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台灣要團結,必得先孤立親共的賊人

駐站作家
2019-10-18 | 示意圖

文/獵鷹之巢

身在波蘭、心在日爾曼之移民

1312年,波蘭的克拉庫夫城(Kraków),發生了殘忍的種族屠殺,市民們被波蘭國王的軍隊抓出來,被要求複誦扁豆(soczewica)、輪子(koło)、研磨(miele)、磨坊(młyn)四個單字,若是口音被判定為日爾曼人,就遭到殺害。日爾曼人不分男女老少被屠殺一空,克拉庫夫城一瞬間少了許多人民。之所以會有這場大屠殺,是因波蘭國王「矮子」瓦迪斯瓦夫(Władysław Łokietek),厭惡叛服無常的日爾曼人,總是支持捷克國王侵略波蘭,遂選擇首都來個殺雞儆猴。波蘭各地的日爾曼移民,聽聞這場屠殺後不敢再作亂,而瓦迪斯瓦夫也未進一步懲罰這些外來移民,國家的政局逐漸恢復平穩。

瓦迪斯瓦夫的暴力手段,雖然是下策,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波蘭人對抗日爾曼人長達七百多年的戰爭裡,這樣的屠殺頗為罕見。被屠殺的日爾曼人,事實上在波蘭人民眼裡也頗為討厭,本地的王公貴族們雖已給這些移民特權,他們仍仗著經濟與文化上的優勢,不但和本地政權對抗,還挾捷克國王以自重,組織民兵幫助外敵,瓦迪斯瓦夫才以嚴厲手段警告這群外來移民,不服波蘭統治就是死路一條。

9.2%是分裂族群的元凶

身為台灣人,筆者相信大家都很瞭解,國家裡住了一群整天鄙視本土、心向敵國的傢伙,是多麼的討厭。以前的波蘭和日爾曼諸邦的政治制度差異不大,雙方有的是語言和文化的差別,而台灣和中國的文化雖然系出同源,但是一者為民主、一者為專制國家,社會運行的模式完全不同。對台灣人來說,被中共統一不是換個領導人的單純問題,而是會失去自由和生命,看到香港的例子,大家就能瞭解中共視人命如草芥,對反對者能公然痛打、秘密殺害,根本不可能把台灣人當同胞看待。

國民黨政客與其鐵桿支持者(統稱為9.2%),總是在指責民進黨分裂族群,但是他們居於自由之地,卻整日頌揚專制之國,才是真正製造衝突的傢伙。台灣人面對這群熱愛中共的9.2%,應該瞭解到只要他們存在,島上的居民就不可能團結,那些人是敵人而非同胞。

 


「矮子」瓦迪斯瓦夫(右)一生致力排除日爾曼勢力對波蘭的影響,除了擊敗捷克國王、鎮壓日爾曼市民叛亂外,還曾領軍和條頓騎士團大戰,是波蘭在十二世紀陷入分裂後,第一位能團結眾人的國王。該畫像為揚‧馬提科所繪,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以獨裁反獨裁,只會製造奴才

當然,台灣是民主國家,不管那群自甘當中共奴才的人多麼討厭,政府也不可能再一次讓白色恐怖重演,把他們統統宰了。國民黨已證明了「以獨裁來反獨裁」這條路是行不通的,因為奴才沒有理念,隨時可更換主子,看看那些國民黨政客與其支持者,從小接受反共教育,如今卻爭先恐後要效忠中共,就能瞭解民主才是反獨裁的最佳方法。

如何在民主體制下,徹底孤立那群親共的賊人,正是我們要思考的事情。人民不分黨派,其生命財產皆能得到法律的保障,可是在某些情況下,親共者應被視為國家敵人而被剝奪言論或行動自由,民主國家可以允許人民有各種自由,但並不包括破壞民主的自由。

