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史明的台獨夢之阻礙──流氓無產階級

駐站作家
2019-10-17 | 圖為已故獨派領導人之一史明

文/獵鷹之巢

編按:本篇文章純為作者觀點和評論,對於兩者的想像和關聯個人皆可有獨特見解,若有不同意見,六都春秋歡迎各方投稿發表大作。

台灣近日大概就是兩則新聞最廣為人知:一是台獨大老史明過世,二是屏東的「直播主之亂」,這兩件事情看起來毫無關係,但是政府若沒妥善處理台灣的本省掛黑幫,史明的台獨夢就難以實現。


台灣人有如一盤散沙

史明在9/20過世,還未來的及看到台灣獨立建國,恐怕是其人生最大的遺憾。史明雖然身為富家子弟,但是其一生提倡的台獨,是基於台灣島上的無產階級之反抗意識,從荷蘭到中華民國,台灣的漢人就不斷受到外來政權壓迫,同時也壓迫更為弱勢的原住民(不過史明對原住民著墨很少)。

當然,台灣無論是漢人或原住民,皆有勇敢反抗外來統治者的事蹟,但是台灣的居民(尤其是下層階級)缺乏團結意識,統治者加以威逼利誘,就能讓台灣百姓自相殘殺,例如客家人常幫清廷對付閩南起義軍,霧社事件則有「味方番」幫日本攻打番人同胞,在統治者長期「分而治之」的情況下,台灣民族意識的發展頗為緩慢,像史明那樣的知識份子僅是少數。

史明總是期望台灣的無產階級能團結,建立屬於台灣人的國家,不幸的是,台灣一直以來,有太多的「流氓無產階級」,而且本省外省皆有。「流氓無產階級」(Lumpenproletariat)在馬克思與恩格斯的定義裡,指涉的對象是居無定所、不務正業之人,其中又以罪犯為大宗,這些人和一般的農民與工人不同,因為無法長期且固定的勞動,很難產生勞動意識,甚至會為了一點小錢,而成為資產階級與政府的打手。

 


在歌舞伎町從事八大行業的男女,無論是負責圍事、拉客或服務的人,在馬克斯與恩格斯的定義裡,皆是「流氓無產階級」。圖片來源:維基百

正確來說,台灣人的漢人祖先是流民與海盜所組成,在清朝時過著弱肉強食的生活,在消極的政府底下拉幫結派,為了小利而互相殘殺,缺乏所謂的階級意識與對土地的連結。李登輝當年為了和國會的外省權貴對抗,只好引入本省黑道勢力制衡,如顏清標、羅福助、郭廷才等人,這些人雖然協助李登輝穩定政權,但是也讓暴力集團得以漂白,涉入各行各業。這些黑金政客貪污的事情東窗事發後,更有不少人帶著贓款逃往中國去,債留台灣、錢進中國,然後成為統戰的旗手,這種本省人和外省權貴皆是台灣的大敵。

台灣人的黑幫文化

當然,如果台灣本來就是個人民奉公守法、黑道被社會排斥的國家,就像日本那樣,李登輝也找不到黑幫大哥來當援軍,台灣屬於移民社會,「力強者稱王」乃是社會之風,人民自然不太會歧視黑幫。再加上國民黨扶植的外省黑幫,破壞了各地的勢力平衡,影響了本省黑幫的生存,導致他們由南到北串聯成「天道盟」,對抗外省黑幫的擴張,就像軍備競賽一樣,台灣黑幫的制度不斷進化,如今已在眾多行業具有影響力,甚至常涉入政府工程。
 

2011年時,羅福助和李慶華競選汐止─萬里選區的立委時,被李慶華批評為黑道,雖然羅福助的暴力事蹟赫赫有名,但是其仍前往法院提告。不過羅先早於李一步,因炒股、偽造文書罪被判刑,只好潛逃中國。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所謂的「直播主之亂」,其實就是黑幫火拼,只是爭奪的地盤不是現實世界,而是虛擬網路的市場,台灣的治安之良好雖然在東亞名列前茅,可是大小行業都和黑幫有關,倒也是特別的文化。

