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郭政宇觀點】台灣應加碼「防禦性民主」:驅逐東南衛視記者,只是「剛剛開始」

名家觀點
2020-07-11 | 中國東南衛視記者離境畫面(資料照)

文/郭政宇

紅色入侵與防禦民主

中國福建東南衛視在台開設政論節目「海峽新幹線」,日前我國政府依違反《兩岸人民條例》第33-1條「不得與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涉及政治性內容之合作行為」,予以驅逐。前總統馬英九與一干立委,竟嚴詞批評政府此舉。筆者認為有必要說明中共在全球滲透的嚴重程度,以及台灣「防禦性民主」,對台灣民主價值與生活方式之保障的重要意義。

建立「防禦性民主」是為了確保我國的國家安全、民主價值以及生活方式,不被惡意侵蝕與掏空。這種呼籲以及具體作法,在美國、澳洲、加拿大,都已經有重量級政治人物立法起而行動。

7/8美國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於華府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講(之前美副總統也曾在此發表討中檄文),指出中共正利用各種代理人滲透、動搖美國政策、扭曲公共輿論,破壞美國對民主體系與對民主價值的信心。反觀台灣面臨中共武力威脅,無一日停歇,中共三戰(法律、輿論與心理),更是日日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深入台灣各角落。台灣人民識別紅色入侵,支持防禦性民主,有其急迫與必要。

 


美國FBI局長克里斯托弗·A·瑞伊 (Christopher A. Wray)。圖片來源:資料照

敵人在內部:大外宣就在你家裡

以下筆者描述的事情,您或許會覺得眼熟、耳熟,並且認為就發生在台灣,是我們的日常。

「媒體在報導人權和南海爭議等敏感議題時,在電視網和主要出版品上播報與刊登中共的政治宣傳。中國官方會審查媒體的來賓、觀眾Call in,確保內容符合北京觀點。中文紙媒也被類似的審查籠罩,愈來愈多企業主選擇聽從北京指示,以換取在中國的利益。無論大小報社都被施壓停止出版批評中國的刊物,尤其是關於法輪功的刊物。」

這不是台灣,這是南半球大國澳洲。如果澳洲都飽嚐紅色入侵的苦果,為什麼在中共勢力前沿的台灣,卻以為自己可以高枕無憂呢?

中國在全球斥資數十億美元,積極拓展媒體地盤。這些媒體包括新華社、《中國日報》(中共經營的英文報紙)、《環球時報》(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的文摘)、中國環球電視網以及中國國際廣播電台。這使新華社成為世界第四大新聞通訊社(前三名是法新社、美聯社和路透社)。這些國營或黨營媒體對中國、中國政府與他們的企圖,極其美化,對於其對手,例如對台灣執政黨,就極其醜化。

這些中共大外宣,會讓別國的媒體,刊載有利中共觀點與立場文章,閱聽人因此接收了中國產製的內容。這些付費置入的內容偽裝成當地報紙的社論,且這些置入內容的收益,會使別國媒體對中國資金形成依賴,進而影響未來對中國的報導方向。若沒有嚴格立法,並建立查核機制,這些中國資金、中國媒體的合夥關係,都將使台灣媒體怯於批判中國、放棄民主體制,走向「親中」模式。


2008金融海嘯,中國緊抓收購契機;2019後疫情,是民主世界反擊的機會

根據調查,2014年以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FDI)達2500億美元,僅次美國;往前追溯,2008金融海嘯是分水嶺,讓中國得以低價收購瀕危歐洲企業,至2012年,中國對歐投資首度超過歐洲對中投資,但是中國對歐投資78%都來自中國國企,換句話說,最終是中國共產黨的意志,透過資本主義的邏輯,在歐洲市場四處插旗。北京也以低利貸款給其他風險太高的國家,一旦無力償還,中共代理人便要求以該國資產抵債,例如:希臘付不出北京的債務,結果是中國國企擁有雅典比雷埃夫斯港的一半產權。反觀台灣,臺北雙星標案、大同公司派、市場派經營權爭奪戰中,是否有「中資」介入?都曾是議論重點,但比起來歐洲的中國投資案來說,在同溫層以外,台灣整體輿論的關注,可以說少得可憐,更不用說,更深入的調查,以及更妥善的法律工具,幫助我們釐清「中資」如何在台灣擴散影響力。
 

