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千瑤愛台灣】在建國獨立之前,如何解決台灣目前的困境?

駐站作家
2017-08-04 |

我的人生偶像是伏爾泰,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台灣獨立建國。

 

台灣有困境,台灣正在找出路。目前在台灣運作的政治體系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即使我們也都相信台灣最後終究會走到先進文明的彼端,但擺在眼前的就是滿滿的困境。既然有困境,那我們就要解決它們,來為台灣找到出路。


時至今日,聰明的台灣人當然不可能放棄民主,走回專制獨裁,但是如何去保有、甚至去升級台灣的民主,這背後涉及到台灣這個共同體是否能夠永續經營。這是一個很不好回答的問題,因為台灣的問題非常多,涉及到很多專業領域。

問題多沒關係,我們可以先分類。

臺灣五大問題
在我看來,目前台灣的困境可以分成五個大類:建國問題、安全問題、轉型正義問題、先住民問題與治理問題,我會一一作出簡單的解釋。

第一、建國問題
如果我們以巴勒斯坦現在的地位──觀察員國──作為國家資格的最低認定標準,那麼目前在我們這顆星球上有十一個政治實體。在十一個政治實體裡面,只有台灣沒有建國宣言,沒有建國紀念日,也沒有宣稱「我們自己要成為一個國家」。

台灣做為一個政治實體,儘管在內政、外交與軍事等等各方面高度自治,但是她並不被世界多數國家視為獨立的行為者,沒有享有國家地位,因此常常在國際談判與交流的時候吃大虧。

台灣,作為一個政治實體,目前被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統治。在國際法理上,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已經不再是中國的合法代表了,這就是現況。

建國問題往下思考可以再談兩個問題。

首先是台灣國族主義仍然需要推廣。很多住在台灣的人對於「邊境怎麼畫」、「我們是誰」與「誰是我們」仍然沒有清晰的認識。再來是台灣人對國際認可的建國程序缺乏正確的認識,這一點自然造成了建國進度的拖延。

第二、安全問題
政治實體有十一個,可是只有台灣,必須面對地球上最惡名昭彰的區域強權──中國。中國,是地球上最大的獨裁國家,它不只人口多,而且離台灣又近,還跟台灣一樣以中文作為官方語言,所以中國人要滲透台灣與取得台灣情報,非常容易。

換句話說,跟別人比起來,台灣的安全問題極為嚴峻,說是最嚴峻也不為過。

此外,我們也都知道台灣的軍隊需要改革,台灣目前的武器需要升級,台灣要趕快通過「外來投資與台灣安全法」與「敏感科技法」。這些都是當務之急。

我必須直說,縱使日後台灣真的建國獨立,安全問題仍然會是台灣的超級重大問題。大家只要想想科威特曾被海珊統治下的伊拉克入侵,就知道我的用意。當然,科威特後來在美國支援下復國了,但是誰來跟我保證台灣一定可以復國呢?

這一陣子台獨派不斷在強調台灣內部有很多「中國白蟻」,最大的意義就是要喚醒台灣人重視台灣的安全問題。我們都知道,台灣人目前敵我不分的狀況非常嚴重,我對此感到非常憂心。

第三、轉型正義問題
實在是很倒楣,台灣已經有建國問題、安全問題了,我們居然還有國民黨這種東西。國民黨這種內部充滿了逆淘汰、喜歡愚弄人民與深深危害民主秩序的組織,放到任何星球或國家上面,都勢必會造成該地的重大浩劫。

很不幸的是,台灣有國民黨,更不幸的是,國民黨還在。它的三個老祖宗──孫文與兩蔣父子,在台灣都有紀念館和銅像,請問,該不該拆掉?台灣有一大堆的路名,都是用獨裁者的名字去命名,請問,該不該改掉?白色恐怖時代,威權爪牙的罪惡,請問,該不該追究?

