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余杰專欄】蔡英文不要重用許信良

名家觀點
2017-11-02 | 當年許信良(前排右)也曾勇敢反對專制國民黨,但反對專制者不一定熱愛自由。

十月十七日《聯合報》刊出對許信良的專訪,標題是「許信良:中國大陸領導世界,台灣可以幫大忙」,十月十八日的ETNEWS有更露骨的標題:「美國不行了——許信良:中國將領導世界,台灣可幫大忙」。
 
許信良的這些言論讓島內和國際輿論為之困惑。如果他是一介平民,自然可以隨意發表個人政見,無論是親中還是親美,無論是支持民主還是崇拜專制,都是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然而,許信良雖然不是政府閣員,卻擔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這個機構的前身是歐亞基金會,它是台灣的國安會研究台灣與中國關係的重要智囊機構。


File:Prospect Foundation & Foundation on Asia-Pacific Peace Studies 20170429c.jpg
許信良擔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所說的言論易被視為民進黨政府下一步的動向。圖片取自Solomon203
 
許信良的職務是蔡英文政府授予的,其釋放的觀點從某種程度上會被解讀爲民進黨政府下一步的新思維、新動向。一名擔任如此要職的官員,居然向中共獨裁政權一邊倒,公然唱衰美國,破壞台灣與美國之間的親善關係,讓台灣社會及友邦人士不禁深感憂慮。
 
關於許信良其人,數十年來從來不改其大中華、大一統情結,並迷戀威權體制和政治強人。雖然當年許信良也曾勇敢地反對過國民黨,並出任民進黨主席,但是,反對專制的人並不一定必然地熱愛自由,某些反對專制的人只是企圖建立自己的專制而已。
 
早在二十五年之前,我還在北大唸書時,在北大圖書館台港文獻中心收藏的一本雜誌上讀到一篇許信良的訪談,其中有一張在其書房或辦公室拍攝的照片,後面的墻上掛着毛澤東手書的詩詞《沁園春•雪》的複製品。在這張龍飛鳳舞、飛沙走石的書法下面,許信良儼然就是一個小毛澤東。當時我就作出判斷,此人並非民主鬥士,而是獨裁信徒。


如今,許信良的這番言論,再次證實了我在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所作出的推斷。許信良看中國,只看到權貴資本主義的轟轟烈烈,而看不到劉曉波等民主人權人士被淩虐至死的悲慘命運。
 
關於中國的前途,許信良比習近平還要樂觀。習近平從新華社的「內部參考」等渠道掌握了足夠的資訊,他自己也知道,如今的中國可謂內憂外患、矛盾重重,對內維穩的開支超過軍費就是一個民心盡失的標誌。
 
就在許信良「熱情圍觀」中共十九大之際,英國《泰晤士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如果習近平真想成為一名強勢領導人,就必須讓中國保持開放,以及接受建設性的批評,進行政治改革,這樣才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習近平必須要有勇氣解決國人的擔憂,以及找到良好的治國之道,只有這樣,才能承擔起在國際上的責任。
 
然而,今天的中國從本質上講,仍然延續著列寧式政黨的統治,一切都是靠管控和打壓自由來維持統治。如此,習近平的「中國夢」將會變成一場噩夢。換言之,中國的發展模式並不是可持續發展的模式,未來幾年中國將遇到相當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危機。如果台灣跟中國緊緊捆綁在一起,當中國像鐵達尼號那樣沉沒之時,台灣也會不由自主地成為殉葬品。


File:Opening ceremony of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VOA).jpg
中國仍是靠著管控和打壓自由來維持統治。圖片取自美国之音英语新闻

至於美國和西方是否真像許信良所預測的那樣已經「不行了」?恰恰相反,川普上臺之後,美國經濟增長強勁,外交上也一改歐巴馬時代的綏靖政策。而歐洲多國家經過民主選舉誕生了朝氣蓬勃的年輕一代領導人,他們即將帶領歐盟走出困局。儘管埃及、土耳其、俄羅斯等國的民主出現倒退甚至逆轉,但以法治原則、個人自由和代議制政府這三大要素構成的西方文明,仍然是人類的普世價值和進步之路。
 
當年,在納粹德國崛起的陰影之下,英國政治家丘吉爾堅信,建立在民權觀念之上的社會才是文明社會,「在這樣的社會,暴力、武備、軍閥統治、騷亂與獨裁,讓位於制定法律的議會,以及可以長久維持法律的公正的獨立法庭。……當文明統治國家,芸芸眾生才得享安定幸福的生活。」台灣今天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也是接受了近代西方普世文明的遺產,在民主化三十年之際,只能深化民主和進一步實現轉型爭議,而不可輕言放棄,重新回到威權時代。
 
那麽,在獨裁中國與自由西方之間,台灣如何選邊站呢?是不是中共政權看上去腰包鼓鼓,甚至不遺餘力地「輸出專制」,台灣就應當靠在這個似乎顯得更大一些的「西瓜」一邊,對中國卑躬屈膝、百依百順呢——即便中國用將近兩千枚導彈對準台灣,即便「一國兩制」的騙局已經讓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窒息而死?
 
以許信良之流的「準中國人」的觀點,一定要搭上中國的「順風車」,一定要粘上中國的「發展之光」,台灣才有未來和希望。然而,我的看法與之截然相反,台灣必須跟西方民主世界站在一起,在東亞與美國、日本和韓國建立更緊密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盟,這才是台灣當下最好的選擇。難道台灣要像當年依附於納粹德國的羅馬尼亞、匈牙利、南斯拉夫等歐洲國家那樣,因甘當希特勒的走狗,而在戰后淪為任人宰割的戰敗國嗎?
 
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和民主制度最大的威脅,不是像白狼及統一促進黨那樣檯面上的共產黨傀儡,而是許信良這樣有過光榮歷史、更加隱蔽、更具迷惑性的「第五縱隊」。蔡英文政府不可引狼入室,台灣民眾更要擦亮眼睛。



封面圖片取自New Taiwan foundation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