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打擊陋習與弊病,小英治軍理念才能實現!

名家觀點
2020-04-25 | 作者指出,總統蔡英文(見圖)4年總統任期即將屆滿,轉眼即又進入連任的第二任任期,那麼,我們是否又該請小英總統就這次國軍(特別是海軍)所捅出來的防疫大破口深究到底?(資料照,簡必丞攝)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文/陳昭南

這段期間,台灣全民除了忙於防疫抗疫,現在還要密切關注台灣國軍如何從說謊扯蛋再轉進到難堪無比的圓謊、掩蓋與變造。從海軍敦睦艦隊返國而爆發染疫情事後,整國國防部都被迫陪著海軍司令部眾將領一起上演「騙局大競賽」。而最具戲劇效果的賽事應屬4月22日在立法院公演的劇目。

已被調離原職務接受調查的敦睦艦隊支隊長陳道輝少將(隔離中)於當天透過電話,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上首度公開回答質詢,除了向全體國人與支隊全員和海軍道歉,也哽咽地表達自己願意「以生命保證自己絕無隱匿疫情」,並哽咽地說,就算死在海上,也不會讓病毒進入國內,去危害自己本來要保護的國人以及自己最心愛的家人。」


軍人有不服從命令的義務責任嗎?

一句願意「以生命保證自己絕無隱匿疫情」的話,任何人聽來都不免為之鼻酸和動容,亦能讓國人領會出他當時表白的萬般誠意。但這卻不是問題該關注的焦點,更重要的質疑在於擔任召委的呂玉玲接著向陳道輝所提問的:「回到左營靠岸後,是由誰下令解散的?」時,陳道輝很肯定地強調答覆說:「自己沒有權限下令解散,只是奉命執行。」
 


隔離中的原敦睦艦隊支隊長陳道輝少將。(資料照,蘇仲泓攝)

陳道輝反覆地陳述說「我沒這個權限」,但確實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按照命令執行」,讓部長、司令受累感到抱歉,「這是我穿上白軍服30年來最痛苦的時刻」,他強調沒有做對不起大家的事。

按常理判斷,陳道輝作為支隊長當然無權決策「不敬禮解散」,他只是服從命令罷了。所以疑點就停留在:到底是哪位長官下達解散令的?陳道輝將軍對此的表意詞是「這點我不能夠說明」。因此我只好在此幫他補上一句:請下命令的長官自己勇敢地站出來承擔吧!

答詢到此一幕情節時,主席台前突兀地出現讓人驚愕的畫面:海軍副司令梅家樹和海軍參謀長敖以智兩人隨即緊張兮兮地快步走到主席台前,梅將軍在眾目睽睽之下,當著主席面指示敖將軍將桌上正在播音的電話拿(搶)走,以致中斷了陳道輝的備詢問答。即使軍方的記者會有澄清梅敖兩人曾徵得主席的同意,但整個畫面呈的現實景卻完全無法令人信服。

 

作者指出,海軍副司令梅家樹(右)在眾目睽睽之下,當著主席面指示敖將軍將桌上正在播音的電話拿(搶)走,以致中斷了陳道輝的備詢問答。(資料照,盧逸峰攝)

就立院的議事慣例而論,這就是干擾聽證答詢,對主持會議的召委而言,是極端不禮貌的行為,理論上似可冠之以「藐視國會」的重罪的。(可惜,我們的立法院迄今連政府官員備詢時公然說謊都「無法」究責!)

「下達解散令的」長官,為何不敢出面扛責?

這新聞畫面令觀眾們很自然地產生合理懷疑:梅敖兩位中將到底在害怕甚麼?竟然敢如此大膽地打斷陳道輝的國會答詢?是害怕陳將軍在立委群追問下,被迫交代出「下達解散令的」長官或更多內幕嗎?這兩位海軍大將軍如此甘冒大不諱地魯莽行為,究竟是要保護誰呢?

