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管仁健觀點】馬英九那種來自地獄的「同情心」

名家觀點
2020-03-02 | 前總統馬英九。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本文轉載自新頭殼

文/管仁建

「納稅養雜碎,人渣談人權。」洶洶來襲的武漢肺炎,讓這位出身特務家庭,年輕時是職業學生,戒嚴時代專門蹂躪人權,害陳文成的孩子永遠見不到爸爸的國民黨抓扒仔,這幾天卻為了配合祖國的統一大業,忽然又變得好忙喔!

2020年2月28日《新頭殼》報導〈
再對武漢包機發聲!馬英九:能兼顧防疫與人權 為何不做?〉:

前衛生署長葉金川近日點名馬英九對防疫少講話,馬英九昨天對此回應,他是關注兒童人權。

馬英九今天上午出席『無悔的鬥士―陳明忠先生追思會』受訪時指出,他從沒有談防疫,是談兒童權益,這是不一樣的。他認為,若能兼顧防疫與人權的話,為什麼不做呢?

他說,『小孩已經3天沒上課了,他們難道沒有一點同情心嗎?』他呼籲,雙方應各退一步,不要爭執政治,為了下一代的教育,趕快達成共識。……


亞斯左冷禪VS.政壇岳不群

馬英九出席陳明忠的追思會,就是一場典型的政壇荒謬劇。政治犯陳明忠會在戒嚴時代坐這麼多年的牢,全拜保密局之賜。1946年軍統局改名保密局,馬英九的外公秦承志,當年就是軍統局第三處處長,專責反動與暗殺;母親秦厚修還是保密局報務員。

馬英九這種職業學生,當年會被蔣經國提拔,靠的不就是特務家庭的背景?如今馬英九來追悼陳明忠,就像他忽然關心起「兒童人權」一樣,除了「貓哭耗子假慈悲」以外,還真想不出其他更恰當的形容詞。

2016年馬英九下台時,民意支持度就只剩9.2%,但這還不是最低點。武漢肺炎肆虐後,這位眼裡「只有中國心,沒有台灣人」的政客,竟不顧台灣人的死活,痛批台灣政府「沒有人性」且「沒有愛心」,主張趕緊將台灣人保命用口罩捐給中國。1月28日馬英九在高雄時說:

「台灣現在口罩應該還有能力捐給大陸,尤其是全世界都在捐,如果我們不捐的話,不但顯示我們氣度不夠,也表示對於國際事務很陌生,人道援助不應考量政治,我們的政府應趕快運送口罩至大陸。再不做的話,以後回頭看,會發現政府沒有人性,是不好的標誌,全世界都在援助,屬於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卻不做,是非常失策、非常沒有愛心的。」

一心想當首任特首的馬英九,現在連下台時僅剩9.2%的支持度都不要了。很多鄉民將馬英九這些完全不理會台灣人死活的言論,與支持度也在繼續探底的柯文哲相比。但只要仔細分析,就能發現馬與柯還是不同。

柯打著「亞斯伯格」的神功護體,堅持「我柯文哲講話就是這樣,高興不高興隨便你。」因此在柯文哲眼中,「同情心」本來就是個比屁都還不如的東東;然而馬英九剛好相反了。

柯文哲若是台灣政壇的左冷禪,擺明就是要當言行合一的真小人;那麼台灣政壇裡的岳不群,滿嘴仁義道德,全家男盜女娼的偽君子又會是誰?這位岳不群還是開放鄉民投票比較好吧?


災難時「來自地獄的祝福」

馬英九一生從不怕人罵他是假僑生,是職業學生,是黨國抓扒仔;但他最怕媒體批評的,還是說他缺乏同情心。因此線上記者都清楚,馬英九最愛強調的,就是他的「同情心」。難怪像是武漢肺炎這種災難一來,他就立刻要搬出他最拿手的「來自地獄的祝福」。

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侵台,高雄、屏東與台東災情慘重,至少造成681人死亡、18人失蹤,農業損失超過新台幣200億元,是台灣氣象史上傷亡最慘重的侵台颱風(1958年的87水災,僅是熱帶低氣壓,並未形成颱風)。媒體稱為「88風災」,但由於北部災情較輕,以致剛沐猴而冠的馬英九完全輕忽。

8月7日晚間,莫拉克颱風發布警報時,馬英九還跑去喝詩人詹澈的喜酒。後來接受外媒採訪時,又用英文回答:「就是因為災民沒有了解這次風災的嚴重性,才會沒有撤離。」短暫的採訪裡,馬英九竟然用了6次的They來強調是災民疏忽。真的就是鄉民描述的:「We在喝喜酒,They死守家園,不關I的事」。

到了8月10日,姍姍來遲的馬英九,巡視台東太麻里災區時,離開前一對母子衝上前來跪地陳情。原來是家人失蹤,報案卻未被受理,想和馬總統見一面,卻遭國安人員擋下。在媒體簇擁下,母子倆終於見到了馬英九,孩子哭著問馬總統:「我們家都投票給你,為什麼要見你卻這麼難?」

出生於專門讓人家破人亡的特務家庭,馬英九對家破人亡的家庭,總是具有異乎常人的「同情心」。馬英九隨即強調,失蹤案件已經受理後,但災民仍不斷哭訴,馬英九非常不耐煩,竟對著鏡頭皺眉直言:「我知道你們家屬的感受,但現在不是見到了嗎?」

8月12日馬英九在高雄旗山國中探視災民代表,不但跟遲到大王韓國瑜有得拚,遲到了3小時,到了之後仍滔滔不絕地宣示聖諭。災民久候不耐哭喊:「不要再講話了,趕快救人!」而馬英九一度回身,對災民用食指比出「噓」的手勢。

9月15日下午,馬英九到了嘉義阿里山來吉村,在國軍中庄營區設置的災民收容中心「中庄之家」,與安置在該處的災民座談。座談進行到尾聲時,突有來吉村災民起身拉起「馬總統救救來吉村」的白布條陳情,口中並喊著「救救來吉」。

馬英九忽然發現致詞被打斷,很不耐的立即回應「讓我講完再救你們」。此話一出,陳情的災民也都當場愣住。當馬英九終於把想說的話說完了,陳情民眾再度拉起白布條,由於白布條面對馬英九,馬英九竟請災民轉過身,以特有的「他馬的同理心」告訴災民:「面向鏡頭,不然拍不到,(布條)就白拿了」。


那些加倍的「來自地獄的祝福」

2000年政黨輪替後,台灣已經正式走入民主國家。因此在2009年遇上88風災的災民,面對來勘災的馬英九,當然不可能再像面對蔣經國或習近平這樣,高呼「聖上英明」或「叩謝皇恩」。所以馬英九會把來陳情的災民視為「有敵意」,說出那些「來自地獄的祝福」,也是人情之常。

但對毫無「敵意」的災民,馬英九展現那種感同身受的「同情心」,卻是加倍的「來自地獄」。例如88風災時,高雄縣那瑪夏鄉2歲與5個月大的李姓姊妹,不幸遭土石流滅頂。還好她們的外公奮不顧身,徒手在泥水中尋找,終於救出姊妹倆。但兩姊妹分別被掩埋長達2分鐘與5分鐘,警消擔心在土石淹沒期間造成腦傷,8月12日被直昇機救下山後,隨即轉送署立旗山醫院治療。

可是馬英九去探望李家姊妹時,竟一把抱起2歲的姊姊,稱讚她:「你真不簡單,可以憋氣2分鐘」。然而醫生表示,李姓姊妹倆應該是窒息,而不是出自自我意識的憋氣。就像2014年7月31日高雄市地下瓦斯管線氣爆,造成多人死傷,馬英九南下慰問一名因公負傷的員警,聽到員警說自己的手被炸斷時,馬英九竟笑著對警員說:「手斷了我也有經驗,打斷手骨顛倒勇」。

拜託一下,手骨折斷與手骨炸斷,會是同一件事嗎?但這就是「他馬的同情心」,說話者看似感同身受的安慰,其他人聽到了,卻像是加倍的「來自地獄的祝福」。

2009年8月10日,在台東縣太麻里勘災時,已經失蹤4天的李姓茶農兒子李昱穎,對總統哭訴陳情。沒想到馬英九語出驚人:「我4年前失去了父親,我非常可以感受,一個做兒子的心情。」

問題是李姓茶農當時只是失蹤,馬英九聽到他的陳情,不是應以總統職權,安慰他兒子說:「你跟媽媽放心,我一定會動員軍警全力搜救,你要好好照顧媽媽。」去扯自己的爸爸做什麼?

誰都知道馬英九的爸爸,最後是死在女學生的床上,救護車來了也只能送醫院太平間;但失蹤的李姓茶農卻不一定會死啊?馬英九感同身受的安慰,不就等於先判了李姓茶農的死刑?這種國民黨特務才有的「他馬的同情心」,還真是讓人費解啊!

本文轉載自新頭殼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防疫路上,禍福相倚:遶境延期與社區傳播警訊
【評論】蔣介石如何處置二二八事件?
【武漢肺炎】台灣人民齊心抗疫,習近平強制復工遭抵制!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新頭殼文章

作者

管仁健

一個落拓潦倒,堅持把自己關在「時間膠囊」裡,新的事記不住,老的事又忘不掉,在無奈裡尋求回憶的後青春期男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