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千瑤愛台灣】獨派爭取公職,如何勿忘初衷?

駐站作家
2017-08-11 |

之前參加「URM城鄉宣教運動」的營隊時,林宗正牧師說了一句話讓我記到現在。他說:「背叛台灣的人很多。」

這句話看起來平淡無奇,仔細想想真是捏把冷汗。大批的親中統派和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擁護者不把台灣當成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礎,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在台獨派裡面,真的個個都對台灣忠誠,沒有一個是猶大嗎?
仔細想想,我就不敢往下想了。幾十年過去了,台獨運動走到現在,不能說沒有成績,但是成績就是不夠好,這一點在我們台獨派內部,絕對需要深刻反省。

台獨運動必須在體制內有忠實的代言人
最近蒙古廢除了死刑,跟上世界的文明潮流。廢除死刑在任何國家,都是非常困難的社會運動,蒙古是怎麼做到的?背後的大功臣是誰?

蒙古剛卸任的前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Tsakhia Elbegdorj)一手主導了蒙古的廢死事業。他運用他的政治力量,頂住壓力,帶領輿論,所以蒙古的廢死事業才能有這麼大的成就。除此之外,這位前總統一向以自由派自居,他喚醒蒙古人的歷史記憶,在被蘇聯介入政治期間,許多人無故受到整肅而死。廢死也是一種強鄰環伺下的自保方式。

因此,所有社會運動的達陣,往往少不了體制內的忠實代言人。

可是放到台獨運動來看,情形就非常尷尬了,因為治理台灣的政府,不是台灣人的政府,是外來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種尷尬的情形,就好比英國殖民印度的時候,印度人擔任英國殖民政府的公職一樣。

我們不肯定它,主張要解散它、取消它、請它離開,但是在強大的統治暴力之下,卻又必須選擇加入它。台灣人的這種矛盾與痛苦,是外國人難以理解的。

以獨立前的印度為例
如果印度人可以馬上解散印度的英國殖民政府,那麼進入英國殖民政府擔任公職就顯然沒有必要。但是如果做不到,那麼印度人擔任英國殖民政府的公職,就是一個無奈而必要的選擇。

當然,印度人在進入英國殖民政府任職以後,艱難的考驗會一直出現。他們可能在英國人的層層監控之下難以施展,甚至必須費盡心力自保。除此之外,一定也會有人忘記了自己原本的使命,徹底加入殖民者的隊伍。這些情形都是必然會發生的。

但是即使如此,印度人仍然必須爭取進入英國殖民政府擔任公職的機會,因為只要這麼做,印度人就有改善處境的機會。

我們都知道,印度人進入英國殖民政府任職,不可能立即帶來印度的建國獨立,但是至少印度人獲得了服務印度人的機會。在英國殖民政府於印度展開了有效統治、壟斷了所有提供印度人政治服務的管道以後,印度人進入英國殖民政府任職,這件事情確實不應該受到責備,應該受到責備的是怠惰與背叛。

當年列寧主張,如果共產黨黨員沒有辦法馬上解散資產階級政權,那麼就應該加入資產階級議會,而到現今這個道理也是一樣的。換句話說,在現實的考量下選擇進入體制,這一點並沒有問題,重點是,這個人進入體制以後,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

獨派有志公職者該做什麼
那麼,台獨派在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以後,該做些什麼事情呢?

我的看法是,台獨派在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以後,除了要盡心盡力服務台灣人以外,還背負著四種基本任務:吸收情報、獲取資源、結交盟友與援助同志。這四個任務如果做得好,那麼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台獨派不只會逐漸壯大,在體制外,台獨派做事情也會越來越順利。

過去台獨前輩林山田先生曾經提過一個「剪刀理論」,意思是說如果台灣的建國獨立要成功,社會運動的力量與體制內改革的力量必須要一起合作,就好像剪刀有雙刃,缺一不可。

舉個例子,在體制外,台獨派要努力破壞蔣介石銅像,在體制內,台獨派要努力移除蔣介石銅像,這叫做雙管齊下、相輔相成。

台獨運動作為一種社會運動,如果要達陣,那麼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必須要有一大批台獨運動的忠實代言人。如果此事成真,那麼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內外皆有大批台獨派的情形之下,離開台灣絕對是指日可待的事。

如何勿忘初衷
在這篇文章開頭的時候,我問了一個問題。我的問題是,在台獨派裡面,真的個個都對台灣忠誠,沒有一個是猶大嗎?

配合這篇文章的標題,我想繼續追問,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的台獨派,真的個個都對台灣忠誠,沒有一個是猶大嗎?

如果我們繼續追問,問題就會變成;台獨派在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以後,要如何做才能勿忘初衷?

我有想到一個辦法。
我認為,台獨派要時時刻刻記住,我們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是一件屈辱的事情。正是因為我們台灣人沒有辦法馬上解散我們頭上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所以我們不得已,必須無奈地選擇進入這個體制。

我們要時時刻刻記住,台灣人沒有辦法馬上解散我們頭上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是屈辱;台獨派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這是屈辱。

做正確的事情,永遠不嫌太晚
如果我們台獨派把這些觀念時時刻刻放在心上,就不會覺得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人生成就。換句話說,一個忠實的台獨派,不管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多高的公職,都不會感到志得意滿,因為他知道,如果台灣的建國獨立沒有成功,他的個人就沒有真正的成就。
就我個人而言,如果我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或擔任過公職,那麼我的名片上面,一定會印上「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八個字,這是最基本的。

台獨派長期以來缺乏有系統的思想建設,這是不爭的事實。當然,這種狀況之所以出現,跟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無所不在的思想毒素脫離不了關係,但是我們台獨派內部缺乏持續的自我鞭策也是原因。不過,做正確的事情永遠不嫌太晚,就從現在開始,把「台灣人沒有辦法馬上解散我們頭上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這是屈辱」與「台獨派進入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擔任公職,這是屈辱」這兩大觀念深深烙印在心上,我們台獨派就能減少犯下類似的錯誤,就不會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裡面迷失了自己,忘記了自己的使命。


*封面照片猶大親吻耶穌圖,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也歡迎分享您的意見!
*投稿來函:liuduchunchiu@gmail.com

作者

廖千瑤(政治評論家)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