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黃吉川觀點】全球熱戰劇變:台灣脆弱或強韌的大考驗

名家觀點
2020-07-14 |

文/黃吉川
 

前言
 
大約從蘇聯解體之後,全球的主要經濟體,無不以全地球為範圍,透過生產基地外移丶國際金融操作及數位網路控管來經營全球事業。大約從西元兩千年起,樂觀主義的氛圍,幾乎是各個經濟體主要負責人的共同心態。雖然有美國主導的反恐戰爭,但其戰埸幾乎侷限在伊斯蘭世界,對於美國本土丶歐盟丶及東亞各國,幾乎無任何威脅。這也是中國如火如荼竄起的年代。然而經歷二十年後,事態的發展,就遠遠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單純。各地黑天鵝丶灰犀牛處處亂撞。首先是颶風摧毁美國南部的佛羅里達州丶日本的311海嘯及核災變丶全球暖化氣候劇變導致南北極冰層溶化丶塑膠垃圾污染海洋生態。幾乎在暗示人類,全球體系運作,已遭臨自然界的反撲,而這連各個先進國家,都無法順利應對。至於第三世界國家,所發生的天災或人禍的人道危機,則更是慘不忍睹,而令各國際機構束手無策。如這次來勢洶洶的武漢疫情,WHO的表現簡直是荒腔走板,這到底是為什麽,難道只有人謀不臧而已嗎?
      
衡之於世界史,其實這些災變,無不綿延不絕。只是那大都是侷限在各自的地域文化圈內發生,而很少在同一時間影響全球的所有地域。但現全球化的政治經濟已成型,飛機輪船已跨洲來往,所以全體的人類也必須體悟,日後的災變也必定是全球性的。一如網際網絡是全球性串接,敵對政治勢力對抗丶經貿往來丶人群移動丶毒品交易都有各自的交串網絡,形成多層次交疊的複雜網絡。
      
此全球複雜網絡,從自然界延伸到人類社會生活圈的各個領域。所以其所顯現的各種動態起伏及雪崩劇變,通常超越社會承受度時,就會造成人道危機。這是任何國家都無法迴避的課題。以下我們就以歷史戰爭的教訓經驗丶911恐攻後的各國國土安全防護建制丶及未來的挑戰,三個層次來探討這個問題。
      
以這次武漢疫情為例,正是病毒傳染的雪崩效應讓各國的公衛及醫療體系無法應付。但所有的災難,以戰爭最容易導致社會的崩潰,那通常是人禍加天災接連發生時,讓人類命運面對生死的災難危機,一如眼前的世界。

 


武漢肺炎示意圖。圖片來源:Flickr圖庫
 
歷史戰爭的教訓:秦婦吟(公元883年)
 
 

      四面從茲多厄事    一斗黃金一升栗
      尚讓廚中食木皮    黃巢机上刲人肉
      東南斷絕無糧道    溝壑漸平人漸少
      六軍門外倚僵屍    七架營中填餓殍
 

公元880年,唐朝晚期詩人韋莊剛好到長安應舉,正好迎上黃巢大軍攻入長安。其被俘,並親眼目睹當年農民軍佔據長安稱帝,大齊王朝如何作威作福,後又被唐軍逐出。那時官軍賊軍交互攻伐,百姓死傷遍野。而於韋莊逃到洛陽後,才寫下此長詩。詩中借一位被黃巢軍掠奪之貴婦的口吻,道盡戰亂人民的悲慘命運。
      
但這首長詩卻不為作者所公開看重,在其著名的「花間集」中,特別要諸子弟將此詩去除掉,不可收入。原因在於其詩中批評黃巢農民軍,又罵官軍比黃巢軍更殘暴。因其後來出任後蜀宰相的職務,而其立國皇帝王建及諸大將都是當年唐朝官軍的重要人物。為保命及顧全後蜀統治集團的面子,此詩即從歷史中消失千年。直到二十世紀初,才從敦煌文物中,由王國維等人慢慢整理出來。全詩長達1666個字,比白居易的長恨歌還多一倍的古典詩。
      
