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被打回流寇原型的韓國瑜們,尚能毒害國民黨嗎?

名家觀點
2020-06-20 | 被打回流寇原型的韓國瑜們,必將成為百年大黨甩不掉的大禍害,身為局外人,也只好請赤膽忠誠的國民黨人自求多福了!(資料照,簡必丞攝)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文/陳昭南

兩天前在一次小聚餐的場合,席間聊到了罷韓的話題。我開玩笑說:「看今天後勢,韓粉不可能被驅散,只好被殲滅!」

沒想到正值50壯年的餐廳老闆竟然會忍不住「經營者」立場,站過來向我們拋出一連串「護韓」大道理。只因為席上幾位朋友全都是黑韓老將,自然饒不過這位看似「韓粉」的老闆,群起攻之自不在話下,惹得連隔壁桌的客人也跳出來加入撻伐「韓粉」行列。儘管這位老闆多次表明他不是「韓粉」,只是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公平地對待韓國瑜而已。


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資料照,徐炳文攝)

國民黨的「黑韓」人數多於民進黨

事後回想,那位沉不住氣的護韓老闆,首先就犯了主觀認知上的謬誤,他想當然爾地先認定了我們這些黑韓食客全都是民進黨人。事實上,那天在座的有7位是「忠誠」的國民黨老同志,有一位是綠營的長年支持者(非黨籍),獨有我一位是早已退隱的民進黨籍老人。

所以當護韓老闆將矛頭多次指向民進黨對韓國瑜的抹黑抹紅提出憤憤不平的抨擊時,同桌的人都看著我而笑成一團。我只好一肩承擔下來,簡單提出兩項證據而反問護韓老闆:韓國瑜有沒有簽署蔡旺旺倡導的《無色覺醒》十大主張?如果有,這算不算是抹紅?接著,我很輕描淡寫地請教他:韓國瑜在雲林的豪華農舍是不是大違建?如果是,你怎麼能指控人家是抹黑?

以上兩項質問,護韓老闆都答稱「不知道」。這是他犯下的第二個邏輯錯誤:意圖用「不知道」做為迴避事實的「遮羞布」。我不客氣指責他:

「如果你連這兩件鬧得天翻地覆的事情都『不知道』,你顯然不具資格來幫這位創造歷史的被罷免的市長充當辯護人吧!」

韓國瑜(見圖)有沒有簽署蔡旺旺倡導的《無色覺醒》十大主張?如果有,這算不算是抹紅?韓國瑜在雲林的豪華農舍是不是大違建?如果是,你怎麼能指控人家是抹黑?(資料照,徐炳文攝)

我只簡單地質疑:為何韓國瑜簽署《無色覺醒》十大主張和雲林豪華農舍大違建的事實,都不曾在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時被爆出來而成為人盡皆知的敗德事件?卻又為何這些事件,都在他落跑去選總統時才被徹底掀開來成了落選致命傷之一?

投身選舉,其身家背景和道德操守都必須受到全體公民的無情檢驗,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原理。參選職位的級別越高,檢驗標準就越高,任誰都不可僥倖逃避。但韓國瑜對於所有加諸於他的批評和檢驗,不僅不屑澄清或清楚說明,還都一概斥之為惡意的「抹紅抹黑」,並反身大罵媒體害他「妻離子散」,「結果就出現了你(護韓老闆)這類可以全都佯裝『不知道』的韓氏教徒,卻還能理直氣壯地大聲講求理性公平的大韓粉!」

既然你所持的理由是「不知道」,你就當然沒有發言權。

打垮韓國瑜,台灣會出現「一黨專政」大危機?

至此護韓老闆轉移了話題,經由一番自我辯解的扯淡後,他很鄭重地對我們提出兩個似是而非的大哉問。

一、把韓國瑜打垮了,台灣就會出現「一黨專政」(「一黨獨裁」)的極大危機?

二、民進黨急著要跟中國脫鉤,必對台灣經濟造成極大危機,畢竟台灣經濟還是離不開中國市場的?第一道題,顯然是受到柯文哲信口開河的影響而產生的認知。我的破題很簡單:

①韓國瑜個人不是政黨,他被罷免(被打垮),國民黨依然存在,依然繼續運作,依然會推出其他候選人參與補選。所以「一黨專政」的思辨跟韓國瑜有沒有被打垮根本無關,江山代有才人出,明天太陽一樣東邊升起。

韓國瑜(見圖)個人不是政黨,他被罷免(被打垮),國民黨依然存在,依然繼續運作,依然會推出其他候選人參與補選。(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②台灣「大總統制」的政治體制設計只會出現兩種型態:A.總統與國會多數同屬一個政黨,比如1996年的李登輝政府,2009年的馬英九政府和2016年後的小英政府;這是習慣上所稱的「一黨獨大」;B.總統與國會多數分屬不同政黨,比如2000年的阿扁政府,朝小野大;