能比艦隊支隊長更高一級的涉案長官無非就這麼幾位:海軍艦隊指揮部指揮官高嘉濱中將?海軍司令部副司令梅家樹中將或海軍參謀長敖以智中將?海軍司令劉志斌上將?參謀本部副參謀長丘樹華中將?參謀總長黃曙光上將?

這是第一道懸疑題。

 

參謀總長黃曙光。(資料照,郭晉瑋攝)

儘管23日晚上,陳道輝自願或被迫地在通訊軟體群組中PO文:他依照實施計畫「執行本人權責」,通令各艦解除梯口管制、常規實施放假。

然而,此一不尋常舉動,卻導致更多人產生更大的疑惑!

也就是說,陳道輝在國會的答詢原來是可以隨便說說的?反正不管說東說西,事後都可以任意改口為是南是北!那麼,國會議員依監督職權進行質詢所得到的任何答覆內容,在事後都可以被輕易改口修正?則,立委算是甚麼哪顆蔥?國會又算是甚麼玩意?

再者,陳道輝在立院既然敢答詢「自己沒有權限下令解散,只是奉命執行。」,事隔一日卻又敢改口承認是自己依權責「通令各艦解除梯口管制,並依艦艇常規實施放假。」究竟是前者的「奉令執行」是真?抑或是後者的「依權責」實施放假屬實呢?


官員在國會的答詢內容原來可以私下任意更改的?

到底是國會殿堂的答詢為重要事實並列入證言呢?抑或是,所有官員們都可以在立院隨便撒謊後再私下經由社交媒體發布的另一個相反的說法?

本文無意為難陳道輝支隊長,想必他定然已面對天人交戰的選擇陷阱而百般煎熬!反正軍方這類顛三到四荒腔走板的表現也不再多差這一回合。我只希望藉此提示其中的貓膩梗,海軍將領們的編導能力未免太魯蛇了!

接著我們還要質疑第二道題:陳道輝既然以生命擔保而表明沒有隱匿艦上疫情,所以召委呂玉玲就在電話上問他:5人發燒你沒回報?

 

國民黨立委呂玉玲。(資料照,顏麟宇攝)

且先看看陳道輝即時回答的這兩段逐字稿:

「五人發燒,你確實沒有回報嗎?」

「這五人發燒,都由醫療小組組成專業意見,向我做說明,但他們專業判斷與診斷之後,回報均是一般感冒,經過悉心治療都逐漸好轉,所以我們支隊按照原來計畫繼續執行計畫,要讓委員了解,所有海軍艦艇都在海上執行任務,都能由專業醫官進行專業治療,如果我們任何一個人感冒發燒就返航,如何捍衛海疆,以及如何在海上這麼長時間執行任務,保衛國人。」

「所以你有回報嗎?」

「有一人比較嚴重,他住了兩天所以我有回報,剩下四人我很誠實報告,我沒有回報,因為醫療小組認為是一般感冒,我甚至要求他們必須用x光做檢測,但是醫官專業判斷認為他們症狀非常輕微,而且當初我們沒有收到關於嗅覺方面,或者是那個時間點是沒有的。」


如果陳道輝的以上答詢完全屬實,我按照個人經驗判斷,絕對願意肯定這位艦支隊長的道德勇氣和武德精神,他應該是位稱職且傑出的指揮官。不過這是個人價值判斷,無關緊要。此疑點在於他當時確認了自己「有一人嚴重發燒兩天,我有回報」。

是誰把陳道輝回報的疫情,大膽蓋牌了?

