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郭政宇觀點】揹千斤韓粉不回頭?—國民黨「佔領」立法院的民粹操作

名家觀點
2020-07-04 | 國民黨佔領立法院卻出現無議員情況(資料照)

文/郭政宇

原來在野黨監督 是一種需要學習的專業

國民黨立委6月28日做出驚天之舉,佔領自己辦公的地方,欲杯葛監察院人事案並荒謬指控執政黨獨裁——國民黨2016年以前,在立法院都是多數,所以照在這邏輯,當時的國民黨是獨裁嗎?在國民黨刻意淺碟化操作下,在野黨少數,執政黨多數,就變成「獨裁」,這曲解了獨裁的定義,掩蓋了國民黨沒有善盡在野監督的責任。佔領結束後,在野黨荒腔走板的行徑,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連勝文卻在7月2日說國民黨像小嬰兒跨出第一步,但筆者與讀者都清楚,其實國民黨是執政超過58年的退化巨嬰。

各國在野黨本來就是少數,國會少數黨發展出各種杯葛技巧,例如:冗長發言,延緩議事程序,或是英國議院的執政黨與在野黨激辯交鋒,最近著名的在野黨杯葛,就是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民主黨,Nancy Patricia Pelosi),在川普要求國會通過美墨邊境牆的預算,遭到拒絕後,川普拒絕簽付臨時預算,造成美國政府關門。在這種情況下,裴洛西認為白宮所受的壓力會比眾議院大,所以硬起來拒絕妥協,並以延緩川普總統的國情咨文為脅。僵持35天後,總統川普妥協讓步,裴洛西才讓他進到眾議院進行國情咨文。裴洛西並沒有因為在野,就屈服,就耍賴,就用荒謬又無效的手段杯葛,她反而善用自己的優勢,與對局勢的判斷,將了川普一軍。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圖片來源:資料照

國民黨立委佔領立法院,作為杯葛手段,只要遮住名稱,就會立即感受這件事的荒謬。以一個譬喻來說明:郵局員工佔領郵局罷工,不接郵件,不接存儲等各種業務,因為質疑郵件、存儲人「德不配位」,所以佔領郵局來罷工?若是真的要質疑,不是好好發揮職權、堅守崗位,檢驗這些號稱「德不配位」的郵件、存儲人嗎?並且說服大眾支持自己的論述,而不是佔領郵局,說要開冷氣,然後又不好好檢驗,直播給外面支持郵局的人,說自己好棒?然後被別的郵局員工請出去,別的郵局員工要開始做正事,佔領郵局的員工就開始控訴?然後又回來自己座位上吃高級便當?是不是只要遮住國民黨的名稱,換一個正常的情境,就會發現這件事,實在太荒謬了?

民進黨在野時,如何借力使力?如何判斷局勢?如何與民間結盟?以洪仲丘之死,引發的公民運動,最後促成《軍事審判法》立法為例。洪仲丘由於在軍中死因成謎,媒體報導疑似遭霸凌、虐待,在當年引發社會輿論高度關注。公民團與與聚集群眾,現場高喊「要真相」、「不要聽官話」、「不要再騙人了」,但是若沒有具體訴求,就沒有改革聚焦之處。當時,就有看得清局勢發展的立委,有膽識地從提案,並取公民團體合作,二度上凱道,將《軍事審判法》修法訴求講出來,如此當時的行政院或國民黨立委(當時立法院多數)才會有壓力,不得不在修法上讓步(註一)。

 

洪仲丘之死引發公民團體上街抗爭。圖片來源:資料照

但我們卻看不到這次在野的國民黨,有類似的格局、魄力和表現。他們可以善盡國會議員的質詢、調查之權力,或者以靜坐等對執政黨有道德壓力的手段,升高要求廢除考、監二院——尤其這又是執政黨在野時的長期訴求,有其正當性,並打在執政黨論述的痛處,可是舉目所見,不見國民黨立委團結並且堅持,反而上演這場秀,卻不到19小時即謝幕,淪為被對手訕笑,但令人更震驚的,是一群國民黨立委戴起拳擊手套,燈光美,角度佳,姿勢100,說要開始練拳頭、健身,自勉下次不要讓人抬出來。且不提「還要有下次」的暗示,立法是一種人民授權的專業,國民黨立委難道不懂腦袋比拳頭重要嗎?不禁令人感嘆:原來在野黨監督執政,也是一種需要學習的專業。四年了,國民黨卻不好好學習當稱職的在野黨,為什麼?

國民黨應拒絕韓國瑜模式 不應再搞民粹,吸韓粉,立教主

穆勒教授在《解讀民粹主義》將「民粹」定義為「民主反多元化的道德主義陰影」,我們可以從韓粉效應中,看到許多實際例證。民粹主義者(韓粉)是「憤怒的」、「挫折的」,或是滿懷「怨恨的」(例如:韓國瑜被罷免後,杏仁哥的反應)。這些韓粉的共同點是什麼?除了反菁英以外,民粹主義者(韓粉)一定是反對多元主義者(例:一柱擎天姐的高雄市長競選宣言:「什麼都不做,只抓貪」)。民粹主義者(韓粉)會偏執地宣稱:只有他們代表人民,將政治競爭者描繪為是不道德、腐敗的菁英(怪罪執政黨,一直是韓國瑜直到被罷免的修辭);若和民粹主義者沒有相同的願景,將對其展現強烈的排他性(註二)。韓國瑜即使最後被罷免,也沒有公開反省;黨內同志,甚至怕得罪支持者,連一點反省的聲音都沒有,是不是很符合上述的民粹主義者與民粹政黨的描述?而且監察院院長人事案,明明有不同脈絡,立場也站得住腳的觀點與證據,國民黨不開大門、走大路,偏偏選在不對的時間、不對的地點,開啟一場莫名所以的「佔領」(自己可以合法進出的立法院)。19小時的鬧劇結束,韓粉或許更死忠了,但其強烈的排他性,也成了國民黨的改革重擔。
 

圖為韓粉示意圖。圖片來源:資料照

民粹主義在台灣的問題更複雜,且有更多挑戰,其一是「轉型正義」,其二是中共無聲的入侵。在「轉型正義」未竟全功之下,部分國民黨的支持者,對於美麗島事件的看法與價值定位,與另一部分的人,大大不同,許多國民黨的支持者對於過去的歷史,仍有「自以為義」的詮釋,而沒有嘗試全面觀照,做更同理、超越的理解;對於現在的國民黨的所作所為,也視為正義的代言,而非批判性的接受。換句話說,說到底,這是一場記憶與認同的戰爭。而若牽涉到價值認同,就有操作民粹的空間。民粹領袖善於操弄話術(韓國瑜的市政芭樂票,我們記憶猶新),只要切合人們的經驗與情感,假新聞與去脈絡的片段資訊,變成武器化的訊息,流竄在同溫層中。韓粉的這種特質,讓中共的假新聞有可趁之機。

韓國瑜模式已經雙殺三輸,勸國民黨揮別韓粉,走上一條崎嶇而少人走的改革之路。

 
註一:蔣念祖:《立法其實很專業》(臺北:米樂文化,2015),頁282。
註二:揚—威爾納‧穆勒:《解讀民粹主義》(臺北:時報文化,2018),頁3-10。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厲害了,我的國」凡犯我中華帝國者雖遠必誅!
【評論】「官逼民反」仗勢欺壓農民,陳吉仲、謝勝信下台!
【評論】中國將與印度開戰? 其實,台灣周邊才是戰雲密布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郭政宇

政治大學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