從此長詩中我們可看到什麼?這裡從三個層次談起,首先是文學格式的轉折丶其次是歷史變革之角度丶最後則聊到大劇變的現實場景。
 

文學格式的轉折
 
將這首詩,放在花間集中,有其特異性及相容性。特異在於此詩描寫戰亂及政治軍事內容,在花間集中其他作品均看不到。韋莊在晚唐的詩風中,走向柔弱美艷可謂絕響,而此直描現實的創作,在日後複雜的政治鬥爭中,已不可能再出現。若非當時作者親身體驗及茫茫然無依的環境中,此詩就很難寫得出來,其意義甚至比長恨歌更深而且遠。但晚唐的詩風,已由唐初那簡短素樸渾成,走向浪漫文語轉折綿延,一如此詩之敍述。所以整本花間集,即五言七言交雜,由長詩轉向詞風之創作。這種文學格式的改變,即由五代十國繼承發展,到宋代詞學長短句的創作才集大成。此長詩正是轉折的代表作品。
 

歷史變革的視角
 
唐朝的安史之亂,可視為東北蠻族對西方隋唐貴族化蠻族集團的反叛。由此引發的黃巢農民革命,就耗盡唐朝在長安洛陽一帶的自然生活環境。也就是從秦漢到隋唐上千年的開發,在今西安到陝西一帶,其樹木已被砍光,土壤已被過度耕耘而喪失生產力。所以農作物已必須由東南方運補到京師,才能維持京城的生活。到北宋立國時,只能將國都立在黃河邊的開封,而南宋就移到更東南方的杭州了。此時,由東北而來的契丹族及女真族就逐漸以北京為中心,來和漢人的南方政權相抗衡。兩宋可以說是歷史上最注重人文價值的朝代,國家的上上下下,完全由科舉考試的舉人進士所掌握。這種重文輕武的風氣,使得漢人的軟實力大增,但硬實力卻日漸衰弱。日後只能一路南下拓殖,甚至走向海洋貿易,但已無能力抵抗由北方而來元丶清兩朝草原民族的侵略。
      
處於東海上的日本,自古號稱承襲隋唐文明,卻無引入相應的科舉制度,整個社會一貫維持封建武士傳統。這和中國東北方的朝鮮和西南方的越南,真是大大的不同。士大夫傳統思想的抗拒西方文化,一定比武士保守且深刻。所以,日本明治維新時,少了這批士大夫階層的抵抗,推動起來,就幾乎無太多的阻力。然而唐詩一直是日本文化的核心,在明治政府內,軍人要升將軍,先決條件是要會做唐詩的素養。到如今京都仍還有關西詩壇,在其網站上,還能看到陸軍乃木大將及海軍東鄉平八郎將軍等人的唐詩作品。而日本殖民臺灣時,也在各地成立詩社,和台灣父老共同吟詩唱和。而無宋詞丶元曲,那已超乎日本統治者的視野。

 

圖為日本武士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劇變的現實場景
 

扶羸攜幼競相呼  上屋緣牆不知次
南鄰走入北鄰藏  東鄰走向西鄰避
北鄰諸婦咸相湊  戶外崩騰如走獸
轟轟崐崐乾坤動  萬馬雷聲從地湧

家家流血如泉湧   處處冤聲聲動地
舞伎歌姫盡暗捐   嬰兒稚女皆生棄

 
這是1200年前的作品,但來描述二戰時日本攻入南京丶德軍攻入莫斯科丶俄軍反攻攻入柏林丶中共解放上海,或台灣史上,日本人入台北城前夕丶或228國民黨軍隊上岸後亂掃射等情境,都仍非常貼切。
        
