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張俊宏觀點】和余杰談許信良:秦皇漢武,誰與天公試比高?

名家觀點
2017-10-31 | 圖為中國的人民大會堂,張俊宏先生認為台灣人應肅穆以待中國的變化。

余杰先生於十月二十七日在六都春秋所刊出,對許信良有關習近平於中共十九大所表達觀點,相當直白的評述。事涉海峽兩岸大洋的兩國、和平與價值大方向,值得討論。

余先生多年闡揚民主、法治、自由與人權,著作等身,不愧出身開放思潮溫床的北大。感於不能在中土萌芽的民主,居然 30 年間在邊陲地的台灣成長茁壯,成為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可以看出 余杰對台灣民主的珍惜,難免有愛深責切之情。

作為信良兄最早期的戰友伙伴,我對余杰小老弟有著相同的情懷,但也因為和他一樣,一生對民主的投入,其不計身家安危,幾來自狂熱的信仰,才由書房課堂,丟棄了筆桿,大膽走向街頭進議場,為的是以身實踐非流血,和平民主的革命。而其原始的指標領航者,就是許信良。

40年矣,在台灣專制集權的沙漠裡,民主的領頭羊是康寧祥,但從街頭草莽的群眾運動,帶入與知識份子的公民運動結合,將可能走入集權的流血革命,轉為和平民主的寧靜革命,關鍵在於「遊民」、「遊士」二遊結合於「遊商」、「遊官」成四遊邊陲力的結合。將薩孟武教授「二遊+流血」數千年歷史 極權傳統的中國,首度在台灣以「四遊+選舉」的民主成熟的轉化為:具台灣特色不流滴血的和平民主,是我們一起倡議—台灣社會力分析。

他(編按:許信良)也是「海歸派」,不同的是回來耕耘播種,不是收割;而且時間是集權恐怖登峰造極時,播種於國民黨核心組織,為宣揚民主開放筆耕;時機來到,拂袖於威權統治的碉堡,走上街頭擁抱群眾,唱出易水風蕭之歌,融合了邊陲四遊,和五遊的心靈契合,凝聚民主的核心價值,從選民的靈魂動員化做人民力量,而成就「心」的中心。使得踏過一億人頭代價的百年老店,終於能在民主茁壯的枝葉下,安全下莊於寶島且再起。

這份價值,來自北大源發地的學子,當知所珍惜;而經歷半世紀,苦心於生長地的播種者,信良兄豈不珍惜?尤其眼看得力於民主人權價值,而拔地崛起的強鄰,有如熱帶颱風氣旋,席捲大地而來,再作靜觀十三億人隨三千大會堂中統治層裡,三小時半噤聲屏息聆聽,全國上下無人敢不「避其鋒銳」時刻,連安危性命攸關的台灣人民,能不哀矜勿喜,尤其決心留守家園,災難臨頭仍決心不走的一群,能不肅穆以待?

民主體制,先天設計於庸俗而能持久的「法治」;非能期待於「天縱聖明」的人治,面對集權專制崛起的大國,如余杰結語所說,既然不應期待舊專制以與之對抗,只有深化民主自由於法治社會的締造,與之區隔所產生的引力;與天下眾生為善而提升的文明吸力;這點從少年時代,經歷嚴酷集權的體制下活過來,信良兄不論這條「龍」的顏色如何,如同信介仙,小事儘管迷糊,大事從不糊塗。相信十九大前,他在亞洲週刊為兩岸發展所打開大時代的大銀幕,讓世人驚見鴻鵠萬里翔飛的壯闊,則老弟何忍聽燕雀之屋簷嘰啾!

論天下英豪非可明察秋毫,索垢求疵。司馬遷筆下,劉邦自承不如子房(編按:張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韓信連百萬之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獨領曠世英豪,打天下,開朝代,豈非漢高唯此一人?

然則君不見,實踐「德先生、賽先生」的台灣,翻轉數千年皇權為民權;憑的是文人筆耕天下,連帶只以經濟和平翻轉了武人槍桿打出血染的山河;何故仍然得依賴中古英雄,延續鐵血,才能維持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特色」中國,則與天公試比高的沁園春主,既與秦皇漢武、血染江山者同行,與匈奴可汗比弓;則試問天公面前可與良公試比高乎!

蒼蒼者天,願英勇的先祖烈士評理,為兩岸、為人類永恆和平祈福!


*封面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葉音
延伸閱讀:
【余杰專欄】蔡英文不要重用許信良

 

作者

張俊宏

國立台大政治學研究所畢業,曾任《大學雜誌》發行人、《臺灣政論》總編輯、第六屆臺灣省議員、美麗島事件受難者、臺灣政治經濟研究室創辦人、民主進步黨中央常務委員、秘書長、代主席、第二至五屆立法委員、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城鄉改造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2017年1月19日提出呼籲大赦天下、推動民主二次革命。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