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習近平「超限戰」開打,攪亂世界秩序再趁機坐大!

名家觀點
2020-04-18 | 習近平神隱多日後頻頻透過新華社發布視察照。(AP)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文/陳昭南

本周最精采的網路兩件事,一是龍象大戰,結局是向來傲稱「帝吧出征、寸草不生」的中共五毛(漲價為七毛)網軍集體遠征泰國,卻再度遭到泰國大量梗圖輾壓而致慘敗撤退休兵,龍傳人真的就被關進籠子裡自嗨;再者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Ho Ching)在臉書上的無厘頭發言引起一連串爭議,當她再臉書上PO出「我個人欠台灣總統一個道歉」後,卻意外牽動各國爭搶口罩以外的另一個「糧食戰爭」之議題。

「糧食戰爭」的議題係來自討論新加坡的糧食進口而引申。但此題沸點的真正燃爆者卻是源起於4月14日在行政院的「
紓困振興方案—挺農民度難關」記者會上,農委會主委陳吉仲的發言內容而引起普遍關注。陳吉仲說,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之後,世界各國對農產品紛紛採取出口限制,包括提高出口關稅、限制出口,其中,限制稻米出口有印度、柬埔寨、緬甸,越南本來限制出口,改成出口配額。哈薩克、烏克蘭、俄羅斯是小麥主要出口國,全部採出口配額。

陳吉仲點燃的糧食戰爭:中共搶完口罩又開始搶糧

陳吉仲在記者會上補充說,因為東南亞國家採取了許多農產品管制出口,或者大量採購進口,中國上個月底在全世界大量採購了5千萬公噸的稻米就是一個例子,所以新加坡一個月前就很樂意向台灣採購很多農產品,因為距離較近,我們也會大量提供新加坡農產品的外銷。

焦點於此浮現:中國上個月底在全世界大量採購了5千萬公噸的稻米。標題也由此被鎖定:中共搶完口罩又開始搶糧。

事實上,稍早於3月底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即對外提出警訊:這場危機之所以那麼嚴重,是因為「疫情威脅到全球每一個人,而且疫情造成的經濟衝擊將導致衰退,影響所及可能是近代史上無可比擬的」。他表示:「這兩個因素,外加其對局勢更為不穩、社會更為不安與衝突更加升高方面存有風險,都讓我們認定這是二戰以來最具挑戰性的危機。」同時,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在內的3個全球組織負責人也提出警告,倘若各國不能妥善應對此次疫情,世界將面臨糧食短缺危機。

隨後,4月1日,中共甘肅省臨夏州委辦公室下發的「祕密」文件曝光,文件督促當地官員開始「全力儲備」糧食、牛羊肉和油鹽等生活物資,同時「引導和動員群眾自覺存糧,確保每戶儲備3至6個月的糧食,以備不時之需」。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對糧食危機也出面說明:雖然近年農產品豐收,主要作物前景樂觀,全球並不缺糧,但受到疫情影響,工人短缺、物流不順暢,加上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多國政府轉向貿易保護主義,導致糧食進口國的穀物價格急漲。

FAO預計,最糟糕的情況恐在4月和5月出現。該組織指出,目前糧食已遇到在運輸及物流上的挑戰,這導致家畜產業獲取動物飼料的途徑減少,屠宰場產能亦縮減,這種情況與中國相似。此外,員工本身移動受限,加上面對疫情時的避險行為,也可能對農業造成不利影響。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推出挺農民的紓困方案。(顏麟宇攝)

 
十個黨員九個騙,還有一個在訓練

據各家外媒綜合報導:全球第3大稻米出口國越南,已在3月28日之前下令暫停簽署新的稻米出口合約,以確保在疫情爆發期間,國內供應無虞,若禁令長期實施,恐會對東南亞、非洲等國際市場產生影響,甚至引發糧食短缺。

