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黃吉川觀點】戰略與戰術抉擇:東海丶台海與南海的戰爭風險

名家觀點
2020-07-26 | 示意圖(維基百科)

文/黃吉川

前言:
        
最近美中之間為經貿丶科技及地緣政治上的對抗,已由冷戰的格局,走向熱戰的邊緣。各方關係複雜難測,但從世界史的角度而言,這非異例,如伊斯蘭和基督教在歐亞大陸的對抗,天主教的法國就曾開放法蘭西的港口,供給穆斯林的海軍使用,以共同打擊西班牙帝國。二次大戰,英法因德軍入侵波蘭而對德國宣戰,但戰後邱吉爾卻犧牲波蘭的利益,換回對希臘的主導權,而當時希臘的左派游擊隊可是反法西斯的重要武裝力量,也硬被史達林交易掉了。

二戰後的西德,可以説是美國一手拉拔上來,想當年西柏林危機,美國幾乎是傾舉國之力空投救援,美國總統甘迺迪,甚至喊出:「我們都是柏林人」挺身義助。到柏林圍牆被推倒後,美國還幫忙東西德統一。如此再造之恩,現今的德國和歐盟如何回報美國的善舉。可見,國家及區域的利益結構,不斷在變動,不理解大局就法無理解區域的變化傾向。眼前中美的衝突有遠因更有近因,只有透視其背景因緣,才能判定未來的走向。尤其戰和一瞬間,一失足就成千古恨,面對未來的可能戰爭,我們且來看看各種關鍵要害處,才能有最佳的戰略選擇及戰術準備。

 


圖為柏林圍牆。圖片來源:Flickr

一丶東亞重要性的起源與發展
       
西方殖民帝國,從十六世紀起,就沿印度洋丶南海到東亞從事海上貿易,這也是西方民族國家形成的階段,更是西歐文明崛起的歲月。當時中國的絲綢丶茶葉及磁器成為輸向西方的主要貨物,而換入噸噸的白銀黃金。可以説,若無西班牙在中南美洲壓榨出夠份量黃金白銀,則不但無法頂住伊斯蘭對中歐的攻擊,也無法支應對中國不平衡貿易的大量入超。

日後歐洲在磁器上技術突破,加上大英帝國偷中國的茶種在印度栽種,及棉紡織業的興起,逼使中國的貨物喪失市場價值及競爭力。更可怕的鴉片貿易,將清帝國的國力抽乾,且白銀黃金在幾十年間就流失殆盡。從十九世紀中期到後期的中英鴉片及開港戰爭,可以説是,敲響東亞文明的喪鐘。

1870年起日本的明治維新運動,全盤的西化運動才徹底改變東亞的格局。其決心之深,且以一範例來說明。那時初成立的東京帝大,聘入歐洲來的教授,其薪水比內閣部長還高。而其電磁學的相關研究,在當時幾乎和西歐同一水平。相應的大清同治中興則如浮萍漂泊,依舊年年科舉不斷,掌政的舉人進士通通不知議會及科學為何物,以為船堅砲利就夠了(今日中共中央要員,也類似有如此此心態)。日本明治政府透過甲午之戰及日俄戰爭,確立起東亞第一強權的角色,是戰是和不再是西方殖民帝國説的算。才短短三四十年的努力而已,這可以説是世界史的奇蹟。日後的東亞就循此途徑慢慢再崛起,而不像伊斯蘭世界,至今看不到任何復興的契機。

到第一次世界大期間,日本可謂是趁機壯大,到巴黎和會時,其國力已能和英法等國叫板,雖不盡其意,但在東亞其已面臨無對手而茫茫然的困境。北方有蘇聯西伯利亞軍團,相鄰的中國內戰不定,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備戰連連,台灣以南的南洋地帶全在英法殖民者手上。這種新興強權的困境,幾乎全重臨今日中國共產黨權貴身上。日本選擇全面開戰,在初試蘇聯紅軍不利後,即一路攻入中國,並南下南洋驅趕美丶英丶法殖民武裝力量,再東向偷襲珍珠港和美國全面開戰。老實説,其可謂戰術場場勝利,戰略卻是徹底失敗。在東亞,其是在打一場沒有盟友的戰爭,當戰爭範圍不斷擴大後,其已頭顧不了腳,手伸不到膝的麻煩。而本土安好的美國,卻能源源不斷投入海空軍力量,以跳島戰術一路攻向日本本土。最後兩顆原子彈,結束日本東亞帝國的美夢。但其社會菁英及科技文化,戰後卻幸運地被美國佔領軍保護下來。想像一下,若日本二戰後由蘇聯佔領,其今日會成何面貌。日後還有亞洲四小龍嗎?還有中國改革開放的崛起嗎?古人說,吃菓子要知拜樹頭,若沒有美國在二戰後經貿科技輔導及開放市場,就沒有今日東亞崛起與發展的機會。如今,東亞的經濟規模已佔全球的三分之一,老實説,只要再等等,讓和平持續三十年,東亞就將回到其歴史的高峰,主宰全球的經貿五成以上的份額。但中國的內部矛盾,卻不是朝政治體制改革的方向走,而是朝向外擴張的方向走,這困境有如當年的日本帝國政府,但危機將更大更深。