結果國防部就在22日當晚對此公開否認。國防部表示,

經逐一清查支隊遠訓期間每日向艦指部傳送之安全回報表,確認均無任何人員發燒紀錄,「有關陳道輝少將說法,本部將就相關調查資料與當事人進一步釐清」。為使國人了解調查進度,今天起,國防部將每天舉行「海軍敦睦支隊遠訓染疫調查進度說明」記者會。

 

海軍磐石艦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破口,國防部決定每天召開記者會向外界說明調查情況。(資料照,蘇仲泓攝)

陳道輝說有回報1人發燒,國防部則稱:確認均無任何人員發燒紀錄。

同樣的,隔天陳道輝也在通訊軟體群組中改口說「記錯了」。陳道輝稱,「支隊人數眾多記憶難免混淆,因此,我們並未通報艦指部,有相關紀錄可查詢」。

果真要計較,那就應該反身去問問立委諸公們:官員在國會的答覆內容都不再具備公信力了嗎?

正因為有此「悖離民主監督」的法治精神,我們必然還需要再追問:「回報」的這張牌被誰蓋掉了?艦指部?海軍司令部?參謀本部?國防部?


維護官士兵的身心健康就是保障國家戰備力量

在討論誰蓋牌這個羅生門之前,我們有必要先確認兩個基本態度和觀念。

對國軍而言,首先,基層官士兵絕對是國防保家衛國的重要資產,維護官士兵的身心健康也就是國家戰備力量的最大保證,因此如何保障官士兵的生命安全與身心健康管理,當然絕對是各級指揮官和領導統御的將領們責無旁貸之重大責任,此乃毋庸置疑的最高準則。

 

海軍敦睦艦隊自帛琉返台驚爆群聚感染,陸軍化學兵登艦進行全面消毒。(翻攝自中華民國海軍臉書)

再者,防疫是防疫,作戰是作戰,兩者原就並行不悖,相輔相成。就像國軍積極投入支援國家口罩隊的生產行列,以及協助防疫奉派到各需要的場所執行噴霧消毒一樣的道理。

「敦睦艦隊」按演訓計畫出海執行任務天經地義偏偏有一些人,分不清是故意來亂場或是頭腦打結的,卻還再三追問:「為什麼出任務?」這些人的意思似乎是想說,國軍應該在防疫期間都完全停擺不作為?此話聽起來好像是說:防疫中,國軍就該放下武器坐等敵人來接收?這是甚麼居心?

「防疫視同作戰」,既然是「作戰」,則眼下的敵人是武漢病毒,境外的敵人就是中共解放軍。


誰能保證中共不會對台使用「人傳人」的病毒超限戰?

「決戰境外」或「殲敵於境外」的戰略概念,不僅是對付此波來勢洶洶的武漢病毒,也必然包括一直對台灣虎視眈眈隨時都想來咬一口的邪惡中共。
 

作者認為,「防疫視同作戰」,既然是「作戰」,則眼下的敵人是武漢病毒,境外的敵人就是中共解放軍。(資料照,美聯社)

當中共軍機軍艦繞台,國軍機艦也必然要立即升空或出海監控並隨時奮力做出反制防衛,乃至在必要時給予來敵迎頭痛擊,更不在話下。所以「敦睦艦隊」按照演訓計畫出海執行任務天經地義,絕對不存在「因疫終止」此一作戰計畫的理由。更何況「敦睦艦隊」的出海任務早已行之數十載,並非今年首創。似此經由「敦睦艦隊」的遠海航訓提供應屆畢業的軍校生有機會進行一次嚴酷的海上真槍實彈操練與演訓,甚或是順帶執行一些預先安排妥當的軍事方面的海上秘密勤務合作,都絕對不該因疫情而停擺。

軍方擅演說謊大賽,數十年如一日,誰能撼動?