二次世界大戰可以説是近代史上,對人類社會殘害最深的戰爭,以中日戰爭而言,中國政府由南京撤向重慶,但對人民未做任何安置。然而戰場發生於何處沒人知曉,人民無端就陷入戰火摧毀中。
       
美國最得天獨厚,其人民在二次大戰中,未曾遭受任何傷害,所以911攻擊一起,其受的心靈創傷也最深。但比之十倍百倍對平民的傷害,在今日中東可説是司空見慣。在東亞現代史上的韓戰和越戰更是如此,平民的傷亡永遠是軍人傷亡的五倍十倍以上。
       
而這正是劇變現場的場景,首先平民可能大量失去生命,其餘大部分缺水缺食物而活活餓死,再來就是軍隊對平民婦女的強暴。至於搶奪財物已算是最輕最輕的傷害。最後就是一群群不知逃向何方才好的難民,湧向四方,一如今日的敍利亞丶伊拉克難民。這隨時會降臨我們的社會,而我們做了多少凖備?
 

911恐攻後的美國國土安全防護
 
蓋達組織在其伊斯蘭神聖信仰的基礎上,將昔日基督教世界和伊斯蘭世界的對抗,套在今日中東的現實上,將美國視為魔鬼的化身。利用美國自由進出的處境,先派人去美國學習駕駛飛機,再四方劫機衝撞美國紐約世貿大樓及五角大廈。此自殺式攻擊,讓美國人驚嚇震怒異常,因為除了二戰日本偷襲珍珠港外,美國本土從獨立戰爭後,就從未被外敵攻擊過。美國官方檢討的結論,認為傳統的FBI丶CIA及國安局(NSA),互相爭權,且均無法單獨應付伊斯蘭恐佈份子的攻擊,由此於2003年成立了統合各安全機構的國土安全部。即除了對外的軍事組織外,此部門是美國第一次以本土防衛為主之最大聯邦行政單位。目前其轄下有23個部門,雇員有17萬人,每年預算6百多億美金。依其功能,可粗分為四大部門,其分別為:
 
一丶邊境暨運輸安全部門:
 
其負責美墨美加及海岸線的防衛,防止恐怖份子的潛入,另負責海關丶移民丶邊境巡邏丶及動植物檢疫等工作。
 
二丶緊急防備暨應變部門:
 
此部門負責緊急情況發生時,如恐攻丶天災等事故的即時反應事務。
 
三丶化學丶生物丶輻射暨核子反制保護部門:
 
針對生化武器及核子武器攻擊的特殊防護,其結合各領域專家及國家實驗室,由專業的角色來保護美國公民的安全。
 
四丶情報分析與基礎建設保護部門:
 
其主要任務為原FBl的工作移入,職司反恐的國內外情報分析。另對國家安全基礎設施,如油氣管路丶電網丶電腦網絡丶鐵公路運輸等提供分析,並針對系統脆弱性,進行實體保護措施。尤其注重電腦事故反應事務,如網路防火牆丶資安丶及網軍的攻防戰。
 
美國的國土安全體制建立後,各國也紛紛考察學習。尢其是以色列專家,趁機到處推銷其安全防護機制。甚至美國也將國內外防恐任務包給一些民間公司去經營,一時間防恐好像成了全球的熱門課題。

 

美國積極保衛國土安全,圖為美國國土安全部偵察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而這恰好全收在中共的眼底,所有美國宣揚的防恐科技,中共都借著相同的口號,在國內大加開發應用。其人民的人臉辨識丶行業工作丶金融消費活動丶政治傾向丶網路言論,通通納入管理。美國的國土安全預算不過佔軍費的十分之一,而中國的維穩經費甚至比軍費還高。此控管體制及科技監控,應用在新彊丶西藏丶中國本土丶香港,甚至早已延伸到台灣及海外世界各地。
      
弄到最後,美國才發現其國土安全防恐的對象,竟然不是伊斯蘭恐佈份子,而是其昔日的盟友,中國的黨國國安體制。但這已非其國土安全部所能單獨處理的事務,現何止是防止盜取科技及抓補潛在間諜而已,更包含國家戰略產業的競爭丶商業不公平干預手段丶地緣政治丶及軍事的對峙。
       
