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建軍週年】北韓官媒聚焦建軍88週年 仍不見金正恩身影

名家觀點
2020-04-25 |  由於美中韓三方關係不睦又各自忙著處理武漢肺炎,恐難聯手處理金正恩過世後朝鮮動盪的局面。   圖:Dan Scavino提供 

本文轉載自新頭殼

文/洪聖斐

Public Domain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近日傳出身患重病,甚至可能已成為植物人或死亡。其胞妹金與正上周成為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但能否對內壓住各股勢力,對外與列強周旋,引起高度關切。《亞洲時報》(Asia Times)稍早刊登史丹佛大學國際政策學系教師史奈德(Daniel Sneider)的分析文章,指出首爾、北京和華府都沒有為朝鮮一旦崩潰做好準備。

史奈德指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為了駐韓美軍經費分攤問題關係近乎破裂,而中國更沒有動力與美韓合作解決朝鮮問題,此際美、中、韓三國都為了處理武漢肺炎焦頭爛額,危機卻可能隨時爆發。

然而,各國不想面對朝鮮危機,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任何計劃。


5029作戰計畫

史奈德指出,美國和韓國有一套秘密的「5029作戰計畫」( Operational Plan 5029),準備在朝鮮政權崩潰時採取聯合軍事行動。

熟悉內情的安全分析人士說,這套計畫涵蓋了一系列突發事件,包括平壤出現政變、內戰、天災以及大量難民越境。這套計畫還包括派遣軍事和科學人員處理朝鮮的核武器。

「5029作戰計畫」起源自美韓在1997年達成的一項廣泛協議。面對朝鮮開國領導金日成亡故後,可能發生的大規模飢荒以及核子武器危機所做的準備,演變成為「5029概念計畫」(Conceptual Plan),為處理北方的秩序崩潰確立了一個廣泛的框架。

隨後在金大中擔任韓國總統期間,美國將「5029概念計畫」轉型為作戰計畫。盧武鉉上任前,美方也曾向他提議,由美軍將領來指揮一個聯合部隊司令部,應對北方戰爭。但盧武鉉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稍後表公開聲明,指稱該計畫「侵犯了韓國的主權」。隨後歷經漫長的談判,直到李明博總統領導的保守政府於2009年上台後,該計畫才獲得通過。


川普與文在寅

史奈德指出,川普上台後曾經督促五角大廈準備在2017年對朝鮮進行外科手術攻擊。但是直到2019年底為止,五角大廈都沒有針對朝鮮崩潰時要動用「5029作戰計畫」加以評論。

曾在韓國擁有豐富經驗的前國務院高級官員戴維·斯特勞布(David Straub)指出,「總的來說,軍事計劃,尤其是5029作戰計劃,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許多假設,包括關於美國總統將要做的事情。」而川普總統是會採取令人錯愕手段的人,「只要他負責,我認為5029與所有此類計畫基本無關。誰知道川普最終會做什麼?」

現任韓國總統文在寅則側重於與平壤政權的交往。在首爾,談論平壤政權崩潰的可能性已成為一種政治禁忌。如果朝鮮出現任何極不穩定的情況,文在寅政府會做的事情不是揮軍北上,而是會竭盡全力保存、穩定和支持金氏政權。

美韓兩國之間關於國防費用分擔的談判停滯不前,也破壞了文在寅與川普之間合作的前景。川普阻止了雙方官員達成的妥協,並且威脅撤出美軍,藉此向韓國施加壓力。


中國不會和美國一起處理朝鮮

史奈德說,長期以來,美國決策者一直在猜測,在朝鮮出現不穩定的局面時,中國人可能發動政變並建立新的領導層。

但是其他人則對於一旦金正恩去世後朝鮮境內發生的內部鬥爭,中國是否有能力或希望干預感到懷疑。

韓國官員認為,中國更擔心的是朝鮮難民的大量湧入。他們將盡力通過人道援助穩定局勢。但是從政治上講,他們將注意不要與任何派別站在一起。實際上,他們沒有實際手段來影響朝鮮任何政治鬥爭的結果。

中國也不太可能與美國合作以解決朝鮮的秩序崩潰。前美國亞洲及太平洋首席副國務卿里維爾(Evans Revere)表示:「那些日子,如果真的曾經存在,也早已過去了。」

「中美關係的不斷崩潰,中國對美戰略關係的看法發生了轉變,北京致力於重建與平壤的關係,中國相信它可以與朝鮮和韓國建立良好、穩定的關係,將美國趕出去...這一切都告訴我,美中合作處理朝鮮問題的『美好時光』可能已經過去了。」

史奈德指出,「5029作戰計畫」仍然存在,但很難找到美韓啟動這套計畫的意願。


本文轉載自新頭殼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打擊陋習與弊病,小英治軍理念才能實現!
【林宜正觀點】讓國軍成為真正的「國軍」
【評論】習近平「超限戰」開打,攪亂世界秩序再趁機坐大!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新頭殼

作者

洪聖斐

相信國際觀不是比賽認得人名地名,也不是幾家大通訊社說了算,更不是依照強國的定義。除了對於臺灣周邊大小鄰國的政經局勢與他們彼此間的博弈縱橫感到興趣外,也特別關心地緣政治、民主轉型、國際人道、氣候變遷等相關議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