當然,疏失是疏失,作戰是作戰,這完全正確。我們應該究責的是:此波防疫抗疫是否該深刻地列入海上作戰準則之一?這是支隊長陳道輝將軍在指揮職權上必須誠實以對的最優先考題。

以目前21世紀的通訊系統之整合性、即時性、預測性的制高效能設備,無論是哪一軍種,軍方任何作戰任務都該由聯戰指揮中心進行全程管控、判準、決策與指揮和支援。每一戰勤任務中的分分秒秒也都必須讓所有通訊對話數據記錄在案,包括各級指揮官所下達的任何指令和決策在內,都定然不可一絲一毫的遺漏。這才能經由各次執勤任務不斷累績出可檢討與修正的可貴科學經驗。

很令人憂心的,我們的艦指部顯然對此次出勤的作戰任務並沒有全程監控、判準與指揮和支援(或是事發後全被蓋牌了?),否則,豈會出現國防部各級官員在立法院歷次答詢中在在表現出每答必被抓包的窘境?即令是嚴德發部長率諸將領對國人鞠躬致歉之後的22日立院答詢,仍然繼續切香腸擠牙膏,被問到哪裡才答到哪裡,而且還一直都顯示自己根本在狀況外!

 

作者批評,國防部即令是國防部長嚴德發率諸將領對國人鞠躬致歉之後的22日立院答詢,仍然繼續切香腸擠牙膏,被問到哪裡才答到哪裡,而且還一直都顯示自己根本在狀況外。(資料照,盧逸峰攝)

看在國人眼裡,軍方的答詢態度就是唬弄式的能騙多少算多少。

另一個合理懷疑的答案就是,海軍到現在為止,根本就缺乏現代戰爭必備的聯戰指揮通訊系統,所以對於出海執情作戰任務的即時戰況本來就無以掌握。

那麼,小英總統在第一時間,於19日對國軍下令:

國軍除了應該全力配合指揮中心的疫調之外,國防部調查小組也應該詳細釐清過程,既然已造成防疫缺口,就要坦誠以對,絕不可以再有任何疏漏。這不但攸關國內疫情的管控,也關乎社會對國軍的信任,沒有絲毫鬆懈的空間。


然而,到了22日,還是出現海軍副司令梅家樹和海軍參謀長敖以智兩人,在立院委員會中搶手機以致中斷支隊長陳道輝的答詢內容之醜劇。

究責應從靠港後的入境檢疫開始追查到底

吾人今天,最應該追究的關鍵疑點乃是在遠海航訓任務結束返國靠港之後,該艦隊是否應完全遵從CDC的SOP徹底執行檢疫?而據目前顯示的資料,此一答案當然就是「沒有」。那麼為什麼沒有?

因為海軍組成的聯合檢疫小組於早上7點半點登艦僅止花一個鐘頭就核定全員官士兵744員檢疫完成。其草率與輕忽的態度可想而知(反正也不是僅此一次)。

對此,海軍副司令梅家樹倒是說了真話,他表示,全員下船前,有聯合檢疫小組到船上,主要是詢問病史紀錄、量測體溫,還有詢問艦上醫官在遠航期間的診療狀況,並未針對單一個案。

其實,這只是表面理由,更重要的原因是,當天下午海軍司令劉志斌上將就要登艦主持結訓預演,蒞日再由參謀總長黃曙光上將登艦主持結訓典禮。

 

2020年4月16日,海軍民國109年敦睦遠航訓練支隊結訓典禮,左為司令劉志斌。(取自海軍臉書)

七百多人的入境檢疫,在大官即將蒞臨的急促時間壓力下,整個檢疫流程當然能省就省,草草結束,交差了事。所謂「防疫視同作戰」,在這當口,根本被當做兒戲!

應可注意者是:何以國防部軍醫局和CDC均未受邀派員參與聯檢?

試想,我們所尊敬的那些在第一線作戰的防疫醫護們,是何等辛苦地堅守在國門前寸土必爭,好不容易才守住的防疫亮麗成績單,竟然就在只是「為了應付高官要登艦」的理由下被瞬間破功了,真是情何以堪啊!