這次事件的主角直播主連千毅,販賣的雖然看似高檔商品,實際上卻是一堆冒牌貨。例如所謂的「賓士牌行李箱」,連原廠都出來證實是冒牌貨,連千毅還試圖拿香港偽造的授權書欺騙大眾,這些貨物的來源,八九不離十就是中國大陸。想到台灣人的祖先,有許多是專門走私與搶劫的海盜,而連千毅繼承祖宗的老本行,成為一方之霸,筆者不禁覺得文化的劣根性真是可怕。

 

自21世紀以來,中國的輕兵器工業越來越發達,其製造的95式步槍,外銷到東南亞各國。美國也曾在今年8月,於加州查獲5萬2千件自中國走私的槍枝零件,包括瞄具、槍托、緩衝套件、握把等,總價約37萬8千美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幸好警政單位迅速逮捕了連千毅與其犯罪團夥,不然的話,「連千毅模式」若是被眾多黑幫老大效仿,中共只要用大批山寨商品,就能招收一堆忠心耿耿的奴才,而智慧財產權意識低落的台灣消費者,也難以察覺自己被騙,堪稱是超低成本、超高獲利的生意。

中共會如何利用黑幫?

統促黨對香港的異議人士何韻詩潑漆,已引來台灣政府的注意,這種光明正大的暴力行為,政府可以用〈組織犯罪條例〉,對統促黨予以嚴厲打擊,並參考日本對付黑幫的方式,順便對竹聯幫進行掃黑,封鎖統促黨的金流。可是,正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某些黑幫就算沒有高調贊成統一,也容易在中共的統戰攻勢下,威脅台灣的自由民主。

就如前面所講的,若是黑幫要販售山寨貨,必然會跟中國建立緊密的經濟關係,除此之外,中國人也向外走私眾多毒品與槍械,中共想利用台灣黑幫製造混亂,並非是什麼難事。

 

連千毅用販賣贗品的方式致富,許多人不明究理,把他視為勵志典範,例如桃園國際青年商會,曾打算邀請他演講。不過,在直播主之亂爆發後,該單位立刻取消了活動。圖片來源:國際青年商會FB。

當政府開始嚴厲掃黑時,中共又會提供給台灣黑道庇護,讓他們能帶著大筆資金逃亡至中國,無視《兩岸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那些宛如喪家之犬的黑道,在得到中共幫助後,有朝一日若是返回台灣,則會向中共報恩,例如張安樂即組織統促黨,以暴力攻擊台灣與香港的反中人士。目前潛逃在中國的大咖,還有陳由豪、朱安雄等,無論他們要等到追訴期結束,亦或主動返台投案,只要他們重回台灣,中共就能把他們當成白手套,明著投資各行各業,暗著招兵買馬,和平時影響選舉,戰爭時威脅民眾,從內部瓦解台灣人護民主、反獨裁之信心。

選前選後都要大規模掃黑

為了避免黑道的地下賭盤影響選情,選前大規模掃黑已成慣例,不過,現在面對中共的威脅,若是民進黨明年贏得總統和立法院選舉,更需要持續掃黑,壓制蠢蠢欲動的流氓無產階級。掃黑不能再侷限於維持治安,而要進到防止滲透的層面,大至和中共勾結的政客,小至販賣中國山寨貨的商人,只要和黑幫、和組織犯罪有關,都必須要好好監視,這些人仰賴中國賞給他們飯吃,自然很難認同台灣的本土意識。

不管那些流氓無產階級,出身自本省還是外省掛,中共都能把他們變成統一的馬前卒。看看隔壁的香港,大家就能知道,中共會大規模的派遣黑幫去毆打、砍殺反抗者,類似的模式也可能運用在台灣,統促黨先前的暴力行為,不過是在測試水溫而已。

史明之所以能接連從中國與台灣順連生還,是因其對人性與局勢頗為敏感,很快就瞭解兩大中國黨是怎樣的貨色。台獨若要成功,台灣人也必須瞭解,自己身邊的哪些傢伙,最容易被敵人以小利收買,因為中共最擅於操縱貪財好利之輩。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民族思想】「台語」是哪一種語言的方言?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