至今美國仍未準備好,在此新局面下的挑戰,鬥爭到底會進行到何層次?是否會由冷戰走向全面熱戰?尢其武漢疫情一來,美國的生物的安全防護網完全失效,川普政府想借用貿易手段來處理的大國博奕,在此疫情下,已節節失敗而顏面無光,這已超越精明商人總統所能想像的境界。以中共今日的能耐,已勝過伊斯蘭恐佈份子百倍千倍,而美國的國土安全部,仍似嘲諷式的發出警告,卻難有大作為。
 

未來的挑戰
 
台灣自古就天災不斷,年年颱風來臨,造成農業損害已成常態,政府及人民已養成良好的應對模式。另地震亦時常發生,大家也有一些基本的自保知識。然而美國國土安全部的防恐經驗仍有一些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尢其面對未來的戰爭,不論我們的軍事準備的如何完善,台灣社會面臨戰爭的挑戰是非常脆弱。70年前,美國空軍就曾經轟炸過台灣各大城市,只要想像當時的戰火規模,就能預知我們的危機何在。這裏分三個層次來看這個問題,其分別是基本生活需求問題丶現代社會的關鍵設施,及政府控管能力及決心。
 

基本生活需求斷絕的危機
 
如本文前面所提戰爭的現實場景,一有戰爭,人民除了有生命的危險外,最困難的就是糧食及乾淨的飲用水問題。政府及民間若未預先凖備起來,則戰事一來,必定超市賣場的貨品,馬上被一掃而空。而撐不到幾日就必定處處缺糧斷水,如此不論貧富都會出來搶食物,而黑道擁槍者必定四處橫行。因在戰時兵馬倥傯,政府已難正常運作,民間就會面臨層層人道危機。各地安養院,員工流散,那些無辜老人必定呼天搶地,茫茫然而亡。
      
現代政府所謂的戰略儲備大都停在二戰時的標凖,大部分只供軍方使用。若要供給民間,首先要知如何配送?如何防止黑道搶奪?戰火哄哄如何烹煮?這從未演習過,政府民問屆時如何因應?
      
當務之急,政府必須負起責任,如這次疫情一樣提前佈署,要準備人民三個月甚至半年的戰備口糧,即不用烹煮即可食用之軍用口糧,這台灣的大食品商一定有能力生產,不但軍人有份額,人民也要有相對的配額。並要人民學習如何過濾亁淨水,並儲備水資源。也許用不上,那是萬幸,要真不幸用上了,全國的超商幾萬家,如何在一日內分送給平民,這是非演練不可的國之大事。否則戰爭一起,不到一週就會社會大亂,人民餓死大半。

在平時,醫院就人滿為患。那麼戰事發生時呢?若醫生和護士都去躲避戰爭危險,則所有嚴重病人必然馬上死亡,另因受戰爭波及的傷患要到哪裏就醫也是大問題。政府必須教導人民準備簡易醫療用品,小傷小病可自行處理,受大傷害才送臨時醫療中心,而這都必須規劃演練。否則戰事一來,烽火連天,沒有演練,所有公務體系停擺,社會專業人員不知如何集結服務,必然導致傷亡雪崩式擴散,通常也會有惡性傳染病流行。故國家對藥品也須儲備,甚至缺血時,如何要求人民輸血都要預先演練操作,且訂下SOP讓戰時人員參考。
       
以上兩項,食品飲水及緊急醫療,乃是民防最基本之要求。以前英倫三島能撐過德軍長期的轟炸,甚至日本戰時軍政府,在日本及台灣的戰時管制,雖眾人受苦,但至少糧食配給公平,沒人餓死。這比國民黨政府,一打戰就丟下人民不管,當然更接近現代國家的規範。

 