例如民進黨正在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嚴格限制退休軍公職人員,前往中國參加政治活動,即是正確的方向──2016~2018年間,台灣將領前往中國參加政府活動,已達到了高峰,還受到中國媒體報導,當成統戰的宣傳樣本。結果今年法律一制定,中國的七十周年十一國慶那般盛大的活動,卻沒有任何台灣退將前往參加,由此可見,他們的忠誠度根本是用金錢,而不是什麼民族意識、民主價值來決定。

 


2016年時,中共以「紀念孫中山誕辰150周年」的名義,發動統戰攻勢,邀請大批台灣退休將領,前往中國參加會議,台灣共有32位退休將領出席,其中有上將五人、中將十一人、少將十六人,引發台灣人民議論。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綠色恐怖」有造成統派死傷嗎?

統派常以「言論自由」,來主張支持統一或台獨,皆是個人的權利。但是筆者要強調,「言論自由」並不包括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當然也不能用暴力手段,來宣揚自己的理論。統派最愛說嘴的「綠色恐怖」,不過就是他們造謠、造假,或是聚眾犯罪後,被警察逮捕並受起訴,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統派,因為上述的行為而被拖出去槍斃,或是送到外島囚禁十年以上,真正會以言入罪的是國民黨,而不是民進黨。

能樂意被公安毆打,再來談統一

今天,如果統派敢承認,共產黨就是個貪汙腐敗的政黨,習近平就是個剛愎自用的獨裁者,在發展經濟、軍事、文化方面的成績充滿造假──可是因為各種原因,自己還是希望兩岸統一,統派倒還不會讓人那麼生氣。就跟一個人可以支持納粹,但是他不能否認集中營和大屠殺的存在,是一樣的道理,有政治立場是個人自由,但是事實不能因個人喜好而扭曲。

筆者曾遇過這樣的外省中年人──他抱怨台灣人不團結,自己卻支持統一。筆者問他若是自己的兒孫,受到假疫苗的傷害而上街抗議,卻被公安痛打時,是否能接受?若是能接受的話,我就支持他支持統一。結果,這位中年人無法反駁,只是說事情不會那麼糟,並且說我不該反對他支持統一的自由。當然,這位統派並非是特例,統派最大的問題,就是連確認事實都有問題,還要評論政治、討論自由,他們所認知的美好大中國,就只是一堆謊言而已。

 


2017年10月,一位名叫烏蘇拉‧哈福貝克的88歲德國阿嬤,因為公然否認納粹大屠殺,而遭到法院以「煽動罪」判刑兩年,其在隔年的上訴也被駁回,德國法官清楚聲明:「否定納粹大屠殺並不屬於言論自由」。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不是人人皆適合當自由人

民主自由的意義,就是讓每個人當家做主,集體為國家的未來負責,但是,對某些人而言,民主自由可以出售以換取其他利益,這樣的人一多,就足以毀滅一個民主社會。前面所提到的日爾曼市民,在當時的波蘭擁有良好的自治權,能夠自行選舉市長與議員,決定城市的眾多事務,可是他們仍鄙視波蘭人,希望日爾曼勢力能在當地壟斷經濟、主宰文化,最終受到波蘭國王嚴懲,才不敢喧賓奪主。

台灣社會並沒虧待那批國民黨權貴,以及他們帶來的外省難民,民主化之後,不但沒把外省權貴逼去跳海,還讓他們保有財富。他們之所以要投共,只是因不能像過去那樣肆意妄為,也不願和台灣人分享政經權力,這批人對台灣人擺出老爺架子,遇到中共就像狗奴才,實在不適合在民主社會生活,僅是立法限制他們赴中挺共,可能還是太客氣了。

台灣人必須要瞭解,在民主社會裡,仍然會有支持獨裁的政黨和選民存在,這批人會用民主制度來反民主,若為了要維護「全然的自由」,而不設立防衛性民主的機制,最後,台灣人只會剩下讚揚共產黨的自由。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