 

一戰時日本軍隊影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二丶中國軟實力薄弱的困境
       
1971年,美國哈佛大學羅爾斯教授,出版了「正義論」一書,其政治哲學,論述歐美自由主義倫理傳統中,自由與平等間矛盾的解決之道。羅氏認為正義原則,是先要保障自由,如言論丶選舉丶人身安全丶基本財產等自由。其次是平等,此涉及分配原則,每個人先要跳脫自己的特殊身份,來確認救濟及職位爭取公平之原則。且不能以犠牲下一世代之生存機會,來無限制發放社會福利。但在考慮平等課題時,不能喪失自由之權利。此著作即成為西方自由主義的某一權威見解,也是美國社會承繼歐洲社會的政治倫理理想。由此書之出版可看出,離二戰結束二十餘年後,美國本土培養起的哲學家,才能和歐洲哲學家平起平坐相互對話。

對比於科學與技術領域,美國於戰後的崛起,文學及哲學足足晚了近一個世代,才勉強建立起相應的學術文化傳統,這也代表軟實力培養的困難。

另一個較接近的例子是日本文學家,川端康成於1968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其受獎的演説主題,就是傳統日本美的境界,某方面,這是日本自傲於世的一種理想與堅持,今日外國人到日本旅行,就能深深感受到的那種種氛圍,在其古蹟神社寺廟,在其庭園郊野,甚或日常生活中的對應比比皆是。這些倫理哲學論述及美學文化,恰恰是中國共產革命中最欠缺的元素,其根源正是繼承蘇聯共產革命所遺留下來的大問題。

就在今年2020年七月二十日,中國在北京成立了「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中國外長王毅揭幕致詞時稱「習近平總書記以偉大戰略家的遠見卓識,準確把握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全面判斷國際形勢走向和我國所處歷史方位」。就在中美貿易衝突丶武漢疫情全球傳播丶三峽流域水患連連丶及中美對抗烽起的種種形勢背景下,怎會有國家領導人要來搞偉大政治家思想家之把戲。這是共產革命的傳統,只是一代不如一代罷了。

1917年俄國大革命,列寧即是一方面寫文章,論述武裝革命丶無產階級專政丶新經濟政策等。另一方面組識布爾什維克,領導革命政府。也就是扮演革命導師的角色,來掌握國家機器。甚至布哈林的著作「資本主義是帝國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一書,也是以列寧的名義發表。史達林繼任後,更變本加厲,主修聯共黨史,以資清除異己整肅同志。毛澤東革命後,更上層樓,發表政論如聖旨,文革時更精簡成毛語錄,由黨機器帶領全民學習。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稍稍收斂風氣,用黨綱決議來定風向。但到江澤民及胡錦濤當政時,此氣息又起,凡領導人上任,上上下下就搞思想導師運動。其實國際上都知,中國是極權國家,領導人的威勢來自權力而非思想。但因共產革命有列寧丶史達林丶毛澤東丶金日成丶⋯等偉大革命導師榜樣,日後領導人也不管學養如何,通通在玩這偉大思想家遊戲。這種政治掛帥包山包海的宣傳活動,對比之以美國哈佛大學思想家,及日本文學家的風範,其境界距離差多遠?

中共目前這種軟實力的薄弱,也許中國大陸人民敢怒不敢言。但外人一定會問,中國的哲學家何在?文學家何在?從武漢作家「方方日記」在最近的遭遇,大家就知問題何在。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也許可在書房內,花五年十年寫出媲美「正義論」的著作,但能發表嗎?還是已近偶言棄世之命運?

 

圖為《
方方日記》。圖片來源:微博

在未來的戰爭,中國也許會勝出,也許會失敗,但其以何種論述説服各方外人之心,這難道不是中國要崛起面臨最大的難題嗎?孔子學院已在全球處處出醜關門,那不是沒原因的。

三丶東亞海戰的戰略評估
      
從東亞的大格局來看,要發生像韓戰和越戰那種陸戰的機會並不大。因對美軍而言,那要投入的戰爭資源超乎想像。以美中之間的對抗而言,海戰是最可能發生的形式。以二戰時,日本大東亞戰爭的經驗,也是海戰的節節敗退,才導致戰略物資的缺乏而耗盡抵抗能力。更何況,今日中國想向外發展,都需進出海洋才能完成。當中最主要的原因也在東亞經貿的通道就由南海一路經台海到東海。誰控制海洋,誰就是東亞的霸主。以下就分別以東海丶台海丶及南海三大海域來討論其面對戰爭的挑戰為何?