看看德國為了清算納粹黨與東德的德國統一社會黨,付出多少的人力與物力吧!台灣在轉型正義這個功課上,還有多少部分沒有做?我們可以好好想一想。

第四、先住民問題
整個台灣有很多南島語族,這些朋友長期以來所受到的壓迫,不只比我們久,也比我們深。作為一個支持弱小國族的人,我無法理所當然地認為南島語族的朋友必須只能成為台灣共同體的一份子。

南島語族的朋友,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前途,他們有權利決定他們跟台灣人之間要建立什麼樣的關係,而在現階段,我們必須讓南島語族得到更多的尊重與發言權,並且過上更好的生活。

當然,如果有南島語族的人支持國民黨與中國,那我仍然必須反對他。像廖國棟與高金素梅這兩位,他們雖然是南島語族,但是他們支持中國國民黨、支持中國、支持中國併吞台灣人與南島語族的土地,因此我們一定要反對他們。

第五、治理問題
這個部份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層次也很多,上至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還有平常大家比較熟悉的族群問題、社會安全網、勞工、性別、環保與動物保護,下至拆遷、放生與交通建設爭議等等,都是屬於「治理」的部份。

不用說,我想大家都同意,台灣人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治理」之下,離先進的文明化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關於中華民國的治理問題,請參閱我先前的作品〈淺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統治技術上的問題〉。

台灣的問題不只是多,而且還同時在五個方面都出現大量的問題。我們不只要面對大多數國家不必面對的建國問題,安全問題也極為嚴峻,而且另外三個方面的問題也都不好處理,這就是台灣的困境。

五個方面的問題都不好處理,但是我們還是要找出路。

台灣人在解嚴後幾十年來,成立了很多民間社團,它們都為台灣做出了很多貢獻,這是無庸置疑的,但是,為什麼台灣人到今天,還是這麼痛苦呢?要回答這個問題,那我們就要直指問題的核心。換句話說,我們必須要問一個問題:到底是誰在統治台灣人?

優秀的台獨派必須進入到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取得權力
這個問題很好回答,目前台灣人就是受到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統治。其實想一想真的是很可悲,台灣人需要一個真正的國家來服務,結果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卻粗暴地壟斷了這些服務。由於目前我們還沒有能力解散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所以,如果我們台獨派想要擔任公職服務台灣人,勢必要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我們台獨派對這件事情實在是感到非常無奈,但是我們還是要去做。


對我來說,一個主張台灣建國獨立的政黨,之所以願意忍受屈辱,遵守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法律去辦理政黨登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們台獨派要服務台灣人。

不過,台獨派進入到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的理由,除了要服務台灣人以外,還有以下三個理由;


一、取得制定政策的權力。我們要取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決定台灣人日常生活的權力,我們要讓以台灣人利益為優先的優秀治理人才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做決策。

二、取得影響規則的權力。我們要讓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運作規則,越來越有利於台獨派,越來越不利於親中統派。

三、取得詮釋法律的權力。我們要取得詮釋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法律與憲法的權力,使之有利於台灣人的幸福與台灣國際地位的提升與鞏固。

簡單來說,就是要取得權力。我們台獨派取得權力,不僅僅是要改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體制、讓台灣人的日常生活過得更幸福而已,我們的遠大目標是要取消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讓台灣得到真正的國家地位,讓台灣人不再是沒有國籍的人。

換句話說,改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體制,只是一個階段性目標。

我們千萬別忘了,台獨派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以後,只要沒有墮落,絕對可以拿出更大的能量去對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

用更淺顯的話來說明一下好了。

假使我今天擔任了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公職,但是如果我的政治作為,可以幫助台灣人抵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可以擴大台灣人抵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能力,那麼我的從政,當然是在對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

 

總歸一句話,在我們有能力取消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之前,不斷地讓優秀的台獨派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台統治機器裡面,是我們現階段必須要去努力的事情。這就是出路,這就是解決台灣五大方面的困境的必走之路。

然而,目前優秀的台獨派有辦法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統治下的選舉擂台上順利地脫穎而出嗎?

答案是,難度很高。

台獨派必須打造出健康的政黨政治環境
台灣如果要找到出路,我們就必須讓優秀的台獨派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台統治機器裡面。要做到這件事情,健康的政黨政治環境就必須被打造出來,這是重大的戰略目標。

我們必須在二十年內,讓台灣有第二個具有執政實力的本土政黨出現。這個本土政黨不只可以跟民進黨一起競爭,還可以跟民進黨一起合作對抗中國。如果台灣沒有辦法產生第二個具有執政實力的本土政黨,至少也要有一個可以跟民進黨一起競爭與合作的本土執政聯盟。

