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人物專訪】​政治不關學生的事? 拒絕掉隊的青年才不會被消失--臺學聯秘書長黃彥誠  

駐站作家
2019-10-31 | 臺學聯秘書長黃彥誠熱衷於公共事務參與

文/林艾
 
學生不好好讀書,搞什麼政治?孩子還小,根本就不懂事,政治這麼黑暗.....學生接觸政治事務總會面臨大多數人的質疑與反彈,不過總有一群奮起而心繫臺灣的人們願意為自身的權益發聲,為社會揚起公共議題的熱流。今年4月1日甫成立的臺灣學生聯合會(簡稱臺學聯)就是以學生會為主體的學生組織,期許學生團體能成為議題設定者以彰顯學生改變社會之可能性,增進臺灣民主自由發展及校園共治的行動。
 

熱衷公共事務參與 從校園中培養政治實務
 
擔任臺學聯秘書長職務就讀東吳大學政治系的黃彥誠就是十分熱衷於公共事務的學生代表之一,從高中二年級開始,黃彥誠便開始關注318太陽花學運,高中三年級則參與了2015年5月的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多次參與學生運動的經驗,讓黃彥誠發現自己對於社會議題有濃厚的興趣,於是自許要從校園中實踐政治參與。2015年九月入學以後,黃彥誠在2016年大一下學期因學長的引薦開始參選學生議員,連續三年皆當選連任,一般以處理學生申訴為主要業務範疇,曾經處理過東吳大學蔣中正銅像事件;大四時則擔任議長,較為頻繁接觸校外事務,也因此成為成立臺學聯的契機之一。

 


黃彥誠曾競選學生議員。圖片來源:黃彥誠提供
 
全臺灣約有150個學生會,臺學聯現約有35個會員校,目前仍在積極參與教育部營隊宣傳組織;八月底時臺學聯曾舉辦跨校培力營,活動近百人參與。上月的929港台大遊行,臺學聯也是重要的參與角色,為發起團體之一。黃彥誠表示,這次會一同參與舉辦929港台活動的原因是有許多在臺港生遭捕,故各校對此議題有高度參與感;當初在暑假過後曾有一波「我在XX大學反送中」的活動,9/2黃之鋒來台時亦曾提及要在中國十一國慶前舉辦大規模集會活動,而929前夕又爆發校園連儂牆遭破壞事件,讓中國對於臺灣的威脅更加具體化,也突顯兩岸之間的矛盾。回憶起舉辦929活動的經歷,黃彥誠表示自己是媒體處的負責人,不僅是要面對許多外界的資訊,撰寫相關投書、採訪通知及新聞稿,還有許多記者會需要籌備,是一段很辛苦的時間;不過黃彥誠也表示曾經接獲BBC記者清早從香港撥通的來電,讓他是驚喜又驚嚇,還幽默地說到當時自己根本還沒清醒,突然要回答香港記者的問題真的是非常緊張。
 
929港台大遊行當天,何韻詩遭潑紅漆之事件也是備受媒體矚目的焦點,黃彥誠表示,當天其實還有許多親中團體在現場抗議、騷擾民眾,甚至當天的行前記者會親中群眾就在現場亂場,遊行時還跟蹤香港學生志工,讓整場遊行的氣氛都十分緊張,深怕隨時有衝突或攻擊事件可能爆發。面對這樣不平靜的態勢,黃彥誠認為這其實就說明了這些親中團體都是有組織性的預謀,選擇鎖定特定人士及特定場合作出一些有威脅性的行為,這也讓黃彥誠對香港和臺灣與中共關係的思考有新的想像及想法,尤其深感中共赤化臺灣民主的具體行動快速蔓延,實在不能再用隔岸觀火的心態漠然以對。

 

929港台大遊行時社運人士何韻詩遭紅漆潑擊,左為臺學聯秘書長黃彥誠。圖片來源:黃彥誠提供
 
這一次港台遊行串聯了許多公民團體,如臺灣人權促進會和各式非政府組織;黃彥誠表示這是學生組織和社會對話的窗口之一,也是重要的連結管道,讓學生能夠有相關組織動員能力累積聲量。黃彥誠表示,這一次的港台大遊行就是希望政府能提出具體作為支持香港,如盡速制定「庇護港澳政治難民之具體配套措施與明確法制」並反對極權以維護臺灣主權;確定臺灣未來明確的民主路線及聲援香港訴求就是本次遊行的主要呼籲。而更重要的是,和平協議的問題即將到來,如同港台大遊行其中一個口號「拒絕一中和平協議」,就是要避免中共代理人用協議的手段向極權政府靠攏,以捍衛臺灣民主自由精神。
 