東海

戰事若發生在東海,必屬中日間之衝突。在歷史上的甲午戰爭,就是北洋艦隊敗給日本海軍,另就是對馬海峽上的日俄戰爭。以日本百年來在東海上的經驗,中國想在東海挑起戰爭,勝算機會不大。更可況美日同盟關係是美國東亞核心戰略利益,中國不會一次要面對兩個強權。且目前美中關係緊張,中國更需要日本的技術與市埸奧援。而日本也不想在短期內,重回東亞第一強權的角色。所以中日間難啟戰端,且不論誰勝負,都無法解決剩下台海及南海未定的難題。

台海

解放台灣一直是中共建政以來年年必提的口號。但以其對香港之統治,已面臨內外交逼的困境。若是中共強行攻打台灣,以當年日軍入台為例,台灣人的武裝暴動長達二十年。若台灣長期不安,中國勢力必源源不斷輸入武裝資源,這種跨海運補作業,連美國對古巴都困難重重,更何況是海軍薄弱的中國。

另外就是戰爭一起,必定傷及無辜,流血嚴重,則台灣人對外來政權必興起血海深仇之恨。所以基本上,中國是有能力攻下台灣,但治理上,比香港還麻煩。武裝暴動一起,北有日本從琉球海域來的奧援,另東方太平洋及南海的美軍會強力介入,佔領軍很難一邊鎮壓,一邊守住海洋三方來的夾擊。台灣四面環海,只有控制所有海面,才能鎮守台灣。

台灣今日的處境,正是美丶中丶日三者間的緩衝國,日本扼住琉球海域,美海軍布防在南海及太平洋。只有台灣海峽一側,中國有後防優勢。而且台海戰起,台灣一定強烈反擊,解放軍恐損失大半,在慘勝後,一定經不起美軍的大規模反擊。所以台灣表面上好攻擊,但強佔後內有騷動之民,外有強大之敵,難以持久。

 

琉球海域示意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南海
        
真正有戰略意義的區域,就是南海。誰扼住南海,誰就扼住東亞的生命線。真正的戰略規劃就非南海莫屬。錯誤的戰略選擇,縱使短期戰術勝利也白耗資源而已。因日本已被隔在台海之後,美軍在南海的盟友幾乎懸空,而越南丶菲律賓丶印尼丶馬來西亞,軍力都輸中國一大截,發揮不了大作用。中國的廣東及海南島有後防優勢,只要衝突離中國愈近,對中國愈有利。若戰爭在南海南端,則真正是一場純海戰,就如美丶日間當年的中途島之役,考驗的就是海空軍真正的綜合實力。這在十年內,對中國都是極為不利的求戰之點。

中美兩國在南海的較量,中國只有在摧毀美國的三大航母戰鬥群後,才有能力守住南海生命線,但這談何容易。基本上,在東亞美國是海外之戰,戰敗只是退出,無損美國本土分毫,但中國經不起一次失敗,敗戰則其黨內必興起領導者下台的逼宮戲碼,甚至中共瓦解。所以中共一定準備打一場必勝之戰,而那場域就只能在離中國很近的南海之角。


四丶未來的挑戰
       
中共因是極權體制,其面對外界的挑戰,一向以維持對內統治為最高原則。任何對外的戰爭與和平都經過細密考量。凡在其管轄內之社會,動起手來絕不手軟。對外,則可伸可縮,甚至委曲求全。未來的熱戰,早已在其軍委會中沙盤推演幾百回合。從其視野中,美軍這一對手,其第一島鏈,從朝鮮丶日本丶到琉球後就中斷了。所以面對未來南海之戰,隔住台灣,又近中國陸上基地之海域,就大造海礁,大設機場。準備打一場半陸半海的決戰。

美國在韓戰之後,就將重兵押在南北韓邊界,更在聯中抗蘇時期,放棄台灣防線。美國民主黨人士甚至還開玩笑說要將台灣賣給中國。現發現中共從來不是他們想像那麼單純。川普總統,開啟的反中共行動,從貿易丶科技丶價值觀之爭,最後必走到軍事對抗。衡之以第一島鏈,勢必加入台灣,才能由東海丶台海丶串接到南海,才能構成一完整的防線。所以不用奇怪,美國軍方一定強烈建議上層,以防中國入侵台灣為名,派美軍進駐台灣。尤其軍艦出入高雄港,這正是美軍控制南海航線最佳攻守點。當年,日本就是以台灣為基地,攻入南洋各地。在新時代來臨時,台灣扼住東海及南海間的要道,美軍已在全球擁有上百個基地,加入台灣南北幾個基地,只須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問題是我們凖備好了嗎?戰爭一起,飛彈襲擊丶海空軍激烈纏鬥只是序曲而已。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吳瑟致觀點】論文沒真 抄襲陋習是學術界的惡
【陳昭南觀點】兩個爛蘋果─腐化的執政黨VS.沉淪的在野黨
【郭政宇觀點】沒真論文?李眉蓁回應抄襲,自毀誠信,也損害學術研究的尊嚴與價值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黃吉川

成功大學講座教授。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