台北雙子星標案。圖片來源:資料照

也許有人會說筆者此言是否「逢中必反」?我們來看看加拿大怎麼說。對於中資進入加拿大市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2018年5月出版《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對抗的年代》,報告中指出,所有中國公司都與「中共有緊密而且日益顯著的關聯」,而且與中國的各項貿易協定,除非有可以仔細審查的安全閥制度,否則中共就會「運用商務之便來接近商業、科技與基礎建設資源,並加以利用而達成情報目標,或足以損害合作對象的安全體系」,甚且「中國已經準備好,威脅利誘商界、政界菁英成為其協力者,並鼓動他們在台灣地位或南海爭議上捍衛中國立場。」加拿大的國安局都露骨挑明講白了,面對中共這種惡意的企圖,筆者想要問一句:為何台灣這些人老是「逢中必軟」?

中共代理人與麥卡錫焦慮

執政者因害怕被貼上「傷害言論自由」的標籤,使得「中共代理人」在台灣活動的討論常受限制。無可否認,我國歷史上曾有過「傷害言論自由」的黑暗歷史(諷刺的是,始作俑者,不正是在野黨嗎?)對這段歷史戒慎恐懼與害怕重蹈覆轍——在台灣上演「麥卡錫主義」,使台灣政府避免公開討論「中共代理人」深入社會的程度,但這樣一來,就如同是將武器奉送給中共代理人。

香港國安法,反映中共治理的本質。中共沒有言論自由、不尊重異議,也不接受法治、合約精神。中共一向認為:黨的利益凌駕一切,只要牽涉中共認為會有危及統治的議題,中共就會起訴眼異議分子或是挑戰黨統治權威的人。總而言之,台灣的防禦性民主,一方面,必須讓國人不會因批評政府,而像中國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被嫖娼」而拘捕到案;另一方面,也得保護每個國民,不會變成李明哲。

如果說,2001年中國加入WTO,是她吸納國際資本的契機,也開啟了西方世界對中國「和平演變」的自由幻夢;2008年的金融海嘯,讓中國挾重金殺入各國市場,大肆收購,紅色入侵;2018年美中貿易戰,美國、澳洲、加拿大,紛紛警覺中國勢力的入侵,祭出反制措施,到2019年終,這場改變世界的疫情,我們可以看出,國際勢力的版塊正在變化,後疫情的影響,地緣政治效應發酵,香港國安法一出,「一國兩制」終結,西方資本對中窗口關閉,各國是否會因此清算與中國的利益,調整或改變對中政策,甚至與中國硬脫鉤,是一個觀察重點。但可以想見比冷戰更牽扯複雜的美、中壁壘,已經在後疫情中隱隱浮現。台灣得抓緊機會。

 

中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引發不滿聲浪。圖片來源:資料照

如果台灣希望保有自由民主的價值,以及透過貿易獲利的生活水準;如果台灣想要以實質獨立的國家之姿,展現影響力,那麼蔡英文政府,還有未來的執政者,都必須要做好準備。台灣政府必須積極尋求實質盟友,鞏固在政治、經濟、社會、安全上的連結。台灣的政治人物在面對北京時,必須要比現在更加強硬、更有自信。目前台灣國安五法與反滲透法,是一個好的開始,而且遠眺未來的挑戰,我們遠遠有進步的空間。

參考資料
Alexis Bautzmann主編:《世界大局.地圖全解讀》(新北:野人,2019)。
Larry Diamond:《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臺北:八旗,2019)。

 
 

作者

郭政宇

政治大學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