因此,台灣只要定期進行民主改選,既不可能出現「一黨專政」,更不可能形成「一黨獨裁」。

台灣應該扶植一個強而有力的「忠誠反對黨」

③如果人民擔心因為「一黨獨大」而出現監督無力或失去監督制衡機制,那人民所需要鞭策努力的,應該是要扶植出一個強而有力的「忠誠反對黨」。④2018年之所以會出現「教訓民進黨」的政治風潮,就是因為人民已經無法忍受執政黨過於粗暴的吃相和過分的傲慢與怠惰。人民既能把權力借給你,也可以用選票把借給你的權力收回來。

那麼,人民既能「教訓民進黨」使之嚐盡敗選苦果,並給了韓國瑜一個表現機會,當然也能以相同道理傾力「教訓韓國瑜」,請他下台滾蛋。

人民既能「教訓民進黨」使之嚐盡敗選苦果,並給了韓國瑜一個表現機會,當然也能以相同道理傾力「教訓韓國瑜」,請他下台滾蛋。(資料照,顏麟宇攝)

⑤台灣當前最需要憂心的,並不是有沒有反對黨,而應該是要盡心打造一個「忠誠反對黨」。至於現有的幾個檯面上政黨誰有資格被按上「忠誠反對黨」的稱號,只好靠人民自己睿智自行選擇了。

柯P的「台灣民眾黨」連黨綱都找不到

李登輝在2014年9月9日的一場演講中曾提到:「統獨兩黨制」只要存在一天,台灣就會有被終極統一的危險。當時他說這話是在為台聯黨助選催票,而今台聯黨已經被選票沖洗得差不多泡沫化了,可證明,儘管一再自稱為「最本土化」的台聯黨,並沒有被人民接受為「忠誠反對黨」。

相對的,被稱為「外來政黨」的百年大黨國民黨,於今卻像似鬼魂附身般地鎮日神魂顛倒,終日不知何所在與何所往!光是一個過去虛擬詐騙式的「九二共識」名詞,明明被習近平徹底顛覆了,他們整個政黨竟然到現在還為此亂成一團,而且還不知要亂到甚麼時候。

光是一個過去虛擬詐騙式的「九二共識」名詞,明明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徹底顛覆了,國民黨整個政黨竟然到現在還為此亂成一團,而且還不知要亂到甚麼時候。(資料照,AP)

即以該黨諸多高幹們跟中國生意的往來包攬利益之鉅的一長列清單,大概就能判定他們扮演不起「忠誠反對黨」的監督角色。頂多只能是充當中共在台代理人的份量,持續為其張目代言而已!

⑥暫且拋開柯P個人的毀譽不論,他去年成立的「台灣民眾黨」總該算是「本土政黨」吧?可是橫看豎看,他都難以成就「忠誠反對黨」的職責。我曾經善意地請教過該黨幾位骨幹黨員:他們的黨綱為何?答案竟然是:「不知道」,「好像沒有」。

倘若上到他們的官網查尋,至今也找不到「黨綱」的篇章記載,唯一比較接近的意思大約是這樣寫的:

要留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各式各樣的人,

我們擁有各種不同的立場

雖然我們意見並不相同,但我們都同樣關心台灣的未來


恕我孤陋寡聞,這稱得上是個政黨論述嗎?我看是比較像似公共論壇吧?究竟是柯P本來就不懂得如何組織政黨和經營政黨呢?抑或柯P從頭到尾都在和稀泥,成天只想要割國民黨的韭菜呢?

究竟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見圖)本來就不懂得如何組織政黨和經營政黨呢?抑或柯P從頭到尾都在和稀泥,成天只想要割國民黨的韭菜呢?(資料照,方炳超攝)

⑦時代力量和基進黨,因為沒有政治大咖撐持,猶仍在幼苗哺育階段,能否成長壯大為「忠誠反對黨」,尚待觀察。

商人逐利天經地義,但為利就需要下跪嗎?

接下來我們談談第二大題目:「民進黨急著要跟中國脫鉤,必對台灣經濟造成極大危機,畢竟台灣經濟還是離不開中國市場的?」

在此,我同樣採分條方式進行辦證:

①「民進黨急著要跟中國脫鉤」的說法是被縷刻上去的樣版印象。

2016年小英總統上任的演說詞對中共政權是充滿善意的。她在任四年期間,也多次呼籲兩岸進行實質對等交流。是中共拒人於千里之外,是中共要將台灣用力往外推,除非小英「屈膝跪降」。

總統蔡英文(左)在任四年期間,也多次呼籲兩岸進行實質對等交流。是中共拒人於千里之外,是中共要將台灣用力往外推,除非小英「屈膝跪降」。(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正如波特王說過的:「我們本就是商人,但不代表我們會出賣自己的靈魂,我們很清楚的知道我們的底線在哪裡,從一開始就沒跪下過!」

②台灣「跟中國脫鉤,必對台灣經濟造成極大危機」的說法,也是倒果為因。那是因為「韓粉們」有太多人不知道或被故意隱瞞一個事實:2015年起,中共經濟發展已經頂到天花板,正面臨嚴重下滑困境。特別是由於過度開發和多倍數的財政槓桿操作,所累積的高達50兆人民幣以上之地方債務,及國企的無限制擴充所積欠的上百兆天文數字的掏空,都遠遠超過其國家財政所能承擔的負荷,因此已經成了無法解套的膏肓之症。

③2017年,到中國投資的外企(包括台資企業)即已紛紛出現虧損狀態。而中共變本加厲的「國進民退」政策,更使得眾多外企之營運雪上加霜,有半數外資企業都已經在暗暗預作撤出中國的盤算。可憐的韓粉們還被「人進來、貨出去」的唬弄話術騙得團團轉,還在迷信中國是賺錢天堂!

