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吳瑟致觀點】柯文哲拼總統 有聲量卻無核心價值的盲從

名家觀點
2020-07-22 | 圖為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資料照)

文/吳瑟致

自詡為政治素人的柯文哲,總是一付「有話直說」的個性,但是日子久了,輿論早以對「不假修飾」、「爭議性發言」不再買單收服,縱然他仍一再搶盡新聞焦點,但負面聲量卻也同時持續攀高;可笑的是,柯文哲常以「迴避」的態度來應對自己闖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禍。回顧這六年的從政歷練,練就一身急躁、投機、出爾反爾的政治風格,這不僅已跌破許多支持者的眼鏡,恐怕也成為他身價持續下跌的一大主因。

確實,柯文哲是個聰明絕頂的人,帶著醫師的光環走入政治權力的巨塔,拉幫結派是生存之道,從「擺脫藍綠互鬥」、「垃圾不分藍綠」到「合作不分藍綠」,原本的白色力量已染上繽紛多彩的政治泥淖;諷刺的是,柯文哲從「政治素人」到「政治人物」的進化過程中,成立政黨有助於政治權力的分配及組織化的運作,不禁讓人質疑他曾自誇的「任內公務員不必服務政治與政黨」之信條,是否已成大空話?


台眾黨、黨籍候選人都是柯P角逐總統的代理人

柯文哲早有角逐總統大位的慾望,只是遲至今年七月初才坦承不諱,不過他也留下「不行就算了」的伏筆,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選戰是他的理性。去年(2019年)中途棄選總統大選的決定便是他「政治務實」的一面,民眾黨在今年初的立法院選舉、即將進行的高雄市長補選及2022年的九合一大選都是柯參選大位的測水溫準備,「消失的候選人」就是「柯文哲代理人」,為柯總統之路而鋪路抬轎。
 


作者指出
民眾黨在今年初的立法院選舉、即將進行的高雄市長補選及2022年的九合一大選都是柯參選大位的測水溫準備。圖片來源:資料照

高雄市長補選是目前國內最重要的政治議程,雖然一般認為投票結果幾乎已大致底定,但畢竟這是台灣第一次因前市長被罷免成功後的直轄市補選,集聚媒體與政治從業者的焦點,身為民眾黨主席的柯文哲也藉此常常南下陪同黨籍候選人吳益政的競選行程;然而,事實上,柯文哲積極的輔選,似乎對吳益政的民調支持度沒有帶來太大挹注,可能原因除了是台眾黨的地方組織能量仍不足之外,柯式風格的爭議言論搶盡了媒體的聚光燈、社會輿論的風采,反而真正的候選人被冷落一旁。

由衷的功利取向 只看結果不看過程的慣老闆

柯文哲為了提高聲量,時而扮起「我行我素」的形象,時而自曝其短踢到鐵板,他日前不經意的表示「《老人與海》這本書很無聊,就跟看棒球一樣,看前半局就好,看過程浪費時間」,不但引起文學家的批評,更惹怒了全國的棒球迷;嗣後,柯文哲解釋是「沒有時間去看」,但又拋出「每次被邀請去職棒開球,也是丟完球就走了」的回應,讓原本的滅火解釋猶如提油上陣,挑起了「政治人物蹭國球」的作秀批評,自以為的機制幽默卻愈描愈黑。

持平而論,柯文哲所言的「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就是一種慣老闆的心態,也是一種結果論導向的功利主義思維。過去,柯文哲一再表現出號稱智商157的高傲態度,這更符合他所謂的「書直接翻到後面看結果,看棒球一樣看前半局就好」,所闡述的是他的政治價值「努力的過程不重要」,因為對一個高智商的人來說,就算沒有過程的付出,都能獲得比別人更事半功倍的結果,這完全是社會菁英由衷表露的眼高自信,根本與他過去的「庶民氣息」完全相違。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
輔選高雄市長候選人吳益政。圖片來源:資料照

追求政治聲量的柯文哲 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

有趣的是,柯文哲從來不是「刮別人的鬍子,先把自己的刮乾淨」,當他嘲諷蔡總統與網紅合作,以及自吹自擂做市政不是為了追求網路聲量時,根本是燈臺不自照的無理取鬧,柯文哲卻可以找網紅拍攝影片,以及標新立異拋出政治口號洗版大大小小的社群網站,難道這不是為了增加自己的網路聲量?全國走透透的首都市長難道也不是追求政治聲量?柯文哲的「選擇暫時性失憶」其實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柯文哲刻意不提該有的為政重點,在物聯網、新媒體傳播的新時代,政治人物與網紅合作進行政治行銷及提高聲量,這不但再正常不過,批評別人追求網路聲量,卻忘了「理念與論述」的價值才是網路聲量能發揮「質」作用的關鍵,這正好是柯文哲及其政黨的問題:「缺乏國家未來發展及使命的核心價值」,別忘了韓國瑜就是一個失敗的案例且歷歷在目,也千萬不要低估台灣人的智慧與判斷。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陳昭南觀點】美國南海宣戰,印太聯軍圍剿中國已成形!
【吳瑟致觀點】秀下限的國民黨無極限
【黃吉川觀點】全球熱戰劇變:台灣脆弱或強韌的大考驗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吳瑟致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曾前往美國擔任交換學者,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自認為是四處遊走、逐漸不再年輕的學術冗員,長期觀察政經情勢、產業經濟議題,認為青年世代的觀點不但可以突破傳統的盲腸,也能凸顯台灣多元民主、年輕活力的價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