作者認為民防訓練十分重要,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台灣政府已民主化,但軍政事務可能仍停在二戰時的想法。未能體會民防的重要性不亞於軍防,此缺陷在台灣面臨軍事威脅時必須盡快補強起來。尢其台灣有很多民間宗教圑體丶青商會丶扶輪社丶及獅子會等都應主動參與,以彌補政府力量之不及,但政府若不帶頭引導,民間很難跟上配合。
       
現況是各大城市,人口密集區,面對戰爭時,到底是該疏散或就地掩蔽,從未明確演習過。反核人士所高喊的,核災發生時,台北都會區的疏散演習,官方和民間都只是喊喊口號,從未真正實踐過。現一放假就各處塞車,戰時只會更加慌張更加混亂。
 

現代社會的關鍵設施
 
現代社會強烈依頼電力來過日常生活,這和七十年前的二戰環境已大大不同。當戰事一起,若電力全被摧毀,則一般家庭大概很難適應。尢其每家的飲用水,都靠馬達抽上水塔儲備使用。都市中住在高樓層者,缺電必導致缺水。所以如何保護電力系統是一大考驗,美國國土安全部有一整套的防護計劃,需要政府去學習建構。現政府正推行綠能發電,正好建議每家每戶都安裝太陽能發電,這在中南部可以滿足二到四成的民生家庭用電,且因分散式配電,不怕主要發電廠被摧毀,而全面缺電的危機。
       
另外交通要道及網際網路亦是現代生活的命脈。這都需政府提前規劃,假使戰事一起,仍能維持四至五成的社會活動力,才能挺過戰爭的考驗。尢其煤丶石油丶及天然氣,對台灣而言,是百分之百進口,如何有足夠而安全的戰略儲備,政府都要有充份而詳細的規劃。這種規劃不做,戰事一來,全社會必被打到70年前的時代,其內在的脆弱性就會完全暴露出來。
        
台海的戰爭,時間不會超過半年,所比的不只是軍人戰場上的戰略戰術,更是民間社會的強韌或脆弱性。中共侵台,其社會也會遭受相同的衝擊,而一個從來不照顧民間疾苦的政府,就可能被推翻。只要我們多做準備,耐的愈久愈靈活,中共就要面對倒台的壓力也愈大。
 

政府的控管能力與決心
 
台灣有二千三百萬人口,但戰事一起,真正投入的陸海空軍人加上後勤也不過百萬人次而已。那其餘二千多萬人,就能置身事外嗎?這就看政府對前述民防事業準備程度而定了。若政府失職不做民防演練,戰爭場景已非軍事勝敗,而是大量平民死亡,難民如潮,正像當年中國抗戰八年,到國共內戰的局面。
       
美國是一個公然可以擁槍的國家,當然其社會必須付出種種槍殺悲劇的代價。但其全國的槍枝比人口多,所以沒有任何國家敢入侵美國,美國人民隨時可以成為戰士,那是一個無法征服的國度。
      
台灣有一群人,天天想公投制憲,以為那是天賦人權,但看看今日的香港就知,一紙國安法就將你治的死死,更別説新疆西藏了。如果人民無武装能力,戰時就成為難民,哪有公投哪有憲法,連命都保不住了。如果台灣有百萬千萬枝槍在民間,那會是什麼場景,中國的傘兵敢下降嗎?解放軍敢上岸巷戰嗎?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津訪台,就曾警示台灣要全民皆兵,才能抵抗共產黨的侵略。我們體會多少?所以更積極的民防,就是人人都能拿起槍,捍衛自己的民主與自由。而這就看政府的決心了。世上沒有一部憲法,能不靠武力保護,那當中每一章每一條都須鮮血守衛,不要以為只要公投就能做的到。而打戰絕不只是軍人的事,你我都是當事者,一個都逃不掉,就如「秦婦吟」所描述的那個樣子。
 
 

作者

黃吉川

成功大學講座教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