可憐的韓粉們還被「人進來、貨出去」的唬弄話術騙得團團轉,還在迷信中國是賺錢天堂!(資料照,柯承惠攝)

韓粉的鄉愁:迷信一個正在崩塌的帝國

④2018年之後,台商在中國境內的真實處境是:「再不趕緊跟中國脫鉤,必對自己的經營造成更大危機,甚至都可能出現拿錢放人的慘狀」。是年,台商和諸多自中國撤資的企業已部分轉移回台灣尋找投資機會。

⑤時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於2018年10月2日,在與全國工業總會座談時表示,政府有決心解決五缺問題,歡迎企業界繼續投資台灣,他更以「千山萬水總是家鄉最好」鼓勵鮭魚返鄉。如果台商無意要自中國撤資,賴清德這樣表態就豈非是熱臉貼冷屁股?

⑥最後一句「畢竟台灣經濟還是離不開中國市場的?」請問世界那麼大,何以只獨鍾「中國市場」?就我個人的了解:語言乃是最大考量因素。這涉及過去台灣外語能力的教育素質。也即是韓粉們那個平均年齡層的人口之外語能力很不普及。一旦進入到非華語區,就可能成了失語者。

所以,這些失語者的韓粉們主觀上即認定:離開中國市場就都找不到機會,其實也是非常合理的。易言之,她們認定所能賴以存活的世界只容得下華語市場,餘者皆「非我族類」也。

這些失語者的韓粉們主觀上即認定:離開中國市場就都找不到機會。(資料照,盧逸峰攝)

一個破敗頹廢的大市場,誰有機會去撈得到錢?

⑦2018年3月,自美國對中共祭出貿易戰之後,中共的經濟困境開始加速上浮,儘管嘴上強硬,畢竟難掩為人刀俎的敗像。

延至2020年1月16日,中共終於被迫簽署建政以來第一份喪權辱國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美總統川普在簽約儀式上得意洋洋地說:「今天我們與中國邁出前所未有的重要一步,邁向公平與互惠的雙邊貿易。我們將攜手同心,糾正過去的錯誤。」「我在競選總統的時候,就誓言要採取強力行動。我和先前的總統不一樣,我說到做到。」

⑧隨後,2020年1月23日武漢大封城,因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而蔓延各國,全球經濟陷入黑暗期,中共原本掩蓋的經濟重大問題跟著全都露,並衍生成更惡質的大錢荒--銀行全面缺錢,已達到難以為繼的慘然地步。

中共總理李克強公開承認中國現有6億人民每月收入不到1000人民幣,韓粉們都聽到了,卻寧可充耳不聞或裝作「不知道」!

 

中共總理李克強公開承認中國現有6億人民每月收入不到1000人民幣,韓粉卻寧可充耳不聞或裝作「不知道」!(資料照,AP)

⑨中共敢於不顧國際壓力,執意要推動港版國安法,其最高意旨正是為了掩蓋其掏空香港外匯存底的事實真相。解決迫在眉睫的「大錢荒」之經濟財政困境才是最重要的政策目的。

⑩武漢肺炎疫情已經嚴重改變全球人類生活習慣和思維運作的習性。正如旅居加拿大的沈榮欽教授所言:受到中共體制的刺激,「歐洲與美國都將揚棄『華盛頓共識』等精神,政府將比過去更介入自由市場,產業政策將比過去數十年來的任何一個時刻都更重要,儘管獲得媒體的關注有限,但事實是我們正在經歷一場歐美政府對於政府角色與自由市場觀念的重大變革,這是一場思想革命,而造成這一切改變的,除了技術因素、美中冷戰與武漢肺炎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中國。」

結論:一個破敗頹廢的市場再大,台灣人真的會傻到繼續相信還能到那裏面去撈到錢嗎?

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韓粉們亟於尋找的乃是屬於他們的救世主,所有的是非真相和理性論述並不足以讓他們放棄膜拜救世主的信仰追求。

因此,那位突兀跳出來護韓的餐廳老闆,沒等我們論證結束,早已不知溜到哪裡去了!

被打回流寇原型的韓國瑜們,必將成為百年大黨甩不掉的大禍害,身為局外人,也只好請赤膽忠誠的國民黨人自求多福了!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管仁健觀點】褒揚令就一定不能說點「人話」嗎?
【林宜正觀點】「台灣國民黨」
【評論】天災人禍的中國,還能侈言脫貧嗎?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風傳媒文章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