麼防疫措施就是失敗了,我們可能就要面對大流行(註四)。問題在於,從第20例確診的妹妹,採驗四次才確診,成為台灣第23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2019-nCoV),相較於SARS,似乎沒有那麼容易辨識。

有鑑於此,筆者肯定台南在24小時以內,找到失聯的居家隔離對象。近日,臺北、新北、桃園也出現失聯對象,所幸都在還算短的時間內找到。防疫是不怕一萬,只萬一,筆者懇請讀者支持各縣市的防疫動員。我們應該慶幸,那位春節確診的高雄「趴趴走」台商,他不是超級傳播者!


註一: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蔡承志譯:《下一場人類大瘟疫:跨物種傳染病侵襲人類的致命接觸》(臺北:漫遊者,2016),頁174、189。
註二、三:李浩然:〈SARS的加拿大國家記憶〉,https://kknews.cc/zh-tw/news/85bxojl.html。
註四:Lloyd-Smith JO1, Schreiber SJ, Kopp PE, Getz WM. Superspreading and the effect of individual variation on disease emergence. Nature. 2005 Nov 17;438(7066):355-9.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西歐憑什麼(四)中東的掙扎:從阿拉伯到伊斯蘭的轉化
【武漢肺炎】防疫與政治—台灣的智慧及抉擇
【評論】習近平的「人民戰爭」能摧毁「武漢肺炎」病毒?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內政部粉絲專頁

作者

陳秉楠

已婚,育有二子。高雄成長,臺北求學,並在北部發展學術、教學與文創職涯。目前定居桃園,為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