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吳瑟致觀點】論文沒真 抄襲陋習是學術界的惡

名家觀點
2020-07-25 | 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稱要放棄中山大學碩士學位(資料照)

文/吳瑟致
 
近日,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碩士學位論文抄襲問題吵得沸沸揚揚,在網路柯南的檢視下,抄襲的客觀事實讓當事人李眉蓁不得不一改推拖卸責的說法,終於對外道歉宣布放棄在中山大學取得的碩士學位。


李眉蓁的抄襲只是學術醜陋中的冰山一角

然而,看似心有不甘的道歉文似乎無法澆息外界的疑慮,各種假設與揣測排山倒海而來,包括論文槍手代寫、論文審查瑕疵等,形勢持續延燒,就算江主席也發文對外說明也都難以止血。李眉蓁論文抄襲一事猶如近日長江氾濫般恐怕一發不可收拾,且直接沖垮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剩餘戰力。

李眉蓁的碩士論文抄襲程度無需贅述,毫無疑問是一件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件,也需要在一場全國關注的選舉才足以讓這樣醜陋的學術事故曝了光;言下之意,或許還有更多類似的抄襲事件仍埋在國家圖書館裡,也難怪乎李眉蓁想盡辦法都要躲過外界的議論。

 


圖為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圖片來源:資料照

當然,學歷高低與能否擔負市長之位沒有關聯性,但抄襲所凸顯的是誠信的道德問題,沒了誠信又不願坦承以對,這與韓國瑜又有何差異?無怪乎有人認為李根本是韓2.0的化身。只是,這次抄襲事件也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把全台灣的博碩士論文全部攤開檢視,恐怕還會翻出排山倒海的學倫問題之論文。

值得深入探討的是,許多政商人士紛紛回到學校繼續深造,當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畢竟按部就班完成學位的學生也不在少數;換言之,總有一些害群之馬把大學的在職專班當成「洗學歷」的方便門,抄襲就是為了能速成學位的捷徑,而李眉蓁的抄襲事件正好揭開了學術界不為外人所知的陋習:學術的巨塔裡早已是藏污納垢。


大學進修要念書交朋友 卻也是用學位換關係

必須說,所有的制度都需要人善良的遵守,反之就會被有心人刻意的利用,使得制度出現漏洞,甚至失去制度該有的價值。學術的遊戲規則更是如此,無法單憑學位審查制度去落實所謂的公平正義,更遑論學術本該有的超然價值,以及對於研究貢獻的使命感。

換言之,指導教授嚴格的指導、學生用心的撰寫、口試委員秉持專業審查,要完成一部具學術價值的學位論文上述三項都是缺一不可。然而,這也是問題所在,居心不良的人會利用這樣的自主性來取得那看似亮麗的學術光環。

指導教授找熟悉的同業擔任口試委員並沒有問題,如果可遵循學術規範、負起審查的功能與角色,即便是徒子徒孫都能把持該有的原則與立場;只是,許多口試委員在錯綜複雜的師生關係中,加上鄉愿的網絡關係下,往往讓口試變成護航的形式會議。無意外的通過前提之下,打假球給一些在簡單不過的修改建議,扮好人給予高分通過學位審查,既不得罪該名學生的指導教授,也可以為自己的學生鋪下人情的機會。

這樣的狀況在許多大學在職專班屢見不鮮,畢竟在職專班大多是在各行各業的社會人士,有些還在企業、政府單位擔任要職,從招生開始就是學校系所的收入來源,其背後擁有的社會資源更是讓許多人為之嚮往,「念書交朋友、學位換關係」便形成了常態,而對於學生的抄襲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圖為李眉蓁涉嫌差息之論文比對圖。圖片來源:wecare高雄粉絲專頁

權勢縱深的共犯結構 劣幣除良幣已是現在進行式

抄襲的代價是什麼?對一位自我要求甚高的學者而言,是不容有任何學倫的汙點,但這畢竟市唯心論,也並非每一個人都有如此高超的道德感;換言之,因為抄襲的實質代價不高,又能短期內達到功效,有無怪乎有人願意鋌而走險。其實,學術圈內的抄襲陋習不只有學生,教授之間學術利益交換所形成的利益共同體更是暗室私心的溫床,差別只是比較高級的抄襲罷了。

無獨有偶,不久前便有某位曾在國民黨任職的大學教授因為被檢舉博士論文抄襲,經調查後證實確有抄襲事實,但是畢業學校卻僅作出要求登報道歉、未取消博士學位之決議,縱然任職學校已取消副教授、助理教授資格,但以學術倫理的標準而言,如此嚴重抄襲之事,校方不符比例原則的決議,正好證實「抄襲所需付出的代價並不高」的說法;同時也讓人多所質疑大學教育的基本價值!難道「有關係就沒關係」,只要攀附在特權集團下那就是牛鬼蛇神了,也難怪學術圈內一再發生利用權勢裡應外合來換取論文掛名之事。

這樣有違學術倫理的案例不但不尋常,更在學術圈內時有所聞,掛名、包庇、互評、護航等學術交易已形成相當厚實的共犯結構,李眉蓁論文抄襲事件的誠信問題正好掀開了學術暗黑的潘多拉盒子,光鮮亮麗的學術光環卻暗藏著價值扭曲的醜陋不堪,實在慘不忍睹;當然,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道理讓許多人在這件事上得到警惕,但是大學校園內權勢縱深的政學關係網絡,養成了一群學術掮客的政治惡習,不但已對社會造成錯誤的示範,但一般人的渺小與無力卻仍難以撼動這樣的結構。

大學應堅持學術的良知與道德的高度,抄襲確實已踩到學術倫理的底線,該有的處置是不容有任何妥協的空間。目前已有學校採用數位比對系統來防範抄襲的問題;然而,如何克服長年存在的學術結構問題,恐怕除了學校要有相應的責任之外,教育主管部門也必須有所做為,畢竟上樑正下樑歪,學術的獨立性卻一再受到政治外力的干擾,大學若對特定權勢網絡關係沒有抵抗力,那談再多學術競爭力的提升都只是假話,直言之,學術圈「劣幣除良幣」的問題已是現在進行式!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陳昭南觀點】兩個爛蘋果─腐化的執政黨VS.沉淪的在野黨
【郭政宇觀點】沒真論文?李眉蓁回應抄襲,自毀誠信,也損害學術研究的尊嚴與價值
【陳昭南觀點】農委會,連豎仔都不演了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吳瑟致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曾前往美國擔任交換學者,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自認為是四處遊走、逐漸不再年輕的學術冗員,長期觀察政經情勢、產業經濟議題,認為青年世代的觀點不但可以突破傳統的盲腸,也能凸顯台灣多元民主、年輕活力的價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