作假欺瞞不會贏得尊敬,坦然面對才是硬道理

很久以前,我們當兵服役有一句笑話:無論你智商高低,你只要堅定服從命令,你的智商就一定會158。所以本文才會對陳道輝少將給予高度的肯定態度。

「做假」需要的就是高智商,否則做不了假;然而當次第形成「做假文化」的傳承之後,則會讓人集體失智為最低智商。

那麼˙只好保證或祈禱那些發號施令的各級指揮官們,都必然要是智商180才能永保不犯錯,永保不出漏子。

希望小英還記得2016年6月4日視察陸軍宜蘭金六結營區時的一段訓詞:

「基地的草除得乾不乾淨,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新兵們有沒有妥善的防護機制,確保新兵在訓練時的安全。油漆與除草,代表軍方對她視導的重視,她非常感謝,用心她都看到了。但光是油漆與除草,不會讓國軍更好,新政府推動國防改革一個重點,就是要優先改變一些國軍既有的文化。希望全國士官兵都要牢牢記住這些事,戰力要強,最重要的是制度要好。制度好,效率才會高,士氣才會強,軍人才會有尊嚴,國軍才能吸引好的人才,一個現代化人性管理的國軍,就是推動募兵最好的宣傳。」


2016年7月發生雄三飛彈誤射事件時,我曾撰文提到:

〝又在說謊了!又出來編故事騙人了!

每次國軍一爆料出事,人民看到螢光幕上的國防部或軍方人員的說明會、記者會,大概都會是這樣的第一印象。幾十年如一日。縱使期間經過多少巨浪翻騰,引致多少沸騰民怨,台灣英勇的國軍依然不改其志:撒謊瞞騙專家。

一個習慣於說謊的軍人,會贏得人民的尊敬嗎?一個擅長於文飾諉過的將領,能博得人民的信任嗎?〞


小英的治軍理念:打擊造假陋習、革新軍隊文化

當時我也引用了一段小英總統在其《國防政策藍皮書第六號報告--新世代的軍人》一書的精確描述:

「為達成「重塑軍人尊嚴與榮譽」,提出以強化社會與國軍連結為核心的三項目標與八項具體軍務革新主張,......三項目標為:打擊造假陋習、革新軍隊文化;創造軍隊與社會的合作連結;建構軍隊與民眾的相互認同。......」


四年總統任期即將屆滿,轉眼即又進入連任的第二任任期,那麼,我們是否又該請小英總統就這次國軍(特別是海軍)所捅出來的防疫大破口深究到底?尤其是在事後那些位海軍將領們所表現的諸多荒腔走板之撒謊瞞騙的演出劇情,以致因此而引起沸騰民怨,我們該問:難道還要繼續縱容嗎?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防疫破口」主要來自「敦睦行動」整體上層指揮系統的無能、落伍、傲慢,非關官士兵的錯!所以請不要再推出幾個小軍官小士兵祭旗了事。

 

作者指出,總統蔡英文(見圖)4年總統任期即將屆滿,轉眼即又進入連任的第二任任期,那麼,我們是否又該請小英總統就這次國軍(特別是海軍)所捅出來的防疫大破口深究到底?(資料照,蘇仲泓攝)

我再強調一遍:有疏失就要檢討,要檢討就不該又是作文比賽模式的虛應態度。也再補提一句:這次敦睦艦隊的最核心缺失,乃在於國軍聯戰指揮思想和態度之養成或先進作戰指揮系統的設備之闕如,在在已顯露出重大國安危機,這毋寧才該是國人必須憂心的!

順便藉此轉PO
台灣醫事行動聯盟所發起的「一起為國軍加油」之深摯呼籲:

#支持國防部改革  #給基層國軍加油

我們能諒解,全國民眾對於疫情的憂心

我們能了解,全國民眾想要國軍給交代

我們也認同,國防部應該藉此徹底改革

但是,此時,我們一起給這些

不管是海軍、陸軍、空軍

不管是確診、隔離、接觸者

一個溫暖的鼓勵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林宜正觀點】讓國軍成為真正的「國軍」
【評論】習近平「超限戰」開打,攪亂世界秩序再趁機坐大!
【評論】西歐憑什麼(四)中東的掙扎:鄂圖曼帝國的起源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風傳媒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