凝聚學生會力量 青年表態也能很強硬
 
然而這一次的活動參與也反映出臺學聯內部的矛盾;黃彥誠指出,部分會員校認為臺學聯涉及過多政治議題,態度會相對保留一些,雖然不一定會表示反對,但參與積極度明顯會較為低落。這也反映出學生會之間認同不一的問題,有些會員校會認為臺學聯介入的政治範疇過多,另則認為參與的過少,黃彥誠認為其實還是默契培養和信任度的問題,畢竟臺學聯是成立不久的組織,還有許多需要磨合及溝通的地方。而學生會一屆一屆輪替也是棘手的難題之一,黃彥誠表示,前一屆和新上任的一屆可能會存有理念不同的衝突,故萌生退出組織之意,抑或是校學生會內部傳承不當,導致新上任的學生會對臺學聯的業務甚至是內容不清楚,需要重新培訓、教育,是非常繁複且疲乏的,希望未來導向將上一屆的幹部留在組織內繼續協助下一屆幹部接任,承先啟後,順利持續推動組織的運行。
 
不過黃彥誠也認為,參與臺學聯的學生會對於校內事務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要有實質的權力能代表學生意見,才能真正有效促成事務及討論的推動。黃彥誠強調,臺學聯是針對學生會所立案的組織,而非針對大學生,因此個別宣傳是有難度的,畢竟依照原先的設定,臺學聯離學生是頗有距離的團體。儘管如此,多加參與公共事務提升組織影響力或曝光度是十分重要的,因讓學生對於臺學聯有更加一步的認識可促使未參加的學校有加入臺學聯的動機,同時也增加學生會以外的受眾,激發臺學聯外部聲量。

 

臺灣學生聯合會成立大會暨第一次會員大會。圖片來源:
臺灣學生聯合會臉書專頁
 
黃彥誠指出單一校內權力結構的問題常常會影響學生權益的議決進程,因此求取校外資源的集結就是很重要的環節之一。過去的學生會被局限於校內的框架之中,凡是校際甚或涉及政府政策的問題並沒有相關平臺可供協助或處理,臺學聯的成立就像是為各個會員校搭建交流的橋樑,讓分散在各個學校中的微小力量集結成動搖決策的代表。因此,黃彥誠認為臺學聯所在的立場需要更為強硬,而不是僅為決策者和代表的交流中介;成為議題設定者並與學生會共同拚搏是臺學聯的首要任務及目的。
 

學生不能政治校方就可以? 民主精神無孔不入
 
「要我們不談政治,卻邀請政治人物到校園演講、教課?還可以掛榮譽教授的頭銜?」黃彥誠用這句話概括了許多大學校園當今的實況。校方要學生避談政治,自己卻引入政治立場來教育學生?黃彥誠認為,學生投票選舉學生議員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政治的事情,這些議員代表的是一個大多數群體的意見,包含了權力集結的過程,凝粹民主精神的表現。所以要學生不談政治其實就是一件荒謬又矛盾的事,就像任何一個人都不該視政治為身外事;身在一個民主社會中,就應該明白自己身為公民的權利與義務就是參與和關心公共事務,而非用一種「眼不見為淨」的心態認為不參與政治自己就與混亂的時局無關。

 

學生本來就具有投票的權利,並不是不該參與政治。圖片來源:輔大新聞網
 
「民主一旦停滯,不是原地不動,而是倒退。」黃彥誠對於臺灣現狀的擔憂和告誡其實頗有其據;香港的抗爭實景恰如臺灣過度親賴中國的下場,喚醒臺灣人的自覺意識已是迫在眉睫的當務之急,否則臺灣艱辛耕耘所收穫的民主結晶終將毀於一旦。面對公共議題,熱血奮戰、勇於反抗威權的群體,總會有學生們的身影;彼此集結成為實質的團體更是一個學生參政的全新開始。事實上,許多劃時代的改變其實都是自學生而起,當年的318太陽花學運就是一個很好的參照;是故學生參與政治話題的討論抑或出席活動都是公民教育實踐的基調之一。從中型塑認同及自我認知是所有青年自我追尋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我們從來不希望自己的未來應該被掌握在誰手中,而是由我們全力以赴的爭取所需所求。不論年紀大小,共享一片臺灣島,同樣承擔起相同的未來,一起攜手打拼和創造,才不愧身為臺灣的一份子。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臺學聯祕書長黃彥誠提供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