要達成這個目標,前提就是國民黨必須在選票上消失。

國民黨的存在會危害到台灣的存續、台灣民主的成長、台獨派的壯大、台灣國族主義的推廣與台灣建國獨立事業的完成,這是不爭的事實。只要國民黨繼續存在於台灣的選票上,就表示熱愛中國的統派在台灣還有一定的實力,就表示有一大群住在台灣的人不會以台灣利益做為第一考量。

由於國民黨過去在它一黨專政的時候在媒體、學校與軍隊下了很深的工夫,即使民進黨現在已經拿下了過半的地方首長、總統府與立法院,我們台獨派要宣揚台灣國族主義,仍然是非常辛苦。

要讓國民黨徹底地在選票上消失,有三個功課可以做。

首先,目前執政的民進黨必須要用盡所有可行的方法來追討國民黨的黨產,並且要追查國民黨現在與過去的罪惡。

此外,所有台灣建國運動的支持者們,必須努力地、自動地去做宣傳。只要有任何機會,只要有任何說服的可能,我們就要宣揚中國的野蠻與獨裁,宣揚國民黨的罪惡與恐怖,宣揚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非法與落後,宣揚台灣建國獨立運動的正確知識。我們不怕被拒絕,我們只怕不開口說。

最後,我們要讓本土陣營在下一次的中央選舉中,不只再一次拿下總統府和立法院,我們還必須讓本土陣營拿下超過四分之三的立法院席次。如此一來,本土陣營就能透過修改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憲法,來打造出民主防衛機制,讓國民黨和它的統派盟友,被定義成危害民主秩序的非法政黨。

換句話說,國民黨和它的統派盟友,必須被取締與被解散。

讓熱愛中國的統派萎縮、甚至消失,是台灣在建國前必須努力做到的事。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台灣的政壇不論選舉的結果如何,都是支持台灣建國獨立的政黨在執政,那麼台灣建國獨立的那一天肯定也就不遠了!

有些人可能會主張「國民黨消失對台灣不好」,我在這裡要特別反駁這種說法。

美國雖然有很多政黨,但是這些政黨都是支持美國獨立的。日本雖然有很多政黨,但是這些政黨當然都是支持日本獨立的。


一個國家內部的政黨,不管彼此吵得再兇,一定是一致主張國家要永續經營。現在台灣不僅仍然不是一個國家,在台灣的內部,甚至還出現了不支持台灣建國獨立、主張台灣要自我消滅的政黨,各位不覺得這種事情很奇怪嗎?

有政壇就會有政敵,這是很正常的,但是政敵不是敵人。政敵不論有多深的鴻溝,一定是一致對外的,因為政敵不管吵得再兇,仍然是同胞。

然而,政壇上如果出現了主張維護敵人利益、甚至主張共同體要自我消滅的人,那麼這些人就不是政敵了,他們是敵人。

病毒必須消失,身體才會健康;敵人必須萎縮,共同體才會安全,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台灣的政黨政治環境之所以這麼不健康,很顯然是因為病毒太多所造成的。

結論
最後就讓我整理一下我這篇文章的重點。

台灣目前在五個方面都出現了危機,原因出在反對台灣建國獨立的國民黨長期畸形地統治台灣,對台灣造成了各方面的傷害。

台獨派如果要力挽狂瀾,近程目標就是讓國民黨徹底消失在選票上、讓熱愛中國的統派不斷萎縮,讓優秀的台獨派大量進入到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只要我們慢慢做到這些事情,台灣政黨政治的環境自然就會正常化。

由於到時候台灣的政壇不論選舉的結果如何,都是支持台灣建國獨立的政黨在執政,台獨派拿下媒體、學校與軍隊三大思想戰場的勝利也就指日可待。再過一陣子以後,台灣國族主義勢必成為台灣住民的基本內建思想,到那個時候,離台灣建國獨立成功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如果南島語族的朋友選擇要建國獨立,我們台灣國的人民不只是贊成,還會大力協助。我很清楚,南島語族的朋友與我們台灣人所面對的敵人是一樣的。南島語族的朋友與台灣人,絕對可以攜手合作,一起到達理想的彼岸。



*封面圖片為聯合國惟二觀察員,教廷與巴勒斯坦,來源:United Nations Photo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也歡迎分享您的意見!

作者

廖千瑤(政治評論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