除此之外,全球第9大小麥出口國哈薩克,3月22日也開始限制出口11種農產品至4月15日,泰國26日宣布禁止雞蛋出口7天,俄羅斯農業部則提議,對糧食出口建立臨時配額,從4月1日至6月30日,管控小麥、黑麥、大麥和玉米的出口量,不得超過700公噸,糧食種子除外。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糧食進口國,一般認為中國每年要進口1億噸的糧食,國際貿易市場都有清楚記錄,這是不必再另提佐證的事實。所以任何人聽說中共上個月掃光國際上的5000噸稻米,都會深信不疑,而且中共官方也未見任何人像中國戰狼趙立堅那樣奮不顧身地出面打國際嘴仗。

不過倒是有個例外,在4月2日中國商務部有人用淡淡語氣對外宣稱,中國小麥、玉米、大米三大主糧庫存完全可以實現自給自足,不進口也不會導致國內糧食供給短缺。

既然中國糧食足以自給有餘,又何以要到處大肆搜購巨量糧食?

答案很簡單,中共官方擅於造假統計數字乃是不爭的事實,在現代的中國民間裡長期流傳一句順口溜:十個黨員九個騙,還有一個在訓練。

這一流傳幾十年的民間陳述,在這次武漢肺炎的疫災中體現得更加徹底。儘管水退了穿不穿褲子就都能見真曉,但西方那些親共的天真幼稚病者誠然可欺,所以歐洲各國疫情一爆就不可收拾。但中共此一欺矇詐騙的伎倆,應該已經無法再矇騙得了台灣人民了,於是就讓台灣幸運地躲過這場可怕瘟疫的人間劫難!

 

為了應對武漢肺炎疫情,英國民眾搶購急備糧食。(圖/Emergency Food Storage UK)

中央派員到地方要查驗糧庫,那就先燒了吧!

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對《財經》雜誌表示,「過去(中國)糧庫造假的故事我們聽說過不少。現在能不能進行一次全國糧庫的大調查?徹徹底底地用高科技手段看看我們的糧食到底有多少,能堅持多長時間。」

但經驗表明,每次中共中央派員到地方要查驗糧庫,被查驗的糧庫通常都會發生不明大火,燒了也就沒了,高官沒事,小官雙規,然後繼續欺上瞞下地各安其位。而如果要使用所謂的「高科技手段」,被人為動手腳的機率就更加輕易得手了。政治掛帥下,任何的AI設計也得先講究「政治正確」才能通過高科技檢驗。武漢肺炎疫情的通報就是很聽黨令的政策範例。一起喊預備起:全國準時同步亮燈掛出零確診。

遼寧省的一位農民李女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現在她們那裏的大量耕地已無人耕種,年輕人不種地,沒工作,天天打牌也不會種地。在農村種地的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還有八十多歲的老人。「天天講政治,講疫情,疫情完了就是糧荒,今年估計有三個月沒有糧食吃,春天不種地,冬天就要被餓死。糧荒就是你有錢買不到糧。」

由於武漢肺炎疫情到現在仍看不到底,各國主政者都急著要復工,負責防疫的醫護專業者則期期以為不可,深恐好不容易稍緩的疫情又再度大爆炸。窮死餓死和病死毒死的選擇拉距每天都在重複上演。


中共囤積糧食後,再攔截上游水位製造旱災

就在這中國在全球搶糧的熱點議題上,4月13日外媒【路透社】刊出一篇報導:〈研究發現中國大壩在乾旱期間阻止了湄公河水域〉。該文一開始即提示:

一直在挑戰中國在東南亞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的美國表示,北京從根本上控制了湄公河。去年在曼谷,美國國務卿邁克·龐培將乾旱歸咎於「中國決定切斷上游水源」。


文章中還特別強調:「該家美國研究公司在一項研究中稱,儘管去年中國上游的水位高於平均水平,但在下游國家遭受嚴重干旱的情況下,中國的湄公河水壩阻止了大量水源。」

因而,「中國築壩截湄公河致泰國乾旱缺糧」,在泰國、越南、寮國、柬埔寨等國家中再出現了爆炸性的反中怒潮,情勢上似乎隨時都會擴大為繼武漢肺炎疫情之後的另一波「反中」的國際危機。

全球水資源研究「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計劃小組13日公布該項研究,水資源專家透過美國航太總署(NASA)衛星影像觀測湄公河流域的水量,參與研究的觀測者貝斯特(Alan Basist)指出:「衛星影像數據不會說謊,青藏高原(瀾滄江源頭)上還有很多水,然而柬埔寨、泰國等下游國家都處於極為嚴重的乾旱壓力之下。在中國,有很大量的水遭攔截了。」

 

湄公河流域面臨嚴重乾旱。(AP)

北京利用湄公河進行水力發電,卻拒絕加入泰國、柬埔寨、越南和寮國致力於永續發展的「湄公河委員會」(The Mekong River Commission,MRC)。該組織一項調查的驚人發現指出,湄公河上游頻繁興建水壩,可能導致越南出海口的沉積物減少97%。泰國「湄公河流域文化與自然資源保護組織」。清孔分部負責人尼瓦特(Niwat Roykaew)哀嘆:「這條河即將死去。」

曾出版專書《偉大湄公河的最後一日》(Last Days of the Mighty Mekong)的著者艾勒(Brian Eyler)即沉痛表達:「問題在於中國統治精英將水視為專供其利用的東西,而不是一種共有資源。」他指控了中共對權力的壟斷慣性,即使應該共享的水資源也必然成為其政權控制人類的手段。

泰國自然資源專家夏納龍認為:「中國派水是具有政治意味的動作。事情變成是他們在幫忙,儘管他們造成了損失,但他們要求別人感激。」

中南半島是地球上盛產稻米的糧倉之一,現在中共政權從上游用廣築水壩的方式直接攔截下游水域的水位量,就是一種亟欲對鄰近國家進行霸權控制的積極慾望之展現。


中共邪惡的「超限戰」已經悄悄開打

除了無所不在的七毛網軍到處出征之外,現在又從病毒戰爭,到口罩戰爭,再接著糧食戰爭,然後再出現邊境區域性的攔水戰爭,若是近日美國國務院揭露的「新疆核子試爆」屬實,更加顯然地都對應著「超限戰」已經悄悄開打的諭示效應。

《超限戰》一書乃由中共軍旅作家喬良和前中共人民解放軍空軍大校王湘穗在兩人所合著,即所謂「以弱擊強」一種新型作戰理論。該書介紹文裡即提示了:

〝到底什麼是「超限戰」?這種新的戰爭型態如何消解原有的「戰爭」定義,舉起「非軍事戰爭」的旗幟?一言以蔽之,即未來戰爭將顛覆既有規則,超越所有限制,突破實體空間,模糊原來戰場的「邊界」以及「軍事」的意涵,金融、貿易、網路駭客、媒體、國際法等皆成為可能的戰場,其破壞力比起傳統的「武器」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加白話的詮釋:「超限戰的首要規則就是沒有規則,沒有什麼需要被禁止的。」既然是「無招勝有招」的基本作戰思維,那麼其戰場效應就必然是不擇手段打破既有秩序,讓對手忙於維護秩序,再趁亂坐大,最後一舉殲滅之。

這跟毛澤東當年「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的七二一方針頗為神似,也跟毛氏「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簡明作戰原則相當契合。

毛語錄有名的唱詞「東風吹,戰鼓擂,如今世上誰怕誰?」攪亂世界秩序的「超限戰」真的已然開打了?

今天台灣在忙於防堵疫情破口的時候,是否也應該潛心修研一下中共這一套「以弱擊強」的無恥之徒們所奉行的「基於欺騙且無視規則的」顛覆戰爭呢?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西歐憑什麼(四)中東的掙扎:鄂圖曼帝國的起源
【評論】小英用愛心口罩痛擊習近平的「疫情勒索」
【林宜正觀點】委屈能求全?國民黨至今沒有想